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吧 关注:3,923,861贴子:101,666,416

假作真时真亦假 by血麒麟双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时候世间的事情,真真假假让人分不清。
这里双儿。
想给你带来,关于他们不一样的故事。
(另:图片由挚友制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19 20:15
    “这世间险恶,究竟何为真,何为假?这世间的温情,又都是真的吗?”一个人和吴邪并排坐在雪地上,道。
    “真真假假的,看久了就厌了。有用的东西,有必要分什么真假吗?”吴邪笑了笑。
    “那你说,这些年见过那么多的赝品,有什么感想?”那人推了推标志性的墨镜,在雪地里蹭了蹭。
    “黑瞎子你今天怎么这么墨迹?”吴邪顺手丢过去一个雪球。“还活着不就行了吗。”
    确实,还活着就好。那么吴邪,你来这世上走一遭,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呼吸?为了血液的循环?没那么简单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你的执念是什么?”
    我的执念,又是什么?
    张起灵,你也该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最好的结局就是,不欠任何人的,也不让别人欠着我的。少了那一分牵挂?对谁都好不是吗。
    ———————————题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19 20:15
      高一党周更。希望以前的人可以找来这里吧。这周就放这些。一更……两千字吧。之前一更一千五显得又些懒散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19 20:1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19 20:19
          最爱楼主的文字,不过,话说最近好多黄色广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19 20: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9 20:27
              帮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2-19 20:38
                上联十年之约,下联千年雨歇。
                横批带我回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9 21:15
                  行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19 21:16
                    报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9 21:49
                      1




                       

                            
                             ――养老院棋牌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20 09: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20 09:18
                          无为有处有还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20 10:56
                            晴子前来报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20 11:15
                              唉真的!双儿,你这个文里面黄色广告太多了,你快删删。对了,礼物收到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20 14:10
                                我来了,dd

                                呃,这么多广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20 15:54
                                  来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2-21 14:49
                                    前排占个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21 18:19
                                      坐等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2-22 13:35
                                        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2-22 13:37
                                          十年之约失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2-22 19: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2-22 19:31
                                              啧。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7-02-24 21:14
                                                首先说一下,这篇文不一样。也许会比其他的更幼稚,但是我会付出更大的热情。希望每一篇文都可以进步吧。可能我的这个梗很多人都无法接受,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看题目,打家也大概猜出来这个是关于什么的了吧?其实我写虐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虐但是都很爽快,要活就活要死就死。第一次尝试这种……算是比较纠结的一种文风吧。看最开始可能会有人想到九死一生。但是这篇不一样。我这次也算是可以剧透一下吧,但是用的是比较隐晦的方法。剧透的内容会用红楼梦那种判书的形式呈现,在群里发布,可能也会复制粘贴到贴吧里。
                                                那个判书是考试的时候写的,顺便还设计了一个墓道。
                                                我承认我一直想写一个惊世骇俗的文章,但是一直写不出来。这篇也注定不会惊世骇俗,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从初中到高中,很多亲们看着双儿一路成长,也许文笔也有所进步,但是也写不出第一篇的那种……纯真的萌新感。其实也挺喜欢那种感觉的。
                                                每一个文都是一种历史吧。也热烈欢迎新人,能够了解我的文章,我的文风,我的为人。
                                                希望你们喜欢。
                                                也希望你们喜欢这篇———假作真时真亦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7-02-24 21:21
                                                  判词

                                                  长白风雪雁鸣哀
                                                  铜门开启散阴霾
                                                  似是故人可归来
                                                  天真笑容暖烛台
                                                  霎那间万奴拜
                                                  不是麒麟是修罗
                                                  不是天真是紫陌
                                                  世间安得双全法
                                                  挣扎一世无从解
                                                  机巧秀缎雪里埋
                                                  弄堂笑过语花谢
                                                  半月月半云中灭
                                                  焚声寂灭墓思远
                                                  墨瞳不见墨羽淹
                                                  不是修罗是狴犴
                                                  不是紫陌是石蒜
                                                  铜铃声声震耳边
                                                  似是故人可归来
                                                  假作真时真亦假
                                                  轮回倒映轮回劫
                                                  神树物质一做生
                                                  蜉蝣已末即湮灭
                                                  乱世沟壑常喋血
                                                  尸山骨林天真灭
                                                  不是狴犴是麒麟
                                                  不是石蒜是天真
                                                  又陷轮回劫中劫
                                                  谁人不知此为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7-02-24 21:53
                                                    来啦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2-24 22:4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02-24 22:44
                                                        十年的时间,究竟有多长?
                                                        够不够……忘掉一个人?
                                                        吴邪看了一眼日历,2015年8月13日。
                                                        伸手打开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群发出去。而后开始打电话。
                                                        “小张哥你顺便带两盘炒菜过来。”
                                                        “黑瞎子你去买两瓶啤酒吧。”
                                                        “小花你整点炖菜拿来。”
                                                        “秀秀你炖个汤送来吧。”
                                                        “胖子你去买点烧烤,对对对不要肥的。”
                                                        吴邪起身,拿出了一堆空盘子,然后闷了一锅饭。这就是吴邪最近从笑话书中学到的真知识,似乎真的只焖米饭就够了呢。众人陆续带东西过来,很快,菜就摆了满满一桌子。简单而又实用,居家良品。
                                                        吃完饭,吴邪道:“过几天咱们又一个斗要下,谁跟着去吗。”
                                                        胖子一拍桌子,道:“好!就等这一天了!铁三角总算要回归了!”
                                                        小张哥皱了皱眉,道:“不去。我不能进云顶天宫的。地位不够。”
                                                        黑瞎子道:“你们去吧。我也留下,现在我的眼睛……恐怕也容易添乱吧。”
                                                        黑瞎子的眼睛现在还不至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选择性视力使他只能看清这世界的一部分东西,甚至有时连一个大活人都会在他眼前消失。这样,很容易走散的。
                                                        最后吴邪和胖子去了长白山,解语花和霍秀秀在山下接应。
                                                        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当然——除了吴邪去开门的时候。
                                                        鬼玺碰上了铜门纹路之后,青铜门缓缓开启,却没有人走出来。
                                                        吴邪凑近,去看到门上有字“在这里等我。”娟秀的字体,陌生而又熟悉。
                                                        吴邪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想要忘掉这一切,或许是经历了太多吧。偶尔他会想逃避一下,半天也好。
                                                        吴邪盘腿坐在门边,开始了等待。当初他能在物资耗尽的情况下等张起灵七天,如今也一样可以。只是这次,他会一直等下去。
                                                        张起灵一日不出,他等一日,一月不出,他等一月,一年不出,他等一年,如果……张起灵真的出不来了。那他等一辈子。
                                                        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青铜门敞开了一会之后,好像有生命一样动了动,随后自己关了回去。
                                                        吴邪咬着一根烟,在火里蹭了火,大大的吸了一口。过了一会,吴邪起身来到九龙抬尸棺旁边。
                                                        “胖子,你去上面等我,我马上上去。”吴邪吐了烟道。
                                                        胖子闻言退道路了上方。
                                                        吴邪活动了一下筋骨,毕竟用炸药炸青铜门,根本炸不开。
                                                        他解开了九龙抬尸棺上九条蚰蜒的锁链,顺手挂在了青铜门上的花纹上面。而后,他掏出枪朝天上放了一枪。
                                                        之前的吴邪曾经判断过这些蚰蜒,并认为这些东西已经石化,不会诈尸。可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判断就叫做胡乱放屁。
                                                        因为在他开了那一枪之后,巨型蚰蜒镜活了过来。那一层石化的壳非但没有危机祖先……他被当成什么了?
                                                        吴邪见所有的蚰蜒都转投朝他咬来,就迅速原地打滚躲开一击,而后他快步朝和青铜门相反的方向跑。
                                                        他既凭一己之力不能让青铜门开太久。……所以需要免费车夫把门拽坏。
                                                        事实证明蚰蜒的力量很强大,九只蚰蜒的力量,竟然把青铜门声声打开,拽下。
                                                        张起灵,你家大门被人拆了,你都不肯出来吗?还是说你出不来了?
                                                        吴邪把手贴在门框上,闭上眼睛。真闹心,一路整的跟强拆公司一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钉子户张起灵享受到更加美好的现代化正活,现代化的户外活动……
                                                        张起灵,出来啊。
                                                        吴邪不知在这里靠了多久,而后打发走了胖子去取吃的,自己支起帐篷就要睡觉。
                                                        突然,帐篷的拉锁被拉开了。吴邪下意识道:“胖子,怎么回来这么快?”
                                                        一个身影坐在他面前,吴邪一下子蹦进了身体。这个绝对不会是胖子。
                                                        霎那间,大白狗腿出手,似乎化为了一道光朝黑暗里的人劈。
                                                        “当”的一声,吴邪的大白狗退几乎要脱手。”
                                                        这么多年……能挡下吴邪的刀的人,不超过四个。
                                                        所以刚才的那个人是谁……显而易见。
                                                        “小哥,回来了啊。”吴邪甜甜一笑,拧亮矿灯。
                                                        忘记一个人……从他的声音开始,然后是容貌,说话习惯等等。
                                                        说来也奇怪,吴邪本来打算忘掉,可是总有这么一群人 让他忘不了。一群叫兄弟的一群人。
                                                        灯光下,一个单薄的身躯靠在帐篷上。吴邪拿矿灯凑近了些,发现张起灵面色惨白,似乎有些摇摇欲坠。
                                                        “小哥你怎么了?”吴邪看了他的腕子一眼,道。
                                                        张起灵的手腕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已经没有血流出。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张起灵他没有做什么处理。
                                                        从青铜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可是青铜门一直在挽留他,不让他走。知道他用血来祭青铜门。张起灵本来打算一次性放血就出来找吴邪的,却不想放着放着晕了过去。再醒来时,血已经祭的差不多了。于是他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吴邪的小帐篷里。
                                                        你看那里,有一丝黄色的光芒。
                                                        在门里的十年,他太冷了,需要一丝温暖。却不想吴邪的表情虽然依旧和蔼可亲,但是眼神是无比冷冽。
                                                        嘴唇干干的,大概是血放多了。不管怎样,他出来了。
                                                        他张起灵……活着出来了。
                                                        吴邪看了他一眼,道:“小哥,你脸色不太好?”
                                                        张起灵摇了摇头,突然看到了枕头。“我睡一会……”说罢,张起灵一下子晕倒在了帐篷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7-02-25 02:16
                                                          困。不通顺的话明天修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7-02-25 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