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茶煮青碧吧 关注:14贴子:55
  • 0回复贴,共1

太和三年七月十五 冯清圆诞龙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选侍 冯请圆
太和三年七月十五
[近日来,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为着腹中的孩儿,每日进的吃食也多了些,却仍旧不能心安,知晓中宫再度有孕,便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此刻,她不会再打这里的主意了,高隆的腹,足像极了近临盆时的模样,散下头发于廊下纳凉,手里捧一本书,却仍觉得心神不宁,腹间孩儿亦是闹腾的厉害,自白日便觉着有些不对劲,却又因着距产期尚有一阵子,这才未曾在意,只以为是孩儿调皮了些,至欲起身时,才发觉额间早有了密密的细汗,腹底下坠,直直扎入骨髓,急急唤人]奉壹……[镇静下来,指人去禀了梁婕妤,此刻手紧紧扶上了腹,由人搀着着靠在塌上,起先人仍是清醒的,知晓应是要临盆了,其余众人急忙去唤太医,只咬紧牙关,发出阵阵闷哼]嗯…嗯…啊…[疼痛一阵阵来袭,亦愈发密,头上汗珠连连,只觉体下一湿,产婆道是羊水破了,便喊着使力,使力的话,眉头紧锁,仪态一类,尽抛之脑后了,只顾着使劲,也甚少叫喊,只间或低低叫一声,多的是闷哼,天将明时,却仍不见孩子下来的迹象,产婆亦是着急,请来太医看后,下了浓浓的催产汤药,却又使不上劲儿,太医用参汤吊着,才不至于晕厥,众人唤着用力,咬牙坚持,喘着粗气,这会儿产婆说孩子将出来了,满是欣喜,待听见哭声时,才安了心]是公主吗……?[奉壹满脸添笑]主子这说的是什么话,是皇子嘞……[产婆却又道,肚子里面还有一个,下体仍有坠感,产婆唤着使力,听着孩子哭声,渐渐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了,只一味想保孩子平安,知晓自己此次九死一生,对奉壹]你……若我有不测,你告诉陛下,把孩子给修仪,她……她是我唯一能放心的人了,你…你要陪着他们好好长大……好好儿的。[奉壹亦泪流满面,擦去额头汗珠]主子莫要说胡话了……[又是一声啼哭,满屋子的人都跪下贺喜]恭喜娘娘,诞下龙凤呈祥。[只隐隐约约听到龙凤呈祥二字,便昏死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07 23:58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