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吧 关注:88,379贴子:839,008

【原创】《执手一生》by酒枯子 (修文重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人皆说,这妓子无情。
可怎奈这话到绾尹身上却是不应验了。
自绾尹入那烟柳之地后,便是不曾想自己会爱人了。
要知道,妓子是不被允许有情的,只要是成为了妓子,那么情缘也就断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
绾尹遇见了闻人离,
一切也就都脱离了轨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21 20:31
    此文不坑,修改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21 20:33
      先召唤人@free莜沫 @幽莫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21 20:37
        好啦,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21 20:40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21 20:49
             楔子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
              
              人是伴随着痛苦降临于这世间的,一旦人出生了,那么人便是被赋予了相应的使命,遵循人类的生存法则,经历另外七苦。
              
              人的使命各不相同,但相似的是都会为自己的使命穷极一生。
              
              人间是欲界,人有七情六欲。
              
              是人创造了这欲界,是人们创造了自己。
              
              人们是很有自知自明的,深知着人永远是不完美的。
              
              因此便是有些人猜测,人们所处的世界许是被天道所抛弃的?
              
              人们也是被天道所抛弃的?
              
              所以人们是不完美的?
              
              许是因此人们更为惶恐的寻找某些能以寄托祈愿的事或物。
              
              但许是因此人们也创造出一段段不朽的历史,演绎出一个个别样惊为天人的故事。
              
              人类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命运的傀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21 20:51
               
                第一章 似相识似初见
                
                宏德1120年3月初,此时是一场乱世繁华的开始,也是一束盛世之花的初时之绽。
                
                此时,闻苡国的都城,临安。
                
                一个国家的都城往往是最繁华的地方,临安城也不例外。临安,作为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然是最为繁华热闹。
                
                临安城的每个大街小巷无一不洋溢着安居乐业的平和模样,闹市车水马龙,来往人群络绎不绝。
                
                在一条花街柳巷里,一个身着素色白袍的神色淡漠的女子突允的出现在这,显得与这些烟花之地格格不入。
                
                这女子确是生得一副好模样,长得十分俊美,那鬼斧神工的脸精致到可以说是真正的得天独厚了。确实,这女子或许只要靠刷脸,便会是有数不清的男子前仆后继的飞蛾扑火了。
                
                但只可惜这女子总是冷着张脸,让人看了都不敢接近。
                
                这不由让人惊讶,明明这个女子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看起来不是那种酒肉之人。倒也只能说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了。
                
                那个漠然的女子便是,闻人离,当今闻苡国圣上的四子,四皇女殿下。
                
                闻人离冷着一张脸,淡漠的走在烟柳街道上,慢悠悠地寻找要去的地方。
                
                这花街柳巷自是繁华如斯,到处都是一副笙歌弥漫,丝竹靡靡之音的景象,所有人都沉醉在这虚假的温柔乡,忘了自己是谁,忘了一切名与利,只剩那荒唐的弥乱之色。
                
                待闻人离一走进美人阁,一个装扮艳丽,画着烟熏浓妆的男子就凑到她身边来,媚笑道:
                
                “哟,客官,新来的吧,先要什么样的小倌?恩~"
                
                闻人离一脸嫌弃的退了几步,皱着眉头,远离了想要凑近的男子。
                
                突然闻人离感受到一道不明视线,微微撇头。
                
                只见二楼的走廊那有一个女子戏谑意味十足的看着她,闻人离顿时火大了,十分冷漠对男子道:“不用。”说着,径直离开,走向二楼的一间包间。
                
                男子娇媚的脸微微显出尴尬的神情,但,随即又恢复矫揉做作的模样,转身又去招揽客人了。
                
                在这里,这种女子虽是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要知道,这年头,什么人都有。
                
                二楼,一间布置得十分奢侈的豪华包间里,闻人离坐在上好的檀木圆桌前,一个女子坐闻人离对面。
                
                这女子便是刚才调笑闻人离的那个人。
                
                闻人离神色冷漠,散发着冷气:“为什么安排在这里?”
                
                “这里鱼龙混杂,好办事,况且这里是我的地盘。”女子不缓不急道。
                
                闻人离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嗯,闻人瑾栾呢?”
                
                “我们左边的包间,闻人微也在那里。噢对了,小柒和墨儿在我们右边的包间。”
                
                楼下女人们和娇媚的男子们嬉笑声,繁杂吵闹,似还听到了淫秽之词。
                
                闻人离微微皱眉,有些不赞同道“闻人峙!你怎么让小柒他们来。”
                
                女子---也就是闻人离的大姐,闻苡国女皇的长女,大皇女闻人峙“他们自己来的,不关我事。”
                
                “呵。”闻人离直勾勾的望着闻人峙,那黑到深不见底的眸子让人看了直发慌。
                
                “我肯定保护好他们!”闻人峙抖抖肩,佯装害怕,贱贱的说。
                
                闻人离冷哼一声,然后严肃道“说吧,对于女皇,打算怎么做?”
                
                “嘿嘿,我打算。。。”闻人峙奸诈一笑,缓缓吐出那惊破天人的计划。
                
                这计划本只是只会使闻苡国政局动荡,但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计划却是影响到了所有国家,乃至这历史轨迹的变化。
                
                半个时辰后。
                
                闻人峙十分欢愉的大笑,好似这计划已然成功似的。
                
                “有你助我,这次定是能成功!”
                
                闻人离极为冷淡的瞟了她一眼,闻人峙讪笑。
                
                “哦,对了,你去三楼吧,算是这次给你的回报吧~”闻人峙揶揄调笑的说出这句话,对着闻人离挤眉弄眼的。
                
                闻人离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便出门走向三楼。其实,闻人离看着她的笑容是拒绝去的,觉着并非什么好事。
                
                经过左边闻人瑾栾的包间时似还听到了男子娇媚的呻吟??
                
                闻人离快步离开这个鬼地方,如果仔细看清楚,就能看见闻人离微红的耳朵。
                
                而闻人峙则走向另一个包间,也就是传出媚酥到骨子里的声音的——二姐的包间。
                
                美人阁的三楼一般人是去不了的,即使是非富即贵的人,没有这里主人的同意都去不了。
                
                因为三楼机关重重。
                
                但对闻人离来说,来去自如。因为三楼的机关都是她帮闻人峙设计的。
                
                闻人离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三楼的一间包间,这是闻人峙独属的房间,一般不给人进的。
                
                走进房间,闻人离微微皱眉,看着这房间的格局,全是一片红色,装饰得像是新婚房似的,屋子中间有一张超级大的圆形床,是十分喜庆的大红色。
                
                床四周被红色的流苏席遮住了,但还能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21 20:54
                床四周被红色的流苏席遮住了,但还能隐约看到床上有一个坐着。
                  
                  闻人离紧蹙眉头,冷声道:“出来!”
                  
                  床上的人只是微微动了动,并未起身,闻人离许是有些怒气,一把掀开席子。
                  
                  坐在床上的人原来是个男子,而这男子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衣,唯美的身姿若隐若现,然而怪异的是,男子头上盖着红丝布。
                  
                  那红盖头上绣着精致的鸳鸯。
                  
                  男子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柔软的红床上,白色的身子和红色的床形成颜色的鲜明撞击,更显的男子可口诱人。
                  
                  但对于闻人离来说,只是甚微烦躁。
                  
                  她没想到闻人峙为了讨好她竟然会这么做,要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事了。
                  
                  想着,闻人离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冷色。
                  
                  闻人离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男子,突然猛的掀开了那遮住男子的红盖头。
                  
                  男子出落得如同仙人一般的精致的脸直接印在闻人离眼里。
                  
                  男子眼帘微垂,密而细长的睫毛如同蒲扇般微微扑闪,唯美的红唇勾勒出诱人的弧度,白皙的脸庞十分潮红,三千青丝披肩,垂落在床上,真是唯美如画的美人呵。
                  
                  闻人离对此美景毫不所动,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抓起男子。
                  
                  男子微微睁开眼睛,带着初醒般朦胧的清澈褐色眸子倒影着闻人离,面色潮红像是中了蒙汗药,眼里恍惚迷离,朱唇微启:“嗯、阿离?”
                  
                  待男子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闻人离愣住了,直直地看着美人的脸,“你是谁?”
                  
                  男子只勾唇笑着,脸上显露出让人按耐不住的风情,未回答。
                  
                  沉默许久,闻人离又问“你叫什么?”
                  
                  男子仙气十足的脸上显露出与之相反的魅色,媚眼如丝,举手投足间都是风尘间的诱惑。
                  
                  “奴家叫绾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21 20:58
                  好啦,明天再发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21 20:59
                    阿离的冷更加突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21 21:27
                      我在想我要不要更呢
                      可是帖子一如既往的清冷
                      一如女主般清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22 16:36
                        忘记说攻受属性了。。。
                        清冷白泽攻vs妖媚妓子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22 16:39
                          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22 16:55
                            说好的更文呢??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22 23:27
                              ……女主是闻人离吧……白泽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23 09:18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25 09:29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25 22:26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27 10:53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27 10:57
                                        催更(o´罒`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27 10:58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27 11:10
                                             第二章 缘初缘起
                                              
                                              此时,黑色的寂夜笼罩着整个大陆,浩瀚夜空下,一座座繁华喧嚣的城池灯火通明,宛如指引大陆走向光明的引路者。
                                              
                                              万家灯火从城池这头蔓延到城池尽头,而城中心是最为灯火辉煌。
                                              
                                              浮华如斯的城中心,某处花街柳巷的妓楼的楼房里,格外俱寂,这与那奢靡的花街对比显得十分突允。
                                              
                                              这个房间很静,似乎与外界的一切纷扰都阻隔了,静到只能听见彼此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
                                              
                                              “奴家叫绾尹。”只听这句话最后一个字音落,绾尹眉眼弯弯,魅色的眼眸微敛,散发着若有若无诱惑,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短暂的沉默后,闻人离又面不改色地点点头,淡漠的神色有些缓和。
                                              
                                              “绾尹,你。。。?”
                                              
                                              闻人离还未说完话,就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薄唇上的手指给打断了。
                                              
                                              那骨骼分明,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搭在她的唇上,而手指的主人却像是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反而像个生活在大自然的无邪的妖精,褐色的眸里闪烁着狡黠的光,神秘地回以一个魅惑而清澈的笑。
                                              
                                              “嘘,不要说话,今晚我们谁也不要说。”
                                              
                                              绾尹那舒缓治愈的语气配着温柔的声线似乎有种魔力一般,引诱着闻人离答应。宛若那美丽的妖精诱惑着人们自甘堕落。
                                              
                                              但可惜的是这招似乎对闻人离不管用。
                                              
                                              闻人离依旧淡淡地看着绾尹,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依旧没有丝毫波澜。
                                              
                                              见此,绾尹没有气馁,只轻轻一笑,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此种尴尬场面。
                                              
                                              绾尹唇角勾起一个诱人的弧度,轻轻拉住闻人离的手。
                                              
                                              闻人离也不回绝,放任他做。其实她也想知道面前这个给她带来巨大触动的人是否真的可以勾引到她。
                                              
                                              突然,绾尹拉着闻人离的手一用劲,两人双双倒在床上,不过此时的姿势确实暧昧。
                                              
                                              绾尹被压在床上,衣着寸缕,然而两人的肌肤却紧贴着。闻人离压着绾尹,两手搭在床上支撑着整个身体。
                                              
                                              房间里的气氛逐渐升温,待在里面的人都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热意变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27 13:16
                                              抱歉,迟来的一更,
                                              因为今天是除夕,所以比较忙。
                                              不出意外今天晚上还有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27 13:20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1-27 13:23
                                                  这个我也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1-27 14:04
                                                    楼主第一楼的文笔很好,希望继续保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1-27 14:31
                                                      顶,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1-27 14:54
                                                        祝大家除夕快乐
                                                        一起来守夜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1-27 19:33
                                                            绾尹被闻人离压倒后就顺势将手勾在她的颈间,愉悦地笑了笑,笑靥如花的脸上有着与之不同魅惑。
                                                            
                                                            似是被绾尹那美好的笑给感染了,所以闻人离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抚摸绾尹那白里透红的脸庞。
                                                            
                                                            许是因为触感太好,闻人离的眉目也随之舒缓,变得温和了些。
                                                            
                                                            对于闻人离的举动,绾尹微微有些诧异,但又被邪魅的笑所代替。
                                                            
                                                            绾尹凑近闻人离,两人便鼻尖对鼻尖,彼此的气息相互缠绕,加重呼吸,呼气洒在彼此的脸上,有些暧昧的瘙痒。
                                                            
                                                            眼眸对眼眸,可以清楚地看见彼此的睫毛是多么细密,以及眸色。许是因为靠的太近,彼此的眸子都失了焦距,但都清楚地倒映着彼此的脸,好似唯一。
                                                            
                                                            “阿~离。”
                                                            
                                                            只见绾尹那诱人的红唇动了两下,而从红唇里发出的声音却那般媚惑的婉转悠扬。
                                                            
                                                            闻人离听见从绾尹嘴里吐出自己的名字,不知为何只觉得有种莫名的躁意,以及欲念。
                                                            
                                                            呵,闻人离有些自嘲了,要知道以往她还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的自制力超强呢,甚至是认为自己性冷淡,怎的遇见绾尹,一切防备就都没有了啊。
                                                            
                                                            其实也不怪闻人离定力不好,而是绾尹的魅力太大,诱惑太大,而且两人啊彼此都产生了情的共鸣,所以闻人离会扛不住绾尹的诱惑是意料之中。
                                                            
                                                            闻人离微叹,她这次算是栽在这个妖精上了。
                                                            
                                                            绾尹,如果你这是在勾引我,那么我承认你成功了。
                                                            
                                                            当然,闷骚的闻人离只在心里说了这句话,并没有表露出来。
                                                            
                                                            “嗯。怎么?”
                                                            
                                                            绾尹笑了笑,没有回答,低头,吻上闻人离的薄唇。绾尹艳丽的红唇轻轻地印在闻人离的唇上,只是唇与唇的单纯接触,似是不带丝毫情欲。
                                                            
                                                            闻人离微微怔愣,也不知怎么回应。
                                                            
                                                            “嘶!”闻人离突然感到唇上一痛,原来是绾尹在咬自己的下唇瓣。
                                                            
                                                            闻人离刚想说什么,却被绾尹的动作惊到了。
                                                            
                                                            绾尹这妖精刚咬了她的唇瓣,却不知悔改又开始挑逗似的用舌头舔着她的唇。
                                                            
                                                            而且绾尹手也开始不安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闻人离的衣带解下。
                                                            
                                                            闻人离浮沉的黑眸里闪过惊愕的情愫以及不知名的怒气,闻人离淡漠地推开绾尹,站起来紧蹙眉头。
                                                            
                                                            “呵。”
                                                            
                                                            绾尹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有些疑惑不解地望着闻人离。
                                                            
                                                            “你中了媚、药?”闻人离冷着脸问道。
                                                            
                                                            “嗯?你是为此生气么?哈哈”绾尹轻笑着,眼角带着魅色的红,样子煞是好看。
                                                            
                                                            “不打紧的,早已习惯了,这种程度的媚药不过像是喝了一碗桃酿罢了。”
                                                            
                                                            闻人离又问“你是妓子。”
                                                            
                                                            虽是疑问的语气,却是陈述的表达。
                                                            
                                                            绾尹好笑地望着她,走到她面前,像是猫一般慵懒地扑倒在她身上。
                                                            
                                                            “怎么?阿离可是嫌弃我了?”
                                                            
                                                            “也是啊,绾尹不过一介卑贱的妓子,入不得您尊贵的眼~ ”
                                                            
                                                            这些话彻底将闻人离惹怒了,用手轻轻在绾尹白皙的脑门上敲了敲。
                                                            
                                                            “傻。”这个字也不知是说谁,或许闻人离是在说绾尹,或许是在说自己。
                                                            
                                                            然而被敲的绾尹委屈得眼里都闪出泪花了。
                                                            
                                                            “唔,疼,好疼ಠ╭╮ಠ。”
                                                            
                                                            看到这般委屈的绾尹,闻人离有些后悔刚才下手了,懊恼自己下手太“重”。
                                                            
                                                            “抱歉。”
                                                            
                                                            绾尹摇摇头,又恢复那魅笑“逗你玩的。”
                                                            
                                                            闻人离听此,身体微微一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1-27 23:56
                                                            哈哈,零点前一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1-27 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