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7贴子:45,001

【陌尘】一封永不送达的信(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坑是挖的,不是填的。
再次无关镇楼。


回复
1楼2017-03-25 16:48
    想起来就更,想不起来...【顶锅盖逃走
    有空就更吧..不过最近浪过了没办法继续浪了。。。
    那就这样吧。。。
    嗯,装作自己很勤奋。【望天


    回复
    2楼2017-03-25 16:50
      IF 易大师是两千年前就已经逝去的剑术大师,亚索则是现在的剑道新秀,对曾经的大师极度痴汉。

      总之这两个人基本没什么互动。


      回复
      3楼2017-03-25 16:56
        他终于拿起了眼前的笔,手心中此时已有了一层薄汗。笔在黏滑的指尖打着转,他不得不停下来放下笔,狠狠的在衣服上蹭一蹭,试图摆脱那讨厌的触感。

        只有天和鬼才知道他拿起了多少次笔,然后又有多少次放下。时而摇曳的烛光嘲笑般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虽然他常常拿起他的剑以天地为纸快意潇洒,但这并不代表他擅长文学。事实上,他的文化水平只能容许他写上一封情真意切而毫无文学价值可言的书信。他抓了抓头发,提笔写下一行。

        “亲爱的大师”

        哦天哪,他的手先大脑一步反应,便将那可怜的纸揉成一团狠狠砸了出去,纸团飞到早已小有规模的纸团山上后以一道优美的弧线飞了回来,霸道地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最后轻声落到地上。

        他宁愿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而不是在这里写一封信。一封他想写而写不出,就算写出对方也不可能收到的信。

        或者称这个为情书更加恰当。

        他摇摇头,试图把他脑内可怜的一点点文思全部甩出来,然而还是没有任何灵感,无奈地又拿出一张纸,再次提笔,笔尖在纸张上滑动,发出细微好听的摩擦声。

        ''易“

        他有些欣喜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咽下一口唾液。——完美!

        带着有些飘飘然的心情,他转战正文,在下一行。

        “...”笔尖只是点下了三个点。

        很好,又词穷了。
        ————TBC————


        回复
        4楼2017-03-25 17:22
          这样的小亚索有点可爱——小生是这样想的。。。


          回复
          5楼2017-03-25 17:2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6 00:13
              一封永不送达的信
              「疯」
              亚索几乎要想疯了,他太想太想与他见上一面。

              他是如此地渴望,渴望与一个千年前的人见上一面。

              他甚至随时都可以在脑海中清晰而自然地勾勒出那个人的面孔,从各类形形色色的古籍中拼凑出那个带着护目镜与头盔的严肃的面孔。又或是嘴角略略上挑而露出的含蓄的笑容。亦或是及其稀有地去除他的护目镜,而极少显露与人前的全貌——翠绿而失神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以及去下头盔时有些凌乱的发型。

              但是不够,远远不够。

              想要亲眼看到他,用这双眼睛仔仔细细地观察,用那贪婪的眼神细细舔舐他的每一个细节。然后听他用有些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对自己说话,听到自己如虔诚的求道者一般与他,这个自己心中神诋一般存在的他交谈。从他本人的话语中得到一个更加真切的他,并向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示一个大师的思想、技法,让他仔细打量自己,将注意力全部集中于他一人身上。

              然后,他要提出,与他,这位大师,做个朋友。

              也许他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请求而惊讶,他甚至可以轻易摹出他的一系列动作——那翠绿的眼睛微微睁大,紧抿的嘴唇有些发白。因这从未听说过的请求而眉头紧锁,流露出许些的疑惑和思索。终于同意后因自己的拥抱而蒙上一层潮红的瘦削脸庞,而他则会紧紧抱住他,恰如抱住那最后的救命稻草般,抱住他过于纤细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感受他被自己灼热的吐息而不自主地紧张,轻颤……

              很好,今天的弟弟也在无条件痴汉中。永恩看着趴在剑术指导手册上睡得正香,脸上挂着一个如同刚刚补完假期作业的学生一般白痴的笑容,无奈地叹口气,给弟弟盖了条被子。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02 01:06
                「叁」
                亚索作为剑术上的奇才,一直都受到导师的额外关注。当然,这也是他天天旷课也没有被劝退的原因。
                而今天,是他正式出师的成年礼。导师对此表示欣慰的同时表示非常欣喜再也不用带这个熊孩子了。而亚索表示若不是因为他是今天的主角,他现在应该在哪个酒馆里逍遥自在,或是随意放浪形骸地在哪棵树下睡过去。
                然而这只是他的个人想法罢了,因为今天的导师实在是耳清目明地把他在逃跑前被抓了回来。
                “你想去哪?”导师瞪着死鱼眼如此问道。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听好了,”导师脸上写满了严肃。“由于你的特殊表现...”
                “特殊表现?经常逃课?”
                “不是说那个,”导师无奈的摆摆手,“长老院决定你的成年礼在圣殿举行。”
                “我向往自由,我绝不会屈服于甜不辣所谓的秩序束缚!”
                “你在说什么?”
                “啊,这是来自屏幕另一端的作者在玩梗而已,不要在意。”
                “你在说什么胡话?”导师瞪了亚索一眼,又说道,“圣殿,或者说英雄殿,随你吧,重要的是,我会带着你去的,现在赶快去换衣服。”
                “为什么要换衣服啊!我是去女支院应职么?”亚索疯狂吐槽到。
                “因为圣殿里有着历代英雄和长老的塑像,各位长老在上,必须认真对待。”
                然后我们的导师就看到了对面的亚索眼中突然放射出了一道亮光,眼中好像换了人设一般又加上了高光,好像一只突然捡回了梦想的咸鱼。
                随后亚索一身白袍,腰间系着蓝色流云花纹的腰带,两条在身后飘飞的蓝带勾画出几分潇洒自如,腰间配以陪伴了他已久的长剑,黑色的长靴勾勒出他有力的小腿,代表性的蓬松马尾得到了数年来唯一的一次认真梳理,但仍然如松鼠的大尾巴一般拖在脑后。
                但这都不算什么,尽管这一身打扮已经勾引了路边无数迷妹的小红心。确实,和他手中的那一从引人注目的狗尾巴草比起来的话。
                小红心飞着飞着,碰到了那一从狗尾巴草都碎掉了。
                是的,俊秀少年手捧一丛狗尾巴草做痴情状。
                “你是准备去约会么?话说用狗尾巴草当做捧花来送也太寒颤了吧!哪个女孩子会接受啦!啥?男的?男的也不会接受啦!”导师硬生生的咽下涌到喉头的那一口血,奋力吐槽着。
                亚索冷漠地撇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没有追求对象的单身狗真可怜。
                然后他缓缓开口道:“重在心意。”
                心意个鬼啦!
                亚索直接略过了石化的导师,傲然向前走去。
                不过还没走几步,他又退了回来。
                “约会...啊不,圣殿在哪?”


                “以你——亚索绝对的忠诚起誓,”
                “以我——亚索绝对的忠诚起誓,”
                “尽毕生之力,”
                “尽毕生之力,”
                “守护艾欧尼亚的和平,以及子民,”
                “守护艾欧尼亚的和平,以及子民,”
                “......”
                "......"
                亚索机械性的应答着宣誓词,目光却一直驻留在圣殿中心的那尊易的雕像。那尊雕像站得笔直,在最高处注视着人们,脸上刻画着一个慈祥而不失严肃的微笑。
                「不对......」尽管所有事物都在此刻显得无比和谐,但是亚索仍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是这令人厌恶的距离感么?不,不对...」
                独自,在这繁华中彷徨。
                大师们,长老们站在一旁,看着这位名为亚索的天才宣誓,眼中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几分赞许:坚毅的眼神,以及,在注视易大师塑像时的那份火热。
                而亚索无暇顾及这些人的看法。
                「有什么不对...不对...绝对...出了问题...」
                「到底是什么?!」
                忽然,亚索动了,他向着那尊塑像走去。
                大师们瞪大了眼睛。
                亚索毅然的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那尊塑像。
                大师们傻了。
                过了一会,亚索才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才不是易大师!这个塑像的腰围宽了10cm!”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29 16:24
                  等等!镇楼图乱入的是a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29 18: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3 19:58
                      催更ing表示是楼楼的忠实粉>3<都追了楼楼三个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03 20:01
                        「肆」
                        在圣殿里捅了篓子之后...啊不...小生是说在亚索的成年礼之后,亚索便被长老院以游历为理由放逐出艾欧尼亚两年。
                        在这两年里,亚索在瓦罗兰大陆上四处游历的同时,也在坚持少年时曾坚持的事——写信。给那个人的信。有几封贴在了自己的推特上,有几封寄给了报社,结果亚索几乎实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知名人物。只是,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
                        比如,一下这个案例告诉了我们为什么。
                        “嘿?兄弟?”亚索坐在酒吧里,突然被一个流里流气的花花公子给搭讪了,而这位花花公子身后还跟着几个打手。
                        “...”亚索瞥了他一眼,低头不语,只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嘿,别这么冷淡。”花花公子,啊,就叫他花公吧。顺势想要将手搭在亚索肩上。
                        剑芒乍亮,那人的喉头便被疾风剑顶住。
                        “额...其实...我是想来学写情书的...”
                        “......”
                        总之,亚索的信已经上升到了文学的领域。“痴情书圣”的名声要比“疾风剑豪”的名声响亮的多。
                        而两年后,几乎是掐着秒来算,亚索结束游历,回到艾欧尼亚。
                        思乡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是更令他迫不及待的是,在游历的两年中打探到的消息——易大师的故居。

                        【正在前往:风归村】
                        风归村是位于桃霞山麓的一个小村庄。但这里历来是无极之道传承秘密朝圣之地。
                        因为,正是在这里,无极剑圣,易,书写了一代传奇。
                        而亚索此行的目的地,正是位于山顶的一间不起眼的木屋。
                        由于易并不是个张扬的人,风归村并不是个热闹的地方,而山顶更是鲜少有人踏足。
                        亚索沿着山路慢慢走了上去,然而山路还未到山腰就断掉了。
                        深呼吸,亚索猛然蹬地,攀上了崎岖的山道,风化的碎石遍布满路,嵌在柔软而散发着泥土香的地方,看似能搭上手的支点上却全是松软的泥土。亚索不得不招来疾风以让自己更加轻盈。
                        在脑袋后面的松果沾满了灰尘之后,亚索终于满身尘土地登上了山顶。映入眼帘的是在月色下一派灿烂的桃花。
                        一座落满尘灰的木屋。
                        一个小小的,灰色的墓碑。
                        亚索定定地看着这些,那遥远的距离感似乎就此减弱了几分。
                        “我来了。”
                        亚索走近了小木屋,抬手轻推屋门,似乎不这样做就会打扰到那屋里的人。
                        久违的光线投进了屋子,激起了一室的灰尘,亚索微微掩住口鼻,用疾风简单清扫了室内。
                        “这就是你生活过的地方么。”
                        简单的小屋,表明了曾经的主人孤寂独居的生活。
                        “易,我来了,你能看到么?”
                        不经意间,嘴角多了一抹微咸。
                        “你看得到吧...”
                        “你会看到的...”
                        难言的疲惫与悲伤猛然涌来,亚索仰面倒在床上,用力呼吸,这样鼻腔里似乎也有了那个人的气息。
                        伴随着那个人的幻影,亚索终于回到故土的第一天沉沉睡去。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06 18:55
                          「伍」
                          “唔......”
                          阳光从睫毛中漏进眼下,提醒着新的一天的到临。
                          所以说睡觉绝对是最好的减压方式,无论是多么烦心的事,在甜美的一觉后就会变得不值一提。
                          如果醒来的时候没有发生灵异事件的话。
                          亚索懒洋洋地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少年。
                          嘛...长得真像易啊...
                          腰围也差不多...
                          嗯...不管怎样,还是再睡一会吧...
                          嗯?
                          嗯?
                          嗯!
                          亚索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这可是易的床!就算他长得像易!就算他和易的腰围一样!他也绝对不能染指易!的!床!
                          “你谁啊?你怎么会在这啊?”亚索瞪着死鱼眼,以一种变态大叔的口气不怀好意地问道。
                          “...什么啊...这话是我说才对吧...这里明明是我家哎...”少年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你到底从哪里来的啊...”
                          “...”亚索没能再说话。
                          因为,随着这个少年慢慢睁开眼睛,亚索看到了那一抹如翡翠般的绿色。
                          “我在问你哎...你再不说话我就把你赶出去哟。”
                          “亚索...你是...”
                          “都什么跟什么啊...哼...算了...我是易。”
                          这个展开好像不太对。
                          易?就坐在,我旁边?而且这还是,少年版的易?古书上就提了一句“孤僻,独自住在山上,没有安全感的少年”的那个易?
                          亚索一脸懵逼。并摸了摸身边少年的腰。
                          喔喔喔这样的腰围,应该是真品喔。
                          少年竟不理他,径自跳下床去。快步走到他的剑旁,毫不犹豫地向亚索刺去。
                          亚索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在视野中捕捉到那翠绿的剑影时,他还是本能地躲闪开,并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护身。
                          “啧...身手不错啊变态。”
                          “?”
                          变态?
                          易还没能击出第二招,就发现自己认定的变态对手跑到墙角去画圈圈了。
                          于是这又是什么神展开?
                          ——————————
                          “所以...你是易...现在20岁了...”
                          “20岁零5个月!”
                          “好好好,20岁零...哎呀反正是20出头。然后现在是庆历四年春...”
                          “秋!”
                          “...行行行...你是易就听你的...总之,我现在是一个穿越到现在的‘未来’人...然后...嘿嘿嘿还见到了...易大师真人嘿嘿嘿嘿...”
                          “打住啦!那一串怪笑是干嘛啦!”
                          在亮出疾风成功驯服了易后,亚索慢慢地梳理着一堆不科学的设定,在终于接受作者神奇的脑洞后,亚索也明白过来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咳嗯,”亚索正了正神色,严肃地看向了易。“易,我是亚索,并不是个变态,来自未来2000年...”说着,亚索的神情又严肃了几分。
                          易看着他这么严肃,一时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好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
                          “请多指教了!易!!”亚索猛然一个下拜,倒是把易给弄蒙了。
                          “你你你...赶紧起来啊...”
                          而亚索却固执地趴在地上,又大声地重复道“请多指教!”
                          易有些无奈,半晌,才缓缓伸出手。
                          “好啊。”
                          亚索惊喜地抬起头,看到那少年和煦的笑。
                          就是,很开心的,发自内心的笑。还微微露出了有点尖的小虎牙。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恰到好处。
                          啊啊...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吧...
                          那一刻,亚索相信,他看到了光。看到了信仰。看到了,他自己一个人的,神诋。
                          此生所有的价值,都在这个少年的身上,这个人的身上。
                          很用力地握住他伸出的手,亚索扑进他的怀里。啜泣出声。“太好了...不是梦...”
                          少年愣了愣,心中许些的柔软尽被这怀里的少年触动,不得轻轻抚着他的背,柔声安慰道。
                          “是真的啊...我在这里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20 22:36
                            特别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21 23:19
                              「陆」
                              阳光渗透过枝叶,穿过小小的窗户,轻抚眼上细碎的睫毛。最后透过瞳孔映入大脑。
                              亚索单手把自己撑起,茫然地扫视着四周。
                              哈...还真是做了个好梦呢。
                              亚索自嘲的笑笑。
                              时间的流逝是不顾个人的情感的。两千年的区间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愿望和执念就此消失。
                              亚索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站在断崖的一边,而易站在他永远无法触及的另一端,中间则是两千年的沟壑。而他的执念也不过是孤崖上的一棵小草罢了。
                              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忽视的两千年。
                              他深深的爱着易,爱着那位大师。想要知道他的一切,想要与他并肩,想要亲眼看到这位大师,想要触摸他,想要听到他那极具吸引力的嗓音说出对自己的认可,想要与他交流。
                              甚至是想要看到他翠绿的眼眸变得阴沉,染上情欲,抚摸他温热的肌肤,邀请他的舌头共舞,把他紧紧抱住。
                              想要告诉他自己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想法。
                              在梦中也会无数次的想他。
                              但正是这样,在梦醒的时候便更加痛彻心扉,在一片虚无与现实中,自己被完完全全的撕裂,心里似乎有着一个空洞,怎样也无法填补。
                              这就是...痛苦吧...
                              亚索竭力地将自己从床上撑起,阳光正如梦中的那个人一样耀眼,几乎要把亚索的眼睛灼伤。
                              踉踉跄跄地慢慢挪到屋外,青草,桃花的香气令他感到了稍许的安慰。
                              嘛...这场持续了20年的暗恋,就让他继续藏在心底吧。
                              伸了个懒腰,将自己松懈的身体拉伸开来,听到了自己骨头间的脆声,亚索满意地深吸一口气。这便启程向山下走去。
                              风归村,不但是以易生前的传说而出名,更是有一干狂热的信徒,变态又或者某些有着恶趣味之人的理想乡一般的存在。
                              因为在这里,传说埋藏着易的墓。
                              而亚索的最后一站,也就是那座墓。
                              传说易在死前,拜托几位曾经的魔法师朋友帮忙给自己的尸身下下千年不腐的咒语。
                              问及为什么的时候,易却只是狡然地一笑。
                              “千年之后,有个孩子会来找我的。”
                              “这...何出此言?”
                              “是直觉吧...不过也有位大法师给我做了预言呢。”
                              “一定是个可爱的后辈吧。”
                              “可惜我没法见到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4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