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莉吧 关注:3,837贴子:60,100

【授权翻译】New Year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我们的James和Lily。
还有原作者scared of clouds和画师Viria大大。
和我亲爱的小伙伴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02 19:00
    刚忘了放授权图了……看到any of works我是震惊的哈哈哈大大我爱你。
    还有,请大家尊重作者的天才和辛劳,以及我的苦劳。如想转载请先在此贴询问。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5-02 19:03
      New Year
      作者:scared of clouds
      简介:Lily Evans 准备独自迎接新年的来临,然后波澜不惊的度过接下来的一整年,至于麻烦,能少一点是一点。然而不幸的是,她的生活不会这样简单。那么,这一年可以改变什么呢?透过Lily &James 看1977年。封面图作者Viria。哈利波特所有的人物、地点等等都属于JK罗琳。
      分级:T
      原文语言:英语
      类别:浪漫/友情
      主角:James Potter, Lily Evans Potter
      章节:十四章
      英文字数:92,476
      发表时间:2012年12月31日
      完结日期:2014年09月09日


      前面的话:
      Hi 各位。假期快乐!(似乎已经不是假期了,毕业狗没有什么概念)这篇文章的授权我在2月初就已经发出去了,等到四月,终于可以动笔了~~撒花*★,°*:.☆( ̄▽ ̄)这是一篇传统的、詹莉校园文,有些内容看起来可能是老调重弹,可是希望大家从这些老梗中能看出一些新意来。为什么选择这篇文,我也会在今后慢慢说明,直到最后一章~(如果有的话

      文章还蛮长蛮长的,本来想攒一些到520再发,可我怕自己坚持不到520就要弃掉……于是干脆在502放出来也算督促自己!(至于更新频率,不敢保证…译者会尽力的,因为我非常担心自己工作之后就真的会弃坑了。所以发这个帖子,这一来算是自己对自己学生时代终结的纪念,二来也是在表明虽然我没有更新短篇,但也不算偷懒吧哈哈哈哈)

      本人日常没看过国内的校园言情,可能会翻得有些怪,还请大家谅解。对了,作者在创作时的一些前言等,我会选择性的翻译,只将无时效性的重要信息放出。

      以上来自一个没救的话痨。


      回复
      4楼2017-05-02 19:07
        -----文前预警-----

        每个人心中都有对jily的不同理解。作者心中的Jily可能无法符合所有人的预期。

        本文小天狼星有CP,是国外一个相对较普遍的组合,大约在第四章就开始明显。如有不适请谅解。

        本文为T级,可能提及一些血腥、不当的语言、甚至不可描述之事(先补一句:和我们的詹莉无关你们别想了),但不会有细节。如有此等情况,我会在章节发布前做出预警,请未成年人谨慎选择。

        -----以下正文-----


        第一章:跨年夜

        「1976年12月31日,8点05分,夜」

        细碎的冰凌击打在窗户上,声声入耳,莉莉·伊万斯躺在寝室里,禁不住瑟缩了一下。格兰芬多塔楼外的栗冽寒风似已盘桓多日,腊月的酷寒仿佛已然砭人肌骨。壁炉里的火光星星闪闪,尽管无法纾解室内潜滋暗长的寒气,但的确帮她燃起了些许节日的欢愉。她紧了紧身上的绒被,爬下床,去看看窗户是不是已经关严实了——一定是哪里漏风了罢,否则室内怎么可能这么冷呢?然而,窗前的帷帘纹丝不动,整个窗台上甚至没有一丝气流。莉莉将窗帘拢在一侧,凝视着窗外的风飞雪啸,凝视着席席雪片压入灰色的城墙。

        她热爱这里。霍格沃兹。她不愿去想,自己的离开已是计日可待——六年的岁月倏然而逝。尽管她不愿、更不爱去想这一切,她却始终无法释怀。明年。七年级。梅林啊!那是她在这里的最后一年了!仅仅想来,就让她一阵心痛。她爱这里,她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河流湖泊,尤其爱这座城堡。如今,目之所及,冬雪覆盖了整个天地,更将霍格沃兹装点成了一座童话镇。

        当她收到霍格沃茨的来信时,她的梦里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想,那是世界将一本童话拱手送到了她的面前。她当时并不知道,接下来她会为此付出多少代价,然而她也是窃喜的,庆幸自己并不知道今后的一切——这份后知后觉,让十一岁的自己因为拥有魔法而那么、那么的开心。

        因为她拥有魔力,她才能在跨年夜,坐在这座美丽、奇妙而又魔幻的城堡之中,看着世外春去秋来,四季更替。

        也是因为她拥有魔力,她才无法在跨年夜,无法在圣诞节假期回到家里,参加她姐姐在今夜举行的订婚典礼。

        是啊。没有两全其美。诚不我欺。


        回复
        5楼2017-05-02 19:09
          「1976年12月31日,10点15分,夜」

          两个小时后,风雪渐息,寒夜渐寂。莉莉也放弃了和寝室里的严寒继续斗争。她已经转移了阵地,卷着她的羽绒被来到了格兰芬多公休室,在火炉旁的长沙发上驻扎。她迫使自己凝神于手里的麻瓜小说,然而迈克尔·克莱顿①笔下天马行空的火车劫案都不能让她沉浸其中。她的思绪不由自主的、再次飘向了她的家里——她禁不住去想,会有人注意到她在Tuney的订婚典礼上缺席么?会有亲戚询问此间缘由么?她的父母会不会想她呢?还有,Tuney会不会因为她,自己唯一的妹妹的缺席,感到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难过呢?

          五年半都过去了,她也该学会分辨什么是一厢情愿了。虚妄有如毒药,它令你燃起期待,然后毫不留情的撕开幻想,让你的内心更加支离。

          突然,公休室的床边响起了笃笃的轻敲声。她猛的一惊,手里的书没拿稳掉了下来,书脊砸在火炉前的地摊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纸页翻飞。壁炉的火光在窗前幻化出的诡异的倒影,她在找到平衡之前,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叫——

          “梅林啊”,她想,“你如果再拿鬼故事吓唬自己,别人都要把跨年夜当成万圣节了!……不过讲真……这些跳跃的火光真有些吓人……”

          莉莉走向窗户,暗想去检查一下是不是自己的想象力脱缰了,然而她却惊讶地发现,一只小小的棕色猫头鹰栖落在窗檐,正躲避着凄厉的寒风。她打开窗户,小小的猫头鹰裹挟着凛冬的寒气飞了进来,她立马关上窗户,尽快将寒意隔断。那可怜的小家伙停在靠近火炉的扶手椅上,冻得有些瑟瑟发抖,忽闪着翅膀。待莉莉走近它的时候,它伸出了自己的脚爪,可怜巴巴的瞧着她。

          她忍不住笑了。“谢谢你”,她边取下便笺边说,“如果你的主人并不立马需要你,你可以留在这里。”

          她确信,这只小小的猫头鹰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它理了理自己的羽毛,开始打盹,看起来对于它的栖所万分满意。莉莉看了眼她手里的纸卷,上面正写着她的名字,她立马展开这封信开始读起来:

          亲爱的,新年快乐!

          你爸爸和我只是想在这封信里送上我们的新年祝福,因为这次我们没有和你一起跨年。我们希望你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我想,你可能还在和朋友一起狂欢,明天才能读到这封信,但是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在想你,我们很想念你。
          你不在家,今年的圣诞节都过的不如往年。Tuney也想你,虽然她绝不会承认。

          我想,你一定纳闷这只猫头鹰从哪来的吧?麦金农夫人向我们送来了她的新年致意(是不是非常贴心?在你介绍我们认识之后,我们两家一直保持联系)。而且她说,如果我们需要使用这只猫头鹰,可以尽管使用。

          就这些,亲爱的。我们爱你,也想念你。尽快回信!

          妈妈&爸爸

          她的眼眶中蓄满了泪水,但却强忍住不让它们落下。她跌坐在沙发里,信纸从她手中滑落,飘零到地板上。她曾经下定决心,绝不因为这些事情哭泣,所以她再也不会。她将脸庞埋进自己的手掌,细数着自己的呼吸,让错落的心跳慢慢平复。可突然之间,太阳穴却又开始隐痛。

          “伊万斯?”

          在她身后,她听到一个声音从男生宿舍的台阶上传来。那声音很轻、很低,还带着一点惊异,似乎此时此刻在这里发现她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一样。她尽快调节好自己的神情,从手掌中抬起头来,向后倚靠在沙发上——

          “波特。我以为所有人都去赫奇帕奇休息室参加跨年聚会了。”

          “我也以为。”声音渐近,他在她身旁坐下。她感到房间内的气息也随着他的靠近改变了,依稀的还有他腿边轻柔的碰触。

          “我不太在状态。如果我愿意,聚会肯定会在我们这里举办。你是不是也想过为什么我们没有举办一个聚会?”

          她睁开一只眼睛,斜瞟向他。他也和她一模一样,倚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眉眼间看起来似是释然。他的眼镜架在他的眉间,像往常一样,略微歪斜,他的乌黑头发也一如往常,凌乱依旧。他的侧影很好看。棱角分明,却不显凌厉,有一种独有的平和。真是有趣。而且他……停!!天啦,她正在花痴詹姆·波特的脸!她再次闭上眼睛,努力假装这一切从未发生过,脱口说出她迟到已久的回答: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发生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派对其实是由某些人组织的。我潜意识的以为,它们是自发的。”

          “不是”,他的音调听起来有些消沉,有些超然世外的意味,“是我们组织的。至于我们,我是指掠夺者。但是今年我不太有情绪聚会,所以其他人出去找乐子了,我呢,就一个人在这扮我的‘斯克鲁奇’②。不过,现在看来我也并不是一个人。”(斯科鲁奇专指生性吝啬、不关心别人的人,译者注)

          他最后一句话明显比他其他的话语更轻柔,语调也带了丝不同的情绪。莉莉再次睁开了眼睛,向他再次投去一瞥。他一瞬不瞬,甚至每块肌肉都没有移动一丝一毫。他的面容仍然隐没在那平静的外表之下,整个身形慵懒随意,却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气场。

          “为什么不呢?”她不假思索就问了出来。而他已然转脸向她,眉间轻蹙。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问题?”他冲她轻轻的扬了下眉毛,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发出一个明了的询问。都怪他在身边影响了她,她才这样语无伦次。想到这一点,她的脸不禁一阵发烫。

          “啊,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没有情绪聚会呢?你一向热衷这些,不是么?”

          “是的,我一向喜欢有趣的派对。没错。但是……”他屏住话语,长舒了一口气:“我的父母病了。他们都还在圣芒戈,这就是为什么我放假期间还待在这里。我想……我只是目前不太喜欢庆祝什么的。”

          他的面庞上依旧是原本平静自若的表情,但是她们距离这样近,她能感受到,这只是一种伪装,而不是真正的平静。沉静的假象之下,不可言说的痛苦和担忧正在躁动。

          “对不起。我不该窥探你的隐私”,她轻轻开口,她感觉自己需要向他表示自己的同情,然而除了这用轻柔的语调来抚慰之外,她也无能为力。

          “你没有。如果让你知道这些会让我有任何不适的话,我不会回答的。”他给了她一丝微笑,这使她如释重负,至少这一丝笑意是发自内心的。同时,她感觉她自己也轻轻勾起了嘴角。

          “你呢?”他就这么顺其自然的问了出来,却让她猛然一惊。

          “什么?”她听到她语调中的慌乱无处可藏——从什么时候开始,詹姆·波特能让她心慌意乱了?

          “在假期期间,你通常并不待在霍格沃茨。我只是在纳闷,为什么你今年如此。”

          “你在跟踪我呀?波特。”

          “想太多,伊万斯。你如果不按规矩来,那就不是你了。从一年级开始你就一直那样,突然破例,不能让人不好奇啊。”他轻轻偏了一下头,看向她的眼睛,明亮的褐色眸子宛如流金,倒映在她眼中的一泓碧水里,“但是你如果不愿告诉我原因的话,也没有关系。”

          苦涩再次蔓延了上来。不知怎么了,莉莉无可自抑的将一切倾吐出来,包括每一个微小的心伤和细碎的痛苦。佩妮的订婚,这场典礼,她们之间的裂痕,还有弗农对她魔法的漠视。她的身份并不适合出席家族活动,她留在学校,只是因为她的家并不欢迎她。

          詹姆带着关切,耐心的聆听着这一切。当她谈到她的姐姐对于巫师的看法的时候,尽管他忍住没有发声,愤怒却在他的眼睛中流露出来。当她将自己深埋在内心和自尊上的伤口揭开,当她将所有一切坦白之后,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不安和不确定紧紧攫住了。通常来讲,詹姆·波特不是她倾诉的首选对象,她可能刚刚将太多的软肋暴露在他面前,这可能会使她过的更糟。然而她转念一想,是他先将一些私人的事情说出口的,而且,他这一学期也不像曾经那样令人生厌了。她尽力捺住内心的不安,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应,然而当它们真的来临,这回应可能无法更出乎意料了——

          “你想来一些热可可么?反正我本来也正要去的。”

          她轻哼了一声:“这么晚了,你打算到哪里弄热可可去?”

          “厨房呀。”

          她转眼看向他,哂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厨房在哪?不用了,你看,已经宵禁了,无论如何,学生也都无法进入厨房。”

          “抱歉。你以为你是在和莱姆斯说话么?”他一脸无辜的开口,“我有我的办法,而且我敢保证,我们不会被捉到。”

          她的眼睛再一次撞上他的。这真是个错误,今晚她已经第二次犯错了。在今晚之前她从来没有料想过,她竟会乐于看到他眼中流转的一丝狡黠。她过去总是因为这点苛责他,可此刻她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意,因为那一丝捣蛋鬼的气息使他更加……更加像他自己。

          “……你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注:
          ①迈克尔·克莱顿 (Michael Crichton) 著名的作家和导演,或许目前来看,被斯皮尔伯格改编成电影的《侏罗纪公园》是他最知名的作品。本文中提到的Lily正在看的小说,是他的作品《火车大劫案》(1975)。
          ②斯克鲁奇 (Scrooge) 是狄更斯小说《圣诞颂歌》中的吝啬鬼形象。这里没有直译为“小气鬼”等等,一来是因为狄更斯的小说属于麻瓜小说,这里可以表现James对麻瓜文化的了解,二来原作也是为了展现叉子菌风趣的一面。

          还有,我想对文中突然出现的英文Tunny做一个解释。其实在不影响表情达意的前提下,一向我都倾向用中文来表示。既然翻译,中英夹杂总是比较怪的。可是原文中会出现一些昵称、简写,还有信件落款处的Love,用中文可能不能很好的表达出这些感觉。不知道HP7的中文译本将Tunny翻译成了什么,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并没有和Petunia区分。权衡之后,我暂时选择将昵称都使用英文,以示亲近。后文中还会出现Marly(本文中马琳的昵称),Lils,L、J等等。


          收起回复
          6楼2017-05-02 19:10
            「1976年12月31日,11点55分,夜」

            莉莉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整个人开始放松下来了。可能是她开始喝第二杯热巧之后吧,或者是詹姆留她一人坐在角落的小桌前的时候吧——他去壁橱翻找巧克力蛋糕了,因为她提到了这是她最喜欢的甜食。

            不过这问题已经不重要了。莉莉早已歇斯底里的笑了至少一个小时了。此刻,伴着詹姆脸上那种看到彼得在飞天扫帚上的表情,她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像一个掉在冰上的小妖怪一样手足无措……我从来没见过谁这么缺乏协调性……”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试飞的时候”,莉莉紧张的笑了,喝光了杯中的热巧,也没有放过杯壁上最后一圈奶油。

            “你不可能这么惨。”

            “惨多了”,她瞪大了双眼看向他,缓缓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脸上的玩味换做故作夸张的意外神情:“说真的,这简直太悲哀了,因为我爱魁地奇。”

            “真的么?”他似乎很惊讶,“我是说,我知道你会去看比赛,但是你好像并不那么投入。我原以为你只是跟着大家随便看看而已。”

            “我不能再给你更多鼓励了,不是么?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吹捧你的魁地奇才能了,不缺我一个。”

            深深的笑意缓慢地浮现在他的脸上:“莉莉,你是被我在球场上的表现震惊到了么?”

            “我可没有说!”她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泄露的秘密太多了。谁能想到,一杯热可可竟然能比火焰威士忌更容易让人吐露真言呢?

            “不不不,你确实说了”,大大的笑意已经爬满了詹姆的面颊,“这让我这个冬夜不再寒冷啊。”尽管他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窘迫之上,可是她却感到由衷的欣慰,因为这毕竟消弭了他之前的悲伤。

            他探出一只手勾住杯柄,提起他们的马克杯,说道:“想再来一杯么?”

            “谢谢你,但是我感觉我撑爆了。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回去了。”詹姆穿过厨房,将他们的杯子交给家养小精灵,然后走向她。她依旧站在原地,在几个小时之后,她突然第一次感到似有几分局促在他们之间悬浮。就在这时,远处钟声响起,十二响低沉的嗡鸣声在空气中回荡。

            “午夜了。”詹姆轻轻开口,“新年快乐,莉莉。”

            他低下头,轻轻在她的侧颊落上一吻。这一吻如蜻蜓点水,没有丝毫轻浮,甚至能捕捉到些微的紧张。莉莉闭上了眼睛,就只有这一次,所有的理智都在此刻抛之脑后,她转过脸,向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轻柔、却又坚定的吻。他僵住了,从他突然改变的身姿她深深感觉到,她的勇敢是怎样的令他震惊。然而一瞬之后,他迅速放松下来。他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向她靠近一些,尽管她能感受到他的意愿已经弥漫到了四肢百骸,可是他只是一动不动,留给她足够的余地掌控这个瞬间。她让自己的双唇逗留了一阵,然后猛地退后一步,睁开了双眼。她发现他正低头回望着她,心头萦绕的所有不快,早已在瞬间涣然。

            “新年快乐,詹姆。”她的声音甚至比他的更轻柔,颤抖的音调暴露了她的情绪。他的笑意再次占据了她的视野,惹得她心头一阵翻涌。他示意她走在前面,留出两步的距离,在他们之间留出足够的空间。天知道她多么需要这一刻喘息之机啊!他没有在占据优势的时候对她步步紧逼,让她微微的动容于这份克制。

            当他们穿过厨房,走入地牢的时候,她确定他听到了他浅浅的低语——

            “她说……新年快乐。活久见啊真是……就今晚来看,今年会是有趣的一年吧……”


            -----
            以上就是第一章。几乎是最短的一章了(哭晕在厕所)

            完结一章可以谈一下我选择这篇的原因之一了:就是Jily之间的关系。从犬狼的谈话中,可以得到,两个人是七年级开始约会,所以我一向倾向于两人在湖边事件一段时间之后,建立起了比较civil的关系,然后日渐亲近。我不太倾向Lily是在James成为head boy之后才了解他、改变想法。我倾向于两人在成为co-head之前已经是朋友。而且第一章里面James的机敏和风趣,以及Lily的坚强和对James隐现的好感都描写的不错,还交代了两个人家中的情况……
            不过我想强调的是【以上的第一章其实相当于一个引言,接下来的内容才是重头戏。他们的美好和缺点都会逐渐展现。James和Lily都不是完美的人物,每个人对他们的理解都会有差异。希望你们喜欢本文中的jily,如果觉得存在ooc,也欢迎留言探讨~】

            还有,本人此次翻译的时候比较放飞自我。这里不是说我会修改原文内容或者其他,但是翻译真的实际上相当于一次再创作。如有不达意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为什么我就这么多话呢)


            收起回复
            7楼2017-05-02 19:12
              来了来了!沙发!


              收起回复
              8楼2017-05-02 19:34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02 20:21
                  第二章:一月

                  「1977年1月1日,9点45分,夜」

                  “够了,你对伊万斯到底做了什么?”

                  詹姆收起对棋盘的沉思,抬起困倦的双眼看向自己的好哥们儿。小天狼星一脸狐疑的皱着眉头,抱起双臂、眯起眼睛盯着他,低低的哼了一声。詹姆浅浅阖上眼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睁开眼睛,命令他的骑士斜出一步,回身倚靠在沙发上,定视棋盘,将指节按得噼啪作响。骑士收起剑落,斩掉了主教的头颅。他冲着小天狼星得意一笑,在他炸毛之前故作平静地开口:

                  “你在说什么大脚板?我没对伊万斯怎么样。”

                  “是么?”小天狼星紧紧盯着詹姆,挺直了脊背:“那她为什么在过去的十分钟里往我们这边看了七次?”

                  “不知道”,詹姆扯开了嘴角,“或许她在花痴你的发型。”但是,他的目光依旧忍不住向莉莉的方向飘去。他已经尽力不那么公然的关注她了,因为他不希望她因为昨晚发生的一切感到尴尬。但这可不容易,因为他的视线似乎总是被她所在的方向牵引。所以他努力将精神聚焦在棋盘上,来避免自己的凝视。

                  “去你妹!”小天狼星低头看向棋盘,紧紧锁住了眉头,因为詹姆已将他的王逼入死角。耳边小天狼星的咒骂声逐渐飘渺,詹姆决定小小的放纵一下自己,他偷偷的看向她。她依旧蜷在昨天那座沙发上,身体微微侧向壁炉,翻动着书页。她的头发凌乱地束在脑后,宽松的针织衫向肩膀的一侧滑落,露出纤细的肩带和一小片苍白的肌肤。

                  她从书页中抬起头来,扫向他的方向,正好和他的撞了个正着。他们目光相接一刹,都接着转回到他们各自的活动中去,两人似乎早已签订了不曾言说的协约,心照不宣。

                  詹姆重新埋首棋盘。小天狼星指挥他左翼的战车轻移了一步,撇着嘴重重靠在沙发上,大声叫嚣着他对战局的强烈的不满。

                  “哥们儿,你想做点其他事情么?”詹姆调侃道,“你现在喘的简直像我的祖母,她老人家早拜拜了。”

                  “不,我不想做其他事情,叉子,我要你告诉我你和伊万斯到底怎么了!”小天狼星愤愤的吐出这些话来,但是看起来这一举动似乎逗得詹姆更加乐不可支。小天狼星真是越来越像他的阿尼马格斯形态了,尤其是他被惹火的时候。这一次,看起来他是动真格的了。

                  “我和伊万斯之间没什么。”詹姆心不在焉的回道,然后,他的主教摧毁了小天狼星的战车,这下子惹得他这位最好的哥们又痛苦的吼了一声。

                  “你个辣(竟然河蟹了)鸡骗子。”小天狼星想也不想,让自己的骑士随意走了一步,显然已经决定认输,“你一直这样。你以为你这些年有长进了?得了吧,你还像以前一样没法撒谎。这就是你的弱点。”

                  “我倾向于认为,这是一项难能可贵的人格特质。”詹姆漫不经心的答道,扫视棋盘:“皇后,E6位。”

                  “你就继续自欺欺人吧。”小天狼星一把扯下自己的套头衫,冲着角落里的两个五年级女生眨了眨眼。被他发现她们正在偷窥他,两个人都脸红了。

                  看到小天狼星这样无所顾忌的调笑,詹姆摇了摇头:“你不该给她们希望,大脚板。早晚有一天你会被一群心碎的女人结果了。”

                  “不可能,叉子。”他冲着那几个偷看他的女孩一笑,这下子让她们咯咯地傻笑起来,两个人掩着嘴,不知道激动的在说些什么,“我的魅力迷倒一切,即使是一群愤怒的女人。”

                  “为什么大脚板会被一群愤怒的女人围攻?”莱姆斯·卢平诙谐的声音从詹姆背后传来。詹姆回过头,看到了他的好朋友,他高瘦的身子正斜倚在他身畔的椅子上。

                  “因为他玩弄她们的感情,月亮脸。”詹姆咧开嘴,冲他挤了挤眼睛。

                  “难道他不是一直如此么?”莱姆斯半是戏谑半是疑惑的问,“为什么她们要现在吊死他?”

                  詹姆耸了耸肩:“这只是个设想,我觉得最后肯定有他好看的。”

                  莱姆斯大笑道:“你是在说‘因果报应’么?”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东西,”詹姆绕过桌子,戳了下小天狼星的肩膀,“起来。我们不能将余生浪费在这盘棋上。”

                  小天狼星皱了皱眉毛:“边去,别打扰我思考。”

                  “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莱姆斯俯身去看桌上的残局,气的小天狼星愤愤地拍了下他的后脑。

                  突然,书本落下的回声惊得他们三个都抬起头来。循声而望,只见莉莉已经站了起来,在火炉边伸了个懒腰。她看向他们三个,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书本向女生宿舍的台阶走去。在路过他们的时候,她放缓了步子。

                  “晚安莱姆斯,小天狼星。”他们向她点头致意,莱姆斯轻轻补了一句晚安,微笑着看着她走过他们的座椅。然而,她的视线却落向了别处——

                  “晚安,詹姆。”

                  小天狼星和莱姆斯死死的盯住了他们的好哥们儿,然而他却无视了他们,从棋盘中抬起眼来,看向莉莉,轻声回答:“晚安,莉莉。”

                  她赧然一笑,继续朝台阶走去,他则又将自己的视线落回棋盘上,坚决不去看他俩中的任何一个人,尽管他知道,两人的目光早就将他凿出洞来了。

                  “没有——”小天狼星的声音里满是嘲讽,“我和伊万斯之间没—什—么——”

                  “詹姆”,莱姆斯目瞪口呆地开口:“詹姆,你都做些了什么?”


                  收起回复
                  11楼2017-05-02 20:42
                    沙发,楼主高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02 21:05
                      「1977年1月5日,8点15分,晨」

                      “所以,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要怎么处理他的饮料!”马琳得意洋洋的说,挥舞着她的汤匙,手舞足蹈,“真是醉了!男人都怎么了?我原来以为只有男性巫师们是一群撒比,可看来麻瓜也强不到哪里去!他们都以为只要给你买一杯什么,你的内衣就能瞬间移动掉下来一样。真受够了。”

                      姑娘们笑得更厉害了。就连莉莉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笑什么?”马琳愤愤地质问道。

                      “亲爱的,我想是你把所有男人一棒子打死的观点很搞笑,毕竟你约会过的人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艾玛小声回答说,可她嗓音中的调笑却藏也藏不住。

                      “是!这恰恰证明了我的观点,不是么?”马琳激动的拿拳头砸了一下饭桌,“和我约会过的人有几打了,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么?男人都招人烦。”

                      “得了吧,Marly,他们并不是都是坏人。你只是还没有找到那个对的人。”莉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甚至还带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期许。马琳转过头来,注意到了莉莉反常的出神——她搅动着桌上的粥,散漫地目视远方,没有焦点。马琳飞速的和爱丽丝和艾玛交换了一个眼神,昨天下午回到学校之后,她们也注意到了莉莉的反常,但是出于对她隐私的尊重,两个人没有与她谈及这个话题。然而马琳却没有这重顾虑:

                      “你想告诉我们什么吗?亲爱的?”马琳低问道。

                      莉莉将她的视线从远处的墙上收回来,茫然地看向她的朋友们:“比如?”

                      “比如,到底是哪位与你有所接触的男同胞,让你认为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绅士。还有为什么你这一早上都在走神。”马琳强势地一笑,她着实想从这里挖出类似的绯闻来。但是莉莉绝不能告诉她,自己在过去的几天和詹姆·波特聊了好几个小时,更重要的是,她不敢将跨年夜里发生的一切泄露半分。否则,她的耳根可再也别想清静了。

                      所以,她竭尽全力做出一种事不关己的表情,笑了:“Marly,我说的更倾向于客观现实。你看,就说这个房间里吧。本吉,弗兰克,莱姆斯,奥斯汀还有麦克斯。你不能否认他们都是不错的人,而且我确信,如果你和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约会,没有人有任何不绅士的企图。我只是试着指出我们还认识很多不错的男士,你只不过是没有和其中任何一个人约会而已。”

                      “我同意”,爱丽丝接了上来:“我们认识不少好男孩,今后你该考虑一下和我们的某个朋友接触,去约你真正有所了解的人。但是如果你敢约弗兰克,小心你小命难保。”

                      “嗯~~”马琳绝不相信一切就这么简单。她太了解莉莉了,她确信她的一举一动和圣诞假期前有所不同。但是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姑娘们开始讨论爱丽丝对弗兰克的迷恋,还有她们的假期和家事。莉莉静静的微笑,不时点点头,尽力去回避在想到她的家庭时内心的苦闷。

                      同时,她也尽力不去关注坐在远处桌边的那四个男孩。在她的朋友们不在学校的三天里,她一直和他们结伴吃早餐。这四个家伙不问缘由就接纳了她的加入,而且在聊天和玩笑的时候都没有忽视她半分。

                      尽管她依旧贯注于女孩们的话题,然而她的眼睛的确不时游移。或许,它们的确停驻在了那个有着金褐瞳仁、一头乱发的男孩身上吧?但那又如何?反正她不是真的在看他。

                      他转过脸来,与她的目光短暂相接。她知道自己应该迅速转眼避开的,可是他却对她微微一笑,她感觉她的面庞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一个笑容作为回应。她看到小天狼星喊了他一句什么,他回过头去,她也回神到女孩们的话题中,艾玛正在描述她的新礼服,而马琳依旧带着一种考量的眼神看着她。

                      几分钟后,爱丽丝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莉莉的正后方。马琳和艾玛的视线也被那个方位吸引了过去。莉莉回过身来,和詹姆撞了一个脸对……腹。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正低下头笑看着她。

                      “谢谢你,莉莉”,他笑着说:“虽然我没能理解所有的麻瓜文献,但是这些很有帮助。我已经提前完成了麻瓜研究的论文,这简直是奇迹。如果没有你,我决不可能找到这本麻瓜书籍。”

                      “额,哦!我差点忘了……”她支吾地接道,然后稳了稳心神,伸出手来接过那本书:“不客气,詹姆。”

                      他又给了她一个笑脸,转身走了几步。突然他一晃手指,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将手伸进了口袋。

                      “差点忘了”,他举起一个小小的、白色的东西,“前几天我们讨论之后,为了证明我的魔法和我预计的一样好,我开始研究这个。这得结合魔文、魔咒还有变形术,简直难的离谱。送给你。”他松手往她轻轻一掷,她条件反射般的接住了。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好身手。魔药课上见。”

                      他转身离开了礼堂。莉莉回过头来,面对着她的朋友们或迷惑、或玩味的表情。为了给自己争取一点思考的余地,她低头看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打开了它。小小的纸团在她的掌心舒展开来,终归平整,上面写着一行散乱、歪斜的字:

                      当你,而且只有你,碰触这张纸的时候,魔法才会生效。做到这一点最难了。见鬼的魔文。

                      然后,这张纸在自己折叠了起来,最后变成一只千纸鹤立在她的手心。她惊喜地吸了一口气,将这只小纸鹤放在桌上。然而刚离开她的手心,这只纸鹤就变回了原来纸团的形状。而当她将这团纸捡起来时,它又开始重复变形。

                      这是多么复杂的魔法啊,詹姆竟然能这样轻描淡写的送给她。她轻轻的笑出声来,抬头看向她的朋友,眼里流光溢彩。然而当她看到她的朋友们脸上的表情时,她再也笑不出来了。她们三个都惊诧地看着她,好像她刚刚长出了第二个脑袋一样。她才意识到对她们来说,她和詹姆之间的互动实在太过古怪了,然而在刚才,除了詹姆的礼物外,其余一切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莉莉,”爱丽丝犹疑地开口:“莉莉,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居然叫他詹姆。”艾玛瞪圆了眼睛:“你从没叫过他詹姆。”

                      至于马琳,尽管她非常惊讶,却没有追问。她并不需要追问。莉莉明白,她必须在日落之前给出她最好的朋友一个解释。马琳就像一只猎犬,可以精准的分辨出谎言、敷衍还是真相,况且,她总有办法从莉莉这里套出话来。看起来,现在最好的选择是主动交代部分事实了,但愿这能帮助她逃避日后的审判。

                      梅林,真是被坑惨了。她要杀了詹姆·波特。就算那只魔法天鹅再迷人也不行。


                      收起回复
                      13楼2017-05-02 22:30
                        楼楼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2 22:36
                          期待一下下文~~~好赞的样子~~~
                          楼主加油(๑•̀ㅂ•́)و✧


                          收起回复
                          15楼2017-05-03 03:52
                            亲爱的!好棒啊!好喜欢这里的詹莉的互动。然后我就爱看詹莉互相倾心的样子,哈哈哈。可能是我也没看过太多校园小说吧,觉得甜死了。魔法纸鹤那里应该是得到了那个花瓣变金鱼的启发。但只有在lily手上能变成纸鹤,嗯,James真是会撩妹。哈哈哈哈。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5-03 10:14
                              「1977年1月10日,8点10分,夜」

                              “抱歉!非常抱歉!”莉莉急穿过走廊,奔向莱姆斯。他瘦削的身形倚靠着墙壁,正在耐心地等待她。“我彻底忘了时间了,变形术的作业耽误了很久,占卜学也不太对。我这周简直一塌糊涂。”

                              看着疲惫不堪的莉莉,莱姆斯微微一笑,他单腿借力,直起身来:“学期第一周,通常都很有趣。”

                              两人并肩走过回廊,同之前巡逻一般,悄声谈论着。

                              莉莉一直很喜欢莱姆斯。一直。从一年级开始。即使她曾经因为西弗勒斯的事情向詹姆和小天狼星大发脾气,她却从来没有迁怒过莱姆斯。在她去年发现他狼人的身份后,她对朋友深处这样糟糕的境地而深表同情。当她抱怨掠夺者们那些愈发愚蠢的恶作剧的时候,尽管莱姆斯也是其中的一员,她却从来没有对他产生一丝一毫的敌视。

                              在过去的几天,她时常去想,为什么詹姆和小天狼星,尤其是詹姆,总能成功的让她出离愤怒。她早就意识到,其实她完全不应当为他的所为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可是她却至今无法做出解释。

                              尽管她拼命地去无视,仍旧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低语着,或许是她一直对詹姆有更高的期望。突然,莱姆斯清了清嗓子,将她拉回了现实。她非常庆幸莱姆斯帮她将这些念头压了下去,然而,这种感谢仅仅持续了一分钟。

                              “嗯,我可以知道你和詹姆之间发生了什么么?关于这件事,他嘴巴太严实了。”

                              莉莉绝望的叹了一口气。她皱紧了眉头:“为什么突然所有人都在问我关于詹姆的事情?整个一周都是‘詹姆这样’‘詹姆那样’,还有‘莉莉,你和詹姆怎么了?’我真不知道大家到底想让我说什么。”

                              莱姆斯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莉莉,我并不想让你感到不快。”

                              莉莉突然感觉糟透了。她深知,莱姆斯绝对不会去窥探任何空穴来风的传言,如果他就这件事情询问她,这纯粹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或许,对于莱姆斯来讲,这件事的古怪程度都可以翻倍了,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两名好友。

                              “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冲你发火。我只是觉得,过去的一周我都在就我的作为向一群人解释,可这关他们毛线事。”

                              她伸出手来,向莱姆斯传递了一个友善的信号。他回握住她的手,告诉她他并不在意。他们握着手默默无言的继续巡逻,在她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萦绕在她脑海深处许久的困惑突然就脱口而出:

                              “如果我告诉你,你可不可以保证不要和任何人谈起这一切?包括詹姆。”

                              莱姆斯放缓了步子,看向她的眼睛:“当然。我绝不会辜负任何信任。”

                              “我知道。”莉莉做了个深呼吸,“我知道这个。我只是……我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怎么了,我需要一个独立的人来和我谈论这一切,但是我可能找不到任何不会给我我可能并不想听到的答案的人,天呐,我刚说的那句话都理解无能不是么?”

                              “额……能听懂一点。”莱姆斯犹豫道,竭力梳理着自己的思路:“你需要和一个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的人聊这些。”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莉莉皱眉道:“显然我现在已经失去表达能力和合理的判断力了,还有事前三思的能力。”

                              莱姆斯笑了:“看来你是要解释一下你究竟在说什么了。我保证我会坚持自己的主张。”

                              莉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解释。她曾经告诉莱姆斯,自己在圣诞期间留在霍格沃兹是因为她的父母要出行,但她并不想去,现在她向他坦白了是自己被拒绝参加佩妮的订婚典礼。这才使得她在跨年夜里,在格兰芬多公休室郁郁寡欢。接着,她聊起了她父母的来信,以及詹姆的不期而至,还有詹姆对自己家庭现状的直率。接下来的事情,她感觉更难说清了,她突如其来地对詹姆坦诚了自己的痛苦。莱姆斯认真的聆听着,没有打断她,他一向这样和善而又稳重,天知道她有多么感激。

                              “这不难理解,莉莉”,他最终开口,“你很低迷,而且你需要向一个人倾诉,他当时正好在,而且看起来,他可以理解你。向别人倾诉没有错,对别人的倾听感到感激也没有错。我知道你和詹姆以前从没有这么友好,虽然我也知道,事实上你们并不像自己表现的那么不喜欢对方,但是他永远、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你的秘密。詹姆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他对朋友的忠诚。”

                              “是的,我意识到了。”莉莉涩然回答说:“我记得去年我说出你‘毛茸茸的小问题’的时候,他冲我发了一通脾气。他以为某人泄露了这个秘密,快要气疯了。”

                              莱姆斯露齿而笑:“是啊,这就是詹姆。忠诚和高尚得简直过分。”他低下头,向她确保道:“如果这对你造成了困扰,不用担心。他会守口如瓶。小天狼星已经折腾了他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得逞。你的秘密在詹姆那里非常安全。”

                              “在我这也是。”他顿了一下,补充道。

                              “感谢你的保证,可是,这其实并不是我的问题所在”,莉莉笑着说:“虽然我以前可能会讨厌承认这一点,但我知道我可以信任詹姆。况且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信誉。困扰我的并不是这个‘家门不幸’的秘密,而是之后发生的事情。”

                              莱姆斯给了她一个问询的表情,在她失去勇气之前,她继续讲道:

                              “他问我我需不需要一些热巧克力,然后他带我去了厨房,我们一起吃蛋糕、聊天,他讲了一些有趣的故事,我们笑得很开心。当我们要返回塔楼的时候,午夜的钟声突然响了——”她停下来深深的呼吸,接着倾吐出了剩下的一切,她需要把这一切向人倾诉。

                              “他祝我新年快乐,然后亲吻了我的脸颊。然后我——梅林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我就那么转过脸,然后我只知道我在吻他。”

                              沉默的气息突然笼罩了二人。直到莱姆斯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亲了詹姆?”

                              “是的。”

                              “主动地。你亲了詹姆。你,莉莉·伊万斯,主动亲吻了我最好的朋友,詹姆·波特,一个你曾经花费了无数大好时光来告诉我是个混(河了个蟹)蛋的人。”

                              “他是个**。曾经是。我不知道!”莉莉抓狂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这么奇怪地友好,我不知道在发生什么!莱姆斯,救命!”

                              “我?我能做什么?”

                              “向我解释一下,”莉莉祈求道:“很明显,莱姆斯,我是个情感白(河了个蟹)痴,我不明白正在发生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一丝一毫,因为我自己都不能解释我和詹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和詹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声音渐渐尖厉,担心会发生难以收场的情绪崩溃,莱姆斯取出魔杖,解锁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间教室,将她拉了进去。

                              他将她拖到一把椅子上,在她身前蹲下,极力使她平静下来。当这一切终于奏效了之后,他直起身来,坐在她前面的桌子上。

                              “为什么告诉我呢?”

                              她简直都快哭出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嘲笑我,或者告诉任何人,或者劝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而且我……我想,你既是我的朋友,也是詹姆的朋友,可能你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局势。”

                              他被逗乐了:“拜托,我是你们的朋友,可是我也不能理解你们。”

                              看到她突然垮下的肩膀和无助的双眼,莱姆斯使劲地揉了揉鼻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只能告诉你我怎么想的,但是我不能保证我是对的。”看着莉莉燃起希望的眼神,莱姆斯抱起双臂,继续讲道:

                              “首先,你从来没有讨厌过詹姆,没有真正的讨厌过。你认为你应该讨厌他,因为你和西弗勒斯是朋友,而他们互相讨厌,但就你个人而言,你从未讨厌过他。现在你和西弗勒斯不再是朋友了,你再也不会觉得不讨厌詹姆就是背叛了他。”

                              莉莉想要开口回应,但是莱姆斯伸出一只手指,示意她安静。她迅速的闭上了嘴。

                              “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讨厌他某些时候的行为,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我,也不喜欢他某些时候的举止。你完全有资格就他的行为大表不满,而且你也完全有理由声明,他引发了你的,额,绝大多数争吵。但是你也不得不承认,他近来的表现越来越不像一个自大的混球了,对么?”

                              在征得她的点头默许后,他继续说:

                              “现在,因为他不再是一个自负的混球,你已经……在我看来,已经开始发现他的闪光点。因为他们已经从他恶作剧的表象下面浮现出来。何况,他有太多闪光点,很多都是作为一个朋友,你所珍视的。他忠诚、善良、诚实,而且如果他想,他简直聪明的招人恨。你开始接受,詹姆可能并非你以前想的样子,因为你曾经看到的都是表象,并没有机会去了解我心中的詹姆,被我认定是最好的朋友之一的人,是什么样子。”

                              随着莱姆斯的话语,莉莉略微挺直了腰身。这有些道理,是个好兆头。詹姆成长了些许,现如今,她看到了她未曾看到的另一面。就是这让她疑惑,从而造成了她反常的行为。今后她能适应这一切。

                              詹姆向她表现出了一次善意,确切的说,向她表现出了多次善意。无论是倾听她的诉说,分给她的蛋糕,亦或是讲一些有趣的故事来逗她开心,作为回应,她感到自己不得不对他友善。所以,她给了他一个“仅此一次、绝无后续”的跨年夜亲吻,他本来可以选择其他更有趣的事情,然而他却选择了待在厨房,将她从糟糕的泥潭中拯救出来。所以,只有她也向他展现出自己友善的举止,这才算公平。

                              是,就是这样。绝对是。一切都说通了。比起先前的几年,她和詹姆开始有了一些客气的交谈,然后在某一时刻,他们成为了朋友。

                              她能应付得了朋友。

                              曾经接吻过的朋友。

                              ……最好还是别想这一点了。

                              她发现莱姆斯正带着隐隐的关切看着她。她冲他淡淡一笑,示意他放下心来。

                              “谢谢你莱姆斯,这一切很有帮助。”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好的,我很开心。我只想补充一点,然后我会在这个问题上永远闭嘴,除非你自己主动提起来。”

                              她冲他点了点头,他看向她的眼睛说:

                              “唯一能知道你确切感受的人,只有你自己。我知道这话老掉牙了,但是这是真的。不要让任何人的观点高于你自己的观点。不要在意别人想让你怎样对待詹姆,怎样做对你自己好,就怎样做就是了。让其他人见鬼去吧。”

                              莉莉露出一个打趣的笑容:“超级知心姐姐——莱姆斯·卢平,谁能想得到你还有这一面?”

                              他回之一笑,确认此次‘情绪危机’警报已经完全解除,随即走向门边。他打开门,看着她从椅子上站起,向他行了一个优雅又俏皮的屈膝礼,走出门去。他关上了门,继续他们的夜巡。

                              “顺便说一句”,莱姆斯斜看向她,“记得我最后说的那点豪言壮语吧?就是那些无视其他人的观点为自己想一次之类的那些。”

                              莉莉散漫地跟上他的步调,点了点头看向他。他笑着说:“这其实是从詹姆某一次激励我的谈话中借鉴来的。如果你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你会发现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两人继续漫漫巡逻。他们用迥然不同的途径思考着同一个话题,最终带着各自的心事归于静默。




                              ---
                              吐个槽,现在的敏感词好严格,每次都会出现****郁闷


                              收起回复
                              18楼2017-05-03 18:3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