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班吧 关注:1贴子:13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4-17 14:35
    久远寺有珠
    有珠将工坊的双子之一叫到客厅去让他盯着午睡镜,自己进入工坊中去。
    深吸气将猫铃(施法道具)摔在地上,强大的魔力四溢而出,增幅了有珠的魔力的操纵能力。
    从兜中拿出一个棕色小瓶,拔开塞子露出一点点绿色的雾。
    顿时一股惊人的魔力几乎是要喷涌而出,整座别墅的防御措施在一瞬间几乎将所有防御全部拿去来压制这股力量,尽管只是单纯压制溢出的魔力而已。
    “月之油”,用神代牧游神的腹部脂肪做成的使魔,真正的童话之王,是大魔女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使魔。
    它本身就拥有最高级魔力炉心的功能,甚至是直接释放无尽大源魔力的强大底蕴。
    离合诗篇启动。
    魔女家族的传承施法手段之一,将复数完全不兼容的神秘合二为一的秘法。
    这次融合的便是RIDER与月之油——怎么可能,只是以有珠本人为通道,由月之油给RIDER供魔而已。
    同时被融入的还有令咒,只要月之油还在工作,那么令咒就无需引导,可以直接以有珠的意志发动。
    充沛的魔力流过体内,有珠用让莉黛尔先带过来的备用材料再次制作了一对双子骰子使魔。
    月之油缓缓浮出瓶子,升上天空,化作一轮不显眼的圆月,在高大概120米的距离,躲在了伪装的云层后面(如果有人在高空八十米的地方向上侦测魔力就会发现大团的魔力在上空)
    它向冬木市移动,今晚零点魔力储存酝酿过后,配合有珠的午睡之镜的覆盖操作,神秘低于它的传送行为,将被完全禁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4-17 15:00
      顺便一提,月之油本质是油,因此正面遭遇到高强度的热(有神秘加成)便会剧烈燃烧,并且它本身对攻击性神秘攻击抵御力并不如它自身神秘那么高(原著中被青子硬是用超强化的魔炮给打下来的,老丢人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4-17 15:18
        久远寺有珠依旧在地下工坊里工作着,别墅内部空间始终动态变换着,保证入侵者只能在两三个区域内来回转悠。
        桥之巨人,魔女家族传承三使魔之一,取名自鹅妈妈童谣的“伦敦桥塌下来”。
        拥有木头,石头,钢铁和城市(4000年神秘)四个阶段,有珠本身只能够唤醒前两个阶段的桥之巨人(1000年神秘),这并非因为硬条件上的不足,只是因为有珠本身对现代文明认知甚少而造成的障碍。
        而有了RIDER后就不一样了,她的星之开拓者EX正是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的奇迹——有珠对现代文明的认知顿时在这夜晚的行动中被补全了。
        可以覆盖整个冬木市魔像使魔潜入地下,当下一个清晨到来之时,拥有4000年神秘的神代魔像——“城市巨人”将在冬木市腹地彻底成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4-17 23:17
          有珠将手头材料再次进行制作加工——就像是四战肯尼斯所做到的将提供魔力者与令咒持有者分开相似,有珠通过离合诗篇,改造了外面的使魔,即使说,有珠现在可以以那个双子之一使魔为伪装的线路跳板与其他从者进行远程契约——只不过确实是由有珠自身供魔而已。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4-18 10:52
            白蔷薇猎犬,有珠的第三个传承使魔。(没了,真的,原著有珠就三个传承使魔)
            其形象为雾,特点是能够吸收魔力,诅咒和轻小物质(毒素颗粒之类),并且内部拥有强酸的腐蚀性和寸寸都有液压钳一般的咬合力。
            低于其神秘的存在会被它无条件消灭,现在它的神秘等于月之油,可生效范围(单纯的吞噬范围)为城市巨人的一半。
            特点是虽然不怕火,但与月之油一样惧怕同等正面冲击,但是只要有珠手中本体不被毁,就不会被彻底消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4-18 22:20
              猫铃
              有珠施法的前置手段,条件是无直接阳光照射情况下使用。
              这也是发动离合诗篇的必备品。
              它自身效果是在原地召唤大量的巨型餐具(可延迟),其硬度等同钢铁,神秘程度比现代魔术更高一级,因为制作方法是魔女家代代相传的。
              顺便一提,因为月之油和城市巨人已经蛰伏两天,而有珠又使用了离合诗篇,现在月之油已经属于工作状态(揉合城市巨人),现在有珠在冬木市范围内施法都会受到“第一法”产物和“星球触觉”产物的高神秘性庇护以及对神秘的强干扰能力(注意,只针对神秘,但在序列上不能直接干扰魔法)
              城市巨人活跃性增强,就是行动速度反应能力再次加快,尽管第一阶段木之巨人都能以超过60脉速度移动
              这些东西甚至是百度可查的,毕竟信息少。(不过理解起来你需要一点型月知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4-18 23:06
                久远寺有珠(暗戏判定删减版)
                深吸气将猫铃(施法道具)摔在地上,强大的魔力四溢而出,增幅了有珠的魔力的操纵能力。
                从兜中拿出一个棕色小瓶,拔开塞子露出一点点绿色的雾。
                顿时一股惊人的魔力几乎是要喷涌而出,整座别墅的防御措施在一瞬间几乎将所有防御全部拿去来压制这股力量,尽管只是单纯压制溢出的魔力而已。
                “XXX”,用神代牧游神的腹部脂肪做成的使魔,真正的童话之王,第一法的作品,是大魔女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使魔,拥有接近第一法和星球触觉的高等神秘。
                “XXX”生效于冬木市(具体过程我和谐了)
                离合诗篇启动。
                魔女家族的传承施法手段之一,将复数完全不兼容的神秘合二为一的秘法。
                “XXX”经过今晚(17号)零点(18号)魔力储存酝酿过后,配合有珠的午睡之镜的覆盖操作,神秘低于它的传送行为,将被完全禁止。
                白蔷薇猎犬,有珠的传承使魔之一。
                其形象为雾,特点是能够吸收魔力,诅咒和轻小物质(毒素颗粒之类),并且内部拥有强酸的腐蚀性和寸寸都有液压钳一般的咬合力。
                低于其神秘的存在会被它无条件消灭,现在它的神秘等于“XXX”,可生效范围(单纯的吞噬范围)为“AAAA”的一半。
                ===时间分割线
                猫铃
                有珠施法的前置手段。
                这也是发动离合诗篇的必备品。
                P.你问我第一法设定?我又不是魔法使,描述是我直接从魔夜的描述里扒出来并配合午睡镜使用的禁锢魔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4-19 00:01
                  日常 李琼 男 火 一队战斗组组长 LV5 学校活动区
                  “切……”
                  看着那领路人的一脸坏笑,李琼只觉得有一只冰过的手在自己背脊上拂过,脖子下方爆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
                  “狐狸?狐狸?”
                  听到解说的李琼重复了一遍,扭过头确认来自己亲眼看的敌人又一次重复了一遍。
                  一只红皮的狐狸,没有金面白毛也没有九条尾巴,大概就是生物书上那种被塞到高级消费者链子里的一个图像吧?
                  领路人还是那一脸坏笑地离开了,李琼沉默地解下背后的长形包,寒光一闪手腕带风,抽出其中的武器,随手将手提带向前一丢——
                  似乎手提袋里有一些重物来增加质量的缘故,手提袋遵循抛物线的轨迹,仅在短短几秒内将狐狸的视野蒙上漆黑的幕布。
                  一把杆是棕褐色镀漆消光带着几个突起,而枪头是黑色,全长不过佩剑长短的短枪被李琼攥在手里,化作野兽的獠牙。
                  李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脚踏前一步,侧着身子右手抡圆了“呼”地一声,武器撕裂大气发出爆鸣哀号声,渴望着活物的生命一般凶恶万分地朝着被遮住视线的狐狸的头部抽去——
                  “现在开始给我匍匐在地昏死过去!”
                  狐狸被蒙蔽双眼却依旧灵敏,刹那间侧过头减轻了这记横扫冲击,哀叫一声跑开了,几步后停住,充满敌意的盯着李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22 00:27
                    逃得很快啊。
                    停下身体的动作,残留在手上的打击感轻飘飘的,果然狐狸这种生物就算不是暗妖那种怪物敏捷也是点得很高嘛。
                    眼珠挪动,李琼这才发现地上的法阵,狐狸弓起后背时显露的图案似乎有些特别。
                    嗯嗯嗯……
                    李琼皱着眉毛,从后腰那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来,揭开麻绳,摊开看里面是一支焦黄的香气扑鼻的烧鸡腿。李琼把这可口的食物垫着油纸向面前受惊的狐狸抛过去,落在它前面再稍微远一些的距离。
                    “诺。”
                    把武器扛在肩膀上,大拇指顶住突起,脑袋往右一歪。
                    自己童年在深山乡村长大,对这些食肉性小动物的身体再熟悉不过,肌肉线条亦是看得一清二楚。
                    呼吸的配合,肌肉的脉动,目光的交融,对于野兽来说这给双方会增加一些“迂回”也是“再度观看对手行为”的安心感。
                    “我直接说了。”
                    不清楚狐狸有没有听懂人话的能力,自己先摆了一个向下压的动作,然后平行手腕左右摆了摆。
                    “我现在只对你背后的图案感兴趣,安心呆着,要是敢乱动耍花招,会有比刚才那下更厉害的;如果你只是趴在那里吃鸡腿……我就不动你。”
                    自己向右侧更加歪了歪头,右手指因为位置上升的原因碰到了耳垂,自己能感觉自己的臂膀腰肢和腿肌肉都默默热了起来。
                    一人一狐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李琼能清晰看到狐狸背上图案的全貌,而手中的武器就算伸长一倍都距离地上的鸡腿差那么一点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7-22 00:40
                      这只有灵性的火红狐狸有点惊讶,有些疑惑地走过来,到鸡腿旁边,却不老实,伸脖子叼起鸡腿就想跑。
                      李琼是个充满野性的孩子。
                      “琼”指“美玉”,而将本身从“璞玉”一直打磨至今的,是自然的亲和,内心的宁静,以及……
                      虎视眈眈的“兽心”。
                      “狐狸趴下吃东西”和“叼起小鸡撒腿就跑”是两种行为模式,有经验的猎人农户可以轻松辨认并作出预警,而李琼,通过动物的肌肉变化,目光的变化,皮毛的抖动等等细微至极的因素来提前预知出“行为模式”。
                      预知到了狐狸的行为的同一时间——李琼开始了行动,或者说“执行了预先定好的动作”。
                      热起的身体瞬间释放了大量的热,惊人的化学能推动了肌肉运动来完成李琼接下来的行为。
                      右手极短且迅速地向前递了几厘米,紧接着——
                      脖子旁边的武器迅速变化起来,伸得长长的,如同弹射一般直接斜跨过狐狸的脖子,钉在了狐狸旁侧的地面上。
                      人狐之间距离有两个武器长度有余,而现在这武器,足足有之前三倍长。
                      铡刀一般的棍子将狐狸压在地上,或者说,“叼住了鸡腿的狐狸的发生了形变的脑袋”成为了狐狸逃跑的第一时间阻碍。
                      紧接下来,李琼加大力量压住狐狸想让它动弹不得,将阻碍就算消失掉了也无法逃跑也变成现实。
                      因为是肌肉反射一样的动作,李琼的眼睛主动从下到上去扫视狐狸后背上的图案,自小锻炼的惊人动态视力将图案全貌清晰地收入眼中。
                      “来看它背上的图,从上往下看!”
                      李琼低喝一声,招呼伙伴来帮自己的忙。
                      “别动,你想狠狠遭这一下吗!”
                      李琼转脸低吼出声,脸上露出一丝野兽般的喜悦。
                      “安心趴着。”
                      他,发出最后通牒。
                      狡猾的狐狸败给了猎人,趴在地上成为笼子中的猎物,将如何被处理已经不是它能置喙之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7-22 00:44
                        垂眸看着那领路人的一脸坏笑,李琼只觉得有一只冰过的手在自己背脊上拂过,脖子下方爆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
                        “狐狸?狐狸?”
                        听到解说的李琼重复了一遍,扭过头确认来自己亲眼看的敌人又一次重复了一遍。
                        一只红皮的狐狸,没有金面白毛也没有九条尾巴,大概就是生物书上那种被塞到高级消费者链子里的一个图像吧?
                        领路人还是那一脸坏笑地离开了,李琼沉默地解下背后的长形包,寒光一闪手腕带风,抽出其中的武器,随手将手提带向前一丢——
                        似乎手提袋里有一些重物来增加质量的缘故,手提袋遵循抛物线的轨迹,仅在短短几秒内将狐狸的视野蒙上漆黑的幕布。
                        一把杆是棕褐色镀漆消光带着几个突起,而枪头是黑色,全长不过佩剑长短的短枪被李琼攥在手里,化作野兽的獠牙。
                        李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脚踏前一步,侧着身子右手抡圆了“呼”地一声,武器撕裂大气发出爆鸣哀号声,渴望着活物的生命一般凶恶万分地朝着被遮住视线的狐狸的头部抽去——
                        “现在开始给我匍匐在地昏死过去!”
                        狐狸被蒙蔽双眼却依旧灵敏,刹那间侧过头减轻了这记横扫冲击,哀叫一声跑开了,几步后停住,充满敌意的盯着李琼。
                        逃得很快啊。
                        停下身体的动作,残留在手上的打击感轻飘飘的,果然狐狸这种生物就算不是暗妖那种怪物敏捷也是点得很高嘛。
                        眼珠挪动,李琼这才发现地上的法阵,狐狸弓起后背时显露的图案似乎有些特别。
                        嗯嗯嗯……
                        李琼皱着眉毛,从后腰那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来,揭开麻绳,摊开看里面是一支焦黄的香气扑鼻的烧鸡腿。李琼把这可口的食物垫着油纸向面前受惊的狐狸抛过去,落在它前面再稍微远一些的距离。
                        “诺。”
                        把武器扛在肩膀上,大拇指顶住突起,脑袋往右一歪。
                        自己童年在深山乡村长大,对这些食肉性小动物的身体再熟悉不过,肌肉线条亦是看得一清二楚。
                        呼吸的配合,肌肉的脉动,目光的交融,对于野兽来说这给双方会增加一些“迂回”也是“再度观看对手行为”的安心感。
                        “我直接说了。”
                        不清楚狐狸有没有听懂人话的能力,自己先摆了一个向下压的动作,然后平行手腕左右摆了摆。
                        “我现在只对你背后的图案感兴趣,安心呆着,要是敢乱动耍花招,会有比刚才那下更厉害的;如果你只是趴在那里吃鸡腿……我就不动你。”
                        自己向右侧更加歪了歪头,右手指因为位置上升的原因碰到了耳垂,自己能感觉自己的臂膀腰肢和腿肌肉都默默热了起来。
                        一人一狐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李琼能清晰看到狐狸背上图案的全貌,而手中的武器就算伸长一倍都距离地上的鸡腿差那么一点儿。
                        这只有灵性的火红狐狸有点惊讶,有些疑惑地走过来,到鸡腿旁边,却不老实,伸脖子叼起鸡腿就想跑。
                        李琼是个充满野性的孩子。
                        “琼”指“美玉”,而将本身从“璞玉”一直打磨至今的,是自然的亲和,内心的宁静,以及……
                        虎视眈眈的“兽心”。
                        “狐狸趴下吃东西”和“叼起小鸡撒腿就跑”是两种行为模式,有经验的猎人农户可以轻松辨认并作出预警,而李琼,通过动物的肌肉变化,目光的变化,皮毛的抖动等等细微至极的因素来提前预知出“行为模式”。
                        预知到了狐狸的行为的同一时间——李琼开始了行动,或者说“执行了预先定好的动作”。
                        热起的身体瞬间释放了大量的热,惊人的化学能推动了肌肉运动来完成李琼接下来的行为。
                        右手极短且迅速地向前递了几厘米,紧接着——
                        脖子旁边的武器迅速变化起来,伸得长长的,如同弹射一般直接斜跨过狐狸的脖子,钉在了狐狸旁侧的地面上。
                        人狐之间距离有两个武器长度有余,而现在这武器,足足有之前三倍长。
                        铡刀一般的棍子将狐狸压在地上,或者说,“叼住了鸡腿的狐狸的发生了形变的脑袋”成为了狐狸逃跑的第一时间阻碍。
                        紧接下来,李琼加大力量压住狐狸想让它动弹不得,将阻碍就算消失掉了也无法逃跑也变成现实。
                        因为是肌肉反射一样的动作,李琼的眼睛主动从下到上去扫视狐狸后背上的图案,自小锻炼的惊人动态视力将图案全貌清晰地收入眼中。
                        “来看它背上的图,从上往下看!”
                        李琼低喝一声,招呼伙伴来帮自己的忙。
                        “别动,你想狠狠遭这一下吗!”
                        李琼转脸低吼出声,脸上露出一丝野兽般的喜悦。
                        “安心趴着。”
                        他,发出最后通牒。
                        狡猾的狐狸败给了猎人,趴在地上成为笼子中的猎物,将如何被处理已经不是它能置喙之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7-31 22:05
                          李琼 男 黯云楼 强攻系青玉灵像 青霖帝国 0月华铢
                          夏季的天透着一股闷闷的热,人喘不过气来蝉在叫,每个生灵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消费着或多或少的时光岁月。
                          李琼扎着马尾上身脱得赤条条盘腿坐在草席上,背后窗扉紧闭,额头是干的,只有从后筋背骨开始一股股汗水顺着浅浅的筋肉缝隙汇成条条小溪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8-02 18:41
                            李琼 男 青玉灵像 三十 黯云楼弟子
                            看着顾那可爱的笑脸,自己无端端感觉脚后跟一痛,扭到的脚一侧释放出红通通的热量来提醒着自己还是个伤员。
                            军训的时候…自己还真是惨不忍睹至极,就像是拥有耐力的角力运动员去参加蹴鞠却依旧得意满满一样。
                            自己在山中生活了近六年,打猎生火喝泉水;本以为这样的身体素质已经可以轻松完成三公里长跑却没料到这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困阻。
                            军训教官在发令之后,李琼如脚下生风般向前奔跑起来,像是矫健的雄鹿一般舒展皮肤,涌动骨肉,使自己的身体风驰电掣般向前推进。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眼前的景色在接近自己的同时被放大拉长再化作扁平从眼角边缘划过成为自己脑海中虚幻的倒影。
                            身旁的同学也一个个向自己两侧,向自己身后飞逝而去,李琼小脑袋瓜里满满是得意:我的身体是经过多年锻炼的,哪怕是半年没有联系过了,也绝不会在体力运动上输给你们的。
                            想法在脑子中快速划过,然后消失匿迹,双腿与后背的灼热感推动着李琼向前飞奔,完全不像是正常孩子跑三公里所有的样子。
                            闷热的天闷热的风,张开嘴吸不进凉气,汗水流过背脊粘着衬衫把热量糊在了身体表面,衣摆一捏都能滴出水来。
                            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有种不适的压迫感从底部传来压迫着肺泡,灼热的口鼻发出低沉的呼噜噜声音,李琼的步伐慢了下来,随即被脚下石头绊了一个趔趄,向前连奔了两步才稳住身形,拄着膝盖低声喘息汗如雨下。
                            失策了,现在状态非常差。
                            自己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比喻的话就是车轴中夹入了不应存在的小石子,而自己依旧很勉强地给它加上了整整一车的玉简还要把它从黯云楼一路拉到学院去。
                            太过得意忘形,以为与在山中奔跑一样就没有控制呼吸,现在岔气了。
                            感官被放大了一般,灼热和干渴笼罩了口鼻,潮湿和粘腻覆盖了全身,肺部撕裂一般的疼痛蹂躏着自己愈发脆弱的神经。
                            自己强大的肺活量反而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吗?
                            以上三点痛楚给自己带来了将水银注入身体的错觉,四肢和躯干愈发沉重,而毒性却在自己脑中肆意横行,魔鬼一样诱劝着自己停下来到一旁,绕个近路偷跑去乘凉。
                            自己该怎么办?
                            “呃,咯,咳咳咳!咳咳!呵——咳哈!……哈,哈哈哈……”
                            没有犹豫的必要,毫无必要,自己只不过是“违背了跑三公里”的规则而岔气,受到应有惩罚而已,自己为自己添加的阻碍就由我自己一脚踢开。
                            小步跑着的李琼发出剧烈的咳嗽声,瞪大眼睛张嘴朝着地面,就像是想要吼叫着想把什么异物从喉咙里赶出去一样。
                            肺里那口气被吐出去了,就像是车轴中的小石子被拿走,鞋中的沙子被倒出一样可以让自己跑得更远。
                            不要让过去迷住自己的眼睛,全力谨慎应对现在才应该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领悟能力,灵性与兽性同时体现在李琼身上,他抬起唯一的眼睛,谨慎地调整呼吸,伴随着有一点点坡脚的步伐向着最后的终点快速推进。
                            奔跑中起了风,撩起了衬衫的衣摆,像是清泉凉爽了自己的身体,洗涤了自己的心。
                            在晚霞微风中,黯云楼弟子李琼冲线,完成了跑步三公里的任务,脸上挂着略有疲惫却心满意足的笑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8-03 19:26
                              李琼(课堂上)男 青玉灵像 三十四黯云楼弟子 戏九
                              端坐在座位上,李琼用手指轻轻抚摸笔记表面,感受指尖反馈来的内心跳动;到这里李琼轻叹一口气,真是没想到自己是真有些紧张了。
                              相对来说,对于李琼的心情上来讲,冷兵器与格斗,魂导器学这两门课程才是符合他的性格,适合他的大展拳脚的学科。
                              然而让他坐在这里准备听或许将伴随他学生生涯大量时间的“静”之学科草药学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伸出右手手指,中指和食指前后晃了一晃,看着这动作李琼不禁皱紧了眉头,将手伸直,紧接着摸向桌子上的笔。
                              摸空了,一小片空荡荡的桌面似乎在无限地放大充斥着他炽热心脏中的一点点小小冰凉空虚。
                              哈——张嘴深吸一口气;
                              呼——撅嘴长吐一口气。
                              右手像是爬行动物一般,挪动着手指化作的腿向着前面的笔移动着身躯,到达目标区域后,先用右手手指触碰了一下目标,紧接着用中指指甲盖摩擦了一下笔的表皮,通过反复确定触感才将笔划过来控制在自己手掌的范围内,用力抓在手心里。
                              正常人都会有两只眼睛,通过两只眼睛对同一物体的不同视觉来确定整个可视世界的立体形态。
                              但,李琼已经不再享有这种收益了,立体,厚度,质感这些视觉因素已经离他统统远去,世界对他来说只是一张平面,只是手指触摸物体得到的反馈也不过是“被卷曲起来的平面”罢了。
                              李琼在八岁时,左眼失明了。
                              在山林中修行自身,磨去杂质外料的修行之中,自己只是毫无戒备好奇心旺盛的孩子而已,奔跑嬉闹,泉水里打滚,与野兽为伴为敌……就在自己以为能够在这里就像在宗门里一样撒欢着玩,撒欢一样生活放养自己时,可怕的事情出现了。
                              自己误将一株草药当作野菜吃了下去,一开始还没感觉,第二日开始左眼日渐模糊,视觉开始不断衰退,连跌带撞跑回宗门的时候自己已经右眼失明了。
                              这对小时候的自己来说还真是惨痛的事实呢,自己才知道了自己太过于轻视山林了,如果按照黯云楼的说法,自己就是触犯了“规矩”而收到了“责罚”吧。
                              收到责罚的原因是自作自受,那么身体所受到的阻碍也应该由我自己来一脚踢开。
                              家中长辈虽说要为自己查阅资料以方便找到治疗的方法,可惜自己年幼,根本不记得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样的草药。
                              八岁的自己与长辈在书楼中呆了三天,终究无获而归,次日天明,自己就回到森林继续修行了。
                              ……唔。
                              发觉到自己握紧笔用力过猛而在自己手掌中心留下了白印,松开手让血液无声地流入看上去整个手掌都是红通通的。
                              自己设下的阻碍就要自己一脚踢开,那么既然是草药使自己致盲,那么学习草药学应当也有治好自己使右眼复明的肯可能存在。
                              自己便是抱着“自己的病自己救”之心态来上草药课这门学科的。
                              学习知识,应用于生计以及培养辨识能力等等这些理由在大脑的漩涡里全部被搅拌溶解化作一个均衡平稳又坚定的信念:只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右眼,我要来学草药学。无论如何困难,我定风雨无阻勇往直前。
                              低沉的呼吸与沉重的思绪正在体内体表环绕着,明明天气渐转凉自己身体还是仲夏时节般滚烫。

                              “啊,上课了。”沉溺在思绪海洋中的李琼突然听到了成年人的声音在前方传来,像是终于脱离深渊苦海般发出了下意识的感叹,后脊梁背部不知不觉中又流了少量的汗水。
                              先是翻开自己笔记展露出第一张白纸,右手握笔想着至少要在老师自我介绍的时候把名字记下来。
                              但自己是失算了,那男人与门派中的长辈们是真的很不一样,教书育人不严肃来说,那副姿态也过于不修边幅了。
                              脑子里过着这样的想法自己不想表现在脸上,毕竟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自己脑中的教师形象应该只限于门派中才对——虽然日后李琼才可能知道这是错的。
                              听到老师说让学生们走到前面去看看药材,自己有些觉得新鲜,还以为第一堂课就是对着教材的背与写了,亲自观察药材的课程导入还是很有趣的。
                              李琼闭合笔记,放下手中的笔,用手指扒拉着它沿着桌面靠向笔记书脊发出沙沙的声音,免得这笔会从桌面上掉下去。
                              站起身来,拉了拉衣摆整理仪容,快步向前走去。
                              随着前面的学生一个个回到座位,后面的同学在往前顶,李琼倒是很快就来到了教具前面,四棵草药前方。
                              向着教师微微行礼,这才仔细观察起这四株草药来。
                              在心中安慰着自己毕竟在野外生活了六年,草药什么的自己见过的也并非少数,这对自己来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错了,自己又错了,这四株草药自己在活动的森林里竟然没有见过完全一样的,不,与其说是没有完全一样的不如说是“因为那是太过遥远的记忆所以出现了记忆上的错位与残缺”。
                              这鹤翎一般的形状自己是见过的,这毫无问题,自己采过的草药野菜中是有这种形状的植物……不对,那是离自己有了一年多远的记忆,观察的方式也有所不同这样想来那会出现幻觉恐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即视感”这个东西要是完全依照它来行动,那么与自己信口雌黄有什么区别?
                              因为顶端相同,所以差异在跟根部只要细心就完全可以发现差别。
                              脑袋里似乎是一个黑漆漆的蛋,明确的思绪就像是新生的小鸡一样在不停用头部磨蹭着蛋壳。
                              快想想,这些根部上有所不同的草药,自己是否对其中一株有所熟悉,一株也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了寻回光明,现在就要踏向前第一步啊!
                              脑中的蛋壳发出喀拉拉的声音,李琼将目光停留在了根部泛木质感墨蓝色云纹的草药上。
                              眼熟,真的很眼熟,并不是停留在自己脑中那种属于过去的立体的错乱的形象残影,而是在模糊中一点点被勾描出来如同画一般明确清晰的存在。
                              在书上看过吗?在门派的书楼中看过吗?不是在半年前的学习中,而是指在八岁时长辈带着自己进入书楼中辨认草药模样的时候看到过的。
                              伸手指着这株草药,看着它,似乎在脑中拼命扭动思绪的躯体要将蛋壳顶破,后脑勺开始发热了,脑浆都在绞尽脑汁中沸腾。
                              这时,闪电划过夜空般的记忆残片在脑海中闪过,那是拿在长辈手里的,一株小小的嫩芽。
                              像是水渠水被打通一般,一种无法压抑的颤栗感从脖颈一路划过尾椎,这种兴奋促使李琼低下头,伸出手,在那株草药上方向自己的鼻子挥了挥手。
                              思绪打破了蛋壳的限制,那气味仿佛新生萌动的力量,将光芒带入了李琼脑海和五脏六腑让他松了一口气。
                              “老师,这株是丹鹤草。其他的三种我不认识。”
                              李琼转过身来,对着老师微微行了一礼。
                              黯云楼弟子李琼,迈出了在草药学课堂上的第一步,突破自我阻碍,即将披荆斩棘,踏上摘取想要的果实之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8-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