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吧 关注:32,217,624贴子:987,916,716

#我的贴吧故事#那一年,我成为了一名黑拳拳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人之初,性本恶。
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都潜伏着兽性,只不过一直被礼教和法制束缚着。一旦释放出来,人就和动物毫无二样,变得凶残和暴戾。最能体现这种与生俱来兽性的地方,就是地下赛场。



回复
1楼2016-11-30 14:19
    她真坏,还惹你伤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1-30 14:19
      她真坏,还惹你伤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1-30 14:19
        说暗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1-30 14:19
          这地方一定好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11-30 14:21
            黑市拳赛,充满了激情与狂野,鲜血与热泪。
            我就是其中的一员……不,严格地说还不算是,我没够资格上场,只是陪练的小弟而已,就是穿着厚厚的护垫,拿着防御靶,接受拳手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帮助他们提升战斗力。


            回复
            9楼2016-11-30 14:23
              刺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1-30 14:30
                行内人对我们有个特别的称呼,肉包。
                我当肉包已经一百三十三天了,每天都得承受几百下沉重的击打,幸好,我年轻力壮,慢慢地适应下来。这天,经过严格的盘查,我进入训练场上班。


                回复
                11楼2016-11-30 14:32
                  上班?每当想起这个词,我都无奈地暗叹。
                  “快点,快点,让开!”我刚从更衣室出来,听见一阵喧闹声,看见两个人搀扶一个伤者睡下,然后急匆匆地取药。我目光一扫,顿时吃惊地问:“怎么回事了?阿强?”


                  回复
                  12楼2016-11-30 14:42
                    伤者我认识,也是肉包。他满脸鲜血,晕迷不醒,整个人软软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被打成这个样子?谁那么吊?”另外一个肉包阿志发问。
                    “是卓哥,一拳就勾中了阿强的鼻子!”黑子一边说一边拿着药过来。


                    回复
                    13楼2016-11-30 14:50
                      我和阿志赶紧上前帮忙,阿志说:“阿强太不小心了,明知道卓哥的拳头重嘛……”
                      黑子叹气说:“唉,都是萧咪咪……”突然机警地顿住语声,朝周围看了看。
                      萧咪咪?我和阿志互望一眼,恍然大悟。


                      回复
                      15楼2016-11-30 15:02
                        这时另外一个人冷冷地说:“黑子,注意自己的嘴巴。”黑子尴尬地点点头,向我瞪眼睛,“听到没有?别乱说话!”
                        是他在说话,我几时乱说了?但我不敢反驳,连忙答应。


                        回复
                        16楼2016-11-30 15:20
                          她真坏,还惹你伤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1-30 15:20
                            黑子和另外一个名叫阿辉的人不是肉包,是场子里的打手,地位比我们高许多。黑社会集团也像其他公司一样,等级分明,而我们肉包,就是普通的职员一枚,干着最重的活儿,领着不相衬的工资。
                            我看着阿强,突然心中酸楚。他的鼻梁断了,那么久没醒,估计脑部也受到伤害。没有保险赔偿,更没有工伤赔偿,他的日子……今天的他,是不是以后的我?


                            回复
                            20楼2016-11-30 15:27
                              或许有人要问,既然如此的危险,为什么还要当肉包?问得真是多余,有头发的,谁想秃顶?人人都有难言之隐,像我这般的就不能正正当当地找一份工作,因为,我是逃犯。


                              回复
                              21楼2016-11-30 15:29
                                是的,我是一名逃犯。我原名叫祝万福,现在叫祝丰年,逃亡至今已经两年多了。我之前读中专,主修机电专业,刚工作不久家里就出了事。村里的恶棍欺凌我们家人丁单薄,强行霸占我们家的耕地,我父亲和他们理论,竟被推倒在地上,扭伤了腰。我气愤不过,赶回家后直接找上村书记,三言两语不和,他们家的人居然先动手打我。我反抗之下,操起板凳把村书记的儿子打伤,更用柴刀把村书记劈倒在血泊中!


                                回复
                                23楼2016-11-30 15:31
                                  所以,我成为了一名孤儿,不敢与任何亲朋戚友联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前途,甚至于连接触人多的工作也不敢做。这两年来,我辗转换了十几个地方,干的都是最低级、最低调的苦力活儿。曲曲折折之下,我成了肉包,因为相对以前来说,这里的收入明显增加。
                                  “你们都楞着干什么?还不进去?”阿辉大声呵斥,我和阿志唯唯诺诺地应声着,一进去,就看见了萧咪咪。


                                  回复
                                  25楼2016-11-30 15:37
                                    当然,她全身上下都值得细细观察,细细品味。单单那天生丽质的肌肤与容貌,加上媚丝丝的眼神儿……唉,阿强应该就是突然见到她出现,一不注意,被卓哥狠狠地揍了一拳。这一拳,可令阿强沉入了深渊,所以说,女人真他丫的是祸水啊!
                                    突然我感到肋下微微一痛,阿志悄声说:“作死呀?”我立即打醒精神,才发现萧咪咪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我心中慌乱,扭开了头。真作死了,我居然在她面前出神?她看我可以,我却不敢正面看她,据说不少人因为直勾勾地看她而惹出了祸来。她的老公是大哥辈的人物,外号叫黑熊。


                                    回复
                                    27楼2016-11-30 15:41
                                      黑熊真的很黑熊样儿,高大雄壮,满脸横肉。他不但容易发脾气,而且醋劲儿非常大。有一次,一个新来的小弟灵魂出鞘地瞅萧咪咪,就被他一拳打爆了左眼!


                                      回复
                                      29楼2016-11-30 15:43
                                        我慌忙低头疾走,向七叔报到。七叔是个老拳手了,已退休。他经验丰富得很,是场子里其中一名教练,负责安排肉包上去受打。这时他冷冷地说:“你去陪烈哥。”
                                        我回答:“是。”刚移动脚步,萧咪咪却说话了:“喂,那个谁,过来陪卓哥吧,距离近,我看着方便点。”
                                        我楞了一下,七叔截口说:“不行。”


                                        回复
                                        30楼2016-11-30 15:45
                                          萧咪咪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咯咯直笑,说:“哟,真对不起啊,七叔,我一时忘记了,又打搅你的活儿了。”
                                          七叔哼一声,态度很冷。他几时都是那么的冷,即使在夏日的正午,在街上见到他,我也不禁有凉飕飕的感觉。
                                          萧咪咪依然在笑着,声音清脆而好听。她坐在沙发上,缓缓把搭着的右腿放下,再将左腿搭上,换了一个姿势。两条的白晃晃的东西刺得我的脑袋一激灵,赶紧扭开了头。


                                          回复
                                          32楼2016-11-30 15:48
                                            萧咪咪在说:“七叔,其实我不明白,都是练拳嘛,哪个肉包不是一样?”
                                            七叔的眉头深深地皱起,停了几秒钟之后才深深地吁出一口气,沉声说:“红嫂,每个拳手每天练习的内容都有针对性,有些人该练力量,就得找个高大耐打的肉包,有些人该练速度,就得找个灵活轻盈的肉包。阿烈明天晚上的对手,速度惊人,反应敏捷,所以他必须在这方面加强操练。”
                                            萧咪咪说:“哦……原来是这样子。”


                                            回复
                                            33楼2016-11-30 15:54
                                              七叔的表情很无奈,我暗暗好笑。其实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无数次,但萧咪咪身份不同,他总不能过于失礼不回答。而萧咪咪明知故问,想必是对七叔的态度很生气,故意刁难一下。
                                              这时萧咪咪上上下下地盯着我,盯得我全身发热。我心想:“别搞我,我受不起啊!”抬头回看一眼,只觉她的笑容妩媚,嘴角边的弧线十分吸引。
                                              萧咪咪又说了:“他……他的身材确实不够魁梧,很轻盈吗?嗯……”她倒是把我当货物一样评头论足了,我也只能把自己当成货物,不敢动,不敢说话。


                                              回复
                                              34楼2016-11-30 15:59
                                                七叔低吼一声:“丰年,过去!”
                                                我如释重负,紧了紧手中的防御靶,说:“是的,七叔。”跨上其中的一个擂台,面对着烈哥。


                                                回复
                                                35楼2016-11-30 16:03
                                                  烈哥目光凶狠,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横溅出来,充满了恐怖的力量。他根本就不把我们肉包当一回事,无需招呼,无需客气,直接就冲过来一拳。
                                                  我举起防御靶抵挡,发出沉闷的声音。
                                                  烈哥动作不停,拳头犹如雨点般砸落。我一边抵挡一边挪动脚步,却依然难以招架。眼见他一记重拳攻到,我一矮身闪开,旋转中换了方位。
                                                  “嗬!”烈哥吼叫一声,拧腰一脚横扫。我眼疾手快,防御靶下沉,稳稳地挡住了。就这样,我一天苦逼的工作,又再开始。无论我闪得多么快,擂台那点儿地,闪到哪去?其中总有被逼着来打的时候。


                                                  回复
                                                  36楼2016-11-30 16:07
                                                    烈哥拳脚相加,力道浑雄,打得兴起一拳重重地勾中我的腹部,我顿时惨哼跪倒,肚子翻江倒海。突然,右侧方一道黑影掠过,我的脑子里闪电般警觉,那是拳头,正袭击我的脸颊。
                                                    我一个侧头避开,顺势连续打几个滚,脱离了攻击。虽然我的头部也戴着护垫,不过要是被打个正着,照样受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咦?”烈哥惊异地喊一声,跨步追来。我心中暗骂:“欺人太甚!”赶紧举起防御靶招架。
                                                    “噗、噗……”防御靶挡了好几下,但烈哥的搏击能力非同小可,很快就穿过我的防守,再次打中我的腹部。


                                                    回复
                                                    37楼2016-11-30 16:11
                                                      “呃……”我吃痛后退,十分难受。烈哥照旧紧接着出招,直拳当面汹涌打来。老实说,我宁愿他打我的腹部,最危险的地方是鼻子。戴着的护垫只能保护脸颊和后脑,中间空出一块,是致命所在。
                                                      烈哥这拳中宫直进,我可万万不能大意,急忙举起防御靶。哪知他的拳头一顿,这招竟是虚的,另一个拳头已经夹带着凌厉的劲力,临近我的脸颊边。我大惊失色,侧头、举靶、曲腿、扭腰,几个动作同一时间完成,险险挡住了。
                                                      “嘭!”防御靶发出略微不同的声音,一阵大力涌来,我整个人倒退。这拳可真是够力,我踉跄几步,总算站定了。


                                                      回复
                                                      38楼2016-11-30 16:15
                                                        烈哥停住动作,盯着我,神气地笑了下,说:“好,很好!”
                                                        我心中叫苦:“不好,一点都不好。”我知道,我刚才的成功,反而激起了他无边的斗志,接下来的情况必定更加糟糕。果然,烈哥大吼一声,进攻得愈来愈猛烈。他是场子里有数的高手之一,而我接触搏击才四个月,于是,我上窜下跳左躲右闪,被揍了不知多少下,护垫下的皮肉好像被火烧一样辣辣的疼。
                                                        “啊!”我被一脚扫中,整个人仰天摔倒,发出惨叫。


                                                        回复
                                                        39楼2016-11-30 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