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伯贤小说吧 关注:96,606贴子:1,364,897

*BaekStory【原创】彼岸花·殇(BG/古风)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间难得双全法,宁负苍天不负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19 12:30
    上审核图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19 12:30
      大家好,这里若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19 12:31
        初遇
        “最近看到的人越来越少了。”
        一声轻叹,回荡在这片寂静的天地之间,女子一身红衣似火,魅惑中竟透出一丝凄婉,只见那一抹倩影缓缓低下身,皓腕轻提,素手间隐隐有红光流转,手下是与她同样鲜红似血的
        彼岸花
        你听过曼珠沙华的故事吗?据说它因痴情而受天帝惩戒,从此花开千年,花落千年,叶生不见花,花生不见叶,花叶永世不得相见。
        这里是冥界,一个不属于活人的地方。
        她,是修炼千年获得人身的彼岸花灵,奉命掌管这片彼岸花,为黄泉路上的魂魄指引方向,身入轮回,数万年孤寂清冷的时光,只有身下这片花海作陪。
        微微抬眸,看向远处,视线可以企及到的终点,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白衣如玉,黑发如瀑,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眸,俊朗的面容,还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气质,让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人间的一句话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在孟婆给她讲的无数人间的故事里,有很多一见钟情的故事,曾经,她对这些不以为然
          “钟情?只怕是看上了对方的权势容貌罢了。”
          她记得当初自己这样说过,如今,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原来,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岂是自己区区一届花灵可以看透的,现在,自己对这位少年,似乎可以称得上一见钟情?
        那颗已然沉寂了千年的芳心,似乎有些许动摇。
        望着远处那名风华绝代的少年,已经被孤寂清冷磨灭了近千年的笑容重新出现在的了她的俏脸上,朱唇轻扬,周围原本艳丽无比的彼岸花,也是悄然沦为陪衬,冥界没有太阳,她的笑容却像是美好的朝阳。
        可惜远方那名少年全然不知,一颗芳心早在无形间被他俘获。
        目光依旧追随着那名少年,却看这人,当真是不凡,在她的印象中,踏入这冥界的人,哪个不是满脸无措,方寸大乱,却见这少年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哪有半点已死之人的样子?
        思索中,那少年已然消失在视线中。
        应当是去那奈何桥了吧
        随即红袖轻扬,光华微闪,转瞬之间她已是消失在原地。
        同时,冥界奈何桥中央一抹红光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袭红衣,容颜倾城的女子。
        不是那彼岸花灵又是谁?
        那少年,要到这里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呢,轻笑一声,然后跑向了奈何桥的尽头。
        “孟婆婆,我又来看您了呢。”
        原来在桥的尽头,竟是一名老妇人,就是那孟婆了。
        “你这丫头分明是又在那花海呆着无聊了,想看看那些凡人的故事了吧?”
        孟婆微笑着,语气中又哪里有半分责备之意。
        “嘿嘿,又被婆婆发现了~”丝毫没有小心思被拆穿的窘迫,却是轻笑一声,大概整个冥界,她也只有在孟婆面前才会展露出这一面了。
        “老身不清楚别人,莫非还不清楚你这丫头么?好了,等等吧,一会大概就会有人来了。”孟婆说到。
        事实上,她平常也会经常来到这里,看着那些世俗之人喝下孟婆汤,然后她便可以看到这人的一生,其实世人皆说孟婆汤断人前世因果记忆,又哪里知道其实它还可以让孟婆看到这人生前的所做之事,以此来判断让他转世进入众生六道中的哪一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19 12:31
          首发完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19 12:31
            边伯贤
            那一片混沌的灰暗之中,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相连之处,如此显眼,也是掩不住的风华绝代。
            站在孟婆身边的花灵眼睛一亮
            他终于来了
            看着那位缓步而来的少年,孟婆起身,手上端着孟婆汤向他走了过去。
            “想要过这奈何桥身入轮回,先要喝了老身这碗汤才好。”
            慈祥的面容,却掩盖不住那话语中的不容置疑。
            “好。”
            那少年微微一笑,竟是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便端起汤碗一饮而尽。
            “即使下一世,我也仍会找到你。”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听的花灵心中疑惑,然而她的思绪却被突然纷涌而来的陌生记忆打断。
            这是那位少年的生前记忆,在花灵的识海里,那少年的一生正在她面前缓慢上演。
              ……
              ……
              ……
              冬天,在寒风凛冽的呼啸中缓缓到来。
              而在一个小村庄的一户人家里,一位大概六七岁的男孩手持三尺长剑,剑招疾而不躁,凛冽却不阴狠,他叫边伯贤。
              冬风夹杂着雪花,刀子一般狠狠刮在男孩的脸上和双手之上,他却好像那疼痛不是在他身上一般,手上的动作依然稳健。
              “贤儿,这天这么冷,先回屋吧,改天再练。”
              木屋中,一位中年妇人走了出来,虽然早已昭华不在,但却仍旧风韵犹存
            ,完全可以想象她年轻时也绝对是一位倾城佳人,看着那冰天雪地中练剑的男孩,目光中透出一种慈爱。
              “不了,我再练一会儿就回去,母亲,我说过,一定会让您和父亲走出这里。” 
              男孩紧握着手中的剑,眸光里满是坚定之色。
              “那……好吧,贤儿你冷了就回来。”
              “嗯。”
              妇人没有再劝,她知道男孩向来说一不二,况且这孩子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和他父亲。
              春去秋来,时光飞逝,转眼十年已过,男孩已经十七岁了,哦,或许现在叫他少年更为合适些。
              少年的武艺越发精湛,他决定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功成名就之后便可以让父母享福,但现在他们最好留在这里,因为去外面太容易惹上仇人,那样会连累他的家人。
              一个人,一把剑,少年没有多带任何东西,只身走出村子,独自面对浩荡的天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20 07:20
              下午还有一更,勤奋如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20 07:42
                  边伯贤的确天纵奇才,仅三年时间,便在外面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凤鸣公子,这是世人对他的称呼,只因他手上那把饮过无数高手鲜血的凤鸣剑。
                  辉月皇朝,是这个世界的巅峰,而它孕育出的王者,却是史无前例的女帝,当然,即便是女帝,却也是当之无愧的贤君。
                  女帝惜才,希望边伯贤加入皇室,却也知道他更爱自由,便许给他皇室客卿的位置,来去自由。
                  如此年轻的剑客,轻易登上高位总是让人嫉妒,有人不惜花费重金买了数十位高手去暗杀边伯贤,即便剑术再高超,总归也只是二十岁的少年,抵不过人海战术,体力耗尽,身受重伤无奈离去。
                  身负重伤的他,只得藏匿进辉月城附近的山林中,也是这次,边伯贤才能遇到她——南宫曼舞。
                  当代南宫世家家主唯一的女儿,世人皆传南宫家族大小姐倾国倾城,即使在整个辉月皇朝也是第一美人,的确她是很美,即使边伯贤见到她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
                  善良的南宫曼舞救了边伯贤,同时也在边伯贤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名叫爱情的种子。
                  时间从不会为谁停驻哪怕只是一瞬间,又是两年光阴飞逝,南宫曼舞和边伯贤情感日渐浓厚。
                  但天地终究不仁,是否两个在它看来只是蝼蚁的两个家伙,这么幸福也终究是恍了它的眼?
                  南宫家族功高震主,即使女帝仁慈却也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况且南宫家主已经显现出野心,于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满门抄斩。
                  边伯贤当时正在外历练,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拼命赶回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片片废墟以及满地的鲜血,几乎染红了他的眸子。
                  “舞儿……”
                  沉默已久,他突然一声轻笑。
                  “呵。”
                  然后一道银光闪过,手腕处顿时血如泉涌,可一见他用了多大的力度。
                  听说世人死后灵魂都会去冥界,走过鬼门关,黄泉路,踏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便可以忘掉前世,身入轮回,但即使下一世,失去记忆的我,也能找到你吗?可以的吧,因为,我爱你啊。
                  “即使下一世,我也仍会找到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4-20 17:31
                  今天要不要更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22 10:48
                      离开
                    “原来是这样么?”
                      花灵缓缓睁开双眸,眼中闪过不知名的情绪,或许,我们可以管那情绪叫做失落。
                      目光重新转向那少年,只见他此时全身已经被白色的光芒笼罩,更衬得他如天人下凡,只是双眼紧闭,耳边还传来孟婆的低语。
                      “饿鬼道,地狱道,**道,他积德已满,可免去这三道苦楚,天道,阿修罗道,功德不够无法转入,如此看来,他的转世之道,还是人道。”
                      “孟婆婆,他真的不可以转入天道吗?”
                      花灵低声开口道,如果他到天道的话,我是不是有机会在见到他?
                      “嗯?”孟婆略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要知道这丫头平时可是从来不把这些凡人的事放在心上,最多就是当个故事来看,这少年的人生虽然有些让人可惜,但她可不相信这就让那丫头上心了。
                      “当然不行,天地万物自有它的命数,我们不可公然逆天而行。”
                      “……是。”
                      “知道就好。”
                      说完,孟婆的身后陡然凭空出现一道光门,她伸手牵住边伯贤的灵魂,便把他送进了光门后面那似乎无尽深邃的黑暗中。
                      花灵默默看着边伯贤的灵魂被拉入轮回,心中的情感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滋生。
                      又是三天,当然这是按冥界的时间来算,花灵感觉自己的心里愈发寂寞,孤独,似乎从前千年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思念?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来解释她对之前那位少年的情愫。
                      现在花灵脑子里可谓全部都是边伯贤,世人似乎把这叫做……爱?
                      千万年在冥界的清冷,当爱情到来时似乎会比其他人更加倾尽一切?当内心的坚冰被融化,她便会义无反顾地化身烈焰,不然如何来解释她现在的做法?
                      “孟婆婆,我要去凡界!”女生的目光中满是坚定之色。
                      “你在说什么胡话!那凡界岂是我们冥界之人说去就去的!你可知道那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法力高超五感敏锐的孟婆,如今却是无比怀疑自己的耳朵。凡界?去到那里,是要放弃永恒的生命的!凡人寿命随短,却也能一次次轮回,而冥界之人去那凡间,却只有一世寿命,随后便是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况且去了凡界,用法力作威作福么?随意扰乱既定的命数,是会招来天罚的!
                      “代价,我当然懂,可永恒的生命真的那么令人向往吗?与其在孤寂中永生,我宁可用那凡人一世的时间去做值得的事。”
                      “你……”
                      “婆婆!这种事您比我懂,数万年,您过得快乐吗?当初如果让您再选一次,您会选月老爷爷还是成仙?您明明就后悔过,不是吗?”
                      孟婆看着眼前之人,她目光里的东西自己那么熟悉,那分明是为所爱之人倾尽一切的决心,她记得当初自己也是这样。
                      是啊,如果再来一次,自己会选那个老家伙吧?成仙,未必美好,自己的意志,不可强加于后人,况且,自己承受的都无比艰难,不是吗?
                      “罢了罢了,你去便是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要把你的本体留下。”
                      “真的吗?谢谢婆婆!”
                      说完,花灵没有丝毫犹豫,双手结印,顿时,她身上红芒大盛,一株娇艳欲滴的彼岸花被花灵从体内缓缓引出,在虚空中荡出一圈圈如水波般的细纹。
                      “婆婆,您要我的本体做什么?”
                      看着本体飞入孟婆手中,花灵虽是不会有疑于孟婆,但终究是有好奇心的。
                      “不做什么。”
                      “哦……”花灵自是知道孟婆不想说,便是放弃了。
                      “你去之前,我问你一句,你到那凡界可否是因为那叫边伯贤的凡人?”
                      “是。”一个字,却是透出无比坚定的决心。
                      “哎,你可知他那未来命定之人?爱上他,终究不会有回报的。”孟婆无奈道。
                      “我记得您对我说过,爱不只是占有,还有守护和放手,不是吗?我此去凡界,本就没有求他回报的打算。”
                      少女莞尔一笑,可其中却有那么些掩盖不及的凄然意味。
                      “……”
                      孟婆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手一挥,身后便出现一道光门,和上次边伯贤进入的那个一般无二。
                      花灵缓缓走去,步子虽缓,一步步却是不必坚定,不曾有半分迟疑。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孟婆抬头望着冥界灰色的天空自言自语
                      “天地不仁,众生皆苦啊,情劫?终究是逃不过的。”
                      苦笑一声,看了看手中的彼岸花,那是花灵留下的本体,手中掐诀,把那彼岸花封在其中。
                      “也罢,就是逆一次天道又如何?就当是老身的私心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4-22 14:54
                      勤奋如我,你们真的不回复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22 17:20
                          呃……我这是在哪?脑海里的意识还停在进入光门后那破碎的虚空和无尽的时空乱流,但那时承受的痛苦现下却全然消散,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适,好似被包裹在液体中一般。
                          嗯?等等!液体?!怎么回事?
                          缓缓睁开双眸,入眼的是一片混沌的血红,就好似……自己在冥界的那片彼岸花海。
                          啊……是了,自己这必定是在某个女人的腹中了,自己可是来如轮回的,不是这样,难道还能保持原体不成?倒是自己糊涂了。
                          现在的她已然身入凡界,如果说现在心里的感受,有愧疚吗?有吧,她还记得千年前自己修成人形后天帝给予她那份职务时眼底的信任,她还记得她答应过一株初具灵智的彼岸花,助她修成人形,现下自己却是身入凡间,那小家伙只能自己吸收天地间的灵力了吧?她更不会忘记的,是孟婆婆对她的好,数千年如一日的宠爱,对她的帮助,是自己对不起孟婆婆。
                          那后悔呢?这么做,舍弃一切,后悔吗?没有,因为自己做的一切,是因为边伯贤不是吗?只要为他,便不悔。
                          想着这一切,意识竟是不知不觉间陷入混沌。
                          ……
                          ……
                          ……
                          意识再一次的清醒,是因为那似乎许久不见的光明,即使闭住双眸,也是完全掩不住的刺目。
                          阳光吗?双眼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副记熟悉又陌生的画面,陌生?因为以往的自己从未亲身经历。熟悉?是啊,因为自己曾无数次从那些凡世之人的记忆中见到过类似的场景。
                          原来自己,现下已经真正进入这世间了啊。
                          “婉儿,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女儿,长得真像你,未来也必定是个倾城佳人。”
                          一声略带兴奋的话语把花灵从思绪中唤回。
                          转头审视之后,才发现刚才出声的人,是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袭青色锦袍,气质中自带一种和善及正气,让人见了第一眼就生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
                          而他身旁的软塌上正躺着一位约双十年华的女子,只是那女子满头的青丝不知何时已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她俏丽的脸上,眉宇间也是掩不住的疲倦,可即使这样也掩不住她那天生淡婉如水般的气质。
                          好一对般配的眷侣。
                          “呵呵,夫君不要说笑,孩子现在还小呢,哪里能看出什么来。”女子略带虚弱地道。
                          “怎么看不出来?婉儿你当世绝色,我们的女儿自然也是倾国倾城,毕竟她可是我南宫漠和洛婉的孩子。”南宫漠语气自豪地说到,看着花灵的眼神中带着慈爱。
                          “那,请夫君给孩子赐名吧。”
                          “嗯……既然这样,那不如就叫南宫轻羽,婉儿你看如何?”
                          “夫君自然说什么都好。”洛婉温柔地笑着,虽说口上道依着男子,但任谁都可以看出那笑容中的喜悦。
                          看着这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夫妻,南宫轻羽心底泛起一丝涟漪,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竟是越发清晰。
                          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啊
                          这种想法竟不知不觉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即将萌芽的种子,终有一天,这颗种子会在名叫亲情的雨露滋润下,长成参天大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4-24 12:43
                          悄无声息的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24 12:43
                              边伯贤,不知这一世会转入哪里呢?
                              躺在床上还是婴儿的南宫轻羽,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那个一袭白衣如玉的少年郎,就是那样的举世无双,才让她一届神灵甘愿为他倾尽一切。
                              想嫁给他吗?罢了吧,边伯贤前世的英年早逝不就是因为佳人不再吗?自己又何苦去当那打了鸳鸯的棒,还搅乱了一池的春水。况且边伯贤上一世爱的那女子已然……
                              “妹妹,姐姐来看你了哦~”
                              思绪骤然被唤回,她转头看向方才那出声之人,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况且边伯贤上一世爱的那女子已然成为了自己的长姐。
                              南宫曼舞
                              这是刚才那个三岁女童的名字,虽然还是幼年时期,但却隐约能想象到她未来的绝色,就好像……千年前惊艳了整个辉月皇朝的那位天之骄女。
                              是啊,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相貌,甚至是一样的……灵魂。
                              罢了,命数天定,自己又何必拘泥于心中的执念?左右都是些自己改变不了的事,伤神了也怎样不了结果。
                              望了眼向自己跑来的女童,收起眼底如深潭般的情绪,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
                              转眼间五年已过
                              五个春秋的流逝,对于南宫轻羽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站在门口,望着外面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以及那似乎永无止境般的鹅毛大雪,眸子里好似映出一位少年在冰天雪地中练剑的身影,如此坚毅,身形笔直如松。
                              “小姐,您别在门口站着了,万一染了寒气可如何是好。”
                              看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南宫轻羽,丫鬟,小苒无奈拿来一件外衣给她披上,心下叹息,自己这位小姐什么都好,但就是不喜言辞,还总发呆。
                              南宫轻羽渐渐收起自己的思绪,转头看向那小丫鬟。
                              “小苒……”
                              “嗯?小姐有何吩咐。”
                              “你可不可以给我讲讲外面的世界?”
                              “啊?小姐,这么大的世界,您要小苒从何说起呢?”
                              “就从……我所处的这里。”
                              “啊……小姐您所处的当然是耀日皇朝啦,耀日皇朝,几乎主宰这这个世界,当然不泛其他一些中小型国家,但也不足为虑,耀日城是皇朝的京城,您和您的家族现在所处的便是耀日城,整个皇朝一共有四大家族,以南宫家族为首,洛家次之,慕容家再次,木家最次。”
                              “洛家?木家?那不是……”
                              “想必小姐也猜到了,洛夫人,也就是您的母亲,当初便是洛家二小姐,也是那时唯一的嫡女,嫁给了当时南宫家族的长子,也就是现在的老爷,还有……”
                              小苒正说得起兴,却突然被一道慌慌忙忙冲进屋的娇小身影打断。
                              “小,小姐……”
                              这正是南宫轻羽的另一位侍女,清怡,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南宫轻羽倒也不恼,心知自己这位侍女平时做事极为有分寸,现在这样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清怡,何事如此匆忙,若被旁人瞧见,岂不是要说我们南宫家的人失了礼数,下次切记不可如此。”
                              语气中倒也没有太多责备之意
                              清怡心中微惊,自己这位小姐,当真是旁人比不得的,谁能想到,这番话竟是一位五岁女童所言?想着,心中更是恭敬了。
                              “是,奴婢谨记,小姐,方才清怡只是想告诉您,少爷他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4-25 20:41
                                哥哥
                              “什么?!你是说哥哥他……”
                                那向来如深潭般的眸子里,如今却是掠过一丝明显的喜悦。
                                “他现在在何处?”
                                即使努力让自己显得镇静一些,但声音中还是染上了一丝迫不及待。
                                “少爷就在正厅和老爷夫人……哎?小姐!您慢些跑!”
                                清怡话还没说完,便见南宫轻羽已经跑了出去,连披肩都落在了椅子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纱裙。
                                南宫轻羽哪里还把侍女的话收在耳中?心中只想快些见到哥哥。
                                那个她已经两年未见的兄长……
                                南宫逸,就是南宫轻羽口中的哥哥,同为洛母所出。
                                他从小就极为宠爱南宫轻羽,手把手教她走路,写字,明明只比南宫轻羽大五岁,却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把南宫轻羽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写字,学习,这些明明在千年花灵面前不算什么,可那个时时刻刻在保护自己的稚嫩身影,却在她心中开垦出一片天地,住下了。
                                两年前,一位潜修的大师,开关收徒,见到南宫逸后大呼是习武的好苗子,要收他为关门弟子,南宫逸毫不犹豫便应了下来,当大家问他理由后,他的回答却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他说
                                “我要保护轻羽,只有强大了,我才可以守护他,我的妹妹。”
                                南宫轻羽永远也忘不掉那时他眼底的坚定和对自己无尽的宠爱,她想,大概就是那个时候,那个明明还青涩却口口声声说着守护自己的人,已经扎根在自己心底,再也抹不掉了。
                                思索间,她已然跑到正厅,看着次席上坐着的那个男孩,一袭黑衣,乌发用一根玉带系在脑后,更显英姿,腰间佩戴着一把剑,即使还未出鞘,便已感到阵阵寒意,显然不是那些富家公子们别在腰上中看不中用的装饰品,可能是因为习武的原因,十岁之龄却像是十三四岁的少年。
                                “哥……”身体比大脑更快地替她做出了反应。
                                听到声音,南宫逸猛然回首,看到的是他两年时光中日思夜想的人儿,只是下一秒,心中便升起一股微怒,为什么?你看南宫轻羽的样子便清楚了,小脸小手都被冻的通红,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裙,青丝上还有未消融的雪。
                                “你穿成这样跑出来做什么?晚些来我还会走了不成?”
                                本想斥责南宫轻羽的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放软了语气,无奈地把她抱了进来。
                                而南宫轻羽却干脆左耳进右耳出,反正哥哥不会真生自己的气,便自顾自地问起话来。
                                “哥,你来了怎么不先告诉我呀?”
                                “也没晚多久啊,你这不是来了吗?”
                                “哦……好吧,那哥,你这次准备在家里住多久啊?”
                                看到小妹略带期盼的眼神,南宫逸微微一笑。
                                “师尊体谅我,知道我在这里还有放不下的人,况且我习武两年,在同龄人中也算是比较突出,他老人家就答应从此在这里教导我了。”
                                “什么?这么说哥你要一直留下了?!”
                                南宫轻羽心中自是无比激动,如若她现在的样子让小苒和清怡瞧了去,指不定心里要多惊讶呢。
                                欣喜过后,南宫轻羽渐渐冷静下来,但心中的喜悦却是不会淡去的,看着面前对自己一脸宠溺的哥哥,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果然,即使过了两年,那个说过要守护自己的人,始终没有变过
                                那是,南宫逸,她的哥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4-28 07: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5-01 11:37
                                  人家说有敏感词汇,不让发,莫名其妙的,上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5-01 11: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5-03 19:05
                                      有一句妈卖批现在就要讲,我发的怎么又有敏感词汇了?算了,发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5-03 19:06
                                         小巷少年 
                                        京城的雪已经下了三日,少了平日里喧闹拥挤的人群,银白的色调为皇城平添了几分宁静祥和的意味,只是街边巷中传来略微凌乱的喘息和脚步声,却悄然打破了这份和谐。
                                          “哥,那个巷子里好像有人。”
                                          街道上一位粉雕玉琢的女童开口道,看向身侧那位一袭黑衣的少年,两人明显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且先不说那一身的锦衣和狐绒披肩,单就那从骨子里透出的大气从容,又哪里是布衣之家可养得出来的?
                                          这二人,便是刚从府中出来的南宫逸和南宫轻羽了。
                                          南宫逸乃习武之人,又如何听不出巷子里的声响?便是牵起南宫轻羽,向巷子中走去。
                                          “嗯,我们去看看,小妹你站我身后,小心些。”
                                          “好”
                                          两人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似猫儿般毫无声响地走进巷子,这才发现巷子中安全得很,倒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蹲坐在巷中,发丝凌乱,衣袍上也沾满灰尘,显得很是狼狈,可能是感觉到身旁有人,他立刻抬起头来,清冷却又略带警惕的眸子在灰暗的小巷中格外明亮。
                                          南宫轻羽扫视了一番,发现这少年虽说落魄得很,但身上的袍子明显不是平凡人家穿得起的,想来之前也是富贵人家,虽然不知他的家族发生了什么变故,但这丝毫不妨碍南宫轻羽感叹世事无常。
                                          少年目光中有着些许无助,但更多的却是倔强,南宫轻羽看着,忍不住对一旁的南宫逸开口。
                                          “哥,我们把他带到府里吧?”
                                          话语脱口而出之后,她也是微微一愣,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同情心泛滥了?看来在凡界呆久,自身也是染上了几分世俗的烟火气息,不过也罢,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南宫逸带着些许意外看了自家小妹一眼,倒也没反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5-06 10:38
                                          看文的小伙伴们真的不冒个泡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5-06 10: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7-05-08 13:23
                                              又不让我发上图不解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7-05-08 13:24
                                                中午,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5-11 06:21
                                                  如你惊艳时光:一舞倾城  
                                                  十年岁月如水流逝。
                                                    当年南宫家的两位女童,似乎格外承蒙上天恩赐,在岁月温柔地照抚下,成长为倾城之姿。
                                                    南宫家族的姐妹花,几乎已然达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妹妹琴棋书画艺绝天下,一袭白裙淡雅若仙,姐姐武艺高超英气逼人,一身红衣张扬自信,是世人茶余饭后的美谈,只是其姐姐庶子的身份,终为外人所叹息。
                                                    而此刻在南宫府邸中,一位容颜绝世的白衣少女正盘坐在房中,身边是如海洋般澎湃的白色气体。
                                                    南宫轻羽,那个百姓口中淡雅若仙的女子,却不知,其实她才是真正的武艺高超,甚至连南宫逸,如今也自愧不如,只是知晓她习武的人也只有哥哥和哥哥的师傅罢了。
                                                    “呼——”
                                                    少女微微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眸看着窗外渐沉的夕阳缓缓起身低声自语道
                                                    “天快暗了,我也准备准备吧,母亲对那东西实在喜欢的紧,只能进城外的山林中找了。”
                                                    语毕便是走向床榻边,她此去是要寻得一种名叫凝露花的植物,听说此植物神奇得很,不仅生的极讨人欢喜,且夜间还会发出莹莹蓝光,近些时日极受富家夫人小姐的喜爱,可大概这种植物数量也是稀少的紧,所以如今竟都是些有了主的,偏偏母亲自从去好友家见过之后便是念念不忘,虽是嘴上无言,可但凡是个有眼睛的都是看得出来的,也是心疼母亲那个样子,无奈南宫轻羽只能瞒着哥哥独自出城去山林中寻找了。
                                                    ……
                                                    ……
                                                    ……
                                                    夜凉如水,深沉的黑暗如墨般晕染整个天空,连夕阳最后一丝余晖也全部遮盖,剩下的便是无边的夜色。
                                                    银月当空撒下丝丝光明,勉强照亮世人被蒙蔽的双眼。
                                                    京城外的山林中,一丝丝月光勉强透过茂密的枝叶把光线洒在地面,仿若碎银般耀眼,见证一场惊险的追杀。
                                                    一位少年身若惊鸿,灵活穿梭在丛林之间,只是一袭白衣染血,面色苍白,当然也是掩不住其俊美的面庞,而他身后三道黑影却也丝毫不弱,身影飞快闪过。
                                                    那少年叫边伯贤,那个当年出现在冥界的少年,只是如今却遭到追杀,全是因为父皇对他的宠爱,对一些人造成的威胁
                                                    边伯贤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到最后化成决绝,猛地转身抽出腰间长剑,准备拼死一博,与其最后体力耗尽被杀死,不如现在同归于尽!
                                                    但就在边伯贤转身之际,他却见到了永生烙印在他脑海中的画面。
                                                    一袭红衣的蒙面少女踏月而来,三千青丝披散于身后,身后银辉倾洒更添几分神圣,即使看不到面庞却也是风华绝代的佳人,那一刻,他心中好像有什么动了一下。
                                                    下一秒,那少女身形便是动了起来,脚下踩着舞步,身姿轻音灵动,绝美的一曲倾城舞姿,却是在无情地收割生命,手中的红绫上下翻飞,宛如利刃般割裂空气,方才还意气风发的三位黑衣人此时却是逃不过身首异处的命运。
                                                    空中飞舞的鲜血并没有让画面变得残忍,反而给那位少女平添了几分妖艳的意味。
                                                    舞毕,人绝
                                                    边伯贤还站在远处,怔愣地看向面前那早已空无一人。
                                                    是谁?那位少女,还有那一舞,惊艳了整个岁月的绝世倾城。
                                                    他不知道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唯一记住的,就只有那仿佛装进了整个星空般璀璨的眸子。
                                                    边伯贤还不知道的是,此时正有一道身影藏匿在一颗大树上,目睹了全部过程,而这个人的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刚才那少女,以及……她锁骨上的一颗痣。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这次我绝不会再不告而别了,再也……不会放手了,至于边伯贤……呵呵,这次不行,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树上的身影喃喃自语了一番,便是转身离开,冰冷的月光打在树上,照到了一抹幽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05-11 13:08
                                                    转瞬错付的真心  
                                                    朦胧的夜色中,一道倩影飞快掠过南宫家上空,停在一处院落中。
                                                      南宫轻羽玉足点地,飞身进入屋中取下面上的红纱,表情毫无波澜,但急促的呼吸和泛白的指尖却出卖了她慌乱的内心。
                                                      他……为什么会被追杀,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异常,那他现在……脑中闪过方才的画面,心中一阵后怕。
                                                      匆忙换下身上的红裙,把它深深藏在箱底,但藏的再深,它也终究存在,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就好像她的某些东西。
                                                      轻呼一口气,南宫轻羽转身走向床榻,看着桌上发着蓝光的植物微微一笑,心中的不安也逐渐散去,这下,母亲应该不会烦心了才是。
                                                      想着,南宫轻羽便沉沉睡去,但今晚,她却做了入凡世以来的第一个梦。
                                                      梦境中,她最爱的少年对自己笑得明朗,他说自己是他唯一的妻,最后他们守在冥界的彼岸花海,千年万年,原来神也会贪心,原来自己的内心也渴望与他永世厮守,但最后左右也只是一场空谈。
                                                      梦终究是梦,当残酷的现实无情地敲碎虚幻,露出它背后冰冷的真相,夜深人静时濡湿的又是谁的枕巾。
                                                      皇宫一处屋内
                                                      边伯贤坐在上位,手中不紧不慢地轻抿一口茶水,一袭白衣尽显风雅,目光时不时扫向下面的影卫。
                                                      “确定是她?”
                                                      声音幽幽传入耳中,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舒适,下面的人却没有因此放松丝毫。
                                                      “是,属下确定。”
                                                      “嗯,你先退下吧。”
                                                      “是。”
                                                      待影卫离开,边伯贤才缓缓展开属下带来的情报,眼中带着些许温柔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红衣,武功,原来救我的是你吗……”
                                                      如果把上天给我们所有的磨难都当做玩笑,那么这次是否太过恶毒。
                                                      “南宫曼舞……”
                                                      原来真心错付,也只要转瞬之间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05-14 20:11
                                                      这次是有点少来着,我造你们一点不会介意的对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5-18 20:05
                                                        总感觉我这篇文只有两个人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5-21 15:22
                                                          大家端午快乐,献上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05-30 14:20
                                                            倾尽天下  
                                                            南宫曼舞的表演已经收尾,附身行礼之后便是退出正堂换衣服去了,只是临走时,她的目光却是深深地看了张艺兴一眼,只是向来心思细腻的南宫轻羽,却因心中的混乱而没有注意到。
                                                              “好好好,不愧是南宫家的女儿,果真不凡。”
                                                              紫馨公主毫无保留的夸赞道,但接下来却话锋一转
                                                              “不过既然姐姐都表演过了,不如轻羽也来表演一次如何?”
                                                              南宫轻羽心中早有预料,也不慌乱
                                                              “小女自是没有异议。”
                                                              “哦?那便好,不过方才你姐姐已经表演了舞蹈,你便不要重复好了。”
                                                              “是,那小女便献丑了,请问可有古筝?”
                                                              “自然是有,快呈上来。”
                                                              南宫轻羽拿过古筝在搬来的凳上坐定,姿态优美,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动作,在她做来却偏偏有那么股浑然天成的美感。
                                                              “如此,小女便献上一曲。”
                                                              说着,指尖划过古筝,一道道如清水般的声音便流过众人心底,直叫人听着舒畅,随后,南宫轻羽缓缓开口,婉转悦耳的少女音线便传入众人耳中,曲词更是一句句敲在众人心底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曲毕,只见全场一片寂静,似乎全部沉浸于另外的境地,直到皇后的一句话,才将众人唤醒。
                                                              “妙绝,妙绝,南宫家的丫头,这词,是哪家名师所做?”
                                                              “回禀皇后,只是小女闲来无事所做,不足挂齿。”
                                                              皇后一时愣住了,她没想到如此深情的曲词竟是眼前的少女所做,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是如何的爱,才会有这种觉悟?
                                                              “此曲……可有名字?”
                                                              “有,此曲,名叫倾尽天下。”
                                                              “好,好一个倾尽天下,如此名曲,又怎能被埋没?”
                                                              “皇后娘娘过奖。”
                                                              退回自己的坐席,南宫轻羽丝毫不在意皇后的赞赏,她的目光,一直在边伯贤身上,但是,他的眼里,除了惊艳,便再没有任何旁的了,眼中的柔情,从始至终都不会属于她。
                                                              如此,边伯贤,不管前世今生,你的眼里,果真只有南宫曼舞一人吗?倒是我,自取其辱罢了,但你又怎知,此曲是为你而做,正如这曲词,我愿为你……
                                                              倾尽天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6-03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