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艾吧 关注:5,778贴子:21,992
  • 5回复贴,共1

【原创】再会之时,我会记得你(短篇/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2 20:48
    这个时候还有新人应该不奇怪吧……总之,前几天补完3v被晴妹和小妖精甜了一脸也虐了一脸,于是……写了一篇,自己心中的结局。
    中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2 20:53
      再会之时,我会记得你
      艾尔艾尔弗睁开双眼,迎接他的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与冰冷。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连对寒冷的感觉也正在一点点被剥夺。他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睁开眼。
      这样啊,原来,自己已经死了啊……
      第三银河帝国第十年,创始人艾尔艾尔弗因疾病去世,享年二十七岁。王位交由总理大臣指南照子继承。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段记忆。
      这样啊,自己真的死了啊……银发青年笑了笑,不过,自己居然在没有时缟晴人的世界里生活了十年之久,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过,现在,自己应该可以去见他了吧……
      时缟晴人……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束光。
      那是一束湖蓝色的光,在黑暗中显得异常明亮但又不刺眼。
      有些像,他的眼睛呢……艾尔艾尔弗淡淡地凝视着它,像一片平静的湖水,那么清凉,又那么温柔。
      好想快点见到你,时缟晴人……好想对你说出……我一直不敢说出的那句话……
      艾尔艾尔弗闭上眼,向那束光飘去。
      时间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你来了啊。”迎接他的是一句温柔的问候。
      好熟悉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帘。
      湖蓝色的眸子正静静地凝视着他。
      “时缟……晴人。”时隔十年,再次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孔,泪水情不自禁地从艾尔艾尔弗的眼眶中涌出,“终于……再见到你了……”
      “唉……唉唉?你、你怎么又哭了?”对方有些手足无措,“上次也是,你见到我就在哭……我的脸上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吗?”
      “没有……”艾尔艾尔弗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是我的个人问题。”
      “那就太好了。”又是那种纯洁无暇的微笑,“要是因为我而让我的朋友流泪,那我就很困扰了呢。”
      ……朋友……
      “你……想起来了吗?”艾尔艾尔弗抓住对方的双臂,“那些……事……”
      时缟晴人摇了摇头:“不,没有。我……现在只记得你一个人。”
      在我处于一片空白的时候,哭着对我说“我的朋友”的人。
      给了我唯一一丝记忆的人。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笑着说。
      “艾尔……不,米夏埃尔。”艾尔艾尔弗道,“我的名字,是米夏埃尔。”
      “是吗。米夏埃尔啊……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
      少年的赞美让青年有些脸红。
      “话、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在这里?”艾尔艾尔弗急忙岔开了话题。
      “为了等你。”时缟晴人低着头说,“我……不想只带着一句话的记忆离开,这样的话……对你不就太不公平了吗,米夏埃尔!”
      少年的瞳孔里泛起了光,与他周围的光亮是那么相称。
      让人……非常安心的颜色。
      “告诉我吧,米夏埃尔!”他握住了艾尔艾尔弗的手,“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
      艾尔艾尔弗瞪大了漂亮的紫色的眸子,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嗯,我知道了。”
      ——————————————
      “原来是这样……”时缟晴人眨着湖蓝色的大眼睛,喃喃道,“没想到,我是为了吉奥雷的人民死去的啊……”
      “没错,你是英雄。”艾尔艾尔弗道,“现在,吉奥雷的纪念馆里还有你的雕像呢。”
      “这还真是……”少年不好意思道摸着脑袋笑道,“不胜荣幸啊……”
      “这是你应得的。”银发青年也淡淡地笑了笑。
      “话说回来,以前的我,叫你艾尔艾尔弗啊。”时缟晴人躺了下去,仰望着无尽的蓝色。
      被叫到名字的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维持着他原有的笑容,同样地注视着温暖的光晕。
      他们不知道这样沉默了多久。
      “时缟晴人。”艾尔艾尔弗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有话对你说。”
      “好巧啊,我也是。”对方笑道。
      “那你先——”
      银发青年话未说完,变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时缟晴人你干什——”
      “嘘——”对方用手指贴上了他的唇,“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我想起来了,艾尔艾尔弗。
      其实,我对你的感情,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啊——
      “那么,该你了。”他在银发青年一侧耳语。
      “已经没必要了,时缟晴人。”艾尔艾尔弗的手抓紧了他的衣衫,加深了这个拥抱,“从你的神色、心跳以及语速可以导出一个结论。”
      “我要对你说的话……和你的一样。”
      时缟晴人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是吗!”
      无需多言。
      两人相拥而吻。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
      嘴唇分开之时,两人还面带不舍。
      “该上路了,米夏埃尔。”少年道。
      “啊,我知道。”对方点了点头。
      两人站了起来,十指相扣,缓缓踱步,走向越发明亮的前方。
      “谢谢你,米夏埃尔。”时缟晴人边走边说,“是你让我带着记忆离开这个世界。”
      “我这边也要道谢。”艾尔艾尔弗道,“是你……改变了我。”
      从一人旅团变成了……有感情的人,变成了……会依靠别人的人。
      前面的光越来越亮,两人随之停下了脚步。
      再往前走,便是来生。
      “就到这里了,米夏埃尔。”时缟晴人伸出了手,“之前忘记你,真的非常抱歉。如果来生可以遇到的话……再会之时,我会记得你。”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
      “啊啊。”艾尔艾尔弗握住了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手,“下次……就由你来给我讲……我们的故事了。”
      “再会了,朋友!”
      两人手拉着手,纵身一跃。
      前方,是一片和煦的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2 20:54
        ——————————————
        公元2017年10月15日。
        有着棕褐色短发的少年在路上跌跌撞撞地跑着。湖蓝色的眼中折射出焦急的神色。
        少年名为时缟晴人,今天是他的十七岁生日。
        而此时,少年正在奔向自己的生日聚会。
        “完了完了迟到了!”他边跑边自言自语,“照子会杀了我的……”
        他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像是提前进入更年期的青梅竹马的威胁。
        “为了你的生日会,我老爸专门从外国请来了非常有名的钢琴家为你庆生,要是敢迟到的话就杀了你哦!”
        时缟晴人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十八时五十五分。
        “糟糕!还有五分钟就迟到了!”
        少年刚抱怨完,就有一栋酒店出现在转角。
        “到了!”他喘着粗气跑进去,没想到……
        刚过转门就撞上了一个人。
        “好痛……”时缟晴人摸着头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的服务生与满地的黑色胶状物体。
        “羊羹?”他捡起一块凑在鼻子上闻了闻,“啊,您没事吧?”这才想起被自己撞到的服务生,连忙上前问道。
        “我没事。”对方悻悻地回答,“只是……这些羊羹……”
        “这是要送给谁的吗?”时缟晴人问。
        “是。”服务生点点头,“这是那位钢琴家最爱吃的食物。”
        “晴人!”这时,远远地传来自家青梅竹马的呼唤声,“你这次居然没有迟到!”
        “照子……”时缟晴人叫着对方的名字,尴尬地笑了笑。
        “怎么了?有什么麻烦吗?”少女走近后才发现着一地的狼藉。
        服务生鞠了一躬,回答道:“指南小姐,那个……这些羊羹……”
        “撒掉了是吧,真是难办呢……”指南照子叹了口气,“算了,你把这里收拾收拾吧,我准备一份新的送过去。”
        “是。”对方点点头,跑去找清洁工具了。
        “那个……照子。”时缟晴人拍了拍她的肩,“让我去送吧,毕竟祸是我闯的。”
        “也好。”指南照子道,“他在二楼203室,对了,刚才又追加了一杯咖啡。”
        “哦,放几块糖?”
        “不加糖,黑咖啡。”
        时缟晴人愣了愣,随即笑了出声。
        “真是个苦涩的人啊……”
        ——————————————
        二楼203室。
        时缟晴人端着乘有羊羹和黑咖啡的盘子,敲了敲厚重的木门。
        “谁?”里面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
        相当好听的声音……少年心说,即使因为木门的阻隔有些变音,但还是可以听出那清冷动听的声线。
        “您要的羊羹和咖啡。”他回答道。
        “进来吧。”
        闻声,时缟晴人推门走了进去。
        一个有着银色短发的少年背对着他端正地坐在那里。
        时缟晴人眼神一亮。
        “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吧。”少年命令道。
        “是,您的羊羹和黑咖啡。”晴人笑着走到他身边,“还是和以前一样苦涩啊,米夏埃尔。”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本名?!”对方惊奇地回过头,精致的面庞暴露在灯光下,在时缟晴人的面前展漏无疑。
        “我知道的,十七岁的钢琴天才艾尔艾尔弗,从不以真名示人。”少年笑道。
        被叫到名字的人皱着好看的眉头,口中喃喃道:“没错,知道我本名的人寥寥无几,今天我不过第一次见到你……不过,从你的服饰、语气以及神色可以导出一个结论——你……唔……”
        话未说完,变被一个吻堵住。
        “你想干什么?!”艾尔艾尔弗推开身上的人,用力地用袖子擦试着自己的嘴唇。
        突然,一缕甜味在口腔中散开。
        “这是……”
        “方糖。”时缟晴人张开嘴,其中有着半块白色的方糖,“咖啡,还是加了糖才会好喝啊。”
        眼前的银发少年一愣。
        “这句话……好想从哪里听过……”他看着面前的人,“你——究竟是谁?”
        “我的名字是时缟晴人,是一个,曾经跟你约定过,一切都要对半分的人。”
        幸福也是,痛苦也是。
        “我可没有这样的记忆。”
        “这也是约定。”晴人用温柔的语气说,“以前,我不负责任地忘记了你,害你伤心了好久。所以我许诺,来生让我来承受这份痛苦。让我——来寻找没有记忆的你!”
        “现在,我找到了。”
        “我的朋友,米夏埃尔。”
        激动人心的话说完后,面前的银发少年已泪水涟涟。
        “唉?你……你,怎么又哭了?”晴人连忙抱住了他。
        “我不知道。”艾尔艾尔弗没有反抗,只是蜷在他的怀里,用闷闷的声音说,“我……明明不认识你,但是——但是——”
        “没事的,米夏埃尔,我回来了。”温柔的声线让他抬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湖蓝色的眸子。
        “我不是说过了吗。”
        “再会之时,我会记得你。”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2 20:55
          写的不错欸,(❤ ω ❤)


          回复
          5楼2017-10-17 19:02
            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17 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