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茶煮青碧吧 关注:14贴子:55
  • 0回复贴,共1

存戏。张昕vs冯清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太和二年腊月 接皇后一事后续(此时皇后父亲已经回乡养老)
容华 冯清圆
[再一看今日奉壹呈上的供词,字字句句皆指皇后无疑,纵然不能定罪,亦八九不离十,又闻谢xx(皇后父亲)辞官回乡养老,连连摇头]到底是陛下念着旧情,不过……东山再起怕是难了。[因着皇家颜面,知晓这种争风吃醋,妃嫔相斗的腌臜之事是不愿让人知晓的,尤其还牵涉皇后,想来张氏已知建章旨意,这方押了那小婢同去张氏宫中,遣人通报]

昭仪 张昕
[接了皇帝的旨意,这是牵连中宫的大事儿,不免有些踌躇,也需思量更多,左思右想还是让谨行到王氏那里捎句话更为稳妥,正逢冯容华也在此时求见,便说]去请进来,王娘娘那儿先不必去,且听她如何说。

容华 冯清圆
[指奉壹看着小婢跪在门外,携了恕己入内,先拜]请昭仪娘娘安。[呈上折子,上头已经写的清楚明了,何年何月何时,未央宫有谁出入,以及小婢供词,及当时秋千绳断时,太监的供词,只差的是未央近身侍女的说法]妾食君之禄,受君之命,未央一事,当是不敢怠慢,此些证据已然明了……[稍顿,面色沉重]还该审未央中人,事关中宫主子,妾特来同您商量,取折中之法,既要水落石出,亦不能夺了中宫的面子。[反问她]您说呢?

昭仪 张昕
[允了礼,看了一页递上来的折子,目光落在她身上]平日奴才有错,没有主子受过的道理。[不可置否的语气]皇后是这后宫的主子![将折子往案几上一置,所谓证据,字里行间矛头直指中宫,面色稍霁,直接了当]这个,已然是折损了凤颜了。[肃了肃神色]冯容华,你说未央里头的人,该审不该?

容华 冯清圆
[面上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有些吞吐]这个嘛……折子只拿给您一人看过,算不上折损凤颜,既然陛下下令彻查,我等自然不敢怠慢。[亦端正身子回话]妾私以为,若直接审未央中人,于皇家颜面有损,如若不审,亦不会水落石出,古语有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是这样歹毒的手段。[心下早有了打算]借以其他名义,来审。

昭仪 张昕
[沉吟片刻,示意往下说]

容华 冯清圆
[不动声色地又陈]以未央宫内失窃为由,查一查近身侍女。[颇带踌躇]不过……那头认的可能极小,还需再寻目击证人,才算完备。


昭仪 张昕
[摆一摆手,说了一声荒谬]未央失窃,头一个知的是谁?当真要查失窃案,容华是要向娘娘毛遂自荐,还是向皇上讨一圣旨?[思忖后往下说]宫里头向来不缺忠心耿耿的奴才,何况是贴身伺候的人。[神情认真]着手查了未央,往后容华在御前,在未央又当如何自处,本宫尚且不知。[合了折子,由谨行呈给冯]你若真以为明了,便将折子往建章宫一递,皇上自有定夺。

容华 冯清圆
[未接折子]您以为这些足够么?若是连你我都说服不了,又怎能让陛下信服。[有动以理,晓之以情的意味在里面,亦带着不大明显的咄咄逼人]且不说徵哥儿遭了怎样的罪,他还那样小,将心比心,若是珏儿姐遭了这样的罪过,她人一句不查,想必您也要叫冤了,王妃处郁郁寡欢的,陛下心烦不说,也坏了后宫和睦,您说不是?[将折子再递上]让您去查,是陛下的意思,妾只是将这些递予您看,若您觉得无甚可查,可署名递上。[看她,意味深长]陛下若觉着娘娘对此事不上心,那就……[止了后话,手仍紧紧捧着折子]

昭仪 张昕
那就什么?容华你说。[冷哼一声]弄虚作假,后宫又如何安宁。

容华 冯清圆
[知晓话中意思,冷哼]还望娘娘晓得其中厉害,陛下的圣意,还需娘娘自己揣测的透彻。[留折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13 00:10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