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3贴子:168,586

【原创】业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敬我杨先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3 19:49
    第一章
    层叠的帷幔里二月红做着一个冗长的梦,梦里金与红耀目同生,荣喜堂里大红盖头下娴静的眉目清晰又模糊。光影间变换的场景如同走马,一瞬是丫头的浅笑,一瞬是那人笔挺的背影,又恍然间,那人转过身来,刀刻的眉目在重叠幻影里看不清楚。
    他似乎在说些什么,二月红费了力气去听,大概是,张启山对不起你…是了,张启山对不起他,是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二月红模糊的意识似乎终于找到一个牢固的落脚点,散乱的记忆重新排列起来。
    梨园盛景,九门同聚,贤妻在侧,之后一朝风云色变,他匍匐拜倒在张启山的军袍之下,凄风冷雨里苦苦哀求,终是没能换来他一世珍重的人的性命。张启山对不起他,一句斩钉截铁的大局为重便生生断送了他全部的希望。
    梦境里这场景突然挥之不去来回萦绕,滔天的恨意涌起,二月红倏然睁开了紧闭多日的双眼,残灯无焰影幢幢,昏暗的旋转在他的视线里。
    张启山刀削斧刻般的面容近在眼前,二月红突然挺身,手中抓了数日的金簪带了他全部的气力戳进了那人的胸膛。他自丫头死后重病,支撑数日后终于难以为继昏迷至今,此时手上原没有几分力气,却执着着一股恨意将丫头出嫁时戴的金簪生生折断在了张启山的胸膛。
    金簪折断,他好容易积攒起的一点生机也似突然折断,身体直直的向床头砸去,一只有力的臂膀阻挡了他的下落,近乎轻柔的将他重新安置在床上。张启山沉默起身,对屋内垂首默立的一众医生仆从吩咐道:“二爷醒了,好生照料。”一干人等忙俯首称是,张启山穿过战战兢兢的人群走了出去,军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寥寥落落的响在二月红心头,听不出喜悲。
    二月红低头,看着手中折断的金簪,精致的雕花染着鲜红的血迹,金与红,耀目同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23 19: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23 19:51
        自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23 19:56
          感觉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24 01:42
            好棒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6-25 09:42
              第二章
              丫头走的时候正是春寒料峭的季节,二月红在初春夜雨里久跪,再加上大悲伤身,这一场病来势凶险,去如抽丝。自那日醒来后他时常反复昏迷,这一日,难得清醒了半日,他扶着床沿挣扎起身,却转头碰上了一身军服的张启山。
              “你才有所好转,还是卧床休息为好,外面春寒未退……” “不劳佛爷费心。”二月红抬首打断张启山的叮嘱,望着张启山那清冷眉眼里未来得及收起的焦急神色,二月红蓦地勾起一抹笑容,褪尽了血色的唇间毫不犹豫的吐出刻薄的言语。
              “佛爷什么时候也将假仁假义演的这般真挚动人?我当佛爷只说的出如山军令,只能讲得出大义凛然大局为重,怎么还有温情款款的时候吗?”张启山看着眼前人刻意妖娆的笑容,一时间有些恍惚。“佛爷怎么不说话?”二月红攀着张启山扶持他的手臂欺身逼问道。
              “张某,无言以对。”二月红听闻这话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凄厉又尖锐。“怎么,嫌我刻薄?我告诉你,二月红如今的刻薄尖酸全都拜你所赐,拜你所赐!我的温润和煦都是给我的结发妻子的,给我一生珍重的那个人的,你夺了她性命,又强留下我,你无言以对,你当然无言以对!” 二月红用了全身力气吼道,他攥着张启山手臂的十指根根泛起青白,像是要抓进他的血肉里。
              张启山依旧扶着他,那一双臂膀似乎稳如泰山,连神色也不见闪躲,只是淡漠,看不出分毫情绪,同二月红二十余年来看惯的一般无二。“张某欠二爷的,待四境安定,河清海晏那一日全都还给二爷,但在此之前,还请二爷珍重自身。阿四尚才总角,红家一族老幼皆有,乱世之中还要有所依仗。”
              二月红闻言,本已苍白的面色更加苍白下去,他直直盯着张启山古井无波的面容道:“你什么意思?” “二爷好好在张府养病,只要二爷一日康健,张家就一日是阿四和红家的依仗。” “张启山,你卑鄙!”张启山闻言依旧无动于衷,只是扶着二月红坐下,动作温柔体贴如同对待结发多年的妻子,连冷冽长眉都带了几分温情。
              “好好养身体。”他说罢走了出去,军旅中惯常的铿锵步伐听不出缠绵犹豫,也听不出离去的人心中的情绪。“佛爷。”等在门外的副官略一垂首轻声唤道。张启山透过红木的门沿深深回望了一眼,道:“走吧。” “是。”
              曲折的回廊弯弯绕绕,张启山在这寂寞的回环中突然开口,“副官,二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年轻的副官闻言一愣,旋即低下头去轻声道,“二爷是怎样的人,佛爷比属下更清楚。”半晌的沉默里,素日冷冽的声音终于响起,缓缓的化成一股绵长的叹息。“是啊,二月红其人,温良端方,是如玉君子。”
              如今刻薄犀利,不过拜我张启山所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25 21:37
                此处声明
                一、本文为架空民国文,不遵循历史上的民国格局。
                二、本文中佛爷不救丫头的原因采用“日本人买断鹿活草,但佛爷手中留有鹿活草,一旦佛爷把药给二爷两家就会都背上叛国通敌的罪名”的说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25 21:4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25 23: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6 01:2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26 01:31
                        楼主,你的链接为什么打开了看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26 01: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26 09:35
                            想问一下看我文的小伙伴们,这排版看着舒服吗,要不要再松散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6 09:40
                              真的有人在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26 09:53
                                虽然我知道没什么人看😂,但是我还是要声明一下,楼主最近在报志愿,非常忙,超纠结,所以更文频率难以保重,大家见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7 21:03
                                  第三章
                                  这一年自从开年以来就未曾太平,东有倭寇犯境,西有洋人侵袭,国内军阀割据,联合之势隐隐显出分裂的征兆。西南陈炳昌,西北彭镇,东北林烨城,以及把控了中部和东南的张启山,各自拥兵难有统一。乱世的面容在割据与分裂中显得格外狰狞,惨淡愁云凝结在举国的天空里,却单单被张启山的脊背挡在了张家军的辖区外。
                                  长沙的百姓安居乐业已久,人人知道如今正逢乱世,人人不知乱世究竟是什么样子,街头巷尾商贩云集,欢声笑语不歇,鼓乐歌谣不绝,俨然一个世外桃源。二月红久病初愈,走在长沙街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桃源乐景。他身后跟着伶俐的张家小丫头,小丫头年方十五,是张家人里难得的天真活泼的性子,见到什么都喋喋不休的为二月红解说。
                                  “二爷,你看这边有卖糖人的,我们买一个,再给佛爷带一个好不好?”二月红看着眼前活泼的小丫头,也不由有了几分笑容。“小鸾,若想买你就去好了,不必一直跟着我,尽管四处去看看。” “那怎么行,佛爷吩咐我跟着您,要是我跑去玩了,副官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小丫头忽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说着,二月红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原是极温和的人,只有面对张启山时才会不由自主的显出几分尖锐刻薄,此时面对一个讨喜的小丫头也只能温言妥协。
                                  “小丫头,你跟你家主子撒娇也躲远点,别挡着贫道的摊位啊,贫道今儿还没开张呢!”一个极为傲慢讨厌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小鸾闻言回头道:“臭道士,摆个摊子骗人,还敢嫌小姑奶奶碍事……” “你这臭丫头,年纪轻轻竟然出言不逊,贫道如何骗人了,看贫道不教训你!”那道士说着扬起手中折扇,比划半晌还是没有落下,只是气得连嘴角胡子都在乱颤。二月红见小鸾仍要上前争吵,忙一把拉住她道:“小鸾,不得无理,道长并未行招摇撞骗之举,休要再争吵,退下。”
                                  小鸾愤愤不平的退后俩步,仍嘟囔着:“就算未行骗也不见得有什么真本事,看他那傲慢无礼的样子。” “你个小丫头,真是信口雌黄,贫道如何没有真本事了,你若不信,且听贫道将你命格一一道来!”小鸾踮起脚尖越过二月红的肩膀喊到:“你说啊,我还不信了,你说啊。” “贫道只问你,你出生于大姓氏族,你们阖族原该个个身负重任,唯有你老爹跟对了一位贵人,荫蔽了你,让你轻松长大,不过领个丫鬟的闲差,是也不是!”
                                  小鸾闻言不禁讪讪的低下头去,却仍强自辩驳,“那,那又如何,我这等娇纵性子的小丫头,便是不会算命的人也能瞧出我身家背景,你这又算什么本事……”二月红闻言瞟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子,小鸾顿时涨红了脸。二月红本想借此平息风波后脱身,却不料那道士竟也同她较起了劲。“好好好,贫道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我再替你家公子一算。”说罢端详起二月红来,二月红此时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抽身,便也就任他打量。
                                  谁料,这道士打量一番神情竟严肃了起来,半晌才道:“公子眉目柔和,却唇薄如纸,世人看着是艳丽容色,可贫道看来却是实打实的薄命之相。”小鸾闻言不禁向前一步,想要出言训斥,却被二月红拦下,二月红凄然一笑道:“道长所言不虚。”“公子请坐。”那道士先请二月红坐下,随后自己也坐在摊位后,神情间全然不似刚才与小鸾争吵时那般无赖,小鸾见状也只得立在一旁。
                                  “公子家世原是不错,可世代从业的却是损阴德的行当,公子本也有几分福运,可是正如贫道所言,公子命薄如纸,这福运是断断留不住的。公子之命当是妻早逝,无子嗣,但幸运的是公子自小便有人护持,此人情深义重,大概已守护公子近二十年,且此人位高权重……”小鸾听到这里突然出言道:“此人可是我家佛爷?”那道士闻言一脸不耐道:“我如何知道你家佛爷是哪个!” “你竟连我家佛爷都不知道!我家佛爷可是张帅张启山!”
                                  那道士闻言觑了一眼二月红霜白的面色道:“不知公子可否将小丫头口中的这位佛爷的生辰八字写下。”二月红闻言抬首,略微迟疑后还是提起面前摊子上的笔,将张启山的生辰八字写了下来。那道士拿起那张纸看了半晌,复又长叹几口气道:“此人却是比公子更薄命。”二月红嘲讽一笑道:“道长此言何解?”那道士也不看他此时神情,只自顾自说道:“从八字来看,此人父母早亡,无妻无子,无人照拂,又是生来身担重任,唉……分明薄命之人却担着举国之鸿运,阖族之存亡……”
                                  “你……你胡说!”小鸾终于忍不住,上前指着那道士说道。那道士未理睬小鸾,只是望着二月红道:“此人虽一直护持公子,却并非公子的贵人,他虽位高权重,却是英年早逝的命数。且终生孤寂,纵使钱财权位皆是人间顶峰,却无半点福运。他能于乱世之中保公子平安,公子若能对他无情,自能享此人遗福,从此安稳,若公子对他有情,这便是孽缘,必要结局惨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8 22: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28 22:06
                                      唉……楼主这么勤勉,都没有人理,好伤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28 22:06
                                        那红红的贵人是???还是算命的瞎说呢 真的有人在看的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28 22:57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01 12: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01 15:47
                                              第四章
                                              二月红闻言一震,面色惨白,那道士却一拱手道:“今日所算之人是身系天下命脉之人,这算命钱贫道不敢收取,二位请回吧。”二月红依言起身离开,却神色恍惚,小鸾瞪了一眼那道士,忙跟了上去。“二爷,你不要听那道士胡说,您和佛爷都是有福之人,断不会如此……”二月红摆了摆手,如同梦游般走着。丫头,你可听到了吗,我虽命薄,留不住你在身边,可那害死你的张启山却是比我更加命薄,他一生无福运,又是无寿之人,你高兴吗丫头,我真替你高兴,可为何我的心……又是这样痛。
                                              二月红恍恍惚惚走到了张府门口,小鸾见二月红的样子也不敢出声,只能紧紧跟着,生怕出了什么意外。齐铁嘴刚从张启山的书房出来便看到二月红神情不对,于是上前道:“许久不见二爷,二爷可还好吗?”二月红闻言堪堪回过神来,道:“让八爷挂心了,红某如今也只是行尸走肉罢了。” “二爷言重了,夫人的事,佛爷也很无奈,还请二爷节哀吧。”齐铁嘴见二月红不作声也不欲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目光刚一转便看见旁边眼眶发红的小鸾。
                                              “小鸾姑娘这是怎么了,平时顶爱笑的一个人,怎么哭丧着脸?”小鸾闻言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道:“还不是今天陪二爷出去碰到了一个臭道士,哼,讨人厌得紧,还装神弄鬼的给人算命……”小鸾说着说着突然想到齐铁嘴家里做的也是这个营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住了嘴。齐铁嘴见她含羞的样子十分可爱,反倒调笑道:“能让牙尖嘴利的小鸾姑娘这样生气的道士,我还真该去拜会一下,不知那位道士长什么样啊?” “倒……倒是有些俊秀,却偏偏留了一脸胡子,穿着一身黑道袍,还拿着个破折扇装神弄鬼的……”
                                              小鸾注意到齐铁嘴有些僵硬的神情不由问到:“齐先生,您怎么了?”齐铁嘴答道:“不瞒小鸾姑娘,二爷和你今天遇到的,恐怕是我的师兄……他前阵子派人送信说要来长沙一趟,我却未曾想他这么快就到了,我这位师兄脾气刁钻,在下此番失迎,怕是要被他一顿折腾。” “原来是八爷的师兄。”齐铁嘴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二月红会在此时出声。“正是。” “那不知那位道长卜算功夫如何?” “自然是在我之上。”二月红登时心底一片冰凉,齐铁嘴号称神算,几乎未曾失算,那道士所言,看来当真是天命。
                                              齐铁嘴见二月红神色有异,便出言安慰道:“卜算一事原本只能八分准,二爷若听我那师兄有什么不吉利的言语也不必太过担心,有时人定能胜天。” “多谢八爷。”二月红颔首道,齐铁嘴闻言也不再多说,问了小鸾那道士所在何处便匆匆离去了。小鸾见二月红情绪激荡,也不敢出声,只得向立在张启山书房门口的副官频频使眼色,副官见状忙走了过来。“二爷。”张副官轻唤道,二月红勉强微笑道:“张副官。”
                                              “二爷可是找佛爷有事?” “不……我没有要找他……” “那二爷可是要回房?”二月红看了张启山的书房一眼,便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张副官,佛爷的伤势如何?”张副官闻言一愣道:“佛爷昨晚虽遇刺,但并未受伤,不知二爷指的是?” “佛爷近日没有受过别的伤吗?” “属下不知。”二月红静默半晌道:“他……可是经常遇刺?”张副官踌躇半晌,还是开口道:“佛爷掌一方兵权,又是长沙九门之首,军政中人,江湖中人,想算计佛爷的人……委实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01 15:48
                                                起步期剧情比较拖沓,我也很无奈,大家见谅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01 15:50
                                                  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01 21:07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02 01: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04 23:27
                                                        楼主现在在老家,所以这几天没更文,等我后天回家就立刻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06 10: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09 03:05
                                                            姨妈期+疲惫期=卡文
                                                            暂缓一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10 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