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90贴子:168,608

【启红】段子/长短甜虐不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坑阿,可能虐的较多。你们可以叫我林温,没错我就是后妈~


回复
1楼2017-01-16 16:17
    开始倒数阿.


    回复
    2楼2017-01-16 16:17
      十个启红。


      回复
      3楼2017-01-16 16:18
        九个启红。


        回复
        4楼2017-01-16 16:18
          八个启红。


          回复
          5楼2017-01-16 16:18
            七个启红。


            回复
            6楼2017-01-16 16:18
              六个启红。


              回复
              7楼2017-01-16 16:19
                五个启红。


                回复
                8楼2017-01-16 16:19
                  一个启红。


                  回复
                  9楼2017-01-16 16:19
                    432我吃了。好了,放文阿.


                    收起回复
                    10楼2017-01-16 16:20
                      民国时期,战乱纷纷.
                      戏台下,一袭红衣的二月红对着镜子.镜中的他,满脸粉墨.轻捻眉笔,正准备描眉。
                      “红老板,佛爷求见.”
                      “请进.”
                      二月红放下眉笔,笑里多多少少带着讽刺。
                      “佛爷怎有闲空来看红某.”
                      “红儿,还生气?”
                      “不敢.”
                      张启山这次没有再与二月红继续说下去。而是拿起眉笔,替二月红描眉.
                      “你...”
                      “这眉啊,要向上勾才好看。”
                      二月红看着张启山认真的脸,闭上眼。
                      眉画好了.
                      “红儿,我娶你吧。”
                      昏昏欲睡的二月红缓缓睁开双眸.眼里是震惊。只罢,转瞬即逝.
                      “那她呢。”
                      “我不爱她。”
                      “好啊,何时娶我.”
                      “等过了这七夕,我便娶你为妻.”
                      “好,我等着。”
                      二月红脸上没有了往常的淡然.剩下的只有认真和到后来的倔强.
                      “佛爷,该走了.”
                      张启山吻了吻二月红的嘴角,转身就走.
                      “.我等你阿...”
                      一年复一年.七夕过了又过.
                      二月红看在门口,望着门前的池塘,锦鲤嬉戏.叶子早已泛黄,枫树更是红火.不时就有几片红的似火的枫叶落在水面上。下雨了.
                      秋雨,连绵,多情.
                      一滴一滴...几乎要把二月红逼疯掉.
                      最孤独的时候无非就是,只能听到水“滴答,滴答...”的响声,火车鸣笛的声音,树叶的沙沙响。
                      “师傅...”
                      压抑住心里的疯狂,暴躁.
                      “可有他的消息了?”
                      “师傅,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像是在问身旁的徒弟,又像是在问自己。
                      “师傅,不会有的。”
                      “为什么。”
                      “他...”
                      “好了好了,你下去吧。”
                      “是。”
                      二月红觉得,自己再听下去,真的会疯。一人走回房间,关上门窗。重新做回梳妆台。
                      拿起几十年前那支眉笔,旧了,颜色也不好看了。
                      二月红看着镜子里慢慢老去的容颜,重新给自己描上眉.
                      “嗯,你说要勾一点才好看。”
                      浓重的彩妆始终遮不住二月红渐渐老去的容颜.
                      一曲霸王别姬,只有虞姬再无霸王.
                      一剑割喉,血溅三尺.
                      一代名角,香消玉殒.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END


                      收起回复
                      11楼2017-01-16 16:26
                        没有人哎。


                        收起回复
                        12楼2017-01-16 16:27
                          下一个有写到二月红和张启山的小时候,性格肯定是有一定的误差的。


                          回复
                          14楼2017-01-16 16:41
                            情人节了,尹新月本就是个热闹的人,自然拖着张启山一起去逛街了。虽说张启山不愿触碰这些女孩子家家喜爱的东西。可,毕竟尹新月是自己的夫人不是么?
                            刚走出门,就看见张副官和齐八爷迎面走来。张副官依旧是不变的不苟言笑的样子,默默跟在齐八爷身旁。
                            “佛爷。”
                            “嗯。”
                            最终还是齐八爷先开口。笑道。
                            “佛爷真是越来越宠自家夫人了。”
                            张启山礼貌一笑,尹新月笑的很开心。
                            “八爷,我和启山就先走啦。”
                            “嗯。慢走。”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吆喝的声音,小孩子玩耍的声音。好不热闹。尹新月笑的就像个孩子,特别开怀。
                            尹新月一路挽着张启山,逛到了西湖边上,只见一个人定定的站在西湖旁,看着西湖景色。说的再具体一点,应该是看着湖面上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那人一袭红衣,三千青丝,生的比女人家还俏。
                            “启山,你看,那是不是二爷?”
                            一提起二爷,原本毫无兴致的张启山也定睛看了起来。
                            “是吧。”
                            是的.
                            他还是绝代风华.他还是一个人.
                            “我们去打个招呼吧,毕竟丫头她...”
                            “走吧。”
                            两人就沉默的走向了二月红。
                            二月红看的出神,最后是张启山先开的口。
                            “二爷.”
                            二月红身子微微怔了一下。
                            “佛爷?”
                            再往右边看去。
                            “尹小姐和佛爷这是出来逛街的?”
                            张启山抿嘴什么也没有说或者说,是不知道说什么。每每看到二月红毫无喜色的双眸,张启山就像被什么堵住了嗓子眼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啊,今天可是情人节呢。”
                            尹新月笑着说。
                            三人陷入了沉默。
                            “卖糖葫芦咯!又甜又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尹新月知道场面有些尴尬了,便想打破这种气氛。
                            “启山,去吃冰糖葫芦吧!”
                            张启山不言不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二月红。
                            二月红笑了。
                            “佛爷,尹小姐一看就是馋的狠,去给她买吧。”
                            张启山看了看二月红,又看了看尹新月。最终还是挽着尹新月转身离去。
                            二月红就那么站着,看着尹新月拿到糖葫芦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二月红慢慢收回视线,看着湖面。
                            水面上的自己,笑容带着三分客套,七分思念。所有人都以为二月红所有的情爱和思念全给了丫头。只有二月红知道,他把这一切的一切全给了那个,已经有了妻子,心系天下的佛爷,张启山。
                            三千青丝被风吹的飞扬,二月红看着看着,思绪飞回了小时候。
                            小时候的二月红练功总爱走神儿,最后被师傅打的眼泪直流。
                            小小年纪的张启山就已经沉稳过同龄的孩子。一天张启山路过梨园,正巧听见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虽说婉转动听,却依旧有些许瑕疵而且这嗓音充满了稚气。不知怎的,一向不喜戏子的张启山,突然动了好奇心,想瞧瞧这人是谁。张启山毫不费劲的爬上了屋顶,看见了那个小人儿。
                            小人儿一袭红衣,绝代风华。张启山第一眼就为了这个小人儿着了迷。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美娘子娶回家。张启山忽然调皮心作崇。拿了块小石头就往二月红身上砸。虽说没有使全劲儿,可对于那个时候的二月红却不一样了。还在练嗓子的二月红毫无防备心,一下子就被小石子砸中。跌倒在地。也是巧了,二月红的师傅看到了,以为是二月红偷懒坐在地上休息,不由分说的就把二月红打了一顿。二月红十分委屈,哭的眼睛都有些红肿。等到师傅走了之后,二月红就死死瞪着张启山所在的方向。张启山被二月红盯怕了,自己跳出来了。反正,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嘛。
                            看着二月红可怜的样子。张启山第一次说出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对不起。”
                            “哼,这是一句对不去就能解决的嘛!”
                            气的二月红喘着气,瞪着张启山。
                            “那我带你去街上玩吧。”
                            二月红气势弱了下来。眼里闪烁的是兴奋。
                            “可是...师傅不让我出去。”
                            “没事,到时候要是怪罪起来,我就说是我的错。”
                            “哼,本来就是你的错。”
                            “好啦,我的错,走吧出去吧。”
                            张启山牵着二月红,二月红的手柔软级了,张启山都不敢使劲儿。生怕弄伤了二月红。就这样在大街上那么走着。第一次出来的二月红显然很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张启山只能安静的做个倾听者。不过倾听也是很有用的。至少张启山在倾听中,知道了这个小人儿叫二月红,知道了二月红其实是个小男孩。可是,小小年纪的张启山看着那时叽叽喳喳,还特别傲娇的二月红,还是想着长大把他娶回家。
                            “冰糖葫芦啊!又酸又甜!”
                            二月红拽了拽张启山的衣摆。指着冰糖葫芦。
                            “我想吃。”
                            “那我给买。”
                            张启山答应的倒是极快。
                            二月红率先拿走了一个冰糖葫芦。卖糖葫芦的人笑着对二月红说。
                            “要先付钱啊。”
                            “我...我没钱...”
                            二月红又问张启山。
                            “你有钱么?”
                            “没啊。”
                            “那小朋友你的父母呢。”
                            “不知道...”
                            卖糖葫芦的人看二月红眼睛哭的有些红肿又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想必是个孤儿。便送给了张启山和二月红一人一个糖葫芦。
                            “谢谢哥哥!”
                            拿到糖葫芦的二月红开心的蹦蹦跳跳。自己吃的好不开心。见张启山拿着糖葫芦就是一口也不动。
                            “你为什么不吃啊?”
                            “我不喜欢吃甜的。”
                            张启山皱着眉毛,厌恶的说。
                            “很好吃的。”
                            说着,二月红把自己吃剩下的糖葫芦递到张启山嘴边。
                            “吃呀,真的好吃。”
                            张启山看着二月红闪闪发光的眼睛,勉为其难的吃了一口。
                            “好吃嘛?”
                            看着二月红的脸,张启山倒是不忍心说不好吃。
                            “嗯。”
                            看着二月红一副我就知道的得意模样,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天色已晚,张启山才把二月红送回梨园。一个下午都不见二月红,可把二月红的师傅着急死了。一看二月红回来了。就准备打他。而张启山率先挡在了二月红面前,替二月红挡下一棍。
                            “是我带红儿出去的,都是我的错。请班主不要打他。”
                            “张少爷,这是我梨园的事儿,若你执意如此,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嗯。”
                            二月红的师傅打起人来真的一点也不含糊。二月红身子软,每每师傅打自己,自己只需要休养几天就可以了。可是,对于从小习武的张启山来说,他的身子骨多硬了,一棍打下去得多疼。
                            二月红哭着求着让师傅不打张启山。最后班主也是念在他是张少爷,打了十下左右也便停手了。
                            最后张启山是被自家下人抬回去的。而二月红也哭着哭着睡着了。
                            若干年过后,张启山成了大名鼎鼎的将军,佛爷。而二月红也成了红二爷。他们彼此都不再是儿时那个互相依赖,互相依靠,天真的孩子了。各自都担起了各自的责任。后来,二月红娶了丫头。据说,张大佛爷那天喝的烂醉如泥。再后来,张启山娶了尹新月。又据说,那天二月红没去,而是一人站在戏台上,唱着一曲霸王别姬,只是,就他一人唱着演着这独角戏。
                            二月红抬起头,再看向张启山给尹新月买冰糖葫芦的地方,轻叹口气.
                            二月红转身准备回红府。一张绣着海棠的手帕,随着转身掉落在湖面上。慢慢的沉入水底。
                            人来人往,二月红早就找不到张启山的身影了。
                            韶光易逝,张启山也再也找不到二月红当初纯真的笑。
                            尔虞我诈,剩下的只有淡漠.
                            “张启山...从此你是你的佛爷,我是我的红二爷.”
                            END


                            回复
                            15楼2017-01-16 16:42
                              \("▔□▔)/有没有人阿。


                              回复
                              16楼2017-01-16 16:50
                                “你被多少人上过。”
                                “不记得了。”
                                “也是下贱.”
                                “那红某就先回去了,免得脏了佛爷的眼。”
                                二月红扶着墙,一步一步都极其艰难。
                                当二月红快要跌倒的时候,张启山手疾眼快,扶了一把二月红。
                                “佛爷这是何意?”
                                “...”
                                “呵...”
                                二月红你在期待什么?
                                甩开张启山,缓缓离去。
                                张启山看着已经空了的怀,转身离去。
                                如果我们互退一步,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收起回复
                                17楼2017-01-16 16:59
                                  小徒弟发现自家师傅二月红总爱坐在院子里看着大门。
                                  一天小徒弟看二月红正在品茶,便跑过去问。
                                  “师傅师傅,你是不是在等人啊?”
                                  “是吧...”
                                  “师傅那你都等了几年了,他对你很重要么?”
                                  “几年了么?他是我最爱的人。”
                                  “是啊。那他怎么还不回来?”
                                  “他不会回来的。”
                                  “为什么啊?”
                                  “因为他关心的只有天下。”
                                  最可悲的莫过于,我爱你,你却爱着天下。
                                  END


                                  回复
                                  18楼2017-01-16 17:10
                                    又是一年雪季。从前的三千青丝如今变成了银白色。
                                    “又下雪了...”
                                    相比从前,如今二月红的脸上多了几分憔悴。
                                    吃饭,睡觉,唱戏,等他...
                                    深知他不会回来。
                                    二月红也曾麻醉自己,张启山他一定会回来。
                                    最后还是敌不过岁月。
                                    后人们谈起二月红,都会说他的一生凄惨。妻子去世,孤独终老.
                                    唯有二月红知道,最凄惨的不过是再也等不到他.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END


                                    回复
                                    19楼2017-01-16 17:32
                                      我只能孤身一人暖贴了.


                                      回复
                                      21楼2017-01-16 19:04
                                        暖,楼主写的很棒,语言很细腻,虽说是虐但觉得比甜段子更可口呢。/比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6 20: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1-16 20:47
                                            张启山来到红府。
                                            “佛爷有何事?”
                                            “我要上战场了。”
                                            “哦?然后你想让红某做什么?”
                                            张启山看着二月红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抓住了二月红的肩。
                                            “我要你保自己平安!”
                                            “那佛爷你真是多虑了,丫头死了,没有谁还值得我去保护。所以,我自保的能力不比谁差。”
                                            张启山听出了讽刺之意,眼眸暗了暗。
                                            “好,这把匕首给你。”
                                            “我的棍也不比这个差。”
                                            虽然二月红嘴上这么说,手里还是接过了匕首。
                                            张启山看到二月红接过了匕首。也便转身离去。
                                            二月红看着张启山越来越小的背影,品着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五个月过去了。已经是二月了,梅花还开着。张启山打了胜仗。一回府,就看见自己府上不但不喜庆还充满着悲伤。张启山还疑惑,后来一个下人告诉了他。
                                            “佛爷,你走后,日军便闯进了梨园,所有人都跑了,可是...二爷因为之前腿受了伤,根本跑不了,所以,很快就被抓住了。日军看二爷长得漂亮便想...可二爷不想让日军用自己来挟您,用一把匕首自刎了...”
                                            张启山根本没有在意听什么细节,脑海里只剩五个字,二月红死了.
                                            我怎会怕要挟,我只怕你离我而去.那把匕首本是让你保护好自己的,却不想,成了你自刎的利器.
                                            我说过要许你一个家,可你却不见了.
                                            END


                                            回复
                                            26楼2017-01-16 21:04
                                              还有一个~


                                              回复
                                              27楼2017-01-16 21:08
                                                下雪了,二月红还撑着那把用红梅点染的白色油伞。只因,他的一句好看。只是身上穿的是一件白的如雪的袍子。人们都说,红二爷这是精神不正常了。不,只有二月红自己清楚,他很正常。只是心死了,爱没了。还记得张启山的葬礼上。所有人都是黑色的服装或者是白色。只有二月红穿了一袭红装。站在人群中是那么的显眼。二月红没有哭,还是扬起了绝美的笑。他这样子像极了一朵正在盛开的海棠花。
                                                张启山下葬了,天黑了,所有人都回家了,只有一抹红色的身影,还站在墓碑旁。
                                                二月红又唱起了一曲霸王别姬,这次,没有观众,没有戏服,没有浓妆。这次是二月红给张启山唱戏。不知你可能听到?
                                                三天过后,二月红跟个没事人一样,只是他不再登台唱戏,不再一身红装。
                                                海棠花盛开之时,全给了那一人欣赏.那人走了,海棠花也就凋零了.
                                                将军啊,他还在廿二等你回家。
                                                END


                                                回复
                                                28楼2017-01-16 21:09
                                                  发现,写出来的不是佛爷死就是我二爷死。


                                                  回复
                                                  29楼2017-01-16 21:11
                                                    高产的楼主,不过怎么好像都是虐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6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