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腐传吧 关注:13,301贴子:437,346

【水腐王道·文】【柴燕·我若成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雍容华贵的柴大官人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1 18:28
    人物略崩,慎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1 18:30
      【壹】
      〖燕青视角〗
      救出主人以后,我还是决定找到几位为救出主人的费尽心力的兄弟,与他们叙上一叙。
      不多时,大家皆悉数到来,一块喝酒、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宴会至中,蔡福忽然在暗处给我打了一个手势,我心下疑惑,但还是与他出了去。
      “燕青,你可是忘了一个人!”蔡福的话里添了几分责怪,“若不是他买通了狱卒,上下打点,你主人恐怕也不会在监狱里如此好过。”
      “谁?”我有些讶异。
      “是柴进柴大官人!你竟是不知道!我虽是不了解他,但就上次他约我一见,倒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蔡福说着,跟着叹了口气。
      “看来有空我得去会会这柴大官人了。” 我一笑,扬长而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1 18:31
        【贰】
        〖燕青视角〗
        我终究还是去找他了,他似乎没有蔡福说的那般“危险”,反倒是一个极好相处的人。他对所有人都是那样悠闲的,淡淡的,自己走着自己的路,倒也潇洒自在。
        行了礼后,便入座,品茗。
        我努力想要与他目光交汇,可他却只是盯着窗外的竹子,望得出神。
        我思索半天,方才问道:“柴大官人可是在看那竹子?”
        “正是。”他依旧望着,只是回我一句。
        “竹,高洁清雅,志在穹顶,并非杂草可以与之相比。”
        一瞬间,他的目光收回了。眼中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哈,早就听闻浪子燕青机智聪颖,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他笑道。
        “大官人见笑了,小乙只是见大官人眉头似有一缕化不开的愁绪,故出此言,还望大官人见谅。”
        距离,似乎因为这次对话而拉近了许多,我们坐着谈了一下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皆有提到。我倒也未曾让步,一一对来。送别时,我可以感觉到柴大官人的眼中,对我多了分赞赏。
        之后,他依然是这般处事圆滑,每个词,每个句子都这样拿捏得当。大约是掌管事宜不同的缘故,我与他甚少碰见,我有闲下来时才能坐下谈些心事。虽说算不上亲近,倒也不算疏远。
        我本以为,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了此余生,却不曾想还有一个更大的考验等着我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1 18:31
          【叁】
          〖柴进视角〗
          清溪久攻不下,反倒是折损许多大将。看着许多兄弟分明前一秒还在谈笑,后一秒却已身首异处。看着他们残破不堪的尸首,我纵使再怎么云淡风轻也免不了流泪。
          战局依旧僵持,忽有一日,我也被唤进了那大帐之中。我不禁心下疑惑,我并不是武将,上战场杀敌自是没有我的份。这情况……想必是他们强攻不得,便要智取了。
          “柴大官人,如今清溪城久攻不下,还折了几员大将。如此下去,恐怕……不知柴大官人如何看。”吴用摇着那羽扇,说道。“柴某不才,不是上阵杀敌的料。军师不必绕弯,尽管说来,我柴某洗耳恭听。”我作了一揖,说道。“如今强攻也不可取,唯有里应外合说不定才可攻下。我与公明哥哥商议,想来只有大官人您才能胜任这个角色……”军师说着,瞟了一眼坐在帅位上的宋江,他便立即接茬道:“不知柴大官人意下如何?”
          我看着唱双簧的二人,不禁哑然失笑。这便是我不想去也得去了,想罢便向二人拜了一拜。“柴大官人,如此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即会命丧黄泉,为防不测,还是挑选一位兄弟扮作你的仆人,以备不时之需,你看可好?”宋江笑笑,“那这个人选就让柴大官人来定夺吧。”
          我飞快在脑中搜索着,不多时便想到了一个人。“不如就让燕青兄弟随我同去,我与他在平时也颇有些默契,倒也像极了主仆,而且燕青机智聪颖,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好!既然如此,就按计划行事。柴大官人,千万不要负了我与军师的重托呀!”宋江笑着拍了拍我的肩,扬长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1 18:31
            【肆】
            〖柴进视角〗
            由于时间紧迫,我们两人只是简单打点了行装,便上了路。我化名柯引,其实原因倒也简单——柴即柯,进即引。燕青则化名玉璧,充当我的仆人。
            “柴大官人,为何……你要挑我做你的仆人?”燕青终究还是按捺不住,问道。“怎的?不愿意吗?”我勾唇一笑,却又装的严肃起来,“还有千万要改了这张口来闭口去就叫柴大官人习惯,若是到了方腊的地盘上,在这般唤,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是,玉璧明白了。”他对我作揖,看似恭恭敬敬,脸上却依旧是嬉皮笑脸。
            “还有,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会选你吗?”我边说着,一边翻身下马,以一种喜暧昧的姿势勾住了他的肩,轻轻对着他的耳边说道,“这就是理由。”
            他的耳朵很快红了起来,却并没有推却,他靠近我:“多谢柴大官人厚爱~”语气里竟也添了几分暧昧。
            “你这样走着也累了吧,那便上来吧。”我很快恢复了以往的云淡风轻,翻身上马,顺带也将燕青带了上来。旋风嘶叫了一声,似是对多加了一人的不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1 18:32
              【伍】
              〖燕青视角〗
              在一种极为暧昧又别扭的气氛中,我们终于到了方腊的城门口。
              整座城严肃压抑,可见两军对峙是何等激烈。“玉璧,这时投军难免引起怀疑,小心行事。”他在我耳边轻声道。气息肆意喷洒在我脸上,一阵燥热:“玉璧知道了。”我也轻声回他。
              柴大官人果真猜的没错,士兵将我们盘问了好一会儿才将信将疑的放我们进去。一级一级盘问上来,我也是身心俱疲,可是柴大官人似是愈谈愈兴奋,越聊越多,当然也套到了许多重要的信息,近一天下来,我们终于见到了方腊。
              方腊的凌厉眼神扫过我们,我立即装成胆怯的仆人低下了头,却也偷偷瞄着他们。柴大官人依旧是那副荣辱不惊,云淡风轻的表情,只是多了几分严肃与庄重。
              良久,方腊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却依旧问着颇难回答的问题。可柴大官人却依旧淡定自若,像提早就准备好了答案,只是冷静地把答案背下来而已。目光也毫不胆怯,似乎根本未曾心虚。
              几个问题对峙下来,我已察觉出方腊对柴大官人旳敬佩与赏识,言语中已透露出一些兴奋之情。看来这是离取得方腊信任已经不远了……
              很快,方腊便给我们安排了住处,是一个安静的地方,旁边也有那样一片茂密的竹林。
              月光摇下影子,斑斑驳驳。我看着窗外,彻夜未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1 18:32
                【陆】
                〖柴进视角〗
                呆在方腊阵营中,每一日对我来说都是煎熬。
                前方捷报传来,与我而言就是噩梦,斩获几员大将,截获多少辆战车,俘获多少士兵,对于梁山泊来说就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看着方腊的手下一个接一个地邀功,自己只能先忍住,在旁边说几句无关痛痒的祝贺和恭维,然后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恢复以往云淡风轻的状态,继续为他们做事,直到把自己憋到麻木。
                这一日,方腊军又传来捷报,方腊大喜,便摆了宴席庆祝,我谎称头晕不适,只是想躲过这次宴席,不再看那些邀功之人的嘴脸。
                “燕……不,玉璧,你可知我柯引是什么样的人?”我微微一笑,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1 18:34
                  “主人……我从林教头那听说你以前风流倜傥,能文会武,就如信陵君一般。”我小心翼翼放低声音轻声说。
                  “信陵君吗……”我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那正是以前的我啊……”
                  “可是就玉璧看来,主人似乎有所改变……”
                  “例如?”我侧着头望着他。
                  “如今的主人……倒是多了几分云淡风轻,而且倒也不长念叨那丹书铁券了。”我玩味地看着他。
                  “丹书铁券么?不过就是一块被赋予了价值的破铜烂铁罢了,我已是不抱什么希望了。”我高举那酒杯,权当敬给那竹林与兄弟们,“我有点想梁山了,还有沧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1 18:35
                    【柒】
                    〖柴进视角〗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也明白再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立刻采取行动——请缨出征。
                    方腊起初听到这消息是极其惊讶的。他只知我精通诗词歌赋,却不曾听闻我会武功。他望了我许久,看着我眼中的笃定与自信,终是答应了。
                    次日,我披上了铠甲,随军出征。我冲至阵前,冲梁山兵马叫道:“我乃山东柯引,谁不识我大名?!你们这群强徒草寇,可有人与我一战?”
                    霎时,花荣冲至阵前,我虚晃一枪,我们俩扭做一团,斗了不到三五回合,他便诈败。我倒也不去追,只是叫阵。随后,关胜与朱仝都前来作战,却都被我打了回去。
                    这次的出征便以“大胜”结束。方腊也为我摆宴席庆祝。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我会遇到那个近乎羁绊了我一生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1 18:35
                      【捌】
                      〖燕青视角〗
                      是夜,柴大官人派我去打探这会出席宴会的人员,我细细盘点,不久便返回。
                      “玉璧,可有打探来?”一进门,他便急忙问道:“可有结果?”
                      “玉璧打探过了,方腊、方杰自是不会少的,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大臣和将领,不过倒是有位稀客……”我在此处,稍作停顿,“她便是方腊最宠爱的女儿——金芝公主!”
                      我看着他,他的眼中多了些许惊讶。“我明白了,你退下罢,容我一个人静静。”他冲我摆摆手,眼睛又回到了那片竹林,一如初见。只是以前我只是赌一把般说了那句话,如今我只需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知他的意思。我想,他还是在想对策。
                      宴会不久便开始了,作为宴会的主角,我与柴大官人皆是坐在前列。金芝公主的位置与我们正对,方杰在我们旁边,另一边则是较为重要的王公贵族,可谓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宴会有条不紊的进行,忽而,方杰对柴大官人道:“柯将军,我听闻你既有功夫,还精通诗词歌赋,不如在此,做一首诗词,可好?”“……好”他沉思半晌,终于点头。
                      “燕雀绕枝桠,青翠重重。吾惟望竹林,怜惜春色。卿见君不觉,只因波光艳。”此诗一出,立即博得满堂喝彩,我霎时明白些什么,却只是装作淡然的扫过人群。却只见金芝公主一直盯着这边看,我心下一惊,想必是已经引起公主注意了离计划成功可谓是又进了一步。
                      宴会结束之后,我偷偷的对柴大官人说:“刚才作诗之时,金芝公主,一直在盯着我们这边,想必已经引起她注意了。”
                      “是啊……那你觉得我柯引这首诗做的如何呢?”我心下了然,便立即说:“玉璧早已读懂诗中的意思了……吾爱卿,甚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1 18:36
                        【玖】
                        〖柴进视角〗
                        今日里皇宫都在传金芝公主芳心暗许柯引一事,倒也是传的有板有眼。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宴会上作的那首诗,竟是吸引金芝公主的妙计,倒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阴差阳错间,我就成了方腊的驸马。
                        金芝公主很关心我,与她同床共枕,虽不是首选,却也舒服。
                        当然,这般安逸的日子终究会打破。
                        梁山已经秘密传话过来,让我趁方杰败退之时,将其刺杀,我自是答应了。
                        几天后,两军又再一次对峙,方杰被四人夹攻,终于不支,调转马头逃回阵中。那一瞬间,我知道,机会来了。我拦住方杰,他一诧异,便被刺下马,我与燕青趁乱逃出方腊阵中,对他们喊道:“我并非柯引,我乃是小旋风柴进,他也并非玉璧,乃是浪子燕青。”说罢便回归到梁山阵中。
                        后来的事,就不必说了,无非就是他的离去,破方腊,回京受封,辞官返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1 18:36
                          【拾】
                          〖柴进视角〗
                          我终究还是回到了那片僻静的天地,依旧无缘无故的望向窗外。却少了几分曾经的“豪情壮志”。我不再想去逞强当写信陵君之类的人物,我只想在这一方小天地中,折剑为犁,潇洒自在的生活一辈子。我想,我是放下了吧。
                          就这般过了十几年吧,忽而有一天,家仆来报,有一位自称浪子燕青的人求见。我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微笑。
                          许久不见,他的眼中多了些许成熟与老练。
                          我就这样望着他,回忆起了那段时光。
                          “我柴进本是周世宗的后孙,落没贵族出身。靠着太祖皇帝御赐的丹书铁券胡作非为……呵,保林冲,助宋江,收留武松,最后还不是失陷那高唐州。其实与我而言,这些不过都是为了自保而已,最后审时度势地辞退官职依旧是自保而已。如今看来,还不如在这来的轻松快活!” 我笑了,那么舒坦,豪放。
                          “那你可还记得金芝公主?”他小心翼翼的试探我,他知道这是我的雷区。
                          “也是可惜了她,爱错了人,我也是不该,竟连一女子都护不住。还有方腊,我知他是真心赏识我,我至始至终都难忘我刺死方杰背叛时他的眼神,真的冰冷到心碎。可当我去牢狱看望他时,他只是叫我柯引,不曾唤我柴进,我想,他还是无法忘记那段日子吧。”我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却很快又被淡然取代。
                          又聊了许多,却终究跳不开态度这个词。临走时,我给燕青一个纸条,我希望他能回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1 18:36
                            【尾声】
                            〖燕青视角〗
                            回去后,我打开了那个纸条,里面只有四个字——我若成风。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四个字“我便化雨”。
                            你若成风,我便化雨。
                            不久,柴进无疾而终。
                            我来到他的坟前,忽然,他的家仆递给我了另一个纸条。
                            “有风,得雨,成浪。”
                            “你知我也!”我忽而哭了,我终于还是失去了这世上唯一懂我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01 18:37
                              —————THE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01 18:38
                                后记:这篇文章真的只写了五天,对我而言堪称神速,献给我爱的柴燕,和柴贵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1 18:40
                                  我竟然进来了啊向柴大官人致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1 18:44
                                    贵妇同好【我真的好爱贵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1 19: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01 22:17
                                        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2 17:19
                                          喜欢文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3 18:34
                                            情敌组柴燕233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2-04 10: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5 22:0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5 22:17
                                                  容我问一句,这吧名,是腐?


                                                  收起回复
                                                  28楼2017-02-06 08:54
                                                    辰辰还记得我不?潜了一年水的我又来啦文笔很好呢,作为一个资深腐女我决定要看下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6 09:49
                                                      来顶~好久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2-06 19:07
                                                        我发现一件神奇的事……原来柴大官人和刘唐很早以前就认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6 21:05
                                                          纠正一个错误——玉璧改云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08 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