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谁来追走我的...吧 关注:12贴子:25
  • 0回复贴,共1

第十三章 私密话题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很不爽。
早上起来就被莫名其妙当成跟踪狂,这就算了,反正跟那人不熟。
可是刚才上课迟到,本打算从后门溜进去,居然被兴奋的王二同学发现,用震破玻璃的嗓门给我来个了全场瞩目式点名。
林雨山!来了!林雨山!
老师只是默默抬了抬眼皮,就在点名册上写下,一人迟到……嗯,叫林雨山?
卧槽!早知道当初跟傻二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我叫李狗蛋或者刘半仙了——用那么大的声音喊我名字,这是生怕老师不认识我呢?
好不容易晃到了中午,本以为能够回家好好休息会,谁知道一个短信却打破了我这简单的愿望。
“中午院会审火叶演歌大赛选手,12点直接来经管楼4楼。”
唉……
又是工作。
没错。我是我们学校经管院院会文艺部的部长。
文艺工作者?不不不,全称应该是“杂活小能手及其大型晚会专用跑腿……”
比如这个火叶演歌,审节目就得我和主席团一块来审——这可不是什么令人羡慕的工作,这意味着我将要把自己接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浪费在一群KTV麦霸水平的选手上面,任由耳朵接受他们的蹂躏,不仅不能打瞌睡,还得一一评分,并指正缺点,决定能不能进初赛。
你有没有被逼着吃翔,还要给翔评分的经历?
我的工作基本就是这样了……而到了决赛的时候,我估计会累成狗……
但是不得不去啊。
我满腹牢骚地走到电梯口,默默按下了向上的箭头,无聊的等待着。
正在这时,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背后渐渐响起……一丝冷汗从我背后流下。
这声音是……安女王?
“嗬,雨山,你还真快。”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随即,一双轻盈温热的手轻轻搭上了我肩膀。
我扭头一看,安学姐带着清爽笑意的脸就在我身后。
仔细一看……
我的鼻血差点流出来。
好家伙……安学姐明显是刚刚运动完,就急匆匆地换了衣服和鞋过来的吧?这随手的衬衫选的也太小了点,从下面开始,倒数第三颗扣子就有点紧绷,而第二颗就像放弃治疗一样彻底歪在一边,压抑不住的、挺拔浑圆的山峰清晰可见……
不对,不是挺拔——是雄伟啊!
我微微弯腰前倾,尽量把某个尴尬的部位向后藏起来(不要问我为什么!),费力地挤出笑容向安如学姐打着招呼。
“学姐……吃了么?”
我想抽死自己。为啥会用这种街头大爷才会用的无聊开场啊!
可能是安学姐的身材吸走了我的思考能力,嗯,一定是的。
“没有。”她对我眨眨眼,“你呢?”
“我,我也没啊……”
我咽了口口水。
这不是因为我很饿,而是我的视线终于从雪白深邃的“事业线”开始往下移动,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实。
这件衣服明显不是她的。
衣服的上身太紧,而下摆有些松垮,于学姐就轻轻把下摆在腰间收紧,打了个结……
可这样一来,衣服就变得相当短了,甚至隐隐约约能看到她浅浅的肚脐,腰间那惊人的弧度更是暴露无遗。
再往下,是多年运动、拉伸塑造的,近乎完美的圆润腿部曲线。超短裤勒得有些紧,裸露的部分不多,却硬生生地穿出了比基尼的诱人味道。
不行了,不行了……
我尴尬地笑着,腰弯的更低了,几乎快成了鞠躬的姿势。
安学姐看着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就笑吧,干嘛某个部位发颤呢?我嘴唇发干。
于是我继续弯腰。
“你这是干什么?日本式鞠躬?哈哈。”她大大咧咧地摆摆手,“别这样。都没有吃饭的话,待会弄完了咱们就去聚餐吧。”
有一句古话叫做“秀色可餐”,我现在渐渐相信了。看到安学姐,我不仅不饿了,反而浑身像是吃饱了一样微微发热……
我僵硬地点点头,绕到她身后跟着进了电梯。
视角……卡住视角……不能挺身。
“喂,雨山,你是不不开心?干嘛对着墙角碎碎念?转过身来。”
我扭过头,露出一个快哭的表情:“臣妾做不到啊……”
学姐咯咯地笑着,强行把我抓过来来了个壁咚。
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她带着一丝得意的脸庞近在咫尺,马尾束发微倾,一丝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而另一只眼睛正仔细地打量着我,几乎要把我的每一丝细微的脸部反应都捕捉到。
近了……太近了!
我尴尬地往后躲,生怕发生肢体上的接触,尤其需要地方某个有亢奋迹象的部位。
于是——
我再次弯腰。
如果有旁人在,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吧?
一个高挑美女壁咚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却正在对着女生鞠躬?
所以说,我真的不想碰到安女王。
安女王,本名安如学姐,经管院现任学生会会长。
我上大学之前,深受动漫荼毒,一度觉得“女王范”、“高冷”、“富二代”这些是学生会会长的固有标签。
可是我错了。
安如姐是一个相当特立独行的人。要想解释清楚,我估计要一项一项说。
首先,她酷爱运动,尤其喜欢剑道和空手道,而且水平相当了得,多次参加过全国比赛并获奖。
她本人也热心传播武道文化,随手在学校里开了一个剑道社团,招新时与一个对练在主干道上拿着竹刀上象征性地过招,飘逸的身法和力道韵律的美感,吸引了一大群人围观。
这本来没什么。
可是那天天气非常热。
于是安学姐就摘下了头盔,扎起了马尾透透气……
只是一瞬间,人群“忽”的一下变成了人墙!
隔壁摊位纷纷表示一脸懵逼……怎么刚刚那些排队填入团报名表的人都不见了?
安学姐可能觉得太热,于是开始脱下剑道服。她为了舒服,里面只穿了一个纯棉短袖,而汗水微微沾湿之后……
咳——所以连隔壁摊位的负责人都跑去给人墙当砖了。
到最后使得剑道社一举成为本校最大社团,没有之一。
我觉得那些报名的男生真的动机不纯。
不仅如此,安学姐的“王霸之气”也令人心悦诚服。
她们大一的时候,高数课的助教是一个猥琐男,专门给班里女生建了一个微信群,有事没事就打着学习的幌子骚扰女生。而期中考试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公然在群里发“谁今晚陪我去酒吧玩,我就告诉她期中考试具体题目。”
憋了好久的安学姐终于逮到机会,截图留下证据,然后奔着助教的宿舍就去了。
她是拿着竹刀去的。
所以那次期中考试,是老师亲自发的卷……
助教身体不适,现在在住院——老师如是说。
而那个助教也再也没有出现过。后来有人说他被不知名人士举报,自主退学了。
而至于为什么安学姐当上了主席,很多人猜测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没有!醒醒吧!我们学校的男生真的有时候挺无聊的,不仅从身材上YY学姐是不是处女,后来换届完毕后还有人专门考证学姐上位的背后有没有不可告人的交易……而关于这些话题,居然还有好几个流派和观点,定期在私下里交流和互喷。
没有!
绝对没有!
如果那些家伙有时间,能够耐心看她是如何在一顿饭的功夫完成一堆表格,用一节课的时间准备出一套完整的财务报表和发票单据,我想应该就不会再产生无聊的YY了。她像是一把明快的刀,总是利索地切断问题最乱的那堆线。
我对她心悦诚服,真的。
顺带一提,我其实是那群无聊男生中的一员,并且是“纯情派”的坚决主张者。咳咳。
请原谅我。
所以你能想到我现在有多尴尬。
“雨山,你怎么老是怪怪的?”她撇撇嘴,后退站定,依靠着电梯一角,曲线依旧勾人眼神。
这都是你害的。我怨念着。
“算了,待会一块来聚餐吧,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的心砰砰直跳,鬼使神差地问道:“什么话题?”
电梯门随着清脆的铃音开了,安学姐转身迈出电梯,扭头对我莞尔一笑:“私密话题。”
说罢她摆摆手走向了会场,留下了呆滞的我。
电梯门关了,我还在发呆,脑海里只留下了四个字:
私密话题!
(萌新请求看官老爷收藏或者点赞吧。评论最欢迎。我还写了另一本书《青铜的余烬》,保证不会让你失望。风格完全不一样。)


回复
1楼2017-03-15 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