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成吧宫斗专区吧 关注:1,450贴子:500,045
  • 13回复贴,共1

【杂物】戏录存放及水贴相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滑稽镇楼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1-25 16:00回复
    现代
    宋舒/女/28/医生
    -
    “Morning.”
    日光微熹冬日里难得有一丝暖意,宋舒揉揉酸痛的后背像只慵懒的猫咪蹭蹭枕头不愿起床,奈何闹钟不解人意响个不停,纤手按下按钮她懒懒翻个身,打个哈欠洗漱完毕,她终于有时间用一顿精致的早餐。切一块香煎鸡胸肉入口她翻看着简讯柳眉一皱
    “讨厌的主任!明明说好放假,又让我去带新人熟悉医院。”
    -
    话虽这么说宋舒还是加快了速度几口草草了事,一顿美好的早饭就此泡汤。抓起风衣她驱车直奔医院,终于赶在规定时间前衣冠楚楚坐在办公室里。她看着两个明媚活力的少女进来暗叹自己年华不再,打起精神她扬起完美笑容
    “欢迎来到清水医院。”
    “我是宋舒,实习期间你们的老师。今天负责带你们熟悉医院。”

    宋舒/女/28/医生
    -
    她看出了鞠躬女孩儿的拘谨不安,安抚似的冲女孩笑笑,声音不自觉放得更加柔和
    “不用紧张,这几天主要是带你们熟悉一下各科室的位置,比较清闲。”
    半晌冷场一瞬间,她抿了抿干涩的唇,抬眸看向二人,声音平缓却是不容置疑
    “虽然是镇医院,没有H1N1之类的特大疫情,但是我希望你们对待每一位病患,都永远保持认真负责的态度。”
    “医生天职是救死扶伤。或许我们不会像白求恩一样伟大,像南丁格尔一样博爱,但最基本的,是认真对待自己的职业。处理再怎么微不足道的伤口,都不应轻视;面对再怎么严重恐怖的疾病,都不应退却。”
    “我希望,你们在成为真正的医生以后,永远保持严谨的态度,一颗热忱的心。”
    -
    她转头拉开抽屉找出两把钥匙递给分别二人,钥匙上有相应的编码,又带上一贯的从容笑容
    “希望这段日子里相处愉快,但愿我的指导,能对你们的医学生涯有所帮助。”
    “你们的更衣柜钥匙。换上工作服,带你们转转。”

    宋舒/女/28/医生
    -
    本打算带着二人多绕绕(包括各种诡异怪谈,不过宋舒总觉得留到值夜班讲效果更好),但是看着二人有些拘谨模样,笑了笑只捡着主要科室点拨两句,便让她们自由活动,小鞠比萧肖好像早来了几天,就嘱咐小鞠多带萧肖熟悉熟悉。自己则先回办公室处理了一下病案,写到一半黑色流畅线条戛然而止,用力划了几道终究只留下白色印痕。
    “该死……居然没墨水了……”
    她捶捶有些酸痛的脖颈,怕断掉思路难以续接,索性拿着墨水瓶就近敲开隔壁沈晏的门,一边不客气地拿过沈晏桌上的墨水瓶
    “没墨了。江湖救急。”
    -
    门口响起小鞠的声音,宋舒一边给钢笔吸墨,看向沈晏挑眉道
    “我手下的实习生。”
    “第一天让她们观摩下丧心病狂沈神医的功力,练练胆儿,沈大夫意下如何?”

    宋舒/女/28/医生
    -
    看到俩妹子这么好学顿感欣慰,这点小伤沈晏完全能处理好,走一遍流程给新人看看罢了。低头继续给钢笔上墨,安安静静听着纱布撕裂的闷响,余光瞥见沈晏手法利落动作娴熟,正准备提醒两个妹子注意学着些,顺带夸夸沈晏神乎其技的手法,下一秒沈晏就语不惊人死不休,惊的自己下意识一捏墨囊,刚灌好的墨水又流了回去。沈晏啊沈晏,共事四五年,我怎么还没发现你小子有老妈子的属性?萧肖的感叹更是让自己濒临崩溃,不要在第一天就把我手下的实习生带坏啊沈晏同学!似笑非笑睨他一眼刻意拖长了尾音
    “呵呵,沈医生一贯有爱心——”
    句末二字更是刻意加了重音,调侃的意味更是不言而喻。清了清嗓子,还是本着负责的态度,总结了一下
    “沈医生的手法很利落,平时没事可以多请教一下。流程大概就是这样了。”
    除去打听病人私事以及让出自己的宿舍之外。
    -
    撒气似的端走沈晏的墨水瓶,潇洒离开。
    “好了,我回办公室了。你们自己随意看看吧。”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1-25 16:01
    回复
      很带感的一则小kAD
      “GOOD GIRL”
      纽约城的灯火模糊了日与夜的界限,大厦尖塔流动着永不熄灭的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嬉笑怒骂纵情声色,所有人都撤下了白日的圣洁庄严,奔赴去演奏放纵之歌。
      "This is New York."她轻声低语,透过巨大落地窗高高俯视着纽约这座不夜城,古老的欧式壁灯微弱光芒更显得夜色浓如水。依稀可见宋瑱高瘦的朦胧身影,鎏金高跟鞋被月光镀上银辉如雅典娜的战靴高贵凌厉,她身形半隐在无边黑暗中,另一只白嫩赤足藏在藏蓝色丝绒长裙之下。长裙半褪露出大片美背,她轻轻将肩头滑落的领口提好,回眸挑眉一笑半含妩媚半是挑衅。尖细鞋跟狠狠一跺,脆弱柔嫩的白色玫瑰应声破碎。
      -
      她肆无忌惮走在街上,霎那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天地为之变色。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终究无畏。金发飞扬,顾盼生姿,她不理会周围群演夸张的表情和被鼓风机吹乱的书刊,她要去捕猎。她步伐坚定顺着红毯步入酒店,清脆的踏踏声回荡在酒店走廊。男伴开门,她半倚在门框上双手交叉早已有几分不耐,玩味一笑长臂揽住男伴,回头留下一个邪魅的眼神让你自己体会,就关上了门,声音低沉却性感
      “IT'S SO GOOD”
      "TO BE BAD"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1-25 16:10
      回复
        民国戏录
        傅如秋·18·傅家次子
        -
        “啧。南方这鬼天气,入了秋儿还这么热。”
        -
        一阵劲风推开茶馆破破烂烂的半朽木门,身材颀长的短发少年用手捋着湿漉漉的刘海,抱怨着潮湿闷热的天气。和南方吴侬软语不同,少年的声音带着北国的爽直,许是在北平呆过一段日子,话尾带着微微上扬的儿化音,像是个爽朗汉子,却又带着些骄矜的派头。
        傅如秋在外头打探了一天四家的边角料,却没甚收获,不觉燥热的很,随意择了张桌子大喇喇一坐,催着小二上了壶凉茶,汗湿的短打一脱,不管三七二十提溜起茶壶仰脖猛灌一气,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直冰到五脏六腑,他才嗵的把茶壶墩到桌上,畅然地打了个爽嗝。固然家训严谨,但傅如秋仗着刚来,人生地不熟,浑然不在意他人目光,要了盘花生低头慢慢吃着,却是暗中观察着四周。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25 16:32
        回复
          傅如秋/男/18/傅氏次子
          -
          一低头的工夫对面便多出个丫头,傅如秋眉头一皱揉成个疑团,心想着真是纳了闷了,大哥之前不是千叮咛万嘱咐,南方茶馆不比北方熟络随意,搭个讪还得小心翼翼,先之乎者也一番,假模假式摆足才能交谈一二,感情是谣传?一撩袖子借着擦汗他暗暗打量对方:对面那人身量尚小眼波灵动,一身新式学堂的学生打扮,点菜是地道的南方口音,出入有丫鬟陪着,看着也像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反观自己,他不禁苦笑,刚从码头那边回来的苦力样子,有什么好值得她来这破茶馆屈尊相就的?想到这傅如秋心中一跳,长眉微挑故意粗了嗓子学几句川话道
          “小丫头放了学不回家,跑到这苦力爷们儿聚堆儿乘凉的地方做啥子?”
          “前面路口左转,有几个拉黄包车的。世道不平稳,快回家才是正经。”

          傅如秋/男/18/傅氏次子
          -
          他一怔,旋即端起搪瓷茶碗吞一口茶,低眸掩了震惊神色。傅如秋素来听说这四大家厉害,却没想到这等手眼通天,他原想着仗着自己初来乍到的生面孔先探探底细,也好为之后家里面扩张做准备,却不想前脚出门,后脚那边儿便派来个丫头试探。
          -
          若是个汉子跟踪,少不得过几招拳脚功夫也就了结了,偏生派个动粗不得的千金大小姐。不挑明身份偏偏说出这番故作天真的话。果真是水深,不可小觑了罢。攥了攥手心冷汗,事到临头傅如秋反而镇定下来,恐怕是北方口音出卖了自己,八成这梁小妹也吃不准自己身份,想让家里认认。他嘴角噙了冷笑,承蒙四大家看得起傅家,怎有不去之理?抓起一把花生塞进兜里,起身痞笑道
          “武馆街上的梁家?原来是梁小姐,失敬。承蒙小姐厚爱,送上门的生意当然得做。”
          “请。”

          傅如秋/男/18/傅氏次子
          -
          一路低头默默拉车眼看着梁家越来越近却有些心不在焉,傅如秋越琢磨却是愈发觉得今日鲁莽,傅家重严谨,今儿孤身前来没个照应,人家一围可就成了包了馅儿的汤圆任人蒸煮,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于己是大大的不利。傅如秋思索着,冷不丁儿梁家小妹开了口,试探之意更是不言而喻。他只作了街边苦力模样惯常憨笑
          “梁小姐您说的什么高啊摔啊的理,我们粗人不懂。也谈不上是与不是,这日子只求混一口饭吃便罢了。”
          -
          一抬头的工夫,再低头前头却有块石头,以傅如秋打小儿练的功夫绕过去轻而易举,他却装作刹不住脚绊住似的,黄包车一颠簸,他顺势把车放下,哎唷一声揉着脚踝,苦着脸道
          “对不住对不住,没看见这天杀的石头,您没磕到碰到吧?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脚有点扭了,今儿不要您钱,就算白送您的。幸亏也不远了,劳您自己走一段儿吧。着实对不住了。”
          -
          他连连鞠了两躬,把车放在邻近小饭馆门口,一瘸一拐进去似是和伙计熟识吆喝着讨些药酒,再一看却鬼魅似的不见了如秋人影,连着那声音也淹没在饭馆嘈杂中了。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1-25 16:34
          收起回复
            存图 丽贝卡弗格森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25 17:00
            回复
              宋舒/女/28/医生
              -
              “舒姐,一起出来吃个饭,欢迎下新人,好伐?(=゚ω゚)”
              提前翘了两个小时的班回家小憩片刻,手机不识趣响了两下,纤指点开红点儿不出意外是沈晏那家伙,翻个白眼腹诽真是派对动物,手指还是很诚恳的回过去一个高冷的“嗯”。躲进卫生间打扮一下,再出来又是一番模样:黑色长发微卷随意披在肩头,豆沙色口红稍显珠光却是别有温柔风情,香槟色镂花吊带衫下配纯白修身及膝裙,倍显温柔又不失妩媚。陶醉了片刻开车到了餐厅,找到预定的座位,看向已经来了的人
              “晚上好。已经点菜了吗?”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1-25 21:21
              回复
                宋舒/女/28/医生
                -
                “啧,沈晏那家伙怎么还不来?”
                “堵车?这么半天也该到了……”
                不耐烦地看看表眉头紧皱,指节随意敲打着桌面,百无聊赖顺着落地窗张望霓虹夜景,华灯初上熙熙攘攘中却辨认出沈晏身形,小鞠和萧肖在一边,还有一个是……白天那个病人?!
                -
                “什么情况?!”
                不由站起身踮脚眺望满是担忧,两位男士与染着红绿蓝毛的小痞子激战正酣。等等……他俩怎么搞到一块去了?看着夫夫共同御敌的美好场景不忍破坏,拿着手机准备拨号的手终究放了下去。
                “算了,服务员,点菜!”
                -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叮!解锁隐藏属性:吃货)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1-25 23:05
                回复
                  最爱的HP
                  Sylvia White/女/30/魔药学教授
                  -
                  “Oh!Merlin!眼镜蛇毒液要在切完甘草之后倒进去!”
                  红发男孩涨红了脸缺嗫嚅着不知所措,勇敢的金发美女教授赶在坩埚爆炸之前干脆利落甩了一个“清理一新”过去却没能及时挽救周围同学,伴随着耀眼强光将终年阴暗湿冷的地窖照得如同白昼——这威力真强,像韦斯莱先生时常念叨的…麻瓜的什么玩意来着?噢对,闪光弹!惊雷炸响震得耳膜嗡嗡不停,顷刻间霍格沃茨化为乌有……
                  -
                  “No!!!!!”
                  Sylvia惊叫着从天鹅绒床垫上坐起来,擦了把冷汗才发现原来是个梦。她喘息着拍了拍胸脯,烦躁地揉了揉柔软的金发,嘟囔着抱怨
                  “也许我该去罗斯莫塔女士那里喝一杯。”
                  “压力太大了。让我看看日程表——老天,晚上又要欢迎一批只会炸坩埚的小巨怪……”
                  -
                  掬了把冷水泼在脸上凉意沁入毛孔格外舒爽,她哼着小调坐在办公室里惬意地检查着魔药材料储备。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1-26 14:34
                  回复
                    宋舒/女/28/医生
                    -
                    除夕将至家家户户皆是一片欢喜景象商场更是格外热闹。至于自己家…宋舒环顾四周冷清空档,眼帘半垂鼻头发涩,唯一一抹红是信封上的火漆,灼目的红,烧的自己心底难受。深呼吸一下她用尽全身力气似的拆开信封,一目十行读完还是那堆“研究到了紧要关头没空回来”的屁话。
                    “无所谓了,年年都是这样。”
                    “宋舒,你自己也可以的。”
                    -
                    她抱紧了怀里的枕头,蜷起来像一只孤寂的猫,陷进沙发里,直至日出。
                    -
                    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她左翻右翻找出来件稍微喜庆点儿的大红针织套头衫胡乱套上去,用粉底液遮住憔悴痕迹,拍拍脸颊使自己看起来气色好点儿。翻开通讯录她拨通了陈青的电话约好一起去百货商场。临行前她摸摸鼓鼓囊囊的钱包喃喃自语
                    “买点年货吧。”
                    “一个人的新年,快乐。”
                    -
                    陈青来之前宋舒已经在百货商场血拼半小时,脚边堆满了小山一样高的包装盒。宋舒脱下脚下试穿的香槟色细跟高跟,转交给店员换一双更合适的尺码的,她轻轻按摩酸痛脚踝,指了指货架上的一双皮靴
                    “陈大设计师,那双,怎么样?”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1-27 21:23
                    回复
                      【杜 良人 忘忧宫 明艳 江南首富嫡女 打扮品酒 子嗣无 权10宠20信15 戏13】
                      -
                      天气依旧是闷热得很,几日清闲自然也不出门,只道是怕晒着。巴巴地坐在宫中绣了几日针线,倒是制出几只香囊,里头塞着前些日子亲自找的新鲜花瓣风干了的干花。
                      是日瞧着日头虽大却不毒,想着出去走走。既是要出去的,自然精心打扮一番。取出条妃色宫裙,袖口裙尾皆是苏绣的暗纹小花,裙身未用金线,却用银线绕着针脚打着荷花的样式,很合现在这么个天儿。按照礼仪规矩绾发,配了简单坠饰不提,倒是显得精巧不媚俗,雅致不奢靡。
                      行宫大有景致,这几日因着天气没怎么好生瞧。只略略一撇过。今日得了空,当然想着领略一番。且走且瞧,却见一片竹林,甚为幽静。颇有几分"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的韵味,一时感兴趣,也就往里多走了几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惜了,这伞骨也是竹子做的,不若等雨停了,林子里挖个坑葬了这伞,如何?”
                      远远瞧去,一女子身着极素净的衣衫,痴痴立在那里,嘟囔着这样的傻话。我不鄙视她言行,美人各有所好。只是瞧这她的样子自然是位宫妃,能来的了行宫的身份地位也不差,不知为何做此打扮,难免生了几分轻视。
                      "这是美人谢氏。"
                      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施施然地提着裙子行至其前,周全的打了个双安,欠身行礼,笑道:
                      "妾给美人请安,美人万福金安。"
                      "说来也是妙,此时正值盛夏,可瞧见美人,妾便觉着寒风刮过一般,也不知是怎的。"
                      -

                      【谢婉央 美人 病态 调味诗词 权71宠76信86 戏三十四 修远馆清晏阁】
                      -
                      竹林幽静绿意浓浓,偏生一抹妃色身影打破这天地间的寂静,带着俗世的珠光宝气而来,眼角眉梢描着张扬和狷狂。这人婉央认识,是同居忘忧的良人杜氏,江南首富之女,只打过几回照面并未深交。让其起身,本欲闲谈敷衍了事,却听其暗讽,婉央心底一嗤。若是旁人婉央或许会忍一时求得风平浪静,可自古士农工商贵贱有分,官家儿女,有几个瞧得起商家的?唇边扬起讽刺弧度
                      “良人可曾听说过心静自然凉?若是那心浮气燥之人,到这竹林幽静处,也是觉得酷暑难耐,言行不由无状,倒没得污了清静。”
                      见其目光徘徊在自己的衣服上不禁暗笑她管的多,话锋一转似是闲话家常
                      “听说良人是江南一带长大的?”

                      【杜 良人 忘忧宫 明艳 江南首富嫡女 打扮品酒 子嗣无 权13宠20信15 [谢美人] 戏17】
                      -
                      竹林幽深静静,意境实在好得很。可瞧着她那一身衣裳,到不觉得有风雅韵味,亦或是仙气等等,反而觉得落魄寒掺。这位谢美人与我同处一片屋檐之下,她的性儿我也是晓得的,成日里悲春悯秋,也没个正形,这样子说话做事,还有穿衣,也不足为奇了。
                      瞧着她嘴角渐渐掀起的嘲讽,我了然于心。不过我从未因着家室自愧不如他人。既然已经入了这魏宫,任凭你父亲是何人,几品官儿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儿,不打紧的。听她那样说,抿嘴笑着欠身一福身,道:
                      "谢主子的抬举,如此看过来,妾身感到凉意,倒是因为心静的缘故了。"
                      "这么说来,主子有令人沉心静气的魅力,岂不更妙?"
                      用手帕子掩着嘴咯咯笑了,听她徐徐转了话锋,心知自然不善。挑了挑精心渲染过的柳叶细眉,徐徐道:
                      "主子这话问得怪,妾身自然是地道的江南女子。"
                      "看来主子不仅魅力奇妙,举止言行,也颇特立独行呢。"
                      只有我在意的东西,才能伤我。我根本不在意家室出身,即使她出言不逊,对我也无济于事,不过笑笑拍拍屁股走人罢了,免费听了场戏。
                      -
                      【谢婉央 美人 病态 调味诗词 权71宠76信86 戏三十五 修远馆清晏阁】
                      -
                      “唔……这事原也不奇怪,只是人人都道江南儿女清秀婉约温文尔雅,今日见了良人,还以为记错了良人的籍贯,故而才有一问。”
                      婉央依旧是婉约动人的模样,捋一捋耳边细发如讲解诗词般缓缓道来,声音依旧柔和却是棉中金针暗藏。
                      “看来人言不可皆信,有些事有些人,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特立独行?从某个角度说,的确是实话。她孤高自许,不愿以逢迎谄媚度日,纵使旁人锦绣繁华门庭若市,她依旧独守那一方清静安之若素。若把后宫诸妃比作繁花,她就是崖边一株兰草。思至此,眼波掠过杜氏妃色衣裙,在这墨绿天地中分外俗气,微微一哂道
                      “特立独行也分场合。若是市井之地,良人这词形容我倒不错,可在这竹林幽静地,这词还是用在良人身上更佳。”

                      【杜 良人 忘忧宫 明艳 江南首富嫡女 打扮品酒 子嗣无 权20宠20信15 戏24】
                      【公告*1】
                      -
                      在这儿静幽幽的竹林之中,绿油油的本就清静。她这一身衣服,反倒不能说与之和谐,更添凄苦之意罢了。她自看甚高,端着风雅脱俗的架子。谁知宫中原是利益喧嚣的俗地,断断容不得她。她这样子,难免人人皆笑话她痴了。
                      听她的话也不气恼,江南女子么,抚媚多姿是真,温文尔雅是假。只她不晓得罢了。不晓得却也要信口胡掐,这可是不该的。缓缓开口落了清音,声音慵懒道: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妾身不才,却晓得一句写江南女子的名句。江南女子向来为人称道的便是妩媚多姿,风情千种。如此说来,主子觉得妾不够温文尔雅,却也怪不得江南了。"
                      我自知她不愿沾染后宫这趟浑水,只欲明哲保身,孤芳自赏。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哪能隧她的意,不过各自苟延残喘,活着一口气罢了。阳光透过竹叶之间的缝隙,柔柔地映射下来,在地面的残叶之中投下斑斑点点的阴影。我静静听她讲完,只柔声说话:
                      "主子既然知道如今身在竹林,便也是好事。"
                      "且看这绿竹,瞧着清高自傲,可竹林子只为人乘凉所取。来日被人伐了去,运气好的的拿去建庭院,做成伞遮阳,若是运气不好的..."
                      "却是要被人亲手钻了一个一个的孔,做成了箫奏乐为乐,终究也是玩物一件。"
                      这般遇着她,真是驳了我的游乐的兴致。此时也不欲多留,欠身一福打算告退,该少的规矩还是不会少的。只是转身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命麝月取出带来这样的竹伞,交给她的婢女道:
                      "主子既然喜欢,就连同妾这把伞一并埋了罢。左右都是被人消遣的玩意儿。"
                      -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4-23 20: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