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腐吧 关注:26,051贴子:969,016

【亚易】《眼睛》超级短,仍然是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虐梗。
长生梗。
换眼睛的梗,挺神奇的一个脑洞。


回复
1楼2017-06-10 22:29
    up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0 22:57
      敲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1 00:46
        好喽,来喽


        回复
        4楼2017-06-11 15:26
          说起来这个其实算是 常人不能理解的痛苦 的番外啊..╮(╯▽╰)╭


          回复
          5楼2017-06-11 15:30
            那是夜晚。
            易刚从战场归来,身上少见的带了些伤。
            在森林里火光永远是那么耀眼,不需要仔细看,就能看到那些光。
            那么刺眼的火光,直直冲到天际。
            那会唯一的念头就是,
            救人。
            自己身上的伤还是等会再说吧。
            闯进火海的时候,由于带着护目镜还是易本身视力就不错,他立马就看到有个人坐在寺庙大堂中央。
            那就是李青。
            他好像神经质了一样冲着佛像傻乐,火星都已经烧到了他的身上。
            易看着那个人,一时间怔住了。
            “傻瓜啊!”
            易认出了这是曾经和自己有过一次秉烛夜谈的年轻人。
            那是那人还是一位召唤师,
            风光无量,年少轻狂。
            因为那人身上独特的韵味,易对那位叫李青的年轻人一直有很深的记忆。
            没想到,沧海桑田。
            回头间不仅原来的地方没有了,人也一起不在了。
            “该死的、”
            易跑过去拍掉他身上的火星,带着李青一起从火海中跑了出去。
            然后,李青的眼睛就失明了,被火烧瞎的。
            但是,他很清醒。
            “用一双眼睛换取前路的光明,这很值。当然这光可不是用眼睛看的,就好像我看不见,却能闻到敌人身上的臭味。”
            当然李青因为这话没少被女人怼。
            谁没事愿意给人说成满身臭味。
            “老瞎子。”
            “老剑圣。”
            “嗤”
            后来李青不知道彻悟了什么,跟易一样死不了了。


            回复
            6楼2017-06-11 15:46
              “咋样,找到你小情人了?”
              易转移正看着病床上亚索的视线,笑骂一句:
              “老瞎子!”
              哦不对,是亚索不知道那一次的转世。
              毕竟疾风剑豪早死了好几百年了。
              易不想找他的,但是这就是缘分?
              打仗打着,
              就碰到了。
              他慢悠悠的接过一边护手手中的绷带,替亚索的眼部绕上一圈,
              “所以啊,亚索这次和你的失明,完全都不是一个概念啊”
              “所以就不要和我重复咱们当年怎么成为好朋友的了好不好!”
              听的他脑子都疼了。
              “好好不说不说,不过你小情人醒了发现眼睛坏了还不得疯”
              “他不是我情人。”
              “我懂,爱人。”
              “.....”
              易决定跳过这个话题,
              这玩意他解释不清。


              李青的失明,是注定一种对自己罪恶的偿还,,
              亚索失明叫什么事。
              “易?”
              听到李青叫他,易抬头,却感觉脸上温热一片的有什么东西在流。
              他一摸,
              全是水。
              那会,易望着手指上的泪水,慢慢笑着咧开了嘴。
              眼睛坏了就换嘛,
              他不是还有一副好眼睛嘛,
              当年好到大晚上老远看一个人在火海里的表情是痛哭还是傻乐都能看清楚。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毕竟总是带着护目镜。
              “老瞎子,,咱们去找个法师来吧。”
              收到李青不解的表情,易缓缓说,
              “换个眼睛。”
              李青给他吓到了。
              “疯了?大师.?”


              回复
              8楼2017-06-11 16:02
                我擦ヾ(。`Д´。)我老喜欢在一句话最后面加了,看文的时候动不动老了我好方


                回复
                10楼2017-06-11 16:21
                  “没有~我很清醒——”


                  易看着一脸神奇的李青,模仿李青的声线笑着讲。


                  李青没笑,脸上一改之前的流氓痞样。


                  “认真的?”


                  哦,过了这么久,一直看李青不正经,易都快忘了李青其实是个特别严肃和正经的人儿。


                  过了这样久,其实易也快忘了自己除了打仗还能干嘛。


                  要不是有瞎子一直在身边提醒。
                  其实他叫什么,是谁。


                  都要在漫长的,无尽的岁月里忘记了。


                  “嗯”


                  易换了个坐姿,阳光洒在他身上,一片灿烂。


                  “亚索曾经是疾风剑豪的时候已经凄惨了,最后死的连灰都不剩...”


                  他说到这里,声音不由的有一丝颤抖。


                  当年目睹亚索死的只剩一堆渣的记忆,永远忘不掉。


                  “都转世了,没有那些罪名,家人都在,也有个未婚妻..”


                  “要是没有眼睛,那他这次的幸福,就不完整了呀..”


                  是了,这一世的亚索的名字易并不知道,


                  可他知道他有一个完整的家,而不是他故人一人。


                  仍然是艾欧尼亚人,却没有那些讨厌的罪名,


                  亚索这一世虽然没有和他相遇,却有个娇美的未婚妻。


                  这就够了?


                  不,他要有个好身体。


                  不然怎么幸福的了呢。


                  易每次来看亚索都很小心,拜托所有人别告诉亚索这件事。
                  李青跟易来过几次,
                  只有一个感觉,


                  那就是为他不值。
                  默默做这些,却从来不会讲,
                  傻瓜啊.


                  李青叹了口气,低垂的头再次抬起脸上已经多了一丝欠揍的味道。
                  “好好,剑圣你是大爷,我这就给你找法师去”


                  “啪嗒”关门的声音。


                  许久,房间里再次传来一声叹息。
                  “谢谢,老瞎子。”


                  回复
                  11楼2017-06-11 16:22
                    @Demon苏暖年


                    收起回复
                    12楼2017-06-11 16:49
                      @冰舞沫儿


                      回复
                      13楼2017-06-11 16:51
                        @纯白的黑喵丶


                        回复
                        14楼2017-06-11 16:56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1 19:0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11 22:52
                              法师很快就到了。


                              是个披着件藏蓝色斗篷的人,全身都被裹得严严实实。


                              只有从斗篷下冒出的黑发和独属于青春的音色可以证明是位年轻人。


                              法师都是骄傲的,因为他们可以掌控自然。


                              他瞥了一眼床上那个眼部被包扎的厚实极了的人,那个整个都平凡至极的士兵。


                              是病人。


                              然而,当他将目光移到一边那位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的男人时,正巧那人也停下喝茶的姿势,朝他笑了一声。法师当即一愣。

                              “准备好了么?”
                              乍眼看去的瞬间,这位男人沉静优雅端坐的姿态,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弄的法师呼吸都为之一怔。


                              说实在的,虽然这里是艾欧尼亚,但是到科技发展的如此迅速的今天,还保留着昔日的风俗习惯,与穿衣风格的,他真没见过多少。


                              而且还是这样一个有着同样过去的,古朴韵味的男人。


                              法师敏锐的看到了墙上挂的佩剑和角落里的护目镜
                              和男人那翠绿色的眼睛。


                              “易前辈。”

                              法师很聪明,,只稍稍一想,便叫出了易的名字。


                              “马上就可以,待我取出材料”
                              说着,他从那藏蓝色的长袖中掏出一小节树枝,上面还留有一片绿叶。
                              树枝很短,易目测大概四厘米左右。



                              他不由得笑了一声。


                              法师疑惑的看向他。

                              易歪着头,意外的显得有些可爱。这样的模样,和文献中说的那个严肃温润的大师有点不同....
                              法师胡乱的想着。


                              “这可不是,一小节树枝就可以解决的东西嘛....那么简单的话,就不要请法师来了。”

                              一听到这话,法师的心就提起来了。
                              藏在袖中口袋的迷你法杖瞬间被握在手里。


                              回复
                              17楼2017-06-13 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