李毅吧 关注:33,644,893贴子:991,607,364

觉察(又名:未知访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于天涯莲蓬鬼话
作者:刹那繁花9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1-10 05:31回复
    下班后的时间总是愉快的,奔波的人流终会分散到各家各户。

    朝九晚五的下班时间,本应好好放松下,不过张默没有。

    他现在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茶几上躺倒着一个玻璃杯。

    天津的夏季即使太阳将沉,也有近30多度的高温。

    没有开空调和电扇的房间里,张默却只觉得后背冰凉。

    张默也是80后未婚已就业独居大军中的一员,天津毕业后就独自在天津闯荡,他思维缜密学历也高,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租住在一个独单,房间不大,但是如他的人一般,干净利落整洁。

    没有任何多余的杂物,所有的东西都被收整到柜门里。

    没有任何零碎的摆件在外,除了这个玻璃杯……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1-10 05:32
    回复
      这个玻璃杯本该也在厨房组合柜的柜门里收藏,但是不知何故它出现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是躺倒放置。张默对自己的习惯绝不怀疑,这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做的.

      窗台和门也都检查过,没有任何被侵入的痕迹,自己的私人物品完好,没有翻动迹象,自己好友里也没有这样恶趣味的人。

      这种事这个月已经第三次发生了。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他更换了门锁窗锁,确保自己是这个屋子钥匙的唯一持有人。

      第二次时他觉得最有可能的是自己梦游,所以每次离开房子时都会再检查一次房子里物品陈设。

      就在这样的每天检查下,今天仍然看到这个诡异的杯子。

      即使张默是个无神论,现在也产生了怀疑……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1-10 05:32
      回复
        张默看着杯子沉思许久,还是想不出结论。

        最后莞尔一笑,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被个杯子吓成这样。

        张默拿起杯子到厨房清洗干净又仔细擦掉水珠放回柜门里,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饭。

        吃完简单的晚饭,张默喜欢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刚毕业两年多的人没有太多资金来源,即使现在工资还算丰厚,租住的地方仍旧是个老旧的筒子楼。

        独单进门就是一个小客厅,对着楼梯上来的拐角。

        门有两层,一层木门一层带纱帘的铁门。

        和天津许多筒子楼的老房子一样铁门漆了层淡绿色的油漆,也不知道本来就这样浅还是时间久远才变浅。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1-10 05:33
        回复
          张默每天的工作都在空调环境下对着电脑,回家以后反而不喜欢这样,打开木门和客厅的窗户正好能跟楼道里形成对流风,给房间通通风很惬意。

          新闻联播到尾声的时候,楼道里传来脚步声。

          天已擦黑,从刚进入楼门就能听到跺脚声,感应灯不太灵敏,但是还是在几次跺脚里一层一层的亮起,直到到张默所在的4层,这个筒子楼只有4层。

          每次这样跺脚到最后的都是那个隔壁的小姑娘,好像在一家房屋中介工作,下班回来的时间不固定,不过总是很晚。

          听脚步声到楼梯上来的转角时,张默会习惯性的看一眼楼道。

          小姑娘今天还是穿的那件白衬衣黑色套装裙,几乎没见过她穿别的衣服。

          看她穿什么到不是张默的目的,张默很好奇她一个行为。

          在楼梯转角处明明很空旷的地方,她却要贴墙侧身走过。

          看到张默的房间开着门,屋里的灯光透过铁门的纱窗照到楼道里,小姑娘舒了口气。疾走几步上楼到张默隔壁的屋子开门。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1-10 05:33
          回复
            就听隔壁房间传来“嗷”的一声尖叫。

            张默偷乐了一下,这是吓着小女孩了。

            第二声雷也很近,这次没有尖叫了,但是很快楼道里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自己的房门被敲的震天响。

            张默大约猜到怎么回事,打开门就看到隔壁小姑娘穿着睡衣裹着薄被哭着砸门。

            一边砸门还一边往身后楼道里看,从一楼到四楼感应灯全亮了。

            张默刚开门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小姑娘已经从胳膊肘下边挤了进来,卷着被就往屋里冲。

            搞的张默很尴尬,这都什么情况啊,张默是个比较传统的人,这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的。

            总觉得不太合适,本来想关门的,想一想觉得不妥,干脆只关了铁门,木门敞开对着楼道也算保全小姑娘名节,一会雨小了小姑娘也就自己回去了。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1-10 05:34
            收起回复
              不想。

              张默刚转身就见小姑娘又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的。

              啪的一声

              小姑娘干脆利落的把木门也按上关死,反而是张默听到门响莫名的战栗了一下。

              再回头就看到小姑娘坐在自己平时窝着的沙发里,卷着被铺四处环顾打量,目光在厨房那停顿了一下才转回到张默身上。

              女孩长的还挺可爱,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

              带着打量和好奇的眼光追着自己看,现在张默反而比较窘迫。

              刚洗完澡,还穿着短裤背心,沙发被霸占,张默也不好意思坐到一起去,干脆端了个四脚椅子坐在茶几对面陪着。

              外边雷声阵阵,两人相对无言,偶有雷声时小姑娘会瑟缩着抖一小下,然后又归于安静。

              整个房间只听到外边的雷雨声和房间里墙壁上挂钟的滴答声。

              待到雨势渐小的时候,都11点半了。

              张默坐在硬板凳上上眼皮打下眼皮,困得不行。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1-10 05:35
              回复
                小女孩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这时跟顺了毛的小猫似的,伸手拽了张默一下。

                张默清醒了些。

                “那个……谢谢你……”

                “啊啊……没事”张默揉揉太阳穴。

                “你可以进去休息了。”女孩柔柔的到挺体谅人。

                “哦,好。”张默扶着头起身往卧室走,心里感叹着可算能休息了。

                走到卧室门口,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送你回去吧?晚上应该不会下雨了。”

                女孩摇摇头,裹紧被子反而躺下了。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

                张默沉默了一下:

                “不行,你不能留在这里过夜,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女孩很坚定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1-10 05:35
                回复
                  张默只觉得脑袋疼,这小丫头知道啥叫礼义廉耻么,大晚上穿着睡衣跑过来也就算了。

                  还要过夜?

                  看她样子也就20出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张默强烈的责任感和长辈心爆发。

                  “赶紧回去!雨已经停了!”

                  “不,我不回去。”女孩异常坚定。

                  张默深呼吸,不耐烦爆发。

                  干脆直接走过去一把架起她往门口送。

                  力量还是控制了的,虽然强势但不会弄疼对方。

                  “不要啊!”哇的一声,女孩哭开了。

                  快到门口的时候,女孩几乎是全力挣扎着往屋里使劲,又踢又踹的,好几脚都落在张默身上。

                  这要是让邻居看到还给以为自己要杀她呢,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

                  当张默好不容易空出一只手来放到木门上,准备拉开门时。

                  女孩惊恐的大喊了一声

                  “不!!!”

                  然后狠狠地咬在张默胳膊上,张默吃痛松手。

                  她借着这个机会又跑回沙发上瑟瑟发抖。

                  张默好歹是名牌大学毕业,毕业就在一家不错的企业,怎么也没见过这样撒泼耍赖的人。

                  看着手臂上几乎带血的 牙印,只觉得脑门青筋跳的欢脱。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1-10 05:35
                  回复
                    “你想干嘛?”

                    他唬着脸低吼,也不知道她的尖叫惊动楼下邻居没,要是热心邻居报警可真没法说理去。

                    张默解释不了女孩的行为,难道又是个对自己又好感的?

                    也不是没见过死缠烂打的女生,张默素质不错,还是很有女性缘的。

                    不过平时总是冷脸,没多久那些女子也就知难而退了。

                    这次难得温和一次没想到还遇到个不知进退的。

                    心里恼火。

                    “求求你,我不回去。我就在客厅不会打扰你的,求你了。”

                    姑娘缩紧自己的身子拼了命的祈求。

                    张默捏了捏皱在一起的眉毛,尽量压下性子说话。

                    “我刚说了,我会送你回去的。”

                    “我不回去,就让我在这里吧……那个……那个屋子不安全。”

                    不安全?

                    张默抱臂考虑了一下,不安全?难道并不只是怕打雷?

                    门锁有问题?屋子里有外人入侵迹象?张默的脑袋迅速运转起来。

                    结论是没有确切说法前是不能硬送她回去。

                    张默看着小女孩的表情缓和许多。

                    对自己错认为女孩要对自己死缠烂打的念头略感愧疚。

                    “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

                    女孩大眼睛盯着张默,却不说话。

                    张默肝火又起来了,本来挺冷静的人,自成小屋成一统,今天被人闯进来陪着到半夜,然后又挨踢又挨踹,对了,还挨咬。

                    看着胳膊上的牙印张默也牙痒起来了……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1-10 05:36
                    回复
                      “你说才能留下,否则给我出去!”

                      女孩一脸非常委屈的表情并开始抽泣,好半天才说句完整的话。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呜……”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张默强压怒火。

                      女孩盯着张默的眼睛,水汪汪哭红的眼睛直盯的他都快心软了。

                      女孩这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那屋子里有东西……”

                      张默眼皮跳了下,脑袋里最先联想到的是今天那个诡异出现的杯子。

                      他甩甩头否定那些奇怪的念头,继续追问:

                      “什么东西?”

                      女孩的眼神透漏出惊恐和不安。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1-10 05:36
                      回复
                        “一个黑色的影子,站在房间中间靠近我床的地方。”女孩说道这里紧紧拽紧被子“打雷的时候我看到的……他很高大……”

                        场面诡异的安静下来。

                        “也许只是你的衣架或者是窗外的树影,屋外有棵大树,你总知道的吧?”

                        “我没有衣架,绝对不是树影,那是个人的形状。”女孩的眼神透出无限的恐惧。

                        “我陪你去查看下,现在就可以知道是什么。”张默从不相信有什么解释不了的事,女孩家家总爱放大问题和夸张的联想。

                        “我绝对不回去!”女孩又往沙发的角落缩了缩,喊的歇斯底里。

                        “我绝对没有看错,是那种东西!不干净的东西!你不相信我,但是你也别想送我回去!”

                        对于女孩的坚定,张默竟然有些犹豫了。

                        要是今天之前这女孩如此说,张默是绝对不会相信她这篇鬼话的。

                        但是想到那个诡异出现的杯子又不得不让他产生一定怀疑,竟然没法继续劝说她现在跟着自己去查看。

                        女孩惴惴不安的看着张默,生怕他说一句不信又硬把自己往外推。

                        看到女孩惊恐不安的眼神,考虑今天各种事的冲击。

                        张默叹了口气。

                        “算了,你进卧室睡吧,我抱被出来睡沙发。”

                        有种输了的无力感。

                        待到张默抱着被子和枕头回到客厅的时候,女孩一路小跑的抱被冲进张默的卧室。

                        张默看着狭小的两人位沙发翻了个白眼。

                        在自己家睡沙发……

                        这都什么世道啊……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1-10 05:37
                        回复
                          第二日是个周末,张默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疼。

                          窝在沙发里睡觉感觉实在不美妙。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张默先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

                          是那个半夜过来闹腾的女孩。

                          “你醒啦?”女孩赔着笑。

                          张默坐起身,没言语,他这人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回忆起自己不得不睡沙发的理由,看着女孩的眼神更不友好了。

                          “你叫什么?”沙哑的男性嗓音带着慵懒和不满。

                          “顾玲玉,你可以叫我小玉。你叫什么?”

                          “张默……”

                          到此算是二人的初识,不过过程不太美好就是了。

                          ……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1-10 05:37
                          回复
                            女孩即使周六也给出去上班,由张默陪同到隔壁换了件衣服。

                            整个过程顾玲玉都战战兢兢的,钥匙丢给张默就匆匆忙忙的就跑去上班去了。

                            是张默自己要求帮忙查看一下的,学理科的张默不相信什么玄幻的东西,凡事总会有依据,虽然现在暂时解释不了自己房间的杯子,那就先来考察考察这个房间的黑影问题。

                            顾玲玉公司给租住的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比自己的房间还要大一些。

                            一个大的卧室放着双人床,小卧室里是个上下铺。

                            顾玲玉在小卧室的下铺,床的旁边是一个转角书桌,书桌上有些杂物和一个30厘米左右的白色布偶兔子,小兔子趴在书桌上。

                            书桌正对小屋窗户,窗帘已经拉上了。拉开窗帘,窗外的正对一颗长的茂密的树冠。

                            是楼后最枝繁叶茂的那一株。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1-10 05:37
                            回复
                              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张默扶起小兔子,发现纽扣做的眼睛掉下来一个。

                              桌面上还有一层薄灰,从灰尘分布上看,这张桌子最近根本没用过,桌子靠窗的地方也仔细检查了下,没有鞋印一类的痕迹,灰尘均匀分布整个桌面。

                              有轻度洁癖的张默皱了眉,这是多邋遢的丫头,也不打扫房间。

                              低头看看地面,果然地上灰更重一些。

                              借着窗外的阳光能看到刚刚自己和顾玲玉脚步的痕迹,新的痕迹压在旧的痕迹上细细看来能分辨得出。

                              大一些的脚印是自己的,小一点的拖鞋印又换成高跟鞋的是顾玲玉的。

                              顺着脚印的痕迹可以看到大的脚印进门后在屋子正中央停步过,然后来到窗户边。

                              视线旁移到顾玲玉床边的地板上。

                              张默视线凝固了。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1-10 05: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