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茶煮青碧吧 关注:14贴子:55
  • 0回复贴,共1

存戏。颛孙明蝉vs冯清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颛孙做梦
麟趾宫披香阁
[小窗幽梦,哲哥哥与我嬉戏打闹,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候,哲哥哥轻抚我的脸庞,哲哥哥为我梳发,为我做了新衣,送了我最为心爱的扇坠儿...]
[泪珠儿滑落下来,浸湿了枕。哲哥哥正与我说着情话,突地便陷入了摸不着边际的黑暗,追着跑着,一路高喊“哲哥哥,你在哪儿呀,莫要吓妧儿啊!”未果,我也掉入了黑暗,猛的惊醒。]
[隐约瞧见小成子倚着门框睡在外头。泪痕还挂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喃喃]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果真,我俩有缘却无分。[将帕子抽出来,咬破了指尖儿写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只披了件长衫,踩着布鞋儿,猫似得出门去。]
[将这帕子挂在那百年的桃树枝上,双手合十,十分虔诚地默念,愿我与哲哥哥还能再续前缘。]
[回来时将小成子给吵醒了,食指摆在唇上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小成子心领神会,便又回榻上,拥衾而眠。]
————————————————————————
太和三年五月二十三 下午16点 拜仙台
容华 颛孙明蝉
[今儿月色是很好的,懒懒倚在榻上对着妙奴]天儿渐渐地和暖了,如今夜里窝在罗汉床间竟也觉着有些闷热。[一手支着额头,指头尖尖儿旋着圈儿]旁人都说拜仙台那玉瓶子很神乎,你知道的,我从不轻易信这些。[起身来,一面披件长衣一面道]走,去看看。
拜仙台
[旁的不论,那一尊像的确仙风道骨的,三分喜七分不定的小心翼翼上前去,指尖儿刚碰到那玉瓶,顷刻之间便乌黑一团,惊得急忙离了手,浑身震悚一下,面上却佯作甚事儿没有,那笑也忒假,摇着美人团扇,握着玉柄的手儿都在颤,干笑两声]呵,呵呵,不过玩笑罢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忽的发觉自个儿手上这玩意也是玉器,瞟一眼便嫌恶地丢掉]这扇子不好,你明日便去给我取来一柄桃木柄的团扇。[妙奴显然也是惊了一跳,好半天儿才回一句“诶,是,主子。”]

襄贵嫔 冯清圆
拜仙台
[寻下一处阴凉,沏上一壶茶,眯眼看去,知晓是何人,摇头]拜仙的心不诚,神明不会信的。[示意奉壹上前]颛孙容华安好。[看了地上的团扇一眼]哎呀,这样好的扇子,丢了……怪可惜的。[遥指主子处]襄娘娘说天热了,凉亭里有茶。

容华 颛孙明蝉
拜仙台
[正欲抽身离开这玄乎其玄的地儿,就听着那婢子一声请安,气得要发了狂,听她那话儿更是,耳根子抽搐两下,带着满眼的不屑与急躁回过身来]襄贵嫔的婢女与旁人不同么?本宫丢了便丢了,你也有资格过问的?
[深深吸了两口气,还是压下火气]带路罢。
[几步远儿的路途,却是心不在焉的,到了给人拘个礼]襄贵嫔万福。
[觉着是很丢面儿的,便要问她有无看见]襄贵嫔...是刚刚才来么?

襄贵嫔 冯清圆
拜仙台
[奉壹不再答话,见人领来,指座,语气如常]本宫一直以为,拜仙之地清冷,容华该是不喜欢此处的。[按下帕子不提,含有笑意]如今,本宫以为容华不该来拜神仙,反倒是该去拜皇后娘娘的。[眼底有看不穿的神色,这会儿面色阴郁,不欲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容华可知……私通是什么罪?[止了话,改口道]噢,不,该是嫔妃不忠不贞,又当作何?

容华 颛孙明蝉
拜仙台
[听她句句带刺,便也不留情面了,很是倨傲地]皇后娘娘乃中宫之主,三宫六院的后妃都要拜,难不成襄贵嫔的意思,是自个儿不用拜咯?
[听她后话,颜色即刻便改了,悚然一惊,三魂都给吓掉了二魂,可还是强作镇定,只声儿微微颤着]明蝉不知,也未曾犯。

襄贵嫔 冯清圆
拜仙台
[一拍头,直叹]唉,瞧本宫这脑子,当真是一孕傻三年了,说错了话。[话锋一转,不动神色地觑人面色,便晓得此前判断八九不离十了,推一盏茶在她面前。悠悠摇着扇子]三伏热天,容华竟瑟瑟发抖。[拍了拍她的手]我又没说你,别怕。[念那句诗,面容温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啧啧]可惜现下没有月亮,事事难料,月有盈缺,人有悲欢离合,苏子超然旷达,本宫缺更喜欢他那句“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此才为真旷达。[眯眼看人]千里共婵娟,到底藏了儿女私情,容华以为呢?

容华 颛孙明蝉
拜仙台
[声儿软下来]襄贵嫔说出这番话,怕是不孕也傻了三年。[紧紧捏着拳头,长指甲嵌进肉里,将手抽回来,嘴角挂了丝笑]您不会不知,这一首《水调歌头》,实际是苏子思念胞弟所做,试问,您是如何作此判断呢?

襄贵嫔 冯清圆
拜仙台
[抚上已圆润的腹,如今竟真是在为他打算了,那日未央之言语,已叫人心烦意乱,如今只可逆流而上]世间世事,总有多解,苏子怀旧,亦未可知,今日容华来拜仙,仙人不存,倒是吓到了容华。[喟叹]若是坦荡荡,该是不怕的。[推一盏茶]喝杯茶,压压惊,听说十五月圆之夜,陛下同容华共婵娟,也许……是本宫多想了?[又续]所以呀,本宫说的并不错,你合该去拜一拜未央了。[附人耳边]本宫记得,陛下的名讳里,未有哲字。

容华 颛孙明蝉
拜仙台
[讪笑两声]不过是听信了前人的经验,这也不行么?[冷下脸来]怕是不用襄贵嫔提醒,明蝉自个儿也会去。[装糊涂]哲?什么哲?

襄贵嫔 冯清圆
拜仙台
[反握住人手,力道重了三分]什么字,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容华自个儿心里最清楚,亦最明了,还望容华好自为之。[腹中小儿踢闹,不禁“哎呦”叫了一声,奉壹赶忙上前,托紧了腹,待不闹时,才由人搀着回宫,对外称是动了胎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13 00:09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