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海乔吧 关注:396贴子:804

【徐家有乔】 卖身(郅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北京1楼2017-03-06 00:41回复
    凡舍。
    公孙四娘右手拿刀左手按肉,又在那里一点点的切着鱼段。这女人全身上下本就自带风骚,现在微低着头,一张画着桃花妆的脸忽而浅笑忽则微颦,吸引得来吃饭的客人都在一眼眼的偷偷看。
    公孙四娘自然是知道的,并且她很享受这些,反正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姑娘家,能吸引人才证明自己的魅力。
    “想什么呢?”萨摩的声音突然出现,引得四娘抬起了头,萨摩好笑地看着她,挑眉道:“害相思呢?想哪个情哥呢?用不用我帮你去提亲啊?”
    四娘难得的脸一红,啐道:“去去去,胡说什么,老娘这辈子也不会得这病!”
    “是吗?”萨摩用自己的下巴点着,眼神示意她看向自己的刀,四娘低下头一看,自己停在半空中的刀正对着自己的左手,相差毫厘,这要不是萨摩一声叫唤,恐怕还真是切在自己手上了。
    不过四娘是心软嘴硬的主,余光看着偷眼看自己的食客,四娘又开始端庄着切起鱼段,只用萨摩可以听到的声音道:“萨摩,这个月的房租呢?”
    呃!
    “你先忙着,我去招呼客人!”
    萨摩转身就要走,四娘“咣”地一声把刀插在切案上,看得所有人眼皮都是一跳,萨摩更是一动不敢动,回头一脸讪笑:“等几天从工钱里扣好了。”
    “你还有工钱吗?早被你吃光了!”
    “说好了管吃的嘛!”萨摩一脸委曲。
    “你看看不三不四吃什么?你天天吃什么?有新的就不吃旧的,有好的就不吃坏的,天天烧鸡烧鸭烧鹅的,老娘就算是只鸡天天下蛋,也供不上你吃!……”
    “客官,里面请。”不三的声音打断了四娘的“吠”声,萨摩回身一看,立刻笑得眉眼弯弯,大声招呼:“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住,先开三天!”来人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气宇轩昂的,别说是萨摩,就是四娘也看出来这人绝不是个普通的武夫,所以……肯定很有钱!想到这儿,两个刚刚还在为工钱争吵的人,彼此心领神会的一个交视,四娘温柔一笑,“萨摩,带客官去上房!”
    萨摩爽利地答应一声,前倨后恭地领着这个武夫上楼。
    “等一下!”武夫突然出声,萨摩刚一回身,一吊钱准确无误地扔到他的怀里,“给我找间安静的,尤其晚上不要被打扰。”
    拿到钱的萨摩笑得跟向阳花似的,用自己满腔的热情招呼道:“没问题没问题,客官您放心,一切包在小的身上,客官这边请……这间房怎么样?晚上别说人连只猫都没有……”
    四娘正在算帐,就听萨摩的声音传来:“快快,给天字丙号房的客人烧热水,带点兰花香啊,要上好的,烧好叫我,一起送去。”四娘抬起眼皮看向萨摩,就见萨摩跟捡了银子似的兴奋着,本来就亮的浅眸正加熠熠生光,像是冬眠的熊终于等到了猎物。
    不用她发话,萨摩已经屁颠颠跑到她面前,道:“这可是个大主顾,他们招待不来,这个我包了!”
    公孙四娘继续轻轻拨着算盘,用他们俩人能听到的音量慢慢道:“别光想着钱,盯好了!”
    “萨摩水好了!”
    “这就来!”萨摩应了一声,敲敲台桌,“放心吧,有我呢!”
    ……
    这几日是总来凡舍的人、还有临街做生意的小贩们都惊奇地发现萨摩与往日不同。往日的萨摩虽然也是笑嘻嘻的,却不似现在这样。
    现在怎样?
    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乐坊娘子李大娘的话说就是——萨摩怎么跟个怀春的姑娘似的?眼带春,脸带春,就差站在街上喊:我心仪的姑娘答应我啦!
    对于这些萨摩嗤之以鼻!姑娘?姑娘能让我萨摩如此?只有钱,只有钱!钱,钱,钱!
    李郅和黄三炮坐了有一刻钟了,萨摩的影子都没有见到。问四娘?自己的荷包已经很瘪了,李郅拿起杯轻轻抿着,朝黄三炮使了个眼色,三炮会意,起身出去在过道拦下不三。
    相对四娘和萨摩,不三不四真是实诚得让人想哭,这是怎样两块心坚的璞玉啊,天天近着那两位只认钱的家伙却没有被污染!
    不一会儿三炮回来了,悄悄告诉李郅:“萨摩现在谁也拉不走,他有一个专属大客户,给的小费都够他在凡舍一年的开销了……”
    随着长时间的相处,李郅对付凡舍的这对姐妹花,啊呸,错了,姐弟花!对付这对姐弟是越来越有经验了,非常简单地就把萨摩拎走,等到萨摩再回来天色已晚。
    一进门,萨摩立刻搂过不四,问道:“我那大主顾还好吧?”
    “好个屁啊!”不四难得发发牢骚:“他就认你,你今天不在,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那面跟平时一样,他偏说味道不对,要你回去就上去找他呢!”
    “哦?”萨摩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然后拍拍他的肩,笑嘻嘻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啊!”
    跑了一天,身上很不好闻,萨摩想回屋洗洗,但刚走两步还是决定先上去看看。
    萨摩敲敲门,叫了声:“客官,您有什么需要的?”
    门“哗”地被打开,好像此人一直站在门口等他似的,眼睛里都透着一丝兴奋,如果没有听不四说,萨摩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人发了脾气。
    “去,给我上壶好酒,两样下酒菜。”大汉随手扔给萨摩一吊钱。
    接到钱的萨摩什么疲惫啊饥饿啊都没有了,(李郅也不可能饿着他。)说了声:“马上就来!”转身下楼,没有看到大汉望着他背影的异样目光。
    酒菜上齐,萨摩给倒好酒,布好菜,哈着腰谄媚笑道:“客官您慢用,有事您招呼,小的在外面候着。”
    “急什么,一起聊聊。”大汉一边说一边上下扫视着萨摩:“你这一天都不在,去哪了?”
    “小的去帮朋友做些事!”
    “哦?帮?”大汉依然看着萨摩,目光中透着完味。
    萨摩立刻如实回答:“当然,朋友也给一些小费。”
    “你很缺钱吗?”
    “这个,总要趁着年轻力壮,攒一些啊,还要娶妻生子养老呢。”
    大汉点点头,突然又问:“钱好吗?你会为钱做什么事?”
    萨摩眼睛闪烁了几下,笑道:“除了杀人放火违法的事不做,其他的,只要给钱,小的一定给办好!”
    大汉没有说话,示意萨摩为自己满酒,萨摩赶忙坐下为大汉斟满,手刚要移开酒壶,却被大汉的手一下握在上面。
    萨摩眼睫动了一下,自然得就像眨了下眼,没有撤出手,看着大汉笑道:“客官这是干什么?”
    大汉看着眼前的萨摩,目中火焰毫无遮掩,另一只伸进怀里,拿出一个荷包轻轻放下,可那荷包却重重地落在几案上,听得萨摩眼睛直放光。
    大汉突然身体向前,在萨摩的耳畔压低了声音道:“陪我睡一觉,这袋里的都是你的。”
    萨摩眨了眨眼,左手已经利索地拿起钱带,握在手里颠了颠,心说乖乖,这里面可是银子啊!他立刻换上一付欲说还羞的表情,看得那大汉喉咙直发紧。
    他见萨摩收了,心喜得再也不想压制,嘴朝着萨摩的脸去就想香上一大口。
    萨摩却似早有准备,灵巧地躲开,被压住的手也撤了出来,未等大汉发怒,他赶紧道:“客官别急啊,小的出去一天一身臭汗,先回去洗洗,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过来。”
    看那大汉有些迟疑,萨摩送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和笑意,起身往外走去。萨摩心喜若狂,这种人他见得多了,应付起来自然也有一套。来长安几年,凭萨摩的相貌和卖萌的傻样,不时有人会来勾搭萨摩,对付这种人,萨摩是请客必吃,给钱必花,然后一概不认。反正打架有四娘顶着,骂架嘛,谁又能是他的对手?玩阴的?他不阴别人就算好了!
    不过,大家都熟悉了他的鸟性后,也没人再敢打他的主意了,这让萨摩郁闷了好一阵子,今天终于来大买卖了,只要出了这间房,一概不认,就算他会武又怎么样?躲到大理寺呆几天,他敢去找吗?
    手已经搭在门上,幸福就在眼前,突然那只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扣在萨摩的手上,力量很大,不待萨摩反应,大汉的一只手拦在萨摩的腰上,利索地将他抱起,扔回了房屋中间。
    萨摩心叫不好,面上还是笑意盈盈,语气平静毫无波澜地问道:“怎么了?客官想要什么玩意不成?您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给您弄来,保证您尽兴。”
    大汉“哈哈”笑了两声,眼神流露出一种戏谑,原本还算方正的面显出三分猥琐。他伸手捏住萨摩的下巴,力道有些大,萨摩皱了皱眉就想用手去拍,结果大汉比他快多了,另一只已经环过他的腰,用胳膊夹住他的左手,用手抓住他右臂一拧,萨摩痛得“呜”了一声。
    “萨摩多罗,你是不是认为这世上只有你最聪明啊?”大汉一边说一边松开萨摩的下巴,转而用手指轻轻摩擦着他的嘴唇。“萨摩多罗,伽蓝人,贪财,好吃,没有任何信誉,给了钱事后不认账,你以为我天天住在这里,不会打听你吗?”
    “哎呀,客官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是嫉妒我,跟我有仇。”萨摩试图做最后挣扎。
    “是吗?那我就信你一回,我不嫌弃你脏,就现在吧!”大汉边说边低下头去亲萨摩的嘴唇。萨摩吓得偏头闪开,大汉的嘴落在他脸颊上。
    萨摩大声就喊:“客官,客官,稍等,等等……”他期望着自己的叫喊声能招来人,可现在是用餐的点,下面坐无虚席,店里伙计带四娘都在忙着,都知道这是个大主顾,还等着他拿钱出来分给自己点呢。
    萨摩心里叫苦,已经感觉到大汉的舌头伸出在自己的脸和脖颈上舔舐,一只手正在解自己的腰带,萨摩恶心地想吐,这比自己看到蛆虫恶心多了。他扯着脖子喊道:“不干了,不干了,钱给你,我给你找好的,坊头有……”
    他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都被大汉抱了起来,然后由不得他有任何反应,大汉一把就把他扔到榻上。萨摩挣扎着想起来,那大汉却压了过来,萨摩急了,连踢带踹的,拎着手中的钱袋子猛力打着大汉的头。
    大汉一边抓住他的手一边道:“我第一天就看上你了,不然给你那么多钱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面多少钱一碗?……老子看上的就一定要得了手!……你他娘的找死……”大汉先时不想还手,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但现在见他一点也不老实,虽说自己硬家功夫不错很扛打,但银子总打头还是疼的。他目光现出狠意,脸上横肉立现,往前一扑压住了萨摩的双腿,不让他再乱动,手抡起就要打下去。
    “别打我!”萨摩怕了,也许是对方那凶狠的目光,也许是他清楚对方做过什么事,总之他好怕这人一拳下来,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命,有的时候不值钱,但活过来了,就真的值钱了!更何况他萨摩的命,还有用,有很大的用!
    萨摩安静下来,用手轻轻拨开如铁一般硬的拳头,静静地道:“你轻一点!”


    IP属地:北京2楼2017-03-06 00:43
    回复

      大汉眼中的戾气和嘴角的狰狞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萨摩——杀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不对,他眼中的yin欲没有消失,观察力极强的萨摩明白这种混合体的含义——再不同意,就先jian后杀!
      萨摩轻轻地拨开比铁还硬的拳头,非常平静地道:“你轻一点,我怕疼!”
      大汉杀人的目光消失了,却是更加让人恶心的猥琐。他yin笑道:“我的乖乖,听话就疼你,细皮嫩肉的,哪个舍得下重手啊!”说着,他已将萨摩的双手举过头顶,单手压住萨摩的手腕。这个人果然非常谨慎,就算他清楚萨摩不会武功,也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他的另一只手已猴急地去撕扯萨摩的衣服,同时嘴也不闲着,卖力地啃咬着萨摩的脸颊。他本想亲吻萨摩的唇,却被萨摩躲开。大汉也不以为意,顺着他的耳垂咬到脖颈、锁骨。
      萨摩歪着头,眼睛通红,牙齿紧紧咬着唇。他曾经无数次地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可怜相,哪一次都成功了,可哪一次都是骗人的。
      唯有这一次!这一次,没有骗人,却注定不行!不但如此,恐怕还激起了对方的……
      果然,大汉的手钳住了萨摩的下颌,整张脸馋涎得就差流口水了。
      “心肝儿,你这付样子可真惹人疼,这趟长安真是值了,啧啧,这嘴唇儿红的,让老子舔舔!”他说着,已经伸出舌头,慢镜头似地舔向萨摩。
      萨摩知道他是故意的,知道自己恶心,却故意这样羞辱自己。眼看着已无法躲避,萨摩唯有闭上眼睛。他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忍住,一定要忍住!萨摩多罗,你已经忍了那么多,过了那么多的坎!活着,必须活着,你还有事情没做完……
      “咣”地一声,打断了萨摩的思绪,打断了大汉的动作,两个人同时望向门口,就见门已经断开,一个穿着官服的劲瘦黑衣男站在那里,正是李郅。
      李郅已在瞬间冲了过来,手中利剑朝着大汉横扫过去,大汉的动作也是相当利索,一个翻身自萨摩的身上跳开,伸手就够到自己的兵器。
      李郅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站在榻边,眼神瞥向萨摩,问道:“你没事吧?”
      看到李郅的刹那,萨摩强忍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他从小就爱哭,也从不觉得男儿掉几滴泪有什么不对。但这一次,他不想让李郅看到自己的软弱,他坐起来背对着李郅,一边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一边悄悄抹干眼泪,顺便把到手的银袋挂在腰上。
      大汉见李郅不再攻击,怒喝道:“你是谁?这样进来也太无理了!”
      李郅的眼中充斥着怒火,他咬牙斥道:“无耻!”
      “无耻?我俩乐意,你闯进我的房间才是无耻!”
      萨摩终于调整好了情绪,站起身来,可腿还有些打软,他勉强走到方几旁,一屁股坐下,赶紧喝下一杯酒,压压自己的惊。
      从他起身开始,李郅的目光就跟随着他,关心与心疼的表情满满写在眼睛里。
      大汉看着李郅望着萨摩那种复杂的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冷“哼”一声道:“他今天是我的,你要想要,等明天。”
      “你找死吗?”李郅沉声警告。
      “他收了我的卖身钱,今天就该陪我!”
      “你放屁!”李郅直接爆粗口,气得全身都有些抖,若非身上这身官皮,他早冲上去削下此人的脑袋。
      萨摩拿酒杯的手轻轻抖了一下,李郅在人前从来都是很克制,很注意风度仪表的,现在竟然骂出市井之言,看来是真生气了。为了谁?是为了,我吗?
      大汉完全忽视李郅的粗言,只冷笑道:“你可以问问他,有没有收我的钱!”
      就算直视大汉,李郅的余光也一直在萨摩身上转。萨摩腰带上挂着的钱袋非常明显,李郅知道那绝对不是他的,但是他更不会相信那是“卖身”钱!
      萨摩多罗的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两杯酒下肚,已恢复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感受到两个人的目光,萨摩刚要像往常一样来个不认账,话到嘴边却灵机一动,说出的话也变了。
      “他胡……他是给了钱,我……”
      “你看,我没说错吧?”大汉急急拦下萨摩后面的话,萨摩承认了让他很是意外,也因此他更想把眼前人赶走,好继续行自己的好事。
      “吃碗汤面你都能给三百文,你以为给点好处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李郅是不信的,就算萨摩挂着钱袋又如何?谁知道是不是眼前的夯货赏给他的?说来也是,哪有这么蠢的人?明明是早就对萨摩起了歹意!
      大汉却不屑地笑道:“三百文算什么?钱老子有的是,你问问他那袋子里有多少钱?那里面可是银子,满满一袋,那是他的卖身钱!”.
      他话音一落,李郅的剑光一闪,一旁看热闹的萨摩突然喊道:“别打,别打!这屋子的家什很贵的,打坏两件四娘非把我下半辈子的卖身契签了。”
      大汉和李郅都用看怪胎的目光看向眼前的妖孽,这个一盏茶前饱受欺辱我见犹怜的骚年,只这么会儿功夫就已经生龙活虎,开始盘算别人了?
      李郅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平静地问:“你真拿了……卖身钱?”
      萨摩目光闪烁,手扣在钱袋上,那态度摆明了——钱是我的,谁敢拿我跟谁拼命!他毫不心虚地回望着李郅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想了想虽然依李郅的性子,肯定不会把自己扔在这里不管,但万一呢?算了,还是留条后路吧!
      想到此,萨摩还是决定好心地解释两句。“上次三炮找来的朋友把我的棺材本老婆本养娃本吃喝拉撒本都套走了,一个子儿都没剩下,我还欠了不三不四的钱,让我怎么活啊!”
      他说着眼圈又红了,那个委屈劲真跟受了多大的冤似的,这回连大汉都动容了,赶忙道:“你跟着我,别说吃喝,我保你要啥有啥。”
      萨摩赶紧摇头拒绝,并亮出自己高尚的节操——“不,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郅被他这一气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心平气和地道:“把钱还给他,跟我走!”
      “凭什么?那我多亏啊?”萨摩露出小狗似的凶样,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对方。娘的,老子被占了那么多便宜,快恶心死了,凭什么还他钱?!
      李郅说完就已经后悔了,一来他知道萨摩钱到手绝不吐的品质,二来,那大汉对萨摩做了什么,要做什么,他看得清清楚楚,要是萨摩真还了钱,连李郅都不干!现在宁可说是打劫,也不许承认是卖身!
      李郅道:“你跟我走,他的生意你不许再接。”
      萨摩耸着鼻子不满地抗议道:“凭什么?他给的小费很多的,我可是棺材本老婆本养……”
      “我给你两袋银子,你跟不跟我走?”李郅浓眉横立,眼露寒光盯着萨摩。
      与他相处这么久,萨摩还是第一次看到李郅这个样子,他感觉李郅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怎么有一种若自己不答应,李郅会抽出剑来杀了这对奸夫淫……啊呸!怎么连自己也骂上了!算了,不跟他逗了,还是跟他走吧!
      萨摩站起身刚走两步,大汉的兵器向前一挥,霎时凉风袭来,不懂功夫的萨摩都是一惊,心说这是把宝器,看来这大汉不是普通的来头啊!
      李郅不以为意,他只伸出手将萨摩拉到自己身后,以防大汉伤到他。
      大汉花了钱又没得到手,很是生气,也知道萨摩这一走再没有机会了,气道:“把人给我留下!”
      “他是我的!”李郅瞪着眼回他。
      大汉回瞪着他,面上横肉抖动了两下,这也是暴怒的边缘。
      “客官,这位可是大理寺的官爷,名作李承邺,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萨摩小妖孽又开始了他的嘴炮生涯,灵动的眼神有如猫眼一样吸引着人。“小的人微言轻,不过还是要劝劝客官,算了吧!”
      大汉本就不是鲁莽之人,方才要出手是不满到嘴的鸭子却飞了,听了萨摩的话,大汉还真是暗叫了声:鲁莽!自己来长安本就有着不可告人的秘蜜,要是真伤到这个官员……大汉上下扫了扫李郅,这么年轻就当上大理寺正卿,要说与李唐皇族无血缘,谁信啊!
      李郅见他不言,拉住萨摩手就向外走。大汉紧了紧手中长刀,狠声道:“若不是你穿着这身官皮,我今日不会放过你!”
      李郅停下脚步,人未回头,只冷声回复:“若非我穿着这身官衣,早割下你的头了!”
      大汉最终没有追出去,任由李郅带着萨摩离开。
      刚刚走到楼角,四娘正要往上迈,看到他二人面色都不好,赶紧问道:“怎么了?刚刚我听到声音,正要上去看看。”
      李郅没有理她,只沉着脸拉着萨摩往下走,萨摩看着四娘,只好道:“那个大汉门坏了,让不四修修,别招惹他啊!”
      四娘眼见着李郅把萨摩拉出凡舍,倚着门问道:“去哪啊?天都黑了,要霄禁了!”
      李郅先上了马,顺手一提就把萨摩拎上马坐在前面,萨摩刚要说话,李郅一掐他的腰,狠声道:“闭嘴!”他看向四娘道:“大理寺,今晚他不回来了。”说完,不等四娘回复,已经双腿一夹,马儿得了令跑了出去。
      马儿跑了一路,萨摩寻思了一路。他感觉到李郅非常生气,他却不明白李郅为啥要生气!气自己见钱眼开?笑话,我挣我的钱,关他什么事!那气什么呢?
      眼见已到了大理寺,萨摩决定不想了,反正今天李郅气不顺,还是少惹他为妙。
      到了门前,李郅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拎着萨摩的衣领将他扔下来,然后自己才下马。他沉着脸带着萨摩走进自己的居室。
      萨摩来大理寺数次,还是第一次进李郅的起居室。四下踅摸看看,这是个里外间,外面书房里面卧室,不过看看这家徒四壁的样子,萨摩更加肯定了跟着李郅没油水的观点。
      装作无所谓地巡视一圈后,萨摩终是无法忽视李郅一直看着他的眼神,只好笑道:“我知道我好看,官爷也不用这么看吧?”
      李郅只用一声“哼”回答了他,弄得萨摩好不自在,只好又问:“你让我来做什么?不会真给我两袋银子吧?”就这间屋子的家什,萨摩相信李郅拿不出两袋银子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侍女的声音:“少卿,兰汤已好,可以沐浴了。”
      “下去吧!”
      这三个字说的,有板有眼有官威,不对,不是官威,是不怒自威!萨摩好奇地看着李郅,心说这家伙不会真是皇亲国戚吧?架子端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哎哎,你拉我去哪啊?”
      “沐浴!”


      IP属地:北京3楼2017-03-06 00:45
      回复

        如果不是萨摩亲见,他真不敢想像一贫如洗的李郅怎么能拥有这样一间精致的汤室,当然,这只是相对于那间简陋朴素的起居室而言。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大理寺又不是李郅建的,以前的主人应该是很会享受的。
        “脱掉!”李郅吐出两个字。
        “啊?”萨摩有些犯傻。
        “脱掉,进去洗!”这回多了三个字。
        “不,不用了,我回去洗就好。”萨摩矜持地想后退,“我不习惯用别人的汤池”。
        说完萨摩就知道错了,上次为了破那个女煞的案子,他和三炮在公共汤池里泡了一天,现在这样说,这是明摆着矫情兼心虚啊!只是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沐浴,赶紧拒绝。
        果然,李郅梗着脖子冷笑道:“什么时候又添了洁癖?”
        “啊,就是上次!”萨摩立刻开动脑筋,临时和李郅玩起了嘴上功夫:“上次和三炮泡一天,回来我身上就痒,长大胞,长疙瘩,长……哎呀,就是哪哪都不好,所以再也不去外面洗了。”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李郅向前一步紧贴着萨摩,眼神像是要吃人。
        萨摩眨眨眼,想想也许是那两袋银子的事,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两袋银子——忍了!
        “我,我自己来!”萨摩往后退一步,离随时发飙的李郅远一些,开始脱衣服。
        他先解开腰带,然后脱去外衣,正要脱中衣,萨摩发现李郅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立刻又开始紧张了。
        “那个,我看,这池子坐四个人都没问题,要不……咱俩一起洗?”萨摩挠挠头,觉得两人脱衣服,总比别人看着自己脱衣服强。
        “好啊!”这一回李郅痛快地点头,麻利地开始脱衣服。
        萨摩心说给钱的时候从没见你这么痛快过!又不让你和女人上床,你用的着这么激动吗?
        李郅脱的比萨摩快多了,当萨摩看到李郅的身材时,不自觉地咽了咽,并且深深地唾弃了自己一下。
        平日里两人站一起,李郅一直显得很削瘦,萨摩曾经悄悄比过两个的腰身,感觉李郅比自己还要小一圈,也因为给李郅的定位是骨瘦如柴,今日一看,真是大错特错。
        原来李郅这家伙是不显肉,不对,是全变成了肌肉,这一块一块的,真不愧是练家子。再想想自己,全身没一块肌肉,上次三炮竟然说自己跟白条鱼似的!娘的,这在他面前脱了,会不会被笑话?这家伙本来就嫌弃自己太弱,还跟紫苏说罩着自己,搞得自己在紫苏面前都没面子了,好歹也是男人啊……
        “你在想什么?脱不脱?”已经脱得净光的李郅看着不知云游何处的萨摩,问道。
        “啊,哦!”萨摩只好开始脱裤子,心说这回丢人丢大了。他不想看到李郅的表情,特意背过身去脱,将白瓷一般的后背坦露在李郅面前,也躲过了李郅异样的眼神。
        脱下衣服的萨摩,全身都肉乎乎的,但没有赘肉,不但不显胖,反而有一种羸弱的感觉,让人好奇他平时吃那么多,粮食都跑到哪里去了?萨摩脸上的皮肤已经很白了,没想到身上的皮肤更白,好细腻,像是羊奶一般,真想让人……摸一摸!
        “你干嘛?”萨摩突然出声,很震惊地看着不知何时已走到自己身后的李郅。
        李郅眨眨眼,用和平时一样的语气镇定地道:“推你下去!”
        说完,一推萨摩,萨摩“啊”了一声,直接掉下汤池。扑腾了两下,萨摩才站稳了身体,看了看到自己腰际的水,识趣地没有去理会反常的李少卿,而是规规矩矩地挪到一边认真地洗澡。
        李郅慢腾腾地下来,坐在另一边,也不看萨摩泡着自己的澡。
        一时间,汤室里安安静静,只余“哗啦哗啦”地水声。终于,萨摩觉得已经把大汉碰过摸过的地方洗干净了,心情也愉快起来,正要说话突然鼻子动了动,一股酒香牵引着他看向李郅。
        这一看,萨摩立刻怒了!不知何时,李少卿的身旁飘着四五个葫芦,而李郅正拿着一只酒葫芦在那自顾自地喝着,那酒香就是自葫芦里飘出来的,不用问这几个半沉不沉地都是酒了。
        “李郅,你太不够意思了。”
        萨摩边说边站起身,大步往酒葫芦走去,眼看就要抓到一只,脚下突然一滑,“啊!”萨摩一下沉了下去,李郅赶忙伸手一把将他捞起,拽到自己身旁。
        萨摩被呛到了,连咳带喘眼睛通红,脸皮透粉,比别人红一些的唇更加妖艳,看得李郅眼神一暗,赶忙移开目光,仰面喝光葫芦中的酒。
        萨摩终于缓过来了,伸手拿起一只酒葫芦,却因嗓子难受还不敢喝,只好道:“李郅,你太不仗义了,有酒不早……咳咳……拿出来……咳咳!”
        “你是不是经常这样骗钱?”李郅突然出声。
        “啊?”萨摩一直没反应过来,又咳了两声,才明白李郅的意思,赶紧道:“哪有,我可是守法的外国友人!”
        “是吗?”李郅又拿起一只,边喝边道:“可我怎么听说,你骗过很多人的钱?四娘为你挡了不少灾啊!”
        “李少卿查案不行,查我很在行啊!”萨摩玩事不恭又连贬带损地答复,这个话题他不想继续,会让他想起刚才的事。
        可李郅今日完全没有了自觉,盯着萨摩继续道:“这是我知道的第一次,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你希望?你希望他们就不来找我了?”萨摩终于张开酒葫芦,仰头喝下一口,沾着水球的脖颈在灯光下异常地细腻,吸人眼球,随着他的喉结一动,李郅的喉结也动了动。
        “嘶!好辣,好辣!”萨摩用舌头舔了舔泛着水光的嘴唇,丝毫不知这个普通的动作在李郅的眼中是多么的诱人,兀自继续:“他们要真占理,早就到你那告我了,我又没让他们给我送钱来,有钱拿干嘛不要?”
        “你能保证你拿了钱就没事了吗?今天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李郅紧了紧手,没有说下去。他脑海中依然充斥着当时那个令他想杀人的画面。
        萨摩被男人压在下面,露着白晳的肩膀,大汉恶心地伸着舌头与萨摩的嘴唇近在咫尺……
        李郅一把抓住萨摩的肩膀,吓了萨摩一跳,“你干……”
        “他有没有碰到你?”李郅截下萨摩的话。
        “啊?”萨摩表示没听懂。
        “刚刚那个夯货,有没有碰到你这里?”李郅说着手指已经摸上了那鲜红娇嫩的唇,他眼神很吓人,继续道:“他要是碰到了,我现在就去割了他的舌头!”
        “没有,没有!”萨摩吓得赶紧抓住李郅的手腕,完全忽视掉了他的手刚刚在摸自己的唇,只想着法子息事宁人。“他没有碰到,你就进来了,说起来我还要谢你呢!”
        李郅松了口气,手劲一松,才察觉到自己的手一直按在萨摩的肩颈处,那里真是柔滑温软,不忍离开。
        闭了下眼,李郅还是移开了手,萨摩这才放开自己的手,并且离李郅远了一些,他觉得现在的李郅有些不正常,有心想坐回对面去,可又舍不得这几壶酒,而且坐到对面又能解决什么?李郅真要发难,还不是一伸手就能够到?
        “以后不许再要这种钱!”李郅的口吻恢复了平常样子,这让萨摩松了口气,又开始嘚瑟起来。
        “这种钱没什么,今天算我倒霉,以后我会防着一些。”
        “还有以后?你还要挣这种……卖身钱?”李郅皱着眉,梗着脖。
        “你别胡说好不好?什么卖身不卖身的?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卖身了?”
        “我今天要是没去,你这不是卖身是什么?”想到那付场景,再看现在萨摩这种无所谓的样子,李郅就觉得胸腔里一股怒气直冲脑海,他有些压制不住了。“我要是没去,你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还能……活到明天吗?钱钱钱,你就认钱,除了钱你还能知道点什么?!”
        萨摩不想再提这件事,可李郅依然要提,不但如此,萨摩发现李郅望着自己的目光像要喷出火似的,带着怒其不争,带着……蔑视!
        这算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了?救了我两次就可以看不起我了?你若换了我,可还能活到今天?
        萨摩心中腹诽,脸上只挂着冷笑,他本就是个嘴上不饶人的人,只要他想,没有人可以在嘴上讨到一丝便宜。
        “看来李少卿算是萨摩的知音了,不错,我就认钱,谁给我钱,我就替谁办事,每次出案子你不都给我钱?没有钱谁给你办事?”萨摩站起身来,就要抬腿上去,却被李郅一把拉住。萨摩似笑非笑地问道:“少卿这是干什么?”他猛然想起什么,嘴角一翘,用揶揄地口吻道:“怎么,李少卿真要给我两袋银子?”
        李郅的目光出奇的平静,只有拉着萨摩的手如铁钳一般。他一反常态,竟然笑了,看得萨摩有些发憷,想着要说什么缓和一下气氛,李郅已然柔和地开了口。
        “当时我说两袋银子是你的卖身钱,你还要吗?”
        萨摩挑眉笑道:“要啊,当然要,又不是傻子!”
        李郅笑着点点头,他松开萨摩,转身打开池上面放酒具的奁盒,从里面拿出一个丝布卷来,把它打开,萨摩眼前一亮,这是一只镶着宝石的金簪子,价钱绝对不止两袋银。
        李郅把它放在池边,歪着头看向萨摩,静静问道“拿这个当卖身钱,怎么样?”
        可惜萨摩见到好物已经心痒,又加上他绝对不信李郅会伤害他,还想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真有什么惊天的大案要找他办,二,是李郅拿他开涮!
        本着“你涮我,我就玩你”的态度,萨摩点头道:“好啊,没问题!”他伸手就要去拿,却被李郅扣住了肩膀。“后悔了?”萨摩歪头问道。
        “后悔?你别后悔就行!”李郅离得萨摩更近了。


        IP属地:北京4楼2017-03-06 00:48
        回复
          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IP属地:山西6楼2017-03-06 01:22
          回复
            好棒\^O^/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6 01:35
            回复
              哎呀我去,哈哈哈哈哈哈,话说,我还以为萨摩最后会是自愿的,原来还是被强上啊……其实有点活该啊,噗……
              萨摩这是被李郅破的处吧,哎呀,好想看后面的故事啊,以后他俩要如何相处啊……萨摩会不会恨李郅啊?还是怕他……李郅这上过一次,一定还想第二次第三次吧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3-06 01:38
              回复
                两情相悦好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6 01:48
                回复
                  哎呀,可怜的小萨就这么被吃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6 01:49
                  回复
                    可怜可爱的萨摩就那么被吃了,霸道总裁式的荔枝就好好疼爱他呗😊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6 01:50
                    回复
                      所以算是半強迫式的就這樣把薩摩吃了!!!!
                      還以為薩摩是自願的,結果恩~~~卻半強迫,但也沒辦法啊~~誰叫你拿了李郅給你的賣身錢呢??
                      哈哈哈~~就認了吧~~~
                      所以總結薩摩被李郅給破處拉~~
                      拉拉拉~~~而我要看後續啊!!!! 大大可以繼續再寫下去呀~~
                      非常想看之後郅摩他倆要怎麼相處呢??
                      拜託大大繼續寫下去吧~~很棒的啊!!!


                      12楼2017-03-06 02:39
                      回复
                        我来了,洛洛好棒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6 07:01
                        回复
                          噢,肉好像不完整啊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06 07:04
                          回复
                            还有吗?还有吗?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6 17:55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7 20:54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