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鬼泣吧 关注:1,313,922贴子:32,061,547
  • 5回复贴,共1

这个逼我是装定了!一发入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天开100盒子给小号开疲劳药,然后开出了一张12青铜,卖了俩天没卖出去,朋友宁可多花钱买10%的,也不要我这种2000万友情价的卷子,于是乎,干脆自已浪费算了,万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6-02 10:25
    顺便求把支点或者暗影打卢克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6-02 10:26
      一发入魂,欧到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2 13:03
        ***


        回复
        4楼2017-06-02 13:11
          “说说你的故事吧?”吉格坐在了我旁边。
          “我第一次解开锁链,是在赫顿玛尔西郊的格兰之森。”我抚摸着因为鬼神而被诅咒的右手。
          “那场大火?”
          我点点头:“大火以后它们都疯了,我走投无路了。”
          吉格点了点头。
          “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我思索着,那一天的情景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
          “当我醒来后,”我用手撑住额头,一股剧烈的疼痛涌上头颅,“我在一个……虚无的世界。”
          “你的体内——”吉格。
          “是,我的体内——”我抬起头,打断了吉格,“我见到了她,我最恨、但也是最重要的人。”
          吉格咽了一口口水。
          他曾记得卡赞说过,有两个男人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个是生前的伙伴,一个是死后的恋人。
          “我和她一对一,她说我赢了就放我走,”我比划着自己从腰间拔出的剑,“如果我输了,身体沦为她的奴隶,灵魂消失殆尽。”
          “你输了,”吉格笑了,“一个打不过怪物的人如何战胜鬼神?”
          “不,我赢了,”我自豪道,“她说我可以走了。”
          我似乎感觉到有一扇门出现在我身后,就像那天在我自己的身体里。
          “遇到危险,我可以依靠她、依靠鬼手,”我顿了顿,“而在我身体里,她成了对手,我只能依靠我自己。”
          “人类的潜能还是很大的,你一定落荒而逃对吧?”吉格笑道。
          “我没有,”我对吉格伸出手,“我当初就是这样,然后说——‘和我一起走吧!’”
          吉格看着我的鬼手,笑容早已消失殆尽。
          他凌厉的眼神背后,似乎在想些什么。
          “你……不怕她?”
          我摇摇头。
          “不得不说,在我的冒险途中都是她在保护我,如果没有鬼手,我可能早就死了。”
          “可你知道她害死了多少人?将来也有可能害死你!”吉格的手指指着我,几乎已经戳到我的额头。
          “如果医生治不好病人就该判死刑,谁还敢救人,”我抚摸着自己的右手,“她让我多活了几年,我已经感谢她了。”
          “你这么奇怪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吉格的手放下了,“不过,今天过后,你也许会再也见不到她。”
          “接着是大转移……”我无视了吉格,陷入了回忆。
          整个世界突变了,就好像天界的核战争一样——比那还要恐怖。
          世界在扭曲、崩塌、重组,赫顿玛尔被黑暗笼罩。
          “卡赞?卡赞?!”我在慌乱的人群中寻找着她。
          我跟她被挤散。
          辗转,我来到了暗黑城。
          我寻找着她的痕迹。
          她应该是死了。
          悲痛欲绝的我提着酒壶,坐在赫顿玛尔废墟的月光酒馆的一个角落。
          “先生,该付账了。”
          “我没钱给!滚!”我把酒壶扔向精灵老板娘。
          索西雅叹了口气,把我扶到了椅子上:“我知道,你找不到她很难过。”
          “你知道个屁……”我趴在桌子上,酒后的呕吐物吐了自己一身。
          “你瞧瞧你,哪里像一个剑客,简直是个酒鬼,”索西雅用毛巾擦拭着我身上的呕吐物,“我有一个朋友也和你一样。”
          “他叫阿甘左,以前在我的酒馆里可是很有名的决斗者呢……”
          我无心听她讲故事,只是沉湎在自己的悲伤里。
          “但是他的情况和你不同,你是不是忘了——”索西雅突然笑了,“卡赞……原本是鬼神。”
          我抬起头,看着索西雅。
          我又看着自己被锁链封印的右手。
          索西雅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后,我的整个右臂都从暗红色变成了血红色。
          它如同有了自己的心脏一般,带动着肌肉有节奏地跳动。
          “让她出来吧。”索西雅点点头。
          红色的血气从我的右手里向外喷涌,一个人形渐渐在这血气中凝成。
          可当时我痛得天昏地暗,什么都看不清。
          渐渐的,疼痛消失,她出现在我面前。
          “喂!小鬼,终于想起可以召唤我了吗?”卡赞微笑着站在我面前。
          我咬着牙,嘴唇颤抖。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下巴,滴在地面。
          “卡赞!”我冲过去,扑在她怀里。
          “喂喂,你哭什么嘛,”她拍打着我的后背,“真是个爱哭鬼,我不是一直都在吗?”
          “好了!别想了!”吉格打断了我的回忆,“最后来比试比试吧!”
          “虚祖人都那么好斗?”我不屑地瞥了吉格一眼。
          “你那是什么眼神?”
          “好,好,比试就比试。”我站起来,拔出剑。
          两个人拉开距离,站的很远。
          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投出斑驳的光影。
          “那我就不客气了!”吉格挥动着巨大的剑刃冲了过来。
          我向后一闪,躲开了突袭。
          紧接着,我和吉格一同奔跑起来,两个交错的光影,穿梭到彼此身后。
          随后无数的剑影在身后凌乱交锋。
          我和他同时收剑。
          “可以嘛,小子,你这么强,我也放心了。”
          “你真的要走。”我低头,看着地上因为微风而摇晃的树叶的影,似乎刚刚的比武并没有影响到它们的惬意。
          “时间不多了,我走了。”吉格转过身,一扇门一般紫色的虚无出现在他面前。
          就在踏入门的前一刻,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活下去,不要被鬼神吞噬。”
          我点点头。
          他走了进去,消失在紫色的介质里。
          “吉格,他还会回来的吧?”我看着自己红色的右手,“你说呢?卡赞?”
          如果我没记错,那一天是5月25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02 13:55
            狗托、我增幅10白金失败俩、用翡翠才上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02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