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1贴子:168,585

【启红】《宿命》BY涼柒(大概是中长?玻璃碴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卖个关子我就不说话
准备好了吗?带着瓜子板凳上车吧~记得刷卡哦,嗯……对了,上了我的车就是我的人了哦~
这里是涼柒,一个不是很会写文小萌新,请多指教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8 22:10
    自古一楼不说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8 22:11
      二楼圈帮楼楼改文的小(lao)天(si)使(ji)@White菜小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8 22:12
        来吧,我们倒计时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8 22:12
          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8 22:12
            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8 22:12
              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8 22:12
                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8 22:12
                  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8 22:12
                    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8 22:12
                      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8 22:13
                        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8 22:13
                          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8 22:13
                            没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8 22: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8 22:17
                                好吧,开始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08 22:17
                                  第一章
                                  二月红眯眼看着外头有些刺眼的阳光,现在已是暮春时节,残红点缀着时日不多的春,可是自己却只能被囚禁在这方寸之地,还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才能放自己走!会放自己走吗?“除非我死”。这是第一次那人贯穿自己时告诉自己的答案……
                                  外头的阳光更刺眼了,照在身上也是暖洋洋的,二月红微微皱了皱眉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露出半截儿瓷白的身子,身上还带着昨夜激烈欢爱后,留下的暧昧印记也久久难褪。似是感觉到某处疼得发紧,想到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二月红重重的捶了下床,“啧,张启山,你真是好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08 22:18
                                    还是没人,委屈哭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8 22:18
                                      自己来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8 22:19
                                        快来人好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08 22: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8 22:20
                                            一个小委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8 22:20
                                              两个小委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8 22:20
                                                三个小委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8 22:20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被囚禁的第几日了,除了那人会按时给他送来饭菜,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就只有那天开始被那人囚禁在这里,与那人在这个房间里不停的欢爱,只要他起了兴头,便开始,一番折腾,再亲自为自己清洗。他挣扎着,不停地打骂那人,可是那人只是含笑温柔的看着自己,不停的贯穿自己,直到自己力竭。他到底是什么?他是恶魔啊……昏迷前看着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二月红的脑海里出现了这道声音。
                                                  思绪被门“吱吖”一声给打断了,“红儿,你醒了,身体还难受吗?”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呵,这不正是拜张大佛爷所赐吗?”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二月红下意识的用被褥遮掩身体,一边遮掩,一边答话,嘲讽之意就这样明显的摆在了脸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8 22:21
                                                    要开车了,也没人来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8 22:23
                                                      二月红的动作被张启山看在眼里,那嘲讽的面容也被他尽收眼底。眼底一丝哀伤被他很快的掩饰了过去,很快换上了一副二流子的痞样,“原来二爷是这样看我的啊,呵呵,既然那样,那我就干点身为流氓该干的事情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8 22:23
                                                        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8 22:24
                                                          我来了!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8 22:28
                                                            说罢,便一把扯掉二月红身上的被褥,在某人还有些惊讶的神情下,便直接欺身压了上来,张启山覆上了二月红微抿的薄唇,强硬的撬开了牙齿,与二月红的舌交缠在一起,即使两人都尝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但谁也不肯退让。“唔……”二月红唇舌被封,只能在嗓子眼痛苦的呜咽,不过这痛苦是伴随着快乐的,一种深不见底的快乐,一不留神就会被吸了进去罢,过了好一会张启山才将二月红被蹂躏许久的薄唇放开,因为他感觉身下的人有些吃不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8 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