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艾吧 关注:5,782贴子:21,992

【原创】浅樱(花吐症设定 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错还是我
这里阿重
lof的id qlszg
求关注(. ❛ ᴗ ❛.)
时艾大旗摇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27 12:36
    1-开端
    三月四月,樱花如霞,浅浅淡淡地聚集成簇,彩云一般飞舞在伶俐细长的树梢。
    艾尔艾尔弗擎着一杯清酒靠在树下,略微惆怅的双眸失神地望着眼前樱色的风景。
    胸腔中突兀的一阵悸动与瘙痒,抑制不住地咳了几声,艾尔艾尔弗又是呕出一两片沾着些许唾液的新鲜樱花瓣,静静躺在他微颤的掌心。
    艾尔艾尔弗手一抖,花瓣尽数落入酒盏,一层层涟漪荡漾开来。
    这样的症状已持续三天有余。
    他本为这件事惊异许久,查阅资料后却实在无法将自己的情况向别人启齿。
    「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们就会患上花吐病。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瓣,而触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痊愈。」
    这要让他如何开口,更不用说治疗。
    他不是摸不着头脑,他也清楚的知道对象。
    时缟晴人。
    于是他那时常偷偷追随着时缟晴人的目光也只能收回,和周围的朋友也只能不留痕迹的隔离,防止他人再染上这种见鬼的病。
    “艾尔艾尔弗?”小岛美音凑过来,坐在艾尔艾尔弗的身边。
    艾尔艾尔弗不自在地往旁边靠了靠。
    少女笑着拢了拢长发:
    “酒还没喝完?酒量不好么?”
    “并不。”艾尔艾尔弗支吾了几声,荡了荡杯中的清酒,一圈圈涟漪在樱色的花瓣下荡漾开来。
    小岛美音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不经意道:
    “晴人那家伙马上就要回来了呢。”
    艾尔艾尔弗动作一僵,一阵风扫起落英,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场花雨。
    清风带着清甜的花香扰乱了艾尔艾尔弗的心绪,脑中绘出那人的模样。
    突然喉咙里一阵干涩,艾尔艾尔弗捂嘴咳了几声,放下手,将几片花瓣悄悄捏在手心。
    小岛美音有些关切地询问艾尔艾尔弗的身体安否,艾尔艾尔弗只能无奈地摇头表示无恙。
    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27 12:36
      我开新坑辣 来围观吗@香琳惜玉 @兰瑟v @射手魅草儿 @腐女的世界sky @夙云川 @花溪梦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27 12:53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27 13:17
          到到到,哟哟。有糖能不来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28 11:04
            来了来了!楼楼新年快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29 18:00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3 02:06
                很棒啊!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3 14:00
                  所以,然后呢!


                  回复
                  来自iPad11楼2017-02-07 01:09
                    “晴人你回来啦。”
                    指南翔子正在旅馆的前台擦拭桌面。她是这座旅馆的老板娘,却总是喜欢亲自打扫设施。
                    木质的屋子和地板间充斥着淡淡的樱花清酒的馨香,为这座旅馆多添几份和风的雅致。这座旅馆因坐落在樱花林而出名,每年都有不少游客来观赏四季樱,每月老板娘都会带着住客们赏樱品她自酿的樱花清酒,人气很高。所以翔子也不担心生意的问题。
                    “艾尔艾尔弗呢?”时缟晴人松了松领带,舒了口气,出口便是问询艾尔艾尔弗的身影。
                    “啊...说起艾尔艾尔弗的话,他这几日有些怪呢,我本来以为是因为你这次离开的时间太久的原因....不过看来他好像是病了。”翔子皱眉。
                    “他没去看医生吗?他在哪儿?”
                    时缟晴人顾不上脱鞋,随手把行李箱丢到一旁。
                    “在楼上吧,大概。”
                    时缟晴人冲上楼梯,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寻找。
                    最后,时缟晴人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了蜷缩在榻榻米上的艾尔艾尔弗。
                    银色的发丝散落在地上带着汗津津的晶亮,青年弓起的背脊呈现美好的弧度,他背对门,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肩膀颤抖。
                    “艾尔艾尔弗!”晴人扑上去,搂住他的肩,两人沉默的抱着,过了半晌,艾尔艾尔弗似乎冷静下来了,一把推开不明所以的时缟晴人,把他推出门外。
                    “艾尔艾尔弗?你没事吧,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把情人锁在门外,脱力地靠在门上轻喘。
                    地上,满是带血的樱花花瓣。

                    “艾尔艾尔弗到底是怎么了?”晴人愣愣地走下楼,正碰上住客小岛美音。
                    “晴人你回来啦,这是怎么了?”
                    “艾尔艾尔弗是怎么了?”
                    “他啊,自从这个月赏樱日开始就魂不守舍的,我还以为他思念你过度呢,没想到他连你的名字都不想提。”
                    时缟晴人眉间一抽,不想提他的名字?是他的错吗?

                    第二次,时缟晴人上楼,敲门。
                    “艾尔艾尔弗,你在吗?”
                    “我不想看见你。”艾尔艾尔弗带着虚弱和疲惫的要强声线响起。
                    “到底是怎么了?”时缟晴人不愿离开。
                    “.....”房间那头传来的是一阵沉默,然后是干咳声。
                    艾尔艾尔弗看着掌心里越来越多的血迹,沉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8 14:53
                      抱歉我来晚了@香琳惜玉 @射手魅草儿 @兰瑟v @夙云川 @花溪梦潭 @腐女的世界sky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8 14:54
                        来了!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8 14:57
                          哦吼吼\^O^/好次(✪▽✪)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10 11:12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文艺爱情片里常出现的桥段,老电影和唱片里歌颂的如火的爱情,对时缟晴人来说是陌生的。
                            女孩子们似乎很喜欢这样宠溺的单方面付出的男主角,但作为一个男性,时缟晴人曾经严肃的考虑过——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一个人一见倾心,终生不忘,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美貌?才情?亦或是所谓的磁场所致?
                            天知道他多不屑这些。
                            他见过的美人不少,无论是青梅竹马指南翔子,亦或是对他曾有好感的偶像流木野咲,他们的相交也就止于此了。
                            问题出在哪儿?
                            他所经历的让他的眼光变高的缘故?如今安分的生活倒是来之不易,友人们也不止一次劝说他成家,时缟晴人到底还是觉得心底一阵怅然,像是少了些什么重要东西没有取回。
                            “我觉着吧,你应该是暗恋某人,你自己没有感觉到?”
                            樱花旅馆的长期住客兼时缟晴人的好友小岛美音漫不经心地用竹签戳起一块甜瓜,戏谑的眼神扫过时缟晴人白净的脸庞。
                            “我吗?我会暗恋谁呢。”时缟晴人笑着喃喃。
                            “想想你最在意谁吧...嗯这甜瓜真好吃。”
                            “最在意吗.......”时缟晴人揉了揉自己的一头柔软的翘毛,“应该是.....大概..”
                            “应该是?”
                            “艾尔艾尔弗吧。”
                            “咳咳咳咳.....”小岛美音被他的回答吓得一呛。不过转念一想,时缟晴人最在意的不就是这位吗?他们签下了契约,一起经历过生死,是比兄弟更重要更亲密的存在,关系也复杂的多....等等。
                            “那你暗恋他咯,道理简单的很。”
                            “......别说笑了。”
                            两道声线重叠在一起,一个无奈一个清冷,却意外地和谐。
                            时缟晴人转身便看见艾尔艾尔弗倚在楼梯的扶梯边,修长的身影斜靠着扶梯,在他看来格外性感,只是艾尔艾尔弗的脸上,是苍白的憔悴。
                            时缟晴人莫名觉得一阵揪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25 12: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25 12:18
                                失踪那么久,终于回来了T^T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25 16:33
                                  心疼艾尔弗_(:з)∠)_晴人快发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26 10:25
                                    “艾爾艾爾弗,身體好點了嗎?”
                                    時縞晴人一骨碌从榻榻米上爬起來。艾爾艾爾弗面無表情地別過頭去,徑直走向小島美音。
                                    “小島美音,指南翔子叫你把你的房租交一下。”
                                    “唉呀又到月底了嗎?”小島美音輕笑著離開,把空間留給看起來並不太愉快的二人。
                                    “艾爾艾爾弗...”時縞晴人轉身望向艾爾艾爾弗,似乎是被憤怒的阿德萊茵上身,翻来覆去地用各種委屈的聲線喚著艾爾艾爾弗的名字。
                                    艾爾艾爾弗衹是背對著他,身子輕顫。
                                    艾爾艾爾弗直覺胸中一陣悶痛,趕緊捂住嘴,攥緊花瓣,可幾滴殷紅的液體終是透過他的指縫滴落在地面,時縞晴人一怔。
                                    “...艾爾..艾爾艾爾弗!”反應過來後晴人幾個大步向前抓住艾爾艾爾弗的手臂。
                                    “讓我看看!”艾爾艾爾弗被他突然嚴肅的神色和動作嚇了一跳,竟真的就愣愣地站在原地,讓時縞晴人檢查自己手中帶血的花瓣。
                                    時縞晴人掰開他骨節分明的手指,柔軟的質感讓他有些留戀地捏了捏他的手背,隨即便看見了艾爾艾爾弗手心靜靜躺著的花瓣,以及有些粘稠的血跡和唾液。
                                    “這,這是什麼...艾爾艾爾弗,你吐出來的嗎?”時縞晴人的聲音有些顫抖。
                                    艾爾艾爾弗臉色一變,猛地抽回手,冷著聲道:
                                    “用不著你來管。”語畢,有些慌張地匆匆上了樓。
                                    “艾爾艾爾弗!”時縞晴人想追上去,門外卻突然一陣騷亂,幾個人影糾纏在一起撞破了和風的木門,摔了進來,鬧出很大的聲響。
                                    樓上頓時傳來一陣噠噠的下樓聲,老闆娘沖下樓趕來了現場。
                                    “晴人,發生什麼了?!”
                                    “幾個人摔了進來....”時縞晴人後退一步蹙眉看向那團人。
                                    “喂古菲亞,別壓著我的腳...”
                                    “啊啊啊親愛的你別動..!”
                                    有些眼熟,然後,時縞晴人認了出來。
                                    “阿德萊伊?你們怎麼在這儿?”
                                    被稱作阿德萊伊的男子有些吃力地从人堆中爬出來,有些嫌棄地瞥了一眼身後扭作一團的幾個,拍了拍身上的常服。
                                    “打擾了,我們要在這裡度假。”
                                    “度假?”前吉奧爾總理雙手抱臂靠在牆邊,“別開玩笑了。”
                                    其他的幾個人終於掙扎著爬了起來,也都身著常服,門外也零散地放著幾個顏色各異的行李箱。
                                    “我沒記錯的話,你們不是在G-06模組周圍活動嗎?要度假的話何必跨越一個星系來到這個偏僻的模組呢?這裡可不是什麼著名的景點。”
                                    翔子挑眉看向阿德萊伊。後者衹是面不改色地把行李箱搬進來:
                                    “怎麼,這裡的老闆娘不歡迎客人入住嗎?”
                                    “不,我衹是....”
                                    “要入住的話,這邊走。”一直沉默著的時縞晴人開口了,“阿德萊伊,我正好有些事想要跟你談談,是關於艾爾艾爾弗的事情。”
                                    在聽到那個有些扎心的名字后,阿德萊伊眉心一抽,涼涼地回應:
                                    “樂意奉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26 17:49
                                      @香琳惜玉 @兰瑟v @射手魅草儿 @腐女的世界sky @夙云川 @花溪梦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26 17:50
                                        暴露了晴人赶快谈完然后发现真心强吻吧(个鬼
                                        应该...不会误会吧...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02 08:18
                                          “說吧,你想聊些什麼。”
                                          阿德萊伊瞥了一眼桌上的茶,落了座开口道,
                                          “艾爾艾爾弗最近還好嗎...我的意思是..他還像從前那樣嗎?”
                                          他说着,一边別過頭去,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過去的事,望著木櫃上的相框出神。
                                          門外的走廊上有孩子們笑鬧著跑過的聲響,天真欢乐而無憂無慮。
                                          “我们也有那样的童年就好了。”阿德莱伊无头无尾的一句。
                                          “我还以为你们从未后悔过。”
                                          “怎么可能,”阿德莱伊自嘲般轻笑一声,“所谓年龄增长,心智却希望回到美好的童年啊。”
                                          “是吗..”时缟晴人下意识地也望向了微笑地沉睡在相框里的莉泽露蒂。
                                          “于是,你先前问我的艾尔艾尔弗的事。”阿德莱伊自顾自地继续着,“你是想说些什么吗。”
                                          “跟你说话真是麻烦。”时缟晴人各种意义上地叹了口气。
                                          “你知道一种病症吗....会吐出花瓣的一种病。”
                                          “吐出花瓣?”
                                          “是的。”
                                          阿德莱伊沉默了,不知是不信还是不知。
                                          “时缟晴人,你的意思是艾尔艾尔弗得了这种病吗?”

                                          伊克斯艾伊和哈诺因安顿好行李,在和式的走廊上闲逛。清风卷着落樱散入开放式的长廊上,温暖的日光轻抚着木质的地板,晕开诗意的芬芳。在多尔西亚或是他们待的模组都是没有这般光景的。
                                          哈诺因心情愉悦地哼着小曲拉着伊克斯艾伊的衣袖。
                                          “这里真美。”
                                          “啊。”
                                          艾尔艾尔弗远远地望着两人,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微长的刘海垂下,阴影遮住眼里隐隐的讶异与艳羡。
                                          哈诺因轻轻搂过伊克斯艾伊的腰,将对方抵在柱子上,在对方的唇上印上玩味的一吻,收获了伊克斯艾伊微怒的眼神,被粗暴地推开了。
                                          “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不会有人的。”
                                          艾尔艾尔弗瞬间意识到,这两人在交往。
                                          羡慕与释然瞬间代替了惊讶。在他还在纠结性别问题的时候,昔日的战友或敌人已经放开了心。
                                          他什么时候也能与时缟晴人这般呢。
                                          艾尔艾尔弗没出息地转身离去,难得地决定去找流木野咲喝酒去。

                                          “艾尔艾尔弗,都少喝些。”
                                          流木野咲言行不一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水,眼角微红。
                                          今天她看到阿德莱伊了。
                                          更加成熟,更加清冷,更加疏远。
                                          但看到她时,却绽开一个得体的笑容,道了声好久不见。
                                          超人气偶像小姐的心倏然漏了一拍。
                                          艾尔艾尔弗就很糟糕了,酒量差得很,平常指南翔子顾忌着只给他清酒解愁,如今被流木野端来烈酒,只喝的头重脚轻,花瓣也咽回了肚里。
                                          指南翔子做完了点心,正打算端给两人,却发现了两个酒鬼在客厅里作妖(x)。一个哭的稀里哗啦,垂着桌子上气不接下气,偶像包袱全无。
                                          一个则是半靠着桌子,满脸绯红,意识尽失,和服凌乱,露出精致的锁骨,白皙的肩膀,看起来格外可口。
                                          指南翔子怔在原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4-03 11:23
                                            @香琳惜玉 @射手魅草儿 @兰瑟v @腐女的世界sky @夙雲川 @花溪夢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4-03 11:25
                                              開始肝麻咲和哈伊,嘿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4-03 11: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03 14: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4-03 18:27
                                                    下章燉肉吧,大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4-04 13:22
                                                      然後沒出息的我還是沒有燉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12 15:00
                                                        “翔子,今天晚上阿德萊伊他們.....!”
                                                        時縞晴人有些疲憊地走到大廳,剛拉開門,所有的話都被咽了回去。
                                                        場面非常混亂,但時縞晴人第一眼看到的祇有那道縮在桌旁的身影。艾爾艾爾弗靠在桌邊,衣衫半解,似乎在和流木野吵著什麼,聽到動靜,轉身看見時縞晴人一臉懵逼地站在那兒,便閉上嘴,頓時安靜了下來,冰冷的氣場全無,只剩下迷離而失焦的雙眼,帶著點煩躁望著站在門口的時縞晴人。
                                                        流木野顯然還在發酒瘋,一邊口齒不清地嚷嚷著要和艾爾艾爾弗斗酒,一邊意圖舉起酒盞往地上摔,被指南翔子扯住了幾回,便開始大聲吵鬧,女漢子模式全開。
                                                        “........這是....”
                                                        “晴人你來的正好嗚嗚,快幫忙把艾爾艾爾弗拉走啊!”翔子欲哭無淚,無數次抱住流木野往後拖。
                                                        “哦哦!”來不及在腦中處理這過度混亂的場面,時縞晴人便手忙腳亂地抱起安靜的艾爾艾爾弗網門外跑。
                                                        艾爾艾爾弗難得地沒有掙扎,衹是任由時縞晴人抱在懷裏,一雙眼睛死死地盯住他。
                                                        晴人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把那銀色的腦袋往懷里按了按,忙不迭地出了門去,剛關上門,轉身卻對上了有些錯愕的阿德萊伊。
                                                        懶得解釋什麼,時縞晴人衹是在對方複杂的端詳下打了個招呼,便匆忙地抱著艾爾艾爾弗往樓上的房間衝刺。
                                                        阿德萊伊收回目光,抬腳也進入大廳,外面又來了客人,他來幇老闆娘傳個話。
                                                        打開門,映入他眼帘的也是一派好風光。
                                                        “...........指南翔子,外面又來了客人。”
                                                        阿德萊伊以在卡爾斯坦鍛煉出的良好的素質與承受信息的能力,才將自己心底的各種顫抖按了下去。
                                                        “啊啊啊這可怎麼辦,阿德萊伊,拜託你把這個解酒藥給咲喝了,我去去就來!”
                                                        隨即,翔子將玻璃瓶塞在阿德萊伊手裡,風一般出了門。
                                                        阿德萊伊歎了口氣,無奈地上前去,把解酒藥遞給流木野咲。
                                                        “把藥喝了然後去睡一覺吧。”
                                                        流木野咲挑眉看著阿德萊伊,沒有說話,也沒有伸手接過葯。

                                                        時縞晴人看著艾爾艾爾弗躺在自己的床上,留了一個空位出來,他猜測那個位置是留給他的。
                                                        有哪裡不對。
                                                        艾爾艾爾弗無言地睜著漂亮的眼睛,望著時縞晴人,仿佛是一種無言的邀請。
                                                        “......這是要我一起睡的意思嗎..?”
                                                        艾爾艾爾弗點點頭。
                                                        “....艾爾艾爾弗,你還好嗎?”
                                                        “我叫米夏艾爾。”
                                                        艾爾艾爾弗似乎固執地要糾正稱呼的問題。
                                                        “好吧,米夏艾爾,需要喝點水嗎?”
                                                        艾爾艾爾弗依然是沒有說話,衹是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兩人在經過兩分鐘的無言對視后,最終時縞晴人敗下陣來,乖乖地躺在艾爾艾爾弗的身邊。剛躺下,後者就猛地鑽到他的懷里,吓了他一跳。
                                                        “艾爾...米夏艾爾?”
                                                        一陣沉默過後,時縞晴人感覺到胸口前傳來了均勻的呼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4-12 15:00
                                                          @香琳惜玉 @兰瑟v @射手魅草儿 @腐女的世界sky @夙云川 @花溪梦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4-12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