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吧 关注:57,070贴子:602,659

【东方不败】《东风藏》(东方不败&顾长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一直是我最喜爱的角色之一。电影《东方不败》中一袭红衣,与令狐冲初遇,两人在水中对饮,无声一笑,勾人心魄,我想无论是男人或是女人,都会爱上他。这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东方不败,拥有绝对的力量和超越性别的容貌。作为一代枭雄,他生杀决断,极端自我,可是陷入情爱,他也会儿女情长,柔情似水,可惜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注定被辜负。

可他终究是东方不败,即使输也要输地轰轰烈烈,他用自己的死却让令狐冲记住了他一辈子。后来的电影《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中的东方不败,眼神沧桑,笑容落寞,自我厌弃,伤人伤己。那时候我心中就有个火苗,想要给东方不败一断完整的爱情,重新找回自己,我想他亲口告诉令狐:我不是诗诗,你去你江湖,我走我的天涯。我希望他放下宏图霸业,放下过去的爱恨情仇,遇到一个对的人,所以才有了这个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8 15:43
    2020-02-26 13:19 广告
    主角:东方不败,顾长风 配角:雪千寻
    东方不败,是我让你重出江湖,那么我就有责任再把你带回去。
    顾长风,你有你的朝廷,我有我的江湖,我们后会无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8 15:44
      第一章 重见天日

      明神宗万历二十三年,东方不败于黑木崖大战之后,殒然消失,群龙无首,武林进入了混乱时代。名方之士皆以东方不败之名自组势力,朝廷为平反,派锦衣卫顾长风探寻东方不败身死之谜。

      黑木崖下,一搜西班牙战船缓缓行驶着,顾长风立于船头,借着西洋镜窥探着被灰色雾霭下险峻的悬崖,深秋的太阳如强弩之末,仅存的一点温度也被海风吹散,从下向上看去,只有枯黄的杂草和裸露的黑岩,透着压抑的阴冷的死气。

      “想不到一代魔头东方不败战败之后,黑木崖还是充满狂气。”对于这个曾经的朝廷的劲敌,顾长一直风耳闻却从未见过,没想到一代枭雄会如此陨落,东方不败你真的死了吗?

      一行人下了船,沿着蜿蜒山路往崖顶走去。顾长风带着侍卫长汗青和凌风,西班牙古烈将军身后则是清一色的西班牙士兵,声势浩大。

      “长风兄,朝廷派我们带西班牙人来,是要找回荷兰战船,可是他们为什么要上黑木崖?”汗青一路上听着身后的洋人牧师口中念念有词,又是撒水又是作缉的,背后有些发毛。

      “这个古烈将军对我说,他对黑木崖很好奇,这里可是东方不败的老巢。”顾长风笑了笑,感情他们也觉得这黑木崖很邪气,怕得很。

      “好奇,好什么奇?”凌风嘟囔着,不明白他们明明炸了的船在水里,他们干嘛还要爬到崖顶来吹着冷风,这荒凉地连只兔子都不见,阴测测的怪渗人的。

      “汗青,凌风!” 见山路越走越陡峭,顾长风舔了舔被山风吹干裂的嘴唇,道:“你们留下带路,我先上去。”话音一落,就腾空踏上的崖壁,如一只大鸟般几个飞腾,转眼就不见了。

      古烈第一次见到天朝的轻功,吹着胡子瞪着眼咋呼了一阵,奈何跟不上,只能跟着汗青,凌风按部就班绕路。

      几个起落后,顾长风就看过了曾经的日月神教总坛,不过数月光景,这里已然变成了一片废墟,蒿草都有半人高,临近悬崖的城墙被推到,一根木桩高高插在墙头上,挂着一条黑黄的布条,几行暗红的血字,上书:千古罪人,东方不败,任我行。

      顾长风绕着祭坛走了一圈,右手慢慢按上了刀柄,从他走进这里,就感觉到这如鬼泣般的风声后似乎蛰伏什么东西,不时磨着利爪,窥探着自己,仿佛下一刻就要将自己撕裂。

      “是谁,出来!”风声更厉,那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哗啦一声裂开,不偏不倚朝着顾长风飞来,化不开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顾长风扬刀一挥,脚下落下几条碎布,“东方不败,如果你真的阴魂不散,就出来见我!”耳边响起一声沉重的叹息声,很轻,很快又化在了风里。

      此时,古烈一众终于赶了上来,见顾长风拔了剑,如临大敌的模样,纷纷举起了火枪。

      四下看不见人,可那可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都已经是一拨黄土了,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这里是野鬼之地,生人不易来,你们回去吧……”

      “你到底是人还是魔鬼?”古烈举着枪,看着残檐断壁,明明什么也没有,却似乎每个角落都又藏着什么。身后的牧师,大声念着驱魔的经文,似乎这样就能慰藉士兵们惶恐的内心,止住颤抖的手脚。

      这时,不远的角落处传来一声闷响,古烈举手一挥,士兵们齐齐上膛开了火,惊起一片飞鸟,飞沙灰尘瞬间模糊了众人视线。

      “别开枪!”顾长风来不及阻止,空中忽然落下一个鬼影,牧师惊呼一声,手中的圣杯碎成了两半,圣杯中盛满的鲜血顺着牧师金色的胡子流了一地,众人惊慌吃错,黑影飘忽而上落在一堵残墙之上,不动了。

      顾长风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黑衣白发,佝偻的身形,乱发后的脸皮如同干瘪的橘子般,原来是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顾长风拉住了古烈又要举起的手。

      老人缓缓开了口。“黑木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我是这个圣坛的三代长老,看尽三代教主起落,这是个不祥之地,来过的人会受到东方不败的诅咒。”

      “东方不败真的死了吗?”顾长风上前一步,问道。

      老人抬头,露出一双晶亮至极的眼,道:“当然,他的尸体当时跟自己的神功,一起掉下山谷,就在那里……”老人伸手指向身后的山崖方向。

      “那你带我们去!”古烈把手枪指向老人。

      老人轻哼一声:“跟上。”随后化成了黑影向所指之处飞去,众人跟在其后,老人脚下极快,就连自认轻功了得的顾长风也落下了不少。

      黑木崖顶,悬崖边,一堆乱石堆成的坟包上立着一块墓碑。

      顾长风赶到时,见老人站在山崖边,黑色的破衣剧烈翻飞着,像随时都要一跃而下。他没有回头,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指了指脚边的墓碑,道“这就你要找的,”

      “东方不败……”墓碑似乎已经立了许久,孤零零的立在这饱经风雨的崖边,字体残破褪色,顾长风先朝着墓拜了拜,伸手摸上粗糙的木质墓碑,低声念出上面的名字,带着丝悲伤。老人似乎有所触动,略有深意得看了眼顾长风,随即又望向那片灰色的海。竟然还有人会为东方不败的死而伤心,真是匪夷所思。

      此时,古烈带着他的荷兰士兵们气喘吁吁的赶到,看到东方不败的墓地,露出的贪婪的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8 16:10
        “前辈,虽然亲眼见到了,我还是不能够完全相信。”顾长风站起了身。

        “那你要如何才能信?”老人问。

        “我要亲眼看见他的尸体。”

        “长风兄,你想挖坟?” 汗青皱眉问道。

        “可能里面什么都没有呢?”不知为何,顾长风就是固执的认为,东方不败没有死,即使还有一线的可能,他也要试试看。

        古烈上前推开了顾长风,道:“挖坟的事让我来吧。”荷兰士兵将火药沿着墓碑撒了半圈,怦的一声就炸开了千斤的乱石,露出了下面的一副黑色的棺木。

        撬开棺材盖后,露出一具重度腐烂的尸体,恶臭扑鼻,逼着人退开数米,只有顾长风不退反进,第一个靠近了那具尸体。尸体的衣物完整,猩红的外袍是东方不败惯穿的颜色,只是脸已经完全腐烂胀大,呈现青紫色,早就分别不出昔日的模样,原来他真的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8 16:13
          抱起楼楼就是一个么么哒(^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8 16:25
            第二章包藏祸心



            老人苍老的声音响起:“看看这副臭皮囊,一代魔头也不过如此,人间只留下他一个遗臭万年的烂名,千古罪人,东方不败……”



            古烈掏出手帕,捂住口鼻,抽出长剑挑开尸体的衣物。



            顾长风按住了古烈握剑的手,质问道:“古烈将军,你到底想干什么?东方不败是一代枭雄,如今已经长埋黄土,我们汉人有句话,识英雄重英雄,就算不给他七分敬意,也要给他三分薄面,你们不可以侮辱他的尸体。”



            古烈发出几句古怪的笑,“如果这是东方不败的尸体,那葵花宝典一定就在这里。”向身后打了个手势,咔咔几声,荷兰兵已经将枪口对准了顾长风三人。



            “古烈将军,我是奉朝廷之命,带你打捞荷兰船的残骸,不是带你来找葵花宝典的!”

            顾长风三人连同那三代长老被团团围住,被枪口逼到了悬崖边,顾长风终于算看明白了,这帮西班牙人一开始就是冲着葵花宝典来的。



            “顾千户,你实在是太愚蠢了,你们汉人还有句话叫妇人之仁,东方不败现在不过一个死人,你怕我可不怕,葵花宝典你们既然不要,不如就给我好了。”古烈扔下手帕,掏出了短枪抵住了顾长风的胸口,顾长风大惊,往后倒去,可惜离太近,子弹避开了西藏,射入了右侧肩胛骨。



            汗青,凌风两人急忙将顾长风护在身后,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荷兰人连朝廷命官都敢动。荷兰士兵举枪上膛,古烈一声令下:“开火!”



            “闪开!”千钧一发之际,刚刚如雕像似的三代长老终于动了,大喝一声,跃到三人身前,双手如铁钩般张开,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再看时,数十枚子弹已经被他握了满把。长老双手一拨,子弹弹了回去。“还给你们!”,刚刚开枪的一排士兵瞬间中弹倒地,包围圈露出了一个缺口,老人提着顾长风突围而出。汗青,凌风紧追其后,险险躲过了下一轮枪林弹雨。



            顾长风一个身高八尺,身材高壮结实,百斤有余,可在这瘦弱的老人手下就如孩子般轻巧,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颠簸着起伏,几乎辨不清方向,等停下时已经到了山崖下的一处浅滩。顾长风被扔在一处黄沙上,脸色已经泛白,血浸湿了半边袖子,刚刚还在身后的汗青和凌风早没了踪影,看来是走散了。



            不等顾长风喘过气来,老人一掌拍在顾长风血流不止的肩膀上,一颗子弹带着些许皮肉射了出来,嵌入泥沙之中,又点了他几处穴位止了血。老人向前踱了几步,随手拾了根树枝,在黑岩上一划,燃起了一簇火焰,拉开顾长风的衣领直接按了上去。顾长风闻着自己的皮肉的焦臭味,咬着牙硬是将挤到喉间的痛呼声生生憋了回去,痛得额头青筋爆出,牙关咯咯作响。



            “一个朝廷高官有这样的骨气,我很欣赏你,顾长风。”草草处理完伤口,长老把树枝抛进了海里,从腰间摸出了一个精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后抛了过来。“烈酒可以止痛!”



            “谢谢!”顾长风用左手结过,仰头喝了数口,这酒香烈,干渴的喉咙火烧般的撩过,落入胃里化成了一股暖流。



            顾长风动了动右臂,慢慢坐直了身体,道:“懂得如此好酒之人,天下没有几个,谢谢你救我一命,东方不败!”



            “我救你一命,不是想听你胡说八道,带着你的手下滚下黑木崖!”老人转身就走,脚步奇快。



            “等等,你听我说完。”顾长风紧追而上,他怕这次让人走了,就再也不可能找到人了。他用尽全力一路狂奔,竟比受伤前跑得还快,老人一时竟甩不掉他。“日月神教到底历史我很清楚,你既然是三代长老,当时东方不败跟任我行,恶斗连场,他们两个绝不允许你在教内,况且带你的武功那么高,为何名不见经传,所以东方不败尚在人间,你就是东方不败!”



            听到这里,老人跃上了海边一块礁石之上,看着底下跑得狼狈不堪的顾长风,威胁道:“如果我就是东方不败,你就无法活着离开!”



            顾长风趟着海水,迎头看向老人,眼神中似乎带着无比的虔诚。“我是为了东方不败而来,能见他一面,毕生心愿,死而无憾!”顾长风知道自己赌对了,即使现在浑身疲惫不堪,疼痛难忍,可是精神上却越发的愉悦,不禁露出了开怀一笑。顾长风长着一张刚正不阿的硬汉脸,五官硬朗,笑起来却露出两个浅浅梨涡,甚是憨傻,再加上这固执的如同一块狗皮膏药的性子,让东方不败眼中有了一丝动摇,没想到他躲过了任我行,却没躲过这人。



            “好,那我就偿你心愿。”说完,东方不败出手连击顾长风周身大穴,顾长风顿感身上最后的力气被抽空了,胸口血气翻腾,张口就吐了几口鲜血。



            “顾长风,你已经中了我十四道封穴,只有半月的性命。”



            顾长风抹了抹嘴角,对于自己的即将命丧九泉的事毫不在意,说道:“意料之中,东方不败,你既要杀了我,就该兑现你的承诺,能否,能否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



            “值得吗?”东方不败怒极反笑,不知该骂这人胆大包天,还是夸他胆识过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8 17:43
              “已成定局,何必多问。”顾长风眼前已经有些发黑,他知道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



              “好!”东方不败大笑一声,终于站直了身体,缓缓伸手在脸上一抹,一张人皮面具连着灰白的头发一并被揭了下来。一头乌黑的长发长至腰际,迎风舞动,露出一张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脸。据顾长风所知,东方不败已过而立之年,可是现在看来说他的容貌竟比实际的年龄小了四五岁的光景。与面具上截然不同的雪白肤色,眉目深邃,静看美若好女,可鼻梁高挑,剑眉入鬓,又不失男子的英气。这样的相貌和在传闻中如妖如魔的模样是没有一点相似。 东方不败微抬着下巴,眉头微蹙,居高而下看着顾长风,眼神中透着强者对弱者的藐视和岁月沉淀下才有的沧桑厚重。



              “顾长风为看我一眼而死,值得吗?”东方不败矮下身,看着顾长风失神的眼睛开了口,却不是老人迟暮的之声,声线介于男女声之间,略微有些沙哑,如他的容貌般迷惑人心。



              “值得。”顾长风努力睁大眼睛,却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人脸。



              “那好。”东方不败缓缓举起手,一道劲风朝着顾长风的面门打去。顾长风没支撑到那一掌落下,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一下趴在了海水中。东方不败收回手,往后退了一句,躲开了脚边溅起的好大的浪花。东方不败看着海水浸没的半个后脑勺,径直踩了一脚跃上了沙滩,走出数十步,回头看了看依旧在海水中泡着的顾长风,忽然又折了回去,拎着顾长风的后襟再度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08 17:44
                好看!大大不要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9 03:15
                  好看,楼楼快点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9 10:15
                    很棒的文!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9 13:45
                      太好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11 23:22
                        很棒,但是,不是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13 13:58
                          但愿不是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23 14:41
                            同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1 09:06
                              求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17 22:40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0 09:08
                                  第三章藏身之处
                                  顾长风是被一记巨响惊醒的,整个身体几乎要从地上蹦起来,可惜枪伤加虚脱,让他只能在原地抽搐了下,随即他发现了自己正躺在一块高高凸起的岩石后,海风从他脑后的洞口吹来,又一记巨响,是海浪击打岩石的声音,很近。顾长风撑着沉重的脑袋,环视四周,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洞穴,内高外低,外面连着大海,洞穴里面看不清深浅,但海风能吹进来就说明里面应该还有出口。顾长风按了按肩膀,血已经止住了。

                                  断了的记忆很快连了起来。“东方不败,东方不败?”空旷的空间里有些回音,让顾长风的声音带着一丝可怜兮兮的颤抖,像只被遗弃的大猫。

                                  “喊什么,聒噪。”洞穴深处传来一声回应,声音穿透耳膜,顾长风捂着震荡的心脏,千里传音,东方不败的武功竟已入臻境。

                                  顾长风沿着声音来的方向,一点点往洞穴里挪,四周岩壁被流水打磨的十分光滑,顾长风从挪动,最后变成了四肢着地的攀爬,洞穴也越来越小,最后洞口处透出了一丝光亮,然后越来越亮。顾长风喜出望外,手脚并用,姿势难看的爬出了洞穴。只是外面并不是他期待的陆地,这里依旧是洞穴,只是比他刚刚待得地方宽敞了数十倍,光是从顶部的一道狭长的裂缝中透进来的,照耀着底下的水潭波光凌凌。潭水的四周矮木青苔,还有一小片沙滩,岩壁四周有数个他刚爬出来的地方一样的洞穴。顾长风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大致的地形图,这里就像是一个底部被扎了数个洞的葫芦。出口处的岩壁经流水打磨合,形成钟乳石锥,摇摇欲坠得挂在半空,而下面连接着黑木崖海浪最汹涌的一面绝壁,入口和出口都有,只是一般人却进退不得,但对东方不败来说,还真是个绝佳的藏身之所。顾长风摸了摸疼痛的脊背,咧了咧嘴角,可以想象,自己是像死狗一样被捡了回来,又像死狗一样被一脚从这洞口踹了下去,不过至少可以确定,东方不败并不没有杀自己的念头。

                                  想到这里,忽见一抹鲜红缓缓的从高处的一处洞口跃了下来。东方不败换回了红衣,头发松松挽了个髻,头顶的光束下照得他的脸通透如玉,衣袂翻飞,垂眼俯瞰众生姿态恍如谪仙。顾长风不由退后了一步,若不是知道他就是东方不败,多少会被这样的皮相迷惑,即使现在,他依旧止不住体内的血液急速鼓动。可是再一想,也只有如此近乎仙魔的容貌才担得起东方不败之名。

                                  东方不败见过许多朝廷的官员,各种嘴脸皆有之,要杀他的,要攀附他的,可是没有一个如顾长风般让他觉得这般……有趣。刚见时,像头张牙舞爪的熊,愚笨又莽撞,看他誓死捍卫自己那个假坟,浑身透出八股的迂腐,后来当自己有了丝恻隐之心,想放他一条生路时,他又不要命般追上来要看自己的真面目,闹得他想一掌拍死他。但顾长风的特别也许是他从来不曾畏惧自己。东方不败敛下眼,用细长的睫毛阻断视线,勉强把这些作为顺手把人拎回来的理由。

                                  “愣在那作什么,没死就去弄些吃食来。”东方不败甩了甩衣袖半躺在在不远处的一块礁石上,摸出酒壶开始喝酒。

                                  这里四下一目了然,能有什么吃食?上不了天,下不得海,最终顾长风还是把视线落在了那一汪潭水处,是淡水,应该是从这缝隙处落下的雨水汇聚而成,又仔细看了看潭面,偶尔泛起的细小水泡,估摸着水里应该会有鱼。顾长风找了根长木棍,从内衣下摆撕了个布条,抽出藏在小腿旁的一把匕首,制成了一把简易的长枪,随后挽起裤脚,趟下了水。他猫着腰紧盯着脚下的动静,很快数条三指宽的游鱼绕着他的脚腕打了个来回。

                                  顾长风高高扬起左手,用力朝着鱼脊扎了下去,搅合潭水一片浑浊,只是提起来时却发现匕首上什么也没有,插歪了,左手使力果然不如右手灵活。无法,只能继续,换了块地,继续等鱼儿们主动来找他。几次下来后,终于捕到了几条,除去被扎破苦胆的,也才五条,最大的一条巴掌大,另外四条小了可怜,感觉加起来还不够自己塞牙缝的。此时,日头已经西斜,原来落于水潭上光线逐渐消散,他实在看不清了,只能上了岸。折了些矮木枝条和干苔藓生了火。顾长风不时瞥一眼背对着自己的人,那人似乎是睡着了,许久不曾动一下。

                                  鱼肉的香味开始飘出时。顾长风拎着手中两串鱼走了过去,还没近身,却见东方不败半阖眼眸,墨色的眼珠淬着丝蓝,着里面没有半分睡意。顾长风脚步一顿,踌躇着把手中那串大的递了过去,东方不败也不客气,接过后放在鼻间闻了闻,竖起了眉间三条褶皱。顾长风的心被他脸上再明显不过的嫌弃表情所牵动,还来不及说句什么,刚烤好的鱼伴随一声水声,打哪来回哪去了。

                                  顾长风:“……”

                                  东方不败手指尖上银光一闪,射出数条银丝,五指一勾一拉,四五条肥美的鱼从水中飞出朝着顾长风的脸面砸了下来,其中一条还不屈不挠的一尾巴拍在了他的脸颊上,十分鲜活。

                                  东方不败拎起一条刚刚“吊”上来的鱼开始处理,这回顾长风看清了他手中的东西,那是几根再普通不过的银针,只是在他手里就成了利器,去鳞,开膛,又快又利落。东方不败将插着鱼的树枝一头斜插进土里,洗净指尖上的血丝,看了眼给捏着一串小鱼看“热闹”的顾长风:“你爬上来拿洞口附近有个石臼,里面的东西可以调味。”顾长风回了魂,感觉刚刚那一眼化成了实体,迎面砸来两字:**。顾长风抹了抹湿漉漉的脸,露出一丝窘迫。

                                  找到东方不败口中的破碎的石臼,里面有些油盐罐头,还有几小包的杂米,顾长风闻了闻,拿了些盐巴和孜然粉。这次烤鱼,他拿出来十万分的认真,东方不败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摸出腰间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不时还抬头看一眼外面的天。再次烤好鱼。天已经渐暗,头顶的天空逐渐由嫣红变成了一条深蓝色的缎带,其中镶嵌着几颗稀疏的星辰。

                                  两人沉默得吃着晚餐,东方不败吃了两条就不动了,摇着酒壶,继续半躺着喝酒。顾长风吃饱了,又到溪水边灌了几口水,坐在东方不败对面烤着火。柴火并不太干燥,不时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

                                  “东方不败,多谢你救我。”顾长风试探着打破这异常安静的气氛。

                                  “我说过了,东方不败已经死了。”

                                  “那我该叫你什么?东方公子?东方君?”看着东方不败的脸色又转冷的趋势,顾长风急忙挽回道:“都不行的话,我给你另取一个代号?”

                                  东方不败停下了晃着酒壶的手,恍惚间似乎听到了另一个声音:等我回来,再给你取个代号?

                                  顾长风听到对面没了声响,疑惑得望去,正对上那双烟雨缭绕的眼,像是要把所有的光都吸进去。顾长风的后背开始反射性的紧绷,疑惑不定,捉摸不透,没等他琢磨出格究竟来,如鬼魅的疼痛感从胸腔蔓延开来,额头的汗瞬间沁出,体内如被针扎火烧般的疼痛瘙痒难忍,恨不得用手扣入肉里抓挠,顾长风翻身倒地,弓起腰,手指被细碎的石头上磨出血,强忍着最后的理智不去抓挠胸膛,因为他知道那样只能死得更快……

                                  “十四封穴,每日发作一次,十四天后爆体而亡,但绝大部分人根本熬不过这十四日。”东方不败起身,缓缓迈步绕过火堆,一脚踢在顾长风的肩膀上。顾长风闷哼一声,仰天摔下,双手开始不守控制的伸向胸口,东方不败用力踩在一边扭曲的手腕。

                                  “不要自作聪明,更不要试探我……”

                                  东方不败蹲下身,伸出两根手指,修长的手指拨开顾长风破烂的衣服,裸露出蜜色的宽厚胸膛,肌肉密实,更称得那两根手指洁白如玉。柔软的指腹拂过焦黑的伤口,往下停留在心脏的位置。

                                  明明只是轻微的触碰却让顾长呼吸急促,胸膛剧烈起伏着,仿佛那两根柔软的手指是两根毒刺,下一秒就会刺破胸膛。东方不败看着顾长风扭曲的脸,笑了。“疼么?只是开始而已,后面的滋味会更好……”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抬起又落下,像是轻击了一下他胸口。看似轻巧的一点,却带着内劲,让顾长风啊的一声,疼得整个胸口的肌肉细微得颤抖起来。东方不败起身退开,仍由顾长风在地上翻滚着。疼痛感来的快猛,退去也迅速,换了几口气后,顾长风缓缓坐了起来。

                                  “想要活下去,就安分点……”说完,东方不败甩袖而去,飞回了原先的洞穴之中,就在无声息。被折腾的半死的顾长风,靠着那堆微弱的篝火,成功的昏睡了过去。夜半,一阵萧声从那透着飘忽光亮的洞口传来,曲调绵长悠扬,裹着秋意的萧瑟,透出一丝悲凉。半梦半醒间醒来,顾长风晃着神不知今夕何夕,胸口残留疼痛提醒着他一切都不是梦,那里因两根手指留下的怪异触感还挥之不去,东方不败,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许久后,终究困极睡去。


                                  收起回复
                                  18楼2017-07-11 17:41
                                    棒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12 07:52
                                      楼楼好不容易更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2 07:52
                                        希望楼楼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11 00:07
                                          第四章爱妾诗诗
                                          顾长风是被阳光照醒的。他抬手遮住脸,快速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扯出伤口上一阵钝痛。头顶那条狭缝里透着白亮的光,今天外头应该是个好天气,这日头已经接近正午了。顾长风已经许久未曾睡到这个时辰,常年的军队生涯容不得这般懈怠,他有些懊恼的拍了拍昏涨的脑袋。他先在洞里走动了一圈。探头看了看东方不败所在的洞口,洞口黑压压的,没有一点动静,也不知是在还是不在,顾长风也没多看,现在他当务之急保存体力,找机会出去。

                                          在昨天的破石臼里翻出了米,又在边边角角找了个花瓶,洗了洗,煮起了米粥。他烤鱼的技术不敢恭维,但煮粥耗的是时间,控制点火,熬了大半个时辰,等出了米油,又加了点粗糖搅合,连空气中都泛着甜味。

                                          顾长风呲牙咧嘴得喝了一半,留了一半温着,吃人家的,总得给主人留点。等身上有劲了,他又闲不住得四处溜达,揣测着该怎么爬上去,爬上岩壁不难,可是到顶后就没有借力的地儿了,离那道出口,最近还有十来米,怎么过去。顾长风摸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感觉有些棘手,这高度,弄不好摔下来,不死也残。

                                          没办法就按兵不动,他开始打拳,一套短拳,幅度不大,速度慢,不会过分牵扯伤口,可是对肌肉协调性要求高,近身搏斗中十分受用。顾长风练得全神贯注,练完两遍背上已经出了汗,拧了条湿布擦身,低头却看到水的倒影里多了一抹红色。顾长风吓了一跳,直起身时,就发现东方不败坐在洞口,并着腿,垂着一双脚,正看着他。

                                          “你……”顾长风迟疑了一会,不敢叫东方不败了,更不敢唤其他乌七八糟的小名。

                                          “嗯?”东方不败轻轻应了一声。

                                          “那个……我煮了粥,你要喝点吗?”虽然已经凉了。顾长风指着一旁的陶瓷花瓶。

                                          “好啊。”东方不败应声飘了下来,同样是男人,他却轻盈得像片羽毛。他走近,从顾长风手里接过那个花瓶,迟疑了片刻,先尝了一口,还小猫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说了句:“甜的。”

                                          “我加了点糖。”顾长风像是受了表扬般,不好意思得摸了摸后脑勺。

                                          东方不败喝完,取出袖中的手绢擦了擦嘴,说了句:“很好喝,谢谢你。”

                                          东方不败居然对他说谢谢,顾长风掐了把大腿,终于觉出不对来。他对面的东方不败叠着腿坐着,双手自然放在膝盖上,眼神无邪又温柔,无论是坐姿,还是说话的语调都和昨天的判若两人。

                                          “是教主让你来的吗?”东方不败开口问道。

                                          “啊?……”你不就是教主本人么?

                                          “你叫什么名字?”东方不败侧着头问他,眼神清透,嘴角微翘,丰厚的下唇折射出初开的玫瑰花瓣一样的质感。

                                          顾长风微微仰了仰头,莫明屏住了呼吸,他试探得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诗诗……我叫诗诗……”


                                          回复
                                          23楼2018-02-24 11:05


                                            回复
                                            26楼2018-02-24 11:29
                                              怎么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8 06:58
                                                大大我也在坑底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8-08-18 17:02
                                                  双东你还记得吗?我等了好久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8-18 17:03
                                                    楼楼,要不要考虑考虑填坑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8-19 21:06
                                                      第五章 “闺房”一探

                                                      东方不败骂完了,啊啊喊着,在山洞里回荡着就变了味,顾长风臊红了脸,又去捂他的嘴,伸过去才记得上头还沾着那毒药。东方不败仰着头,一口白牙重重咬了下去,顾长风脸皮都抽搐了。

                                                      “松口!”

                                                      东方不败满脸的泪,双手抱着顾长风的胳膊,松了牙,用力吸吮着伤口处的鲜血,将顾长风的血和着药一并吞了下去,眼中泛着蓝光,像个吸血的精怪。


                                                      回复
                                                      36楼2018-08-20 10:11
                                                        “你!”顾长风怒气冲冲得站起来,把衣服一扔,走到河边洗手。大鱼际处一圈牙印,红肿出血。

                                                        过了会,东方不败又爬过来把衣服抱在怀里。“教主会生气的,不能烧,不能烧。”

                                                        “你哭完了没有?”顾长风返回来,蹲下看着东方不败。“我不管你是真疯还是装疯……能不能先告诉我怎么出去。”

                                                        东方不败指了指上头,又摇了摇头道:“出不去的,谁都出不去。”

                                                        “诗诗……是吧,你是教主的手下吗?”

                                                        东方不败抱着衣服,用脸轻轻磨蹭着,回道:“我是他的爱妾诗诗啊……”

                                                        居然是妾,还爱妾,这东方不败精分了还是鬼上身?权当他真的精分了,装作自己的妾,去等一个人,然后和他亲热? 不给亲热,就自杀?

                                                        顾长风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眼前一片发黑。索性就这么坐着跟“诗诗”聊天。诗诗除了爱哭,基本有问必答,说得有些颠三倒四,前后却还有迹可循。他大致推测出“诗诗”的经历。首先诗诗是东方不败众多后宫中的一个,她犯了什么大错,东方不败要她等一个人,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一个汉人男子。拿自己的爱妾去拉拢一个汉人,这行径也是令顾长风嗤之以鼻。

                                                        但为什么东方不败会认为自己是“诗诗”呢?诗诗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东方不败精神错乱凭空捏造的。东方不败躲在这黑木崖,是不是因为得了这个“病”,他把自己关了起来,不让“诗诗”出去。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什么时候会变回原来的东方不败?


                                                        回复
                                                        38楼2018-08-20 10:11
                                                          折腾了一通,东方不败依旧是“诗诗”的模样。这人说变就变,总有个缘由,顾长风抬头向东方不败住的洞口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顾长风指了指上头,问道:“我能上去看看吗?”

                                                          “你想上去啊?”诗诗亲热得拉起顾长风的手道。

                                                          “啊?”有点好奇而已,顾长风还在犹豫,东方不败就拉着他的手环在了自己腰上。顾长风手臂僵直,被迫环住红衣下劲瘦的腰肢。东方不败脚下一用劲,两个人飞了上去。

                                                          脚落了地,顾长风回头看了一眼,这高度,他这分量就这么轻飘飘得被提了上来。看来人疯了,功夫还没忘。洞里黑漆漆的,东方不败熟稔得走进去,燃起一盏灯。在他眼前晃了晃。

                                                          里面不大,但有床铺,有矮几,挂着几件衣裳的衣架子,还有各色的彩线,一副秀了一半的龙凤图。这就是东方不败住的地方,顾长风走了两圈,有些别扭,像误闯了女儿家的闺房,特别是东方不败还衣衫不整得坐在床边。

                                                          “诗诗?”顾长风有些认怂。

                                                          东方不败像没听见,自顾自的躺了下去。“我累了,想睡了。”

                                                          “那我下去了……”顾长风有些尴尬,觉得东方不败又在暗示什么。


                                                          回复
                                                          39楼2018-08-20 10:1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40楼2018-08-20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