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谁来追走我的...吧 关注:12贴子:25
  • 0回复贴,共1

第一章 恶魔也有闺蜜?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妹妹斜躺在沙发上,咯吱咯吱地咬着薯片,看着最新的电视节目,发出了咯咯笑容。
就好像天下每个父母长辈一样我也发出了感慨:她安静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小巧的鼻梁,精致的眉线,嘴唇微微的弧度似乎总是带着妩媚的笑意。玲珑的腰肢和修长的腿懒懒的蜷曲着,如同细脚伶仃的猫咪。
但是!如果你像我的初中挚友一样被迷的神魂颠倒,那你的下半辈子异性恐惧症是妥妥的了!
我正在唉声叹气做着饭,妹妹突然轻轻咳嗽了一下,害得我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我揉了揉太阳穴,没好气地问:“这次你又要什么,嗯?”
没有回答。她伸出了纤细的手,开始用手指比划数字。
两根、三根、三根。
“2-3-3?什么意思,你很兴奋么?”我没好气的回答。
那只手比划了一个不雅的手势。
“冰可乐啊!冰可乐!”妹妹终于开了尊口,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情绪,“2是冰箱,3是下层,编号3是可乐——我昨天给你的‘桃夭家政编码大全’你到底有没有背?”
我想了想桌上那一沓意义不明的乱码整合集,坚定地摇了摇头,以示自己不做奴隶的骨气。“你连话都懒得说我怎么明白?”我姑且把冰可乐递给了她,以求息事宁人。
“啊!”她发出了一阵不满的尖叫!
又怎么了?我按捺着火气。
“没有开瓶盖!这么冷你让我自己拧?”
我狠狠地把菜刀剁在了案板上,妹妹看到了我杀人般的目光,没再说什么便乖巧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两个人的新一轮冲突终于在无形之中消弭了。
真是的……到底是谁把她惯成这个样子的……
我想了想,不由得哑口无言——难道是我?
的确,父母抛下我们是初中时候的事了。在国外搞科研的两个工作狂很少回家,而当我上初三的时候,两人所在的化学实验室发生了爆炸事故,从此我便成了孤儿。
不,比孤儿还惨——孤儿没有一个上天派来折磨他的妹妹。
由于父母的研究路子与课题组不合,所以两个人把自己的私有资产都投了进去,而这一切都尽数在爆炸中化为了灰烬——
我们搬出了高档别墅,在城区一个小小的廉租房里安顿了下来。从那一天开始,我不由得边上大学,边打工照顾家里的生活。
我,林雨山,过得很惨。
妹妹林桃夭——一个刚上高二就已经开始展现恶魔潜质的女孩。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任何男生在跟他接触后都只能逃之夭夭。
至于为什么……
“哥哥!”她兴奋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快去收拾我的房间!小玫要来!”她晃了晃手机,“刚才她发短信了。”
我叉着腰,戏谑地看着她:“你的家政编码呢?比划啊。”
她挠挠头盯着手指:“不行……里面没有动词。嗯,下一版我一定写进去。”
喂喂,还有下一版?我皱起了眉头,试图端起哥哥的架子:“自己收拾!我还要做饭呢!”
在延迟吃饭和收拾房间之间,这个馋猫会如何选择我已经一清二楚——了解她的癖好,加以利用,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抵抗手段。
“好好加油——”我冲着她喊,“别吓走了你最后一个朋友!”
桃夭嘟起了嘴,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人家比你的忠诚高的多!”
啧啧,“忠诚”——我大体能够想到可怜的小玫为了维持友谊究竟遭受了什么。
“多做点饭!小玫要一块来吃”
“好。”
我对小玫的好感非常高,或许是隐隐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理。事实上小玫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女孩子,班上的同学,包括桃夭在内,都暗暗称呼她喂“小霉”,简而言之是“小倒霉”。初中三年,她自己带到学校的午饭几乎没有一次好好吃完。要么忘了带餐具,要么就是忘带了饭菜,偶尔能够不犯迷糊吃到午饭,饭菜却不小心被打翻,撒自己一身。走路平地摔,出门犯迷糊,这种小事已经数不胜数。
而且有相当一段时间,发育良好的小玫在放学值日的时候会穿短裙弯腰打扫……一度使得班上男生回家时间延迟了半个小时,本人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来抢着帮忙,仅仅以为那是“同班同学的热情”。
就是这么一个天然呆没有自觉的花季少女,却意外深得“恶魔大人”宠爱。林桃夭发现了这个可怜虫之后,她们班男生就再也没能靠近她半分——不知是哪一点激发了她的母爱。
“呸!那些家伙只知道盯着她,期待她又犯什么傻事或者白送福利,这怎么让人看得下去?”——妹妹语录。
我嘴角翘起一丝微笑,这个家伙有时候还算有良心。
不得不说小玫也是一个不自知就会惹麻烦的少女,又一次我下班,看到她正呆呆地站在街道的一角,被几个混混状的男人用言语调戏——天见可怜,她几乎不知道自己被调戏着,还真以为那些人是什么星探,想带她去拍某种可疑的出道作品。
那时我并不认识她,只是赶跑了那些人,想拉着她去警察局或者送她回家——谁知道路上她还会出什么岔子?
但是半路上该巧不巧,碰到了我的妹妹。
“啊——”她发出一声长长的,令路人侧目的尖叫,“你,你居然在泡她!人家只是高中生,而且是我的朋友!哥哥,你,你这个禽兽!”
连路边捡垃圾的大爷都好奇地停下来,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街头八点档狗血剧。路人指指点点,还有人用手机现场拍摄人渣勾搭妹妹闺蜜。呸,干你们什么事?我可不想成为网红!
我当时有多气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一手抓住一个塞进了出租车里,几乎对司机大吼起来:“开车!我要回家!”
事后我花了好久才跟小玫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从那以后,小玫似乎觉得我是一个相当可靠的人,而就连林桃夭有时也会吃醋地觉得,其实小玫对我比对她更依赖。
不过拜他俩所赐,我现在在我的大学里,称号是“高中女生把妹手”,男生之中的声望很明显是“仇恨”。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沉思。
“来啦,”我笑嘻嘻地拉开门,满心期望地等着小玫的笑脸。
“在家怎么打不通电话?”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气呼呼地瞪着我,这反差吓我一哆嗦。“快递,你签收下。”
我擦了擦被雷出来的冷汗,收下了包裹。又是那丫头买的东西!我无奈地朝屋里喊:“桃夭,你的快递到了!”
“我来我来!”她慌张地冲我跑来,结果冲到一般突然愣住了,“小玫,你来了?”
我扭头一看,嚯,这么巧,小玫站在门口微笑着冲我打着招呼:“林大哥我来啦!咦,你俩在门口干嘛?”
“刚才在收快递,”我笑了笑,“你快进来。”
“那是哥哥买的飞机杯到了。”林桃夭哼了一声,斜着眼恶意地看着我。
我心头一万个卧槽。你怎么能这么诋毁我的形象?为了给你闺蜜防狼,也不至于连我都防了吧?
“飞机杯?”小玫狐疑地看了看快递,万幸没有明白她在说什么,“那是干嘛的?哥哥你要坐飞机去哪里?不对啊,这上面收信人写的明明是林桃夭——”
“那就是林桃夭的飞机杯。”我豪爽地挥了挥手,把包裹丢给了妹妹,一副“我是雷锋不用谢”的表情。
妹妹没说什么,只是比划了几个数字和一个切割的手势。好歹草草翻了翻“家政编码”的我忽然读出了“厨房”,“菜刀”几个暗号,不由得觉得背后发凉。
“好香的味道!”小玫如同幼犬一样嗅着饭的味道。
“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走,咱们吃饭去!”妹妹搂着小玫的肩膀把她拉走,留给我一个鬼脸。
我服了。我做饭好小玫也不会因此爱上我啊——你这防贼手段太伤人了。
但是很快桃夭就撑不住了。
“好香啊,这个土豆炖肉炖了多久?怎么调的味?”
“呃……”她求助似得看着我,我则微微一笑,按照“家政编码”的方式,胡乱打起了手势故意气她。
“你!”妹妹气的腮帮一股一股,“算你厉害!”
我微笑着行了个弯腰礼。
小玫茫然地看着我们,声音微微有些沮丧:“你们感情真好。”
“对。”我笑了笑。
“好得不得了。”林桃夭微笑的看着她,露出一副神仙兄妹相敬如宾的表情。
小玫看着我,张了张嘴,可是脸却有点红,最后什么也没说。
妹妹在她背后露出了阴险的笑意,比划着口型。
她回去你就死定了。
“问她要不要住下?”我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夸张地拍着手:“哎呀桃夭你可以直接问出口嘛,比划口型干什么!这又不是丢人的事。”
小玫的眼睛亮了起来,“可以么?不会添麻烦么?”
“不会不会!”我无视了妹妹杀人的目光和焦急的手势。“桃夭的房间可干净了!”我挑衅地眨了眨眼,“当然,桃夭,你要是觉得自己房间不够干净没自信,她可以住我房里。”
小玫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默默地低下了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病,连忙解释道,“当然我会在沙发上睡。”
“不要信他,他就是动机不纯想调戏你。”
“林大哥不是那种人。”小玫笑了,“这我是知道的。”
“傻孩子。”林桃夭无奈地抱住了她,把她拉的离我远一点。“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和你一起住了多久了,你还不知心?你情商是有多低?我腹诽着,却只是坏笑着说了句:“桃夭,收好你的飞机杯。”
“闭上你的嘴!”
“我爸回我短信了……我可以住在这儿。”小玫高兴的笑了。
“太好了。”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今晚我性命无恙了。
“林大哥这么喜欢我住在这?”小玫笑嘻嘻地着我。
“对。”我郑重地点点头,“如果每天你都能住在这里,我会高兴坏的。”
桃夭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小玫脸色微红,也故意装作没听到。
有时候说一句话,实际上是两层意思真的很累。但是比起受折磨来,我宁可受累。
我不禁叹了口气。跟两个青春期的女孩子共处一室……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羡慕的YY小说情节,倒不如说,我有一种预感……这搞不好是噩梦的开始。


回复
1楼2017-03-01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