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桂吧 关注:29,023贴子:376,746

【授权转载與改版】长日(有銀桂,雷者自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 作者為 水果宾治武士V
2. 授權書放二樓,正文三樓開
3. 原文為銀桂結局,某瓏已取得授權可做改版,故此文肯定為高桂結局
4. 本傳設定 18R 有,腦補好物,請注意
5. 原帖位置:http:請把我去掉//tieba.請把我去掉baidu.com/p/4915請把我去掉068請把我去掉991
6. 基本上作者更新一段,某瓏改動完畢後就會馬上更新在高桂吧,故通常會晚銀桂結局一些時間更新
7. 目前正在連載中,請大家多多支持!


回复
1楼2016-12-29 16:21
    授權書


    回复
    2楼2016-12-29 16:21
      -TBC-某瓏亂入
      寫在前面,若吧主認為不適合,再麻煩告誡以下言論的失當之處,某瓏再行刪文更改。


      來說說某瓏轉這篇文+改版的理由吧。
      某瓏是個all桂黨,目前主CP為高桂,在高桂吧也發過一些帖子。但也是會到銀桂吧逛逛晃晃...很驚訝地發現某瓏以前很喜歡的一位銀桂作者開時隔多年居然開新坑了!!雖然之前那篇文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但對某瓏來說那篇文是銀桂長篇的經典,最好的一篇,沒有之二。(篇名叫做:最开始喜欢的 差不多最后都会换掉)
      故事情節緊湊,一環接一環,邏輯清楚,敘事有條理,人物性格與說話方式刻畫如銀魂本傳,大量的出場人物與對話模式,都非常符合銀魂的風格,也看得出作者很認真的研究每一個角色的性格與扮演的位置,若要把它當成銀魂新的一話來看我也不覺得違和ˊ,更難能可貴的是雖為長篇卻沒、有、坑、文。(若有人想看,我先打預防針,雖有高杉強吻桂的情結,但那是銀桂文,請注意)


      當我看到這新坑的開頭,立馬預感會有大量的h(喂)嗜肉如命的我如何不心動?(喂)
      特別是對於高桂情感的描述,大有可為。你看看,總督那一臉纏定桂桂的態勢,不搬過來跟高桂吧的吧友們分享我覺得對不起自己!!而且還是沿用本傳設定,腦補yy多方便(喂)


      不過那篇文好歹是銀桂,最終也會走向銀桂結局。
      所以某瓏跑去跟人家要授權,同時爭取可以更改內文的權利。所以這篇文在主結構下某瓏不會更動太多,但對於銀桂線某瓏會斟酌刪去,與作者討論後適當的對高桂加以著墨,最終為高桂結局。
      因此大家不用擔心,拿著高桂的心態來投入吧!!!


      另外值得一提的部份,高桂吧的架空文較多,不排除是因為高桂在本傳的互動過少,導致同人有見縫插針的困難(某瓏最近想拿本傳yy都沒靈感...),既然這位作者已經打算把銀魂翻遍寫文,那某瓏也要從中挖出高桂來!!把本傳的高桂搞的『私交匪淺不堪入目可卻再也不願分開』,是我對這位作者的期待(喂)
      也希望大家用跟某瓏一樣掉節操的想法期待下文發展(人家作者沒有說要這個效果吧?!!),畢竟在高桂本傳長篇又HE的設定不多的情況下,這口糧有多不容易呀!!!


      所以,一樣希望大家喜歡唷!!


      回复
      9楼2016-12-29 16:41


        回复
        10楼2016-12-29 16:4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6-12-29 18:31
            我cp洁癖相当严重,至少是在肉体上,紫拉和银时做?我快疯了,疯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12-29 19:14
              最近这段时间是忘不掉了,疯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12-29 19:15
                早,无洁癖的情况下吃得香,文笔真心好,高杉和桂的也写得不错呢,要是有改版的,应该是好事,没改版的,也蛮有兴趣去找来看,谢谢分享


                收起回复
                15楼2016-12-30 07:43
                  -tbc-
                  某瓏亂入


                  原來如此注重禮貌的桂桂會對西鄉出言不遜,是受總督影響了哪~
                  嘿嘿嘿,以後大家重溫人妖篇,要記得桂桂的失態從何而來唷!!


                  收起回复
                  20楼2016-12-30 17:46
                    聽說接下來要進入幾松拉麵篇啦,嘿嘿嘿~大家覺得高杉會有什麼反應呢?


                    收起回复
                    21楼2016-12-31 07:58
                      這個文我有看到!作為同樣是all桂黨的我表示可以看到銀桂和高桂兩個不同的結局很開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31 12:30
                        辛苦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02 23:40


                          并非是他桂小太郎愿意。
                          但那重要线人同伴好不容易从宇宙回来一趟,只买到晚上的飞船船票,且地球中转只停留一个小时。所以明知最近真选组夜巡的紧,也不得不冒险一趟了。

                          虽说这种事物任何一个都做的来,犯不着他顶着这张所有警察都熟悉的脸出门乱逛。但前一阵和银时百无聊赖的“互动”有点多,他觉得精神上懈怠了不少。
                          那男人真真就是一块甜腻的午后茶点,相处长了连身心都要堕落下去。
                          桂本着弥补最近“不务正业”的觉悟,随便跟伊丽莎白打了招呼就出门了。

                          在中转站的会面相当顺利。
                          和那同伴更新了彼此信息,又提出几个猜想,当下局势有了新的细节加进来,架构更清晰了,后面的棋路都扩展起来。
                          桂骑着单车回程时觉得亲自来这一趟真是正确的选择,满足之余顺手还在便利店帮伊丽莎白买了杂志期刊。
                          脑子里想着总算没再消极怠工了,突然就被冲田总悟喊停了下来。

                          快速思滤过一遍身上打扮,长发藏在围巾下,笠帽正常态能盖住大半张脸,定了定神,紧了嗓子改变几分声音和他们对付起来,今天难道格外不走运么?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本以为全部避开冲田攻击,哪知还是伤了左腿,桂稳住身等候痛感最盛一刻冲上头来,嘲了自己一声“切”。
                          心下调侃,果然是被糖分沾染的身心都软弱了。

                          棋走险招的躲过了后面搜查,翻身上房,才想着血迹实在太不方便,还是要尽快找地方躲起来,便误打误撞的入了几松的北斗心轩。

                          自己的身份不便向人多说,更何况本能的排斥再和他人产生羁绊感情,他最近的心太软了,快要拿捏不好做大事的决断了。
                          本来信口雌黄说的顺畅,可看到有人欺压未亡人时,还是心未动身先行了,桂小太郎总是过不了人妻这一关。
                          他给自己解释说,解决这些假冒攘夷的无赖是为了大业,总不能坏了自己名声,况且在人屋檐下受到庇护,还是还个人情心里踏实。

                          但才相处几日下来,几松已经敢在两人卧室间留下门缝。
                          说不好是心宽还是什么,桂总还是看到一些非礼勿视的画面。
                          他并非有意,也勾不出太多想法,很快转了头阖目养神。

                          早年间,并非未和女人有过这样那样的事,在这方面他总是个普通男人。
                          只是没有那三只随意任性罢了。
                          个人喜好是人妻没错,因为他挺扛不住别人对自己温柔的。

                          分别那几年,机缘巧合的也躲藏过没了丈夫的年轻人妇家。
                          他本发乎情止乎礼,可姑娘家主动上来,再推开实在不会做人。
                          再加上那时的他还对难熬长日之事存有旧患,如此这般更找不到停下的理由。

                          离开那片土地时,桂见着温存过的人泪眼婆娑,嘴上硬是笑出来对他,
                          “我是等不回你的,对吧。”
                          心中好似风沙打磨十年,他硬撑过去,面色阴沉的说了抱歉。
                          从此总会注意和女人保持距离,因为作为桂小太郎,没有讲感情的权利。

                          桂有点懊悔自己对几松温和照顾,也没阻止对方帮忙包扎伤口。
                          或许算是个好女人,可天下好女人太多,难道去挨个动心思?注定有缘无分。

                          他复习了大段旧事,勉强入眠。
                          唯独略过念念不忘的长日旧梦。




                          高杉晋助自上次之后,在江户布下的眼线增多了一倍。
                          知己知彼永远不会太错。
                          他反而觉得原来安排有些欠妥,幕府毕竟还在江户。

                          正因如此,杂七杂八的讯息中他捡出了一条有趣的通报:
                          那鱼龙混目的歌舞伎町里居然有人想打造天下第一刀剑!

                          如此大的口气已经少见,他决定亲自去会会这刀匠。
                          也许可以发展出有意思的事。
                          高杉想象着毁灭坍塌的画面,兴奋上来,也唯有此刻,阴间的恶鬼不会找上门来。

                          那刀行附近,他沉着观察了半日,刀匠和想象中相差无几。
                          再接触下去,高杉顺利的和人谈妥了“生意”。
                          想来鬼兵队重建,身边围绕的伙伴和助手也有模有样了,要不是他高杉晋助的手腕和人格魅力,也难有这么一天。


                          除此之外,手下收集來的情報還有…桂小太郎受襲,在真選組的追捕下逃竄目前行蹤不明。
                          高杉办完正事,心下竟空落起来,明知没有必要,也想再看一眼假发忙什么。
                          把他的利爪再逼出来,或许还能为我所用。
                          他这么想着,腿上便也朝那方向迈了去。
                          “也不一定会见到,那小子狡兔三窟的,我只知其中几处罢了。”

                          果真逛到晚上也一无所获,高杉察觉到这行动有点荒谬可笑。
                          可能沾染了烟火气吧,倒怀念起地球的食物了,他考虑着找家定食打发,然后启程回去。

                          路过一家招牌“北斗心轩”的小店时无意听到熟悉的声音,从窗缝望去,那黑色长发身着不合时宜的西餐侍应装,同浅发女人喝酒谈天。
                          高杉觉得事情愈发的荒唐下去了。

                          虽没法从着装和听不真切的慢声细语中推断太多,但在这个时间还能两人独处,假发和这女人大概私交不浅。

                          自己在那之后倒也没少踏进万花丛中,只是逢场作戏这等事,好像不适假发风格。
                          高杉不知怎么考虑这件事,或许他桂小太郎还是更喜欢女人?



                          窗内的桂还在听着几松讲话,他从那晚迁思回虑后小心拉开了距离,与她隔开一座便是因此。
                          几松说着她亡夫,说着对夺走伴侣的攘夷恨之切骨。
                          “伤害不相干的人能救什么国,那些家伙里面有几个是真的忧国忧民的,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是为所欲为吧。连眼前的人都救不了,如何救国……”

                          桂默不作声的听着,不打算反驳。
                          他没法和人讲出,有些事就是需要牺牲的,他也失去了千万同伴。
                          更讲不出自己已经把全部人生奉献给这崎岖之路,他是真的想要唤来江户的黎明。

                          这些话,讲出来就像借口。

                          谁又知道她丈夫的死和自己有没有关系,手上沾的血一直都没洗干净过。

                          桂无声叹息,许是那句”为所欲为“倒是对了,从小一意孤行至今,不就是如此。
                          无论怎么自制律己,做错的事也举不胜举,眼前的人……也确实没救下过。
                          琥珀色眼睛紧盯着手里攥紧的酒杯,血肉横飞的画面又见着了,呼喊哀嚎也一趋一步,银时石像般的脸……高杉埋头于膝发抖的肩……

                          他真的错了,全部都错了。


                          聽著幾松說出“最討厭了…”,滿桌的佳餚食不下嚥。
                          離開吧台椅踱至窗邊試圖轉換點心情,卻看到意料之外的人物!


                          “這就是你變膽小的原因之一嗎,假髮”左眼纏著繃帶的男子轉過臉,透過窗櫺朝著幾松的背影,輕巧的言談中有著說不出的警告意味“一不小心就會受制於人哪…”
                          桂冷著神色,明擺著不用你提醒。想藉機訴說些什麼,又覺場合不妥。
                          的確是會令人軟弱的羈絆,然而在為了保護某些事物的時候,人也才會因此而強大不是嗎?
                          儘管隱隱約約明白他與高杉道已不同,卻總寧願保持著曖昧也不想捅破那一層紗。

                          “搞不清楚狀況也該有個限度,”高杉邁出離去的步伐,留下令人費解的訊息,
                          “比起女人來,你還有更中意的對象不是嗎。”


                          脚上的伤恢复了几分,真选组的巡逻这日也稀疏了。
                          桂想着差不多该走了,几松动了心,再没法视而不见,至少“救下”这个女人吧。

                          来到店面前门忽觉事有异状,早先还打算不再与无关生人留下羁绊,现在早已心生动摇。
                          桂认定要救人便再不理他事,赶来那女人身边索性暴出身份,照样留下句“抱歉”就要离开。
                          谁知几松轻易开口,
                          “我早就知道了,和你一样心软罢了,做不到见死不救,都是笨蛋呢……所以道什么歉。”
                          桂才发觉面前是少有的好女人,若非这一世命运如此,真的有什么结果也未可知。

                          沉吟着,心软的笨蛋吗……或许我真的是吧。
                          终于放下心来,转身离去,忍不住又对人讲了句谢谢。

                          谢谢你想的通透,我确只是个漂泊的浪人罢了。



                          几日后,银时来到北斗心轩,看着门口桂的“宠物”一身落魄,觉得有点怪异。
                          假发又跑什么任务去了吧,还是,这就是他们……任务?
                          出于对桂的信任,并不打算插手。

                          推门入店,寒暄几句,一路浏览过菜单发现了新加的牌子。

                          荞麦面啊……
                          即刻各种琐碎织出完整网络。

                          假发,你也学会四处留情了。
                          但我知道你为人如何。其实,是我们抗拒不了。
                          无奈的笑出来,应了几松,
                          “好,今天就试试荞麦面。”


                          回复
                          24楼2017-01-03 18:52


                            伊丽莎白失踪的时候,桂稍稍的考虑了一会,还是决定求助银时。
                            一是因为有人眼见为实——远山珍太郎那个恶棍奉行挟持了奇怪生物。
                            二是慌张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人便是那家伙。

                            最深处的念头刚一涌出来,就想抬手送一记耳光。
                            他冷若冰霜的脸一半是掩饰一半是对自己的悲哀。
                            帮忙出门求证事实的同伴,早被桂的“软弱”背叛。

                            桂努力不看银时,一路跟随神乐。
                            这少女像那家伙女儿一般,自己也忍不住宠溺下去,让喊leader喊leader,让举咖喱举咖喱。
                            孩子嘛,哄着就好了,又不是什么过分要求。

                            回家之后,真相也清楚了。
                            伊丽莎白只是和自己闹别扭离家出走,一早被人看到搬去别处赌气。

                            桂去找了一趟,没强求伊丽莎白回来。
                            正好也是一段空隙让自己独处。他早就知道有些事摆在那,是自己没胆思考罢了。

                            连着好几日,没主动找银时,除了在街上撞见他抱着和他如出一辙的婴儿,免不了狠狠调侃了一番。脑袋里却想着,不管是不是他的儿子,这人都挺适合当老爸的,温柔又有担当,愈发像老师了。反觀高杉这个人怎么就没有当老爸的气质呢…


                            三两日后,的桂正式组织了集体会,面容沉稳的宣布,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放弃武装暴力改革这条道路,希望众人理解支持。


                            其实不用明说,在座的同伴也预料到了。近几个月,桂先生只督促大家练习剑术,再没安排什么袭击任务。与往日相比他更善于独自思考和无意义的闲话。


                            这些变化是从遇见坂田银时——桂先生的老友开始的,一小部分人和万事屋老板有过接触,知晓那人什么模样,他微妙的氛围早潜移默化了攘夷组织。


                            反而是高杉晋助那边,原来是同一条路上的两只队伍,现在桂先生要和他分道扬镳了么?
                            一小部分人稍有困惑,桂耐下心来继续解释。


                            他将近日所有思索、犹豫、心路历程摆上台面,有条不紊的分析,除了对银时的牵挂和高杉那小插曲,内心的软弱波折也无畏的示于众人,毫不隐瞒。
                            同时他也坦白,自己不知道能否和高杉殊途同归,只能肯定并无打算放弃同伴。



                            桂的话不卑不亢,滴水不露娓娓道来,很快和众人达成默契,他不会放弃,永远坚持这条路的话也实在无需多言。
                            大家一如既往的被桂先生折服,发誓永远追随。


                            桂小太郎多日失张失致的心又回归安宁。
                            他现在只是一个心存眷恋的首领而已。






                            可能最近真的流感盛行,西乡老板娘手下的“姑娘”接连生病,这天晚班无论如何都缺一桌陪酒。
                            西乡托人带话,问桂愿不愿过来代班一天,考虑到薪资开的大方,桂也无所谓帮忙一次。反正他平时也去打打零工赚点散钱——攘夷队伍不是不用吃饭的,他这“老板”时不时还会被人逼着请客吃酒。


                            梳妆打扮已经熟练起来,桂很快换上曾经的装扮从更衣室出来,环顾四周果然缺人的厉害,每桌能有两个“姑娘”已到极限。台上表演的东美扭的大汗淋漓,看来是没人换班跳了一天。


                            桂身姿挺拔抱怀站在吧台附近,等人差遣。很快,老板娘两手抓着好几瓶酒,匆忙走来示意他去角落一桌。
                            “那桌客人指名你,假发子你快成头牌了,不考虑全职工作么?”
                            “西乡大人,别开玩笑,您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好啦,不要让客人等急,快去吧。”


                            桂点头应下,碎步前去,看见座上客人时,当下惊的抽了口气。


                            “呦,假发,好久不见。”
                            高杉气定神闲的斜倚在那,不急不缓的抽烟。


                            “不是假发,是桂。你怎么有空来这种地方?”桂暗暗捏拳,不露声色坐下来。


                            “看看你的人生堕落到什么地步啊,呵~”
                            “只是一份零工,我不觉哪里堕落。”
                            “作为武士扮装成女人陪酒接客,你还能讲的这么大义凛然,真是小看你了呢。”
                            “高杉,别再阴阳怪气的,到底有什么事。”
                            桂沉声开口,如果可以实在很想让这个人早点离开,这种场合相见让他浑身不自在。


                            高杉不紧不慢的啜了口酒,歪着头蔑笑看过来,
                            “我今天也只是寻欢作乐罢了,来吧,假发,斟酒。”
                            桂绷着脸盯了他两秒,伸手拿起酒壶给人满上,咬了咬牙,隐去那句“不是假发是桂”。


                            那人始终带着古怪的笑容,眯眼盯着假发不放,两人也不大讲话,一杯杯喝了下去。


                            半瓶酒下肚,高杉终于推了杯盏过来,
                            “假发,陪我喝两杯,我们好久没喝,多少年了……”


                            桂心中一动,接了下来,语气稍有缓合之意,
                            “不是假发,是桂。我们四人一起……”
                            忽然之间后面的话讲不出来,当初那四人早已天各一方,想起来悲凉不已,桂索性举杯,一口干掉盏中冷酒。
                            高杉眉头跳了下,面目再无笑意,冷脸下来赫然展露哀伤神色。
                            没办法不生恻隐,桂探身去拿酒盅,想去给人把酒再温了。


                            谁知手腕忽的就被擒住,紧接着又扯了一把,毫无防备的歪在了旁人怀里,然后熟悉的动作再次惊醒了记忆。
                            “高杉,停手!”桂尽量压低声音,西乡店里不比别处,闹大了对哪边都不利。
                            可这痴缠之人根本不为所动,不但舔咬颈侧,手还探入领口戏弄起来。


                            “高杉,这家店禁止触碰陪酒之人,老板娘看到会动粗!”
                            桂气急败坏,生拉硬拽出理由。


                            “鬼神西乡是吧……正好想会会他……”
                            高杉好似早就计划周全,桂周身一滞,颤声开口,
                            “你……要做什么?”
                            “若有这等蛮力怪物加入,翻山倒海的闹上一通,不也很畅快么。”
                            “不行!”桂强忍着驳回,“西乡大人他……”
                            霎时照彦的面孔浮出,斩断后面的句子,高杉作风他太清楚不过,若真想拉拢一个人,并非煎水作冰。他新立鬼兵队的规模最近也有耳闻,这男人智商情商之高,某种程度上大约还胜自己几分。


                            桂当下只觉无计可施,满头冒汗,妆也花了些许。
                            并且当下姿势不利于己,一只手别在身下,只余单手攥住人单侧手臂,虽力量上可以对持一番,但挡不住其他轻薄。


                            高杉这边早在桂和服里挑拨过胸腹一带,衣襟被撩的凌乱敞开。
                            好不容易离开半分,又转入下摆,桂再三抵抗还是被人抚到关键部位。
                            “呵~假发,这反应不是很好嘛……”
                            桂咬牙忍耐,手上发力愈增,快要把对方手臂拧断。


                            “这位客人,我有讲过吧,不准触摸和侮辱我们的陪酒小姐。”
                            西乡粗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高杉似被打断思路,一时也停了动作。
                            桂立刻把他拨开,快速起身迎对。
                            “西乡大人,请别动怒,”他开口中还带着可疑气音,声线却出奇冷静,“是我旧时同伴,不过打闹玩笑,惊扰到您,真是抱歉。”
                            西乡带着怀疑扫视两人,桂下意识的拢了领口,尴尬在冷静下涌动,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高杉这会儿恢复常态,目中无人的冷笑着抽起烟,动作慵懒随性,不与人半点余地。


                            西乡微微皱眉,眼睛眯下来,桂了解这是发怒的前兆,无奈至极回身在高杉唇角轻啄一下,再正视回巨型身影,
                            “西乡大人,如您所见,我……和这孩子有些前尘旧事的关系纠缠,万分抱歉,一定不再打扰其他客人安静下来,能否拜托您交由我自行处理。”
                            桂声音诚恳,句句退让,西乡终于叹了口气:“假发子,有事再叫我吧。”说罢转身离去。


                            桂长出憋闷之气,定了数秒才重新坐下。


                            高杉似漫不经心开口,
                            “假发,等你下班我们再聊。”
                            之后再无多言,只沉默饮酒。

















                            回复
                            25楼2017-01-03 18:57
                              某瓏亂入


                              這幾天跑去跨年就delay了一些時間才來發文~請大家包涵!
                              刪刪改改了一部分,雖然很想模仿原作者的說話方式,但看來可能還是有明顯的不同吧orz
                              希望大家不要覺得突兀囉~也請繼續支持~~


                              謝謝大家~~


                              回复
                              26楼2017-01-03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