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7贴子:45,001

【原创】role play「短篇/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造福大众,
首发腐吧,
随手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8 11:44
    「序幕」
    穷冬的烈风今天也一如既往地不让人好受,无论是盘旋于路面上的小型旋风还是大大咧咧直来直去的疾风都会给人来个透心凉的清爽,仿佛是慈母一般催促你赶紧回家。
    尽管如此亚索仍然走出了家门。而目的十分简单,只是为了每年惯例的酒水。
    “哐”酒馆的门被风粗暴地推开,而后者大肆闯进了本就不温暖的小店。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围巾,亚索跨进店门,又好脾气地顺手关紧了店门,确认风不会轻易刮进后才走向正在柜台后忙碌的店长。
    “一坛清酒,一坛青梅酒。”
    店长抬眼看了看亚索,有些惊讶,但随即一声不吭地去拿酒了。亚索则半倚于柜台上,双眼直盯着某处发呆
    “哎呦弟兄们,看看我找到谁了?”
    “居然是你啊亚索...”
    “真没想到啊亚索,居然能从那位的手下逃过一劫...啧啧,这命是阎王都不想要啊哈哈哈”
    亚索不语,仍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不动。
    “啧啧啧,听说那位大人与你有一腿啊...难道是亚索你这家伙不要贞操才——”
    这位酒鬼还没说完,就闭上了嘴,当然,他也没有再张嘴的机会了。
    亚索冷冷地看着刚刚说得正愉快的醉鬼们,从那位不幸的出头鸟的尸体中拔出自己的疾风剑,提上那两坛酒,推开门,径直离开。
    “那么,杀了自己身边所有至亲的感觉如何?亚,索?”
    亚索微微皱了皱眉,速度极快地向身后的声源刺去。然而手中的剑并没有刺到实物的质感。
    亚索扭过头,只看到一个带着白羊面具的紫色灵体。
    “咯咯咯咯咯咯,千万别对自己撒谎。”狼灵发出嘲讽一般的诡异的笑声,“会骗了你自己哟。”
    “不需要你来关心。”
    “是么?你可是越来越像他了。”狼灵嗤笑道,“青梅酒?还有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艾欧尼亚古服饰?你在模仿他,亚,索。”
    “也许吧...但穿这么厚可是因为今天风大。”
    “不成立哟,你可是御风的剑客。”
    “这不代表我能挡风,御风只会让我更冷。”
    “哼——随你怎么说,但是别忘了——”
    “不会,那种痛苦我会好好记得。”
    但愿如此,亚索。
    狼灵暗暗笑着,随后如出现一般鬼魅地遁入黑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8 11:44
      「虚伪的开端」
      下定决心想要忘掉的,恰恰是在心底里最重要且不能割舍的,也许会一时忘记,可当它在真正从头脑中抹消时,却如同触动了警铃般叮咚作响,再次于深渊中破势而出,并更深的刻下痕迹。
      比如明明是那样不详的回忆,时隔3年,记忆仍是如影像般鲜明,每一点细节,不,多数的细节仍记得清清楚楚。
      锋利的剑刃......
      铁锈的气味......
      嘴角的微咸......
      对方的笑容......
      脸颊上转瞬即逝的温暖......
      不要再想了!亚索狠狠甩了甩头,赌气一般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啊,又是一年了。”
      “啧啧啧,易,你知道么。”
      “你走之后,酒变苦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每年例行前来的两个人。
      店长擦拭着手中珍贵的瓷器,一边欣赏着天青色的釉色,一边追忆今天那位常客。
      真会给人添麻烦,店长撇了一眼正收拾着残局的店员们,继续投入到眼前迷人的釉色中去。
      这釉色还真像那个人:温和,高贵,但又有高不可攀之意,令普通人望而生畏啊......如天边一抹浩渺青烟,转瞬即逝。
      相较起来,这青花瓷上的蓝釉便显得极其自我啊......不迎合他人,可敬而又愚蠢地闯出一条独特的道路。
      说起来,是什么时候啊。
      也许是5年前吧,第一次见到藏蓝。
      那时天青就是常客了啊。
      藏蓝总是带着一身血污,总是要一坛清酒。眉头似乎就没有舒缓的时候,像是总有大难临头似的。
      天青总是一副诸事不关己的模样呢。总会要小女生常要的甜甜的青梅酒。长相倒是很清秀呢,在我小时候就常来,但从没见到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
      藏蓝初来时简直像是一只容易受惊的兔子一样,惊疑不定的目光在酒馆里扫来扫去。桌子都被他砍坏了好几个。
      天青偶尔会遇到藏蓝,两个人的目光完全撞在了一起啊...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杀气呢。
      有一天他们终于出去单挑了,后果是以我的一块招牌为代价,店里没有再被砍坏的桌子了。
      感谢你啊,天青。毕竟招牌比那么多桌子便宜多了。
      不过后来就是常常这两个人一起来了,偶尔会因为甜度问题和份量问题争吵呢。
      是什么时候呢?感觉不对的时候?
      大概是只有藏蓝一个人来的时候吧。
      那个带着泪水的,难以忘记的3年前。那个藏蓝哭着的夜晚,那个藏蓝重新染上血污的夜晚。
      是不是这一切的开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8 11:45
        「虚伪的身份」
        “这里不欢迎忍者。”亚索灌了口酒,淡然说道。
        “哼。”阴影处,一个淡淡的黑影开口说道:“我并不是来做客的。”
        “哦?那你是来领死的?”
        “嘛,你的赏金还是很丰厚的。”
        亚索抿了抿嘴,冷硬地说道:“我不想动手。”
        “是么。那就方便多了。”话音未落,原本亚索所处的位置便被几枚手里剑占据。亚索面无表情地看着从阴影中走出的忍者,亮出了自己的剑。
        “剑很漂亮。”嘲讽一般的语言从四面八方涌来,黑影无处不在,似乎想将人拖入绝望的黑色深渊之中,猩红的眼睛在黑影中格外醒目。恐惧感自然地蔓延开来。
        “切。”亚索眯了眯眼,向着自己周围过近的影子一个横劈。被砍到的影子便瞬间化为乌有。
        劫仍站在原地不动,亚索透过面具都能想象到他暗暗上扬的恶劣愉快的笑容。
        一个标准的横砍,影子消失,而新的又很快出现。
        啊...真是烦人啊...
        亚索眼底闪过一丝暗色,随即在黑影之中消失。
        “叮——”臂刃与疾风剑猛地敲击在了一起,发出了兵刃相接时特有的清脆响声。
        “哟,我还以为我们会在疾风中厮打呢。”
        “亚索已死。”
        “哼?哼,说的也是,毕竟你如此模仿那位大师,也算不上是曾经的亚索了。”
        亚索无言,只是越发紧紧盯着这位仍开着玩笑的忍者。
        “哟,时间到了。结束谈话时间。”劫莫名地来了一句,眼前的忍者突然变成了黑影,而后被亚索轻松砍掉。
        “?”心底的直觉厉声叫嚣着,亚索下意识向背后甩出一道剑气。
        断成两截的箭矢诚实地反映了刚刚对方的小把戏。
        两个人,一个骚扰,一个补刀。真是聪明啊,劫。
        亚索深吸一口气,看看再次围绕而来的重重黑影,又一次消失在原地。
        “叮——”什么?!亚索惊讶地看着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影子,并轻松接下了自己的一剑。
        为什么,能有实体化?为什么,是以自己的形象?
        “噗—”没等亚索想通,一道箭矢便擦过了亚索的腰部,于此同时,劫的臂刃也刺入了亚索的小腿。
        疑惑,剧痛,惊讶,痛苦。
        这,到底是什么?
        “我可以收割人们的影子。”
        “但是,仅限于死人。”
        “所以......”
        亚索半跪在地上,疾风剑深深地插进了土地之中,土地的黄色染上了一大片的鲜血,使人感到有些艳丽的凄美。
        但是劫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略略低头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剑客,缓缓说出他的疑问。
        “你,是,谁,亚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8 11:45
          「根源的真相」
          在讲故事的人决心把一切真相说出来之前,读者也好,评论者也罢,就算是侦探也只能凭借自己的思考,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刻才能够露出或惊讶或思考的表情。小生的任务,就是在无趣的小故事中加以诡计一般的迷雾,来给读者以有趣愉悦的享受。
          而现在,小生的时针,开始走向三年前的真相。


          夜斑斓,月明朗。
          飒飒的风声席卷着飞叶直冲而来,忽而撞上了树木后失去了方向。
          月光投影在地面上,滴出一片凄凉,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一场悲剧。
          “亚索。”
          “易。”
          两年来共处的默契令他们以眼神便能确认对方的想法。此刻,亚索恍然想到当年的永恩。
          也是这样的,月夜,亲人,和厮杀。
          “亚索。”
          温和的声音,在呼唤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亚索。”
          啊啊,有什么可说的呢?或许我本就不应有这么多羁绊。
          “亚索。”
          天意弄人。
          “亚索。”
          亚索收下心底的杂想,默默拔出了那把斩断羁绊的熟悉佩剑。用他此生最大的敬意挽了一个尚不规范的剑花。
          “别留情啊,易。”他凄然笑笑,“这可是包含了我最大的敬意了。”
          刀光剑影中,他恍然看到那人的眼角有一点晶亮。
          前突,横划,劈砍。在平日里练习过无数次的行动现在却变得无比沉重。
          风还真是喧嚣啊。
          是我召来的么?
          林间,大片的尘土肆意飞扬。
          风终于小了。
          “亚索。”
          “...易。”
          翠绿的剑尖直指胸膛。
          同样银白的剑锋已经划过了对方的喉咙。
          “为什么...偏过了剑锋?”
          “因为...”他低声笑笑,随后抬头,后撤几步,毫不留情地将疾风剑刺入自己的胸膛。
          “!”
          “这样,你会...记得我吧...”
          “不能把所有的亲人都杀掉啊...”
          “这次...我也累了啊...”
          “只是,没有抓到真凶...”
          “易?别哭...”
          “再见了...大师...”
          年轻的剑客没了声息。可是人们都不知道,活下来的到底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8 11:46
            「渐行渐远」
            “啊啊,是啊。”半跪在地上的剑客轻声呢喃着。
            “亚索。”他的脸上慢慢漾上了一层浅浅的温柔。
            随着他的低声吟唱,他身上的伤口渐渐消失。
            “什...”劫后退几步,本能的与这位剑客拉开距离。眼前的一切明显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期。
            “呵呵,重新认识一下吧。”劫抬头,看到了一双深渊一般的墨绿眼眸:没有任何的亮光,完全是一片灰色的死寂。而周身极具攻击性的杀机,使他极似死神的使者。
            劫木然地盯着那双眼睛。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威胁般的笑容。
            “啊啊。”眼前的剑客解下原本“亚索”的服饰。拿出了他原本的佩剑,“我是易。”
            “请多指教~”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绿光悍然劈来,劫迅速后撤,原处作为替身的影子直接消失,不留任何痕迹。
            “真是感谢了,劫。”死神再次微笑,“我为什么要模仿他人呢?”
            “从一开始,就直接为他报仇不就好了。”
            “因为我是易啊。”
            “因为,我就是害他的真凶啊。”
            “啊啊。”易将左手插进自己的头发,“不过,从现在开始就好了啊。”
            “那么,我到底是谁呢?”
            “嗖——”易抬手,轻松抓住那根试图偷袭的箭矢。
            “狼灵,羊灵,玩够了么?”狼灵应声慢慢从藏身的阴影中展现身形。“你看,我可没有忘记啊。仇恨。”
            一点绿光闪过,劫的身后又出现了那个鬼魅的身影。
            “噗——”翠绿的剑刃毫不留情的划过劫腰际。
            “嘛...毕竟消耗了那么多的影子么...”
            死神不会选择留情。所以他又一次挥下了必死的剑刃。
            “叮——”剑与本不存在的护盾撞击在了一起。
            “哦,这点破事,也轮得到均衡来管?”
            暮光之眼并没有给他答案。
            “啧”狼灵和羊灵,劫,还有慎。没有在这里与他们起大规模冲突的必要。
            有些怜悯的看向此刻半跪在地上的劫。易嗤笑。
            “真是可悲,若是被我杀死作为第一个人祭刃也要比被一直做对的人救要好吧。”
            “大师。”沉默许久的慎终于开口“趁还可以挽回,结束您无用的复仇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狂笑起来,“无用?不不不,这可是为了那个小家伙啊。”
            “为了亚索,我这个一直乖乖做那群肮脏长老们的守护者扮演一次复仇者的角色又如何?”
            “呵,均衡,恐怕你们有得忙了。”
            易收起高原剑,旁若无人地走开了。
            到底是易呢,还是一个带着易面具的复仇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8 11:46
              「哀鸣的根源」
              痛苦,仇恨,不满,悲痛。
              所能感受到的一切都如同刀子一般凌迟着易。
              为何,明明是我犯下的罪,为何要他去承担。
              为何,明明只是一个长老院的决策,就能害了这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
              为何,这如此不公?
              不过没关系,亚索。
              我会为你讨回公道。

              易冷冷的盯着趴跪在地上的“长老”,就在昨天,他被查出是诺克萨斯的卧底。但碍于他原本德高望重,一旦大肆处刑必定会使军心大乱。
              于是,刚刚脸上写满了慌乱与软弱的长老,哭泣着请求神的谅解。
              作为回复,死神挥下了他的镰刀。
              “啧。”
              本应是由易来传达抹杀长老的指令,但是守卫的剑客却不在长老身边。无奈之下,易只能亲手杀掉这位长老。
              “愿神宽容你的罪行,吾只能送你去神那里...”
              估算了一下时间,易稍加修整现场,便径直离去。

              有意思...
              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忽然推门而入。眼中布满了死气沉沉的绝望。稍显年轻的脸上刻满了不符的沧桑。手中紧握着佩剑,戒备的眼神仔细打量着小小的酒馆。
              易敲敲桌子,叫来酒馆中唯一的助手。
              “那人是谁?你知道么?”
              店长抬头撇了一眼,随后继续擦拭手中的物件。
              “大人,那应该是亚索。疾风剑豪,亚索。传闻他因为在前线玩忽职守,导致前线的一位长老被杀。”
              “哦?”
              “现在正在被通缉。但是他实力强大,没人...什么人是他的对手...”
              易眯了眯眼睛,眉间渲染出了一片阴霾。
              没想到啊...长老院会这样处理...
              “?”感到酒馆中突然涌动起的杀意,易挑挑眉毛。
              让我看看,你值不值得我不惜麻烦也要维护吧。
              “叮——”一声脆响,却没有任何后续的声息。只有一根沁染了黑色的银针稳稳的扎在元凶的手边一寸的地方。
              亚索仍喝着酒,眼中的杀意却直指那位出手的无理之徒。
              易勾起了唇角。
              突然酒馆中三分之二的人猛地站起来,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武器。
              “唉呀呀,明明和他们说过别去送死的。”店主笑了笑,眯缝着的眼中闪过一丝隐晦不明的深意。
              “这下小生的酒馆就又要维修了啊。”
              易有些疑惑地看向这位店主,后者则向易又来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然后,疾风肆虐。在一片白色的气流中,亚索干净利落的解决了麻烦。
              疾风剑法?也是快失传的剑术啊。
              哼,算你好运。
              易愉快的定下了亚索之后行程——这小子我罩了!
              “亚索君?”
              “嗯?”
              “今天你依然要负责店里的卫生哟。顺便一提,如果在这些人身上找到了钱财,小生是要没收的。”
              “至于其他的客人呢,你们可以当做什么也看不见。不然...”
              手枪上膛的声音清晰可闻。
              嘛,等他打完工我再罩他也不迟。
              易一边盯着那位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店主,一边这么愉快地想着。
              【一年
              啊,确实是个很有趣的家伙。
              易呷了一口茶,如此评论到。
              稀世少见的天赋,和对剑道独特的理解。
              很不错么...
              只是,那件事情...
              可惜了。
              【两年
              不要去找那个真凶了。
              别走。
              我也会很寂寞的。
              对不起。
              【那天
              混蛋,亚索你个混蛋。
              为什么要自尽?
              为什么要把我看得那么重要?
              明明我就是那个真凶啊!
              到了最后也没知道真相...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亚索...
              我喜欢你...
              这句话...也没能说出啊...
              【现在
              对不起...亚索...来吧...我们一起....讨回公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8 11:47
                「悲怆的行进曲」
                非黑即白。
                在一片绝望中,易甚至感受不到灰色的存在。
                曾经眼中的情绪,在此刻都化为了深沉的绝望。
                他终于停止前行,站在了这辉煌的建筑之前。
                “艾欧尼亚议院”
                “呵,”易轻抚剑身,感到剑刃传来的一阵悲鸣,不禁笑到,“没事的,老伙计。”
                “恐怕这次,是要把命交代在这里了。”
                等那呢喃的话语散入风中,再也追不回时,易上前一步,推开了大门。
                “易大师?”
                “您怎么会在这?”
                杀了他们。恶魔如此淡然地诱惑道。
                手上像是轻盈了许多,易朝着昔日的同伴挥下了死神的邀请函。
                “呜哇——易!”
                “叮——”兵器交接,一时挡住了易的武器挥下,但是并不能阻止死神的脚步。
                消失了。
                易的气息,声响,形体,杀意。
                你看不到刀光剑影,因为他的速度快过敌人挥剑。
                你听不到任何悲鸣,因为他对敌方一斩千击
                你感觉不到任何杀意,因为他在展现杀意前,就将你送入了死神的怀抱。
                “我记得,当时,应该还有——”
                “易!你在做什么?”
                易抬眼瞥了一眼那位惊慌失措的来者,随即扭头环视了一下大殿之中。
                血液,艳红,甚至还有自己身上的,不知何时出现的伤口。
                “易...是...你做的?”
                舔去嘴边的一点鲜血,易笑着回答,“是啊。”
                “不可饶恕!”
                杀掉这些废话的人。
                杀掉这些肮脏的人。
                杀掉这些害了亚索的人。
                杀了他们。
                恶魔在耳畔低语,以诱惑的甜美声音说着残忍的宣告,死神的诏书。
                前进,击杀,冥想,继续。
                杀了他们。
                杀掉这里所有的人。
                啊啊,是啊...
                那么,就按你说的办。
                鲜血,艳丽,死亡,绝望,堕落。
                复仇,改变,扮演,迷失,终焉。
                啊啊,清理干净了呢,亚索。
                最后,只剩下我了呢。
                浑身浴血的圣人站在一片狼藉之中,身上有这数道深浅不一的伤痕,手中的剑在血液的渲染下显得异常妖异,无神的深渊一般的双眼凝视着沾满鲜血的双手与剑。
                突然,他抬起手,向着自己的胸口刺去。
                血液喷涌而出。
                随后他倒下了。
                “啊啊,以后就没人来买青梅酒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8 11:47
                  「忧郁的余声」
                  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穿着黑色私服的青年立于墓碑之前。
                  这里有两座墓碑,都是青年帮忙修建的。
                  【易】
                  【亚索】
                  艾欧尼亚飘逸的古文字朴素地刻在这两块墓碑之上。由于时间撒下的星屑,上面有些文字已经模糊不清。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啊。”青年虔诚地放下那束玫瑰,嘴角挑起了一个有些顽皮的笑容。
                  “......”
                  时间带走了流言,只剩下这些朴实的见证者。
                  现在早已没人再讨论当年那场针对长老院的屠杀,也没有人直到当年疾风剑豪的事迹。
                  那些,都是只存于艾欧尼亚史诗的传说而已。
                  “唉...”那似乎是一声悲叹。
                  为谁而悲叹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8 11:48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8 11:48
                      搬运完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8 11:48
                        留脚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8 12:40
                          切丝papa可爱!文更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2-08 18:50
                            啊啊啊啊啊!!!!壞掉的易大也好可愛啊(///)


                            收起回复
                            14楼2017-02-08 21: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9 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