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84贴子:168,588

【原创】《长夜雨》(启红副八月丫/HE/原创助攻/冷战第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哎呀,怎么说呢,其实就是一篇启红甜文而已,唯一的虐就是冷战了吧……不要问我镇楼的女鬼是谁……那就是本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31 02:33
    第一章 故人归
    又是一个漫长的雨夜,一如他当年走的时候那样寒冷。二月红站在窗前,轻轻叹了口气,他已经走了两三年了,不知道现在还好吗。
    他还记得他走的时候,他在马上的回眸,眷恋的目光似蜜似毒,是他的相思病源,哦,或许这病源早早地就被他种在了自己心里吧。
    哎,夜深了,灭灯吧。
    清冽的月光照进窗来,窗前,用来记日子的相思豆已装了一匣子了,金合欢木做的匣子上分明地刻着“平安归来”。
    同样的月光下,一人骑马疾奔,军装的斗篷在身后猎猎飞舞着,风擦过脸庞,带来一丝凉凉的微疼。
    他已两三年未归,不知他怎样了,今日归来,一定要给他一个惊喜。张启山一边盘算着,一边又抽了跨下马儿一鞭子,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见他心心念念的人儿了。
    张启山从傍晚开始赶路,终于在后半夜到了长沙。
    红儿,等我……
    张启山气息略沉,按照之前的想法,给那人一个惊喜。
    看了看红府的大门,下马来,绕到后院。
    张启山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地翻墙进院,直奔二月红的房间。
    次日清晨,二月红习惯性地早起吊嗓,洗漱完之后有又习惯性地拿起一粒相思豆,走到窗前却不见那只匣子,心下顿时是五分奇怪五分焦急。
    “二爷可是在找这个?”身后熟悉声音惊了二月红一跳,猛地转过身来,看见他心心念念两三年的人,竟有些不敢相信。
    他回过神,却猛然抱住眼前轻笑的那人,喃喃道:“是梦吗?”
    温热的气息酥了张启山的耳朵,他听出了心爱之人话语里的脆弱。
    “红儿,我回来了,这不是梦。”他半心疼半怜爱地抚上了他微微颤抖的背。
    脖颈处传来湿热的触感,他惊讶地放开他,却见他泪湿了脸颊,眼中还有一片水雾弥漫。
    张启山心下一痛,温柔地吻干了他脸上的泪珠。
    泪水咸咸的、凉凉的,还有些涩涩。
    “你让我好等啊!”他盛满水雾的眼中有些控诉,醉人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哽咽。
    张启山狠狠的抱住他,呼吸有些沉,热浪带着满满的真实感喷撒在他发间。
    他撞在他的胸膛上,双臂也抱住他,将下颔放在他的肩头,感受着他的心跳,他的呼吸。
    半晌,他放开了他,怜爱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红儿~~~”他低低的唤着。
    “这次,你会在长沙留多久?”二月红的声音里满满的无奈。
    “暂时不用出去了,这回打了胜仗,可以多些时间留在长沙赔红儿了。”他轻笑一声,语气很是轻松。天知道为了这场胜仗,他熬了多少个晚上,又涉过多少次艰险。
    “谁,谁要你陪了。”二月红害羞地别过头。
    “好了,我手头上还有些事,就先走了,晚些在来看你。”他又轻拥了一下他,转身离开。
    张启山是从正门出去的,正巧见一个少女往二月红房中去,也没多想,他赶着处理好事情来见他离一刻也相思的人呢。
    丫头也奇怪着,这人刚才是从二爷房里出来的,这会子才卯时过半,怎会有人来访?
    “二爷。”丫头敲了敲二月红的房门。
    二月红打开房门,见丫头穿的单薄,赶紧让她进来,丫头身子弱,可不要被这晨风一吹给吹病了呢。
    “二爷,我方才见一位军爷走出,他是谁呀,怎地天未亮就来拜访?”丫头问,她也着实好奇。
    “他呀,”二月红思量了他一会儿,道,“他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张大佛爷,张启山。”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佛爷啊。”丫头知道二月红与这位张大佛爷的交情不一般,也不觉奇怪了。
    “丫头,我一会儿还要去梨园。”二月红道。
    “嗯。”丫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二月红拿了件绣花斗篷给丫头披上,目光里满含关切,像是对亲人的关切一样。
    丫头去厨房把面端出来,二月红心心念念的都是张启山多久来看他,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就去梨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31 02:33
      或周更或不定更不弃坑不解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31 02:34
        DD撒~~


        回复
        5楼2017-01-31 11: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31 13:27
            楼楼,我们是不是见过,我看你好眼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31 20:40
              其实本文最悲剧的孩子是丫头,两次付情为遂,不过还是最终遇到真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31 21:05
                没有人诶~好冷清~看来备好的文没人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3 20:19
                  继续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2-03 22:26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3 23:32
                      第二章 梨花泪
                      今天二月红唱的是《秦香莲》,安排在最后一场,作为压轴。
                      二月红在后台化妆,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感受,有些急切,又想多晾那人一会儿,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三年不归。
                      演出一如既往的顺利,只是听下面的人说,日本人来找过他一次,不过也是一如既往的被拒之门外了。
                      因为与那人久别重逢,二月红今天心情特别好。现在时间还早,再加上雨后初晴的清新,二月红也想在周边走走。
                      那人的骤然归来,他现在还觉得似真似幻的。
                      偏僻的城市边陲,安静的树林,斑驳的阳光……一切都透着惬意。
                      林子挺大,白天却并不危险,二月红瞅着快到中午了,正准备回去,却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应该是野兽吧……二月红这样想着,转身往回走。
                      可是,没走一会儿,他就看见了这血腥味的来源。
                      走近了看,竟是一个少女。
                      少女的伤极重,一身鲜血,若是不救,只怕活不过今天了。
                      二月红想在着,他早年间也作孽不少,特别是下斗这事儿,死后也要下磔刑地狱的,现在他有他牵挂的人,也有他想保护的人,还是为了他们积些阴德。
                      他背起少女,直奔回家。
                      回了红府,二月红安排了一间客房,让管家去请大夫,又吩咐婢女做有些简单的处理。
                      丫头听见响动,也出来帮忙。
                      奇怪的是,这少女一身伤痕深可见骨,却没伤到一根骨头。
                      更怪的是,少女的左手指甲极长,足足有一寸。
                      人到是没生命危险了,但还昏迷着。
                      二月红也就只吩咐了下人看好少女,人醒了再来通报。
                      过了饭点,二月红饥饿感也过了,泡了杯铁观音,只等着那人到来。
                      下午三点的时候,那人果真来了,二月红却有些慌了,毕竟阔别三年,再加上他现在已经娶了丫头,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红儿。”
                      听见张启山进来,二月红悠悠缓缓地品了口茶,道:“来了,坐吧。”
                      张启山有些摸不道头脑了,早上不还那么热情,现在怎么就对他不冷不热的呢。
                      在二月红边上的椅子上坐下,道:“今天晚上会有我的庆功宴。”
                      本以为二月红会来,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红儿?”
                      “干嘛?”
                      “你来不来?”
                      “都是你官场上的人,我也不合适去。”
                      “不用担心,这长沙城中可没人不知你红二爷的名头,更何况,别人都知道我们亲密,是吧?”
                      “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该不会是红儿还在怨他出征不在他身边吧。张启山这样想着。
                      “二爷。”这时,丫头走了进来,“二爷中午没吃东西,用些点心吧。”
                      “二爷,这位是?”张启山答应过二月红,只要有外人在,都称他为二爷。
                      “这位就是佛爷吧,我是二爷的夫人。”丫头也是无意地自我个绍着。
                      张启山见二月红也没有反驳,心知这女子说的是事实,但还是不死心地问:“二爷何时成的亲?我怎么不知道?”
                      “半年前的事了,那时佛爷还在前线。”二月红手中的茶盏一晃,茶水晕开在衣袖上。
                      “那便你不叨扰二爷了。”
                      待张启山走远,二月红都还想着他临走前寞落的眼神。
                      丫头将点心放在桌案上,见二月红还在发呆,便道:“二爷,您这是怎么了?”
                      “哦,没事。”二月红垂眸,掩盖住眼中的情绪,有些敷衍着道。
                      “二爷,再过两天,陈皮还回来了。”丫头道。
                      “嗯,这次去收账应该还会顺利,下面有红奕管着,也能放心。”
                      --------------
                      张启山从二月红那里回来就将自己关进了密室喝闷酒。
                      高度白酒划过嗓子,辣辣的发烫。可是他并不在意,他只在意他,但他现在属于别人。
                      待我荣归故里之时,你却在别人身旁,二月红,你……
                      张启山知道自己没有怨他的理由,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平。
                      ----------------
                      二月红也担心极了,张启山走之前的落寞他都看在眼里挂在心里。
                      当年与丫头有这夫妻之名,也是因为家族里还有一位长辈在,也总是盼着红家有后。当时,他也是想更好地保护丫头。
                      至于张启山……二月红皱了皱眉,他失意的时候总会独自喝闷酒……罢了,明天再去看看他吧。
                      傍晚时分,下人来报,说是那位姑娘醒了,二月红和丫头一起去看看。
                      “姑娘,你醒了。”丫头柔柔的声音传来。
                      “……”少女抱膝坐在床上,愣愣地盯着远方。
                      “姑娘,你是谁?”丫头又问。
                      “我是谁?”她轻声重复着,声音里三分迷茫,七分冰冷。
                      “姑娘,你还记得些什么吗?”二月红问道。
                      “我……”少女咽住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姑娘,要不你入梨园行,我也可以给你安排一个住处。”二月红见她身段极好,刚才一开口就知道是个好嗓子,也有心将她安排在戏班。
                      “梨园?梨……梨花……梨花泪……我是梨花泪,金陵名伶。”她似沉思地凝眉。
                      “ 宗保诞辰心欢畅,天波府内喜气扬。 ”她低声唱出一句戏词,是杨门女将里的。
                      她的目光骤然变得冰冷,冷冽地扫过屋内陈设。
                      “下墓的家伙……”她的声音如冰凌坠地,清脆却是极冷。
                      丫头往后退了一步,二月红心下也惊奇,这女人,怕是不简单啊。希望自己不要救了个麻烦才好。
                      “姑娘如何知道?”二月红讯问着。
                      “怎么会有人不认识饭碗。”她冷冽地答。
                      同行?还真是巧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3 23:37
                        啦啦啦~助攻出现,冰雕大人是个好助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4 00:33


                          回复
                          16楼2017-02-06 17:14
                            这就是梨花泪,在我另一篇文里也是以助攻身份出现的,这里有关于梨花泪的资料,没错,梨花泪就是我另外一篇原创文的女主,反正就是那种能冷死人的,下面有关于梨花泪的资料以及她在杨门女将的戏曲扮相,亲手画的,无视面部。
                            还有,梨花泪出生于公元一零年,距今2006年,百年一失忆,出身隐世家,功夫高,职业倒盗墓,会用蛊,不过原创文还在存稿中,预计18年发。
                            萧髅玥(珞邪)
                            生日:10.06(八月十一)
                            星座:天秤
                            性格:凌厉、冰冷
                            血型:阴阳
                            体质:阴阳
                            着装风格:黑白
                            别名:黑白冰雕、冰雕、半面倾国、银面、梨花泪、孤髅、倾丝笑、舞阡沁、凨琴语、如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2-07 22:30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8 01:01
                                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11 14:20
                                  第三章 出门祸
                                  “那姑娘就先休息吧。”丫头知道她身上有伤,也不好多问。
                                  三个月后……
                                  这期间张启山一直没有找过二月红,二月红心里也慌,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哦,为什么我要向他解释,本来就是他弃我在先……
                                  梨花泪的伤也好了,跟丫头也合得来,冷是冷了点,但很有本事。
                                  梨花泪的本事不在于她的表演,在于她的一双耳朵。
                                  不错,她当时重伤就是因为在墓里突然昏厥被粽子弄成那样的。
                                  至于她几乎全然记不得从前,也是因为脑后淤血未消,好在她现在已经能记起她是要会成都老家省亲,在路径长沙是缺了盘缠,就近下了个斗,没想到之前被人暗害,再加上打斗是大幅度的运动才晕倒。
                                  但蹊跷的是,她还活着……
                                  红府的动向一直是张启山关注的热点,在加上二月红没有刻意隐藏梨花泪,所以他还是第一时间知道了。
                                  张启山也觉得十分诡异,立刻命人去查,却没有任何可靠消息。
                                  红府——
                                  “梨花。”这时二月红去了梨园,陈皮也不在,丫头在家里也是无聊,关键梨花泪还是个不爱说话的。
                                  “嗯。”梨花泪悠悠望远,应一声表示她听见了。
                                  “你看,要不我们去街上逛逛吧。”丫头建议道。
                                  “嗯。”梨花泪点点头。
                                  街上——
                                  繁荣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难得在乱世之中还有一方不用避世的安宁。
                                  不知不觉,逛了许久,丫头带着梨花泪渐渐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
                                  “嘿嘿嘿~小美人~”猥琐的声音传来,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一脸淫邪地看着她们。
                                  “你是谁?要干什么?”丫头只是个普通女子,遇见这样的情况立马慌了神。
                                  “我是你相公!小美人,乖乖从了大爷吧,大爷保管你当贵太太!”猥琐男又说道。
                                  “我……”丫头刚想说什么,就被梨花泪制止了,却见她一双眼眸如秋水般清冽,丫头却在里面看见了一丝凉意,不禁缩了缩脖子。
                                  “呀!还有个更美的啊!不如一起从了罗爷,包你们好过。”罗爷大言不惭道。
                                  罗爷?珞爷!珞爷?珞邪!她名叫萧髅玥,字珞邪!
                                  “梨花……”丫头见萧髅玥愣神心下更急,道,“罗爷,我已经嫁人了,恕难从命。”
                                  “哪个那么有艳福,娶了你啊。不过甭管他是谁,今天老子要的人,就是天王老子也得让。”那罗爷淫笑一声,“小美人~罗爷我不嫌你嫁过人,你快来陪老子乐呵乐呵。”说着,一双咸猪手就伸向了丫头。
                                  咔——“啊!!!!!”
                                  意料的羞辱并没有到来,只听罗爷惨叫一声,然后破口大骂,道:“妈的逼!骚婊子!你,你等着!罗爷我明天一定让你哭着求我操!”说完就跑了。
                                  “梨花……你刚刚……”丫头欲言又止,她不明白,刚才还耀武扬威要逼迫于她的罗爷怎么突然就跑了?
                                  “没什么,废了他一只爪子而已。”萧髅玥答地轻松,事迹上也是挺轻松的,她只是用力一握,怎的就断了。
                                  “梨花,他还会再回来吗?”丫头有些担心,万一他会来,岂不是会更恶劣吗?
                                  “走吧……”萧髅玥转身走了两步。不对!这下面有个斗!
                                  很奇特的结构,是螺旋式的,层层叠叠三十二间,应该是大理石的材质的。
                                  这里——应该就是重伤她的那个墓吧。
                                  她神色一凛,她是时候该知道之前的事了。
                                  回去的路上也并不太平,刚才那罗爷并不是善罢甘休的角色,叫来了自家老大和一帮小弟,准备强行绑架她们。
                                  丫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却听的萧髅玥冷冽地道:“我拖住他们,你回去,我跟着就来。”
                                  “梨花……”丫头知道来者不善,但也明白,她留在这里只会拖累梨花,也只能到梨园去看看,最好能找到帮手。
                                  “小美人~罗爷我在提醒你们一句,乖乖束手就擒吧!不然一会儿伤了哪儿可不要哭鼻子哟!”罗爷阴测测地道。
                                  可是,萧髅玥是台上的水佳人,台下的冰美人,现在只需要让丫头安全,剩下的她能对付。
                                  千刃甲出鞘,准备着,等待着杀戮。
                                  “不识相?好!看来你们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罗爷这就等不得了,他真想驯服这烈性的女人。
                                  罗爷一挥手,下面的人就向她们冲来了。
                                  萧髅玥拦住人群,丫头看准机会赶紧跑去搬救兵。
                                  丫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跑得最快的时候了,梨花是因为她才出来的,也是因为她才惹上祸端的。
                                  丫头只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呼吸稍大了就会有一种撕裂般的疼。
                                  “诶?师娘?”回来的陈皮正巧看见了丫头,拦住了她。
                                  “陈皮,你赶紧去城东岳府后墙的小巷,去救梨花!”丫头急切道。
                                  “好,师娘,我马上去。”要说陈皮最听谁的话,那肯定非他师娘莫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11 14:21
                                    来放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21 21: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21 21: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21 21:49
                                          第四章 梨园情
                                          陈皮赶到小巷时,萧髅玥已经把人都解决了。
                                          满地都是鲜血、断肢或头颅,即使是一向阴戾的陈皮也觉得这场面太血腥了。
                                          只见梨花泪站在残肢断臂之间,白衣染血,一瞬间从天仙美人变成了地狱修罗。
                                          “梨……梨花泪。”陈皮叫住萧髅玥。
                                          “丫头安全了吗?”萧髅玥的声音很冷。
                                          “师娘已经进了梨园的门,倒是你,杀了这么多人,会进大牢被枪毙的。”陈皮一向关心师娘关心的人,在他心里师娘最大。
                                          萧髅玥没搭理陈皮,而是去了梨园。
                                          萧髅玥一刻不停地到了梨园,陈皮也一路追着过来。
                                          还没走进梨园就听见嘈杂声了,萧髅玥在人群中找到坐立难安的丫头,却见前排坐在一军装男子。
                                          这,该不会是红二爷口中的佛爷吧。萧髅玥心里猜测到。
                                          “丫头。”萧髅玥脱掉带血的外衫,走到了丫头面前。
                                          丫头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可又觉得不对,道:,“梨花,你的外衫怎么不见了?还有,你是怎么摆脱掉那些人的啊?”
                                          “回去细说。”萧髅玥只留下这么一句,就没在说话了。
                                          丫头心知这里不方便说话,心中也担忧这这些人的生死。毕竟萧髅玥的功夫太高,那些人又有穷追不舍的架势,要是惹恼了她……丫头不敢确定那些人还活着。
                                          “你是等红二爷,还是先回府?”萧髅玥问。
                                          “我……还是先回府吧。”丫头真的很想知道梨花到底有没有杀那些人,要是真杀了人,那也要早做准备,千万要保下梨花。
                                          梨园收了戏,佛爷被请到了后台。
                                          他心里也是别扭,一面想着他的红儿没等他回来,一面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怪他。心里更是想地不得了,比在军营都想他,今天本来是路过的,但是看见有他的戏,他就鬼使神差地进来了。他想,他们之间也该结束这场冷战了吧。
                                          戏快结束的时候,有人就来向佛爷递了二爷请他戏结束后去后台的请帖。
                                          莫名地,张启山的心情好地不得了,巴望着戏早点结束。
                                          锣鼓声止,台上的人谢了幕,曳裾浅行地退回后台。
                                          张启山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二月红,知道那道倩影消失,他才回了神,往后台走了。
                                          “佛爷来了。”张启山推门而入,见二月红坐在锦屏之后卸妆。
                                          “嗯。”张启山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思念,在锦屏外驻足。
                                          二月红见他这般,心底微微有些酸涩,默然叹息,他与他之间,怎的非得隔个屏风?
                                          “不知二爷找我来所谓何事?”屏风后的人咽泪装欢,屏风外的人强忍相思,谁又何苦为难谁,此番相约,不过是为了解开误会而已。
                                          “佛爷,为何止步屏外?”二月红抿了抿唇,结束了这样让人不自在的冷场。
                                          “二爷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自然是要避嫌的。”冷清的话语让屏风后的人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喜他还在意他,一方面怕这误会解不清。
                                          “二爷若没有别的事了,那在下就告辞了。”片刻的冷场被张启山冷清的话语掐断。
                                          二月红只见锦屏外那个久违的人正在离他远去,心下半凉,轻声道:“丫头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兀自垂眸,错过的门口那个身影短暂的一僵。
                                          张启山出来后心情大好,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回了张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21 21:49
                                            存稿马上要放完了,好悲伤,感觉每天都有码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21 21:50
                                              下章启红对手戏会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21 21:52
                                                谢谢艾特!写得好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2-21 21:53
                                                  总觉得冰美人是个厉害角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21 22:19
                                                    像男版陈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21 22:20
                                                      喜欢楼主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22 00:18
                                                        好想开车,但是没有驾照会被抓的,还是炖肉吃?算了,万一着火了怎么办?所以,冰雪决定找个老司机教教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25 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