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876贴子:168,851

回复:【原创】业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15 21:47
    第五章
    白纸黑字,铁画银钩,一条又一条的如山军令落下,似乎下令的人永远不知疲倦,要将所有的军政都清理一空。不知过了多久,苍白轻薄的纸张终于不堪重负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裂痕。屋外的人渐渐走远,连脚步声也难以再听见,张启山放下手中的笔,闭目轻靠在椅背上,面色是难掩的疲惫。
    他其实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没有想过,有一天二月红就徘徊在他的身边,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二月红会恨他深入骨髓。他自少年起便身担重任,多年来南征北战筹谋千里,从未有过像此刻这样手足无措的时候。他与二月红少年相识,同行二十余载,他虽知道自己对二月红绝不仅仅是兄弟之情,但却从未有过非分之想。他清楚得很,他是张家人,生来便背负着使命与责任。张家素有显隐两脉,隐脉活在世外,世代守护终极,显脉立足尘世,取人间富贵权势护阖族命脉。他生来便是显脉的家主,自小便事事时时都懂得分寸,稳妥果决。
    二月红迎娶丫头前他便从未有过任何荒唐之举,二月红迎娶丫头之后他更是刻意压制,将原本就无人看得出的心思埋的更深。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应活在清冷与克制中,可当丫头死后,他却将二月红囚在张府,这疯狂的举动,名为保护,可这名头连他自己也不能取信。张启山深深蹙眉,他清醒的知道,他在犯一个错误,一个张家不容的错误,一个能置二月红于险境的错误,可他没办法悬崖勒马,他只想继续疯下去,粉身碎骨也不在意。
    张府的回廊幽深曲折,他与二月红隔着重重回环,每一重都是阻隔他疯狂的关卡,可他仍是一步步走了过去,推开了那扇不该推开的门。二月红卧在榻上,手中举着那支张启山命人重新接好的金簪,金簪晃着令人炫目的光,星星点点的映在二月红如玉的面庞上。张启山走到他的床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冷峻的眉目难得柔和了几分。“阿四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我会让人把他接到张府,红府原先你用惯的下人也都一并接来。”二月红依旧把玩着那支金簪,像是并未听到他说的话。
    “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尽管去,护卫们只会在暗中保护,不会打扰你。”张启山说完便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张启山,”二月红突然开口,张启山在门口顿住脚步,正午阳光正盛,光芒万丈洒在他身上,威严庄肃的让人无法逼视。二月红移开目光道:“送我回红府吧。”张启山沉默半晌后换换开口:“二爷,世道动荡,红家的安危还系在你身上。” “张启山,你我原存着世交之谊,却又隔了杀妻之仇,如今若再纠缠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张启山回过头,凛如寒星的双目凝望着二月红。“是我荒唐,但只此一次,红儿,我一生中,只此一次。”
    张启山这句话说的平淡却异常坚定,坚定如战前的誓师,只那平静却无端惹人惆怅。二月红蓦然无言,看着张启山迈出了他的房门的那一瞬却又突然开口:“张启山,我求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一瞬间似乎万籁俱寂,二月红将自己的心跳听得清清楚楚,可这寂静并未延续太久,张启山重新迈动了步伐,淡淡道:“好。”这一句“好”轻松滑进二月红的耳内,却带出一重重震荡心神的回想,他紧闭了双眼,攥紧手中的金簪,将自己蜷在床榻的一角,不再听也不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15 21:48
      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7-15 21:50
        很好看的呀!楼楼这里是小新人一只,多多关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7-15 21:54
          虽然我写了一个启红文,但我也一直很喜欢二丫怎么办,感觉要精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7-15 22:06
            起床后的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7-16 09:34
              马上要有新人物出场了哦,有没有人期待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7-18 23: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7-19 10:46
                  庭前花开又花落,转眼间二月红已在张府从初春待到了深秋,对丫头的悲痛与思念从一开始的汹涌如波涛慢慢变成了现在的绵长似细水。

                  阿四被照顾的很好,小小孩童的身量高了不少,下人们将庭前新种的花草也照料的很好,葳蕤茂盛一如当初的红府,日子变得安静悠长。张启山已在军部住了数月,诚如他所言,二月红再未见到过他。

                  张府这一方天地安宁平和,其他的地方却早已染上了慌乱的气氛,国内外局势紧张,四大军阀约定在长沙聚首,共同商议对策。这一场聚首并非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反而危机四伏,貌合神离。

                  四大军阀里的东北林烨城与东瀛有染已是公开的秘密,甚至利用鹿活草使张启山与二月红反目的这一杀招林烨城也参与不少。林家手下的暗商大多把控草药行业,若无林烨城授意,东瀛绝无可能那样准确的掐断鹿活草的来源。

                  这件事,张启山清楚,自丫头死后一直细心调查的二月红也清楚。所以当四大军阀聚首的消息传开后,张启山就派了一队护卫将张府封闭了起来。张启山心知肚明,以二月红的性子,此次必会孤注一掷找林烨城寻仇,而林烨城若在长沙出事,军阀间反目不可避免。但更大的可能却是二月红出事,这样的情况,是张启山不愿看到的。

                  何况林烨城的出手确是为了弹压张启山的势力,手段虽阴损,却也是内部矛盾。此人也是一代枭雄,大是大非上尚且分的清楚,若真有一日,中华遭遇两面夹击,东北军这一大主力绝不能离心。

                  张启山在军部的会议室内闭目坐着,会议刚刚结束,香烟的味道还没散去,他的眉头紧紧锁成一个川字。这些天事物冗杂,他竟渐渐觉得力不从心,这具身体经过多年的南征北战和在墓里受的损伤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如今仅仅三十出头却隐隐生出了一种迟暮的预感,也不知道还能在支撑多久。

                  他并没有时间去感伤什么,张副官很快来报,四大军阀已陆续到来,三日后便可聚齐。张启山用修长的食指敲了敲桌子道:“都按原先商议好的去办即可。”
                  “是。”张副官俯首答道,却并未立刻离去,而是停顿了一会。果不其然,张启山沉默了半晌后继续吩咐道:“二爷那,看紧些,别让他出事。”

                  张副官略一迟疑,一边琢磨着张启山话中的意思,一边应了声是。张副官出了会议室的门迎面便遇上了张家的族医张寒芷。张副官立刻颔首道:“寒芷姑娘。”面前的女子微微点头,狭长的美目静如深潭,纤细的身体包裹在一件纯白的长裙里,长裙的款式略似旗袍,却更加宽松飘逸些。

                  因外面下秋雨,张寒芷撑了把纸伞,青竹的伞柄握在莹白的手中,冷雨里萦绕着她身上清冷的药香,张副官在这飘渺的冷香里更低下头去。张家的这位族医是百年不遇的圣手,所以在族内地位极高,无人不敬。平日深居简出几乎从不见人,专攻族内无人能解之症,能让她时时亲临的也就只有张启山这个显脉家主了。

                  “佛爷近日如何?”张副官刚要回答,却见张启山从会议室内走了出来,张副官立刻退到了一边。“劳动寒芷姑娘了。”张启山道。“佛爷事务冗杂,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身为张家的族医却不能忘记提醒之职。”张启山闻言略一欠身将张寒芷让了进去。

                  “是在下近日疏忽,忘了去寒芷姑娘那问诊,寒芷姑娘见谅。” “佛爷不必向我道歉,维护您的身体健康是我的职责。只是看佛爷的面色,近几日怕是一共睡了不到四个时辰吧。” “寒芷姑娘果然是神医圣手。” “佛爷,您当您当初在墓室里所中的毒是有解的吗?您是当真掩耳盗铃当自己没有事还是在求死?”

                  张启山一瞬间沉默下来,深刻锋利的眉目一派死寂,张寒芷只静默的立在一旁,两人如一幅静止着的清冷画卷。良久,张启山终于开口,“以你之力,还能让我活多久。” “张启山,你清楚,你能活多久,不是看我的医术,而是看你自己惜不惜命。” “寒芷,你也清楚,在下没办法如你之言安心静养。”

                  张寒芷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若你能在允许的最大限度内调养,我能保你活到四十岁上,若你变本加厉的折腾下去,恐怕也就这三五年的光景了。”张启山闻言轻笑道:“显脉不比隐脉有长寿的血统,显脉历代的家主因操劳过度都不过四五十岁的寿数,若能如此算是在下赚了。”

                  张寒芷在桌上放下了一包药,说道:“我只怕你连这三五年都难保。”说罢,便走了出去。张启山望着那包药,将桌上的香烟拿了起来,点燃后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间他的肺腑传来阵阵绵长的痛楚,如同二月红亲口说恨他的时候带来的感觉,深刻,绵延,而缓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7-19 10:48
                    顶,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7-19 19:37
                      此处声明,由于剧情需要本文中阿四的设定是一个稚龄孩童,并且因本文为架空民国文,所以称日本为东瀛,以做区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7-19 22:50
                        好看,加油


                        回复
                        51楼2017-07-20 00:18
                          明天即将迎来很粗长的一章哦,潜水的都冒个泡鼓励一下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7-07-20 21:03
                            冒泡,楼楼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7-07-20 21: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7-21 15:48
                                第七章
                                军阀多豪奢,一场聚首虽旨在商议对外之策,却并不仅仅是严谨的会议。筵席款待不提,玩乐之所也必不可少。四路军阀到齐之日,张启山定下了一家戏楼,靡丽的布景之下,伶人的身影妖娆多姿,委婉的唱腔声声缠绵,一时间四下迷醉。
                                四人推杯换盏,一边欣赏着台上名伶的身姿,一边讨论着时局相互试探。林烨城把玩着手中精致的杯子,感叹到:“长沙的角儿们就是比别处有味道,东北可找不到这些妙人儿。”陈炳昌也附和道:“确实是风姿卓绝。” “听说长沙的第一名角二月红已不再登台,那可是真正的风华绝代,只可惜再难得见了。”林烨城状似无意的说着,望向了张启山。
                                张启山神色如常道:“二月红几月前丧妻,无心登台,让林帅抱憾了。”彭镇此时出言道:“老林惯爱这些咿咿呀呀的东西,我就听着别扭,哪来的什么风华绝代,不过都是戏子罢了。”陈炳昌此时也忙打圆场道:“彭帅说的是,都是戏子而已,没什么可遗憾的,林帅也不过随口一提而已。”
                                张启山未再接话,只是看着眼前的戏台,一场戏终了,上面的伶人退场,曼丽的长袖划过,张启山的心中蓦地浮起一丝慌乱。锣鼓声再起,一个婀娜的身影翩跹而来,张启山握着酒杯的手骤然发力,指节泛起青白。林烨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当年我有幸看过二月红一场戏,那天人之姿可真是让人过目不忘,今日能再见,真是托了张帅的福啊。”
                                张启山不语,紧紧盯着台上那抹身影,那一举一动何其的熟悉,他看了他二十余年,他的翘袖折腰,他的颦眉浅笑都深刻在他的心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二月红此来目的何在。他设了层层守卫依旧没能拦得住他,但没关系,今日他在这,二月红绝不会有事。
                                这一场戏里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张启山的眼里缓慢的一点一点的进行着,场下的人各怀心思,只有他,每一秒都在欣赏着他的身姿。锣鼓声歇,林烨城端着酒杯站起身来。“红二爷好唱腔,好身段!林某敬红二爷一杯,不知二爷可否赏林某人一个面子!”二月红看着站在张启山身后的林烨城,缓缓的向他走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张启山的心也越来越平静。四下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彭,陈二人心下疑惑,却也只是注目着眼前局势,未曾出言相问。二月红终于走到张启山的面前,他站着,他坐着,他看着他衣上精致的纹绣,纹丝不动。二月红明白,张启山不会起身让到一旁,不会从他和林烨城之间让开,他和当日他当日口中的大局一样,会死死的横亘在他面前。
                                不过没关系,这样的距离足够了。二月红抬起藏在袖中的手,作势要去接林烨城手中的酒杯,林烨城却突然扔掉酒杯,放在腰后的手也骤然开动。呲啦一声,二月红华美的衣袖被撕开,闪着寒光的匕首暴露在厅堂之下。一瞬间刀入血肉之声与子弹出膛之声一同响起,大堂内顿时四下惊惶。“都无需动。”张启山声音不高,却瞬间将惊慌的众人都安抚了下来。
                                “张帅……您……”陈炳昌急忙道。“皮外伤,无碍,陈帅不必担心。”张启山淡淡道,他看着眼前神色惊诧的二月红,将他握着匕首的手从自己的左肩抽离。他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二月红身上,掩住了他那条裸露在外的手臂。“副官,护送二爷回府。” “是。”张副官立刻上前,虽神色忧虑却依言将二月红带走。
                                林烨城默然收枪,眯起的双眼中有着掩不住的诧异,他显然没有想到张启山会在他们两人出手的一瞬间突然起身阻隔。“张某同二月红有杀妻之仇,此番他行刺张某,让林帅受惊了。”张启山坐了下来,淡声道。“张帅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过牵强,二月红的刀是冲谁来的,你恐怕比我更清楚!” “便是如此,林帅的这一枪,张某也已经受下了,林帅若是还想要什么说法,张某也依旧奉陪。”
                                林烨城看了看张启山右胸上大片蔓延着的血迹,终是没能再说出什么。一刀贯穿左肩,一枪打中右胸,张启山的军装上衣几乎被鲜血全部浸透,此时他与林烨城平静周旋的样子不免有些骇人。“林帅快别说了,你也未曾受伤,此事便就此揭过吧,张帅这伤虽未至要害,却也需赶紧诊治,快请军医!”陈炳昌连忙起身道。
                                张启山略一抬手,止住陈炳昌的话。他此时脸色已是苍白之极,却仍在勉力支撑,他清楚,有些话如果要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林帅,往日之事我并非不知,但如今却不欲追究,中华之地,群狼环伺,张某惟愿我四人齐心,暂放恩怨,不争权势,一致对外。”
                                张启山说罢站起身来,一旁的警卫连忙上来搀扶,他清楚自己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便也不欲再逞强,便借着警卫的力向外走去。“张启山。”林烨城突然站起身来道。“你是真正的乱世枭雄,只这心胸,这决断,我林烨城就服你。如你所说,从前意气之争一笔勾销,你我,一致对外!”
                                张启山闻言回身,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便不再停留,身后乱红繁花,将军义气,都成静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7-07-21 15: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7-07-21 16:06
                                    人呢人呢,都哪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07-21 16:06
                                      他看了他二十余年,他的翘袖折腰,他的颦眉浅笑都深刻在他的心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7-07-21 16:29
                                        看到这样一句话,十个启红文,九个都是虐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7-07-21 19:38
                                          写得好,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7-07-22 13:55
                                            写的很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7-07-23 00: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7-23 19:16
                                                不是楼主的问题,楼主写的很好,至于反响冷淡,可能是吧里有点冷清的原因,楼楼不要灰心哦,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07-23 20: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07-24 10:06
                                                    第八章
                                                    二月红坐在堂下逗弄着阿四,聪明伶俐的孩童极是讨喜,可没一会二月红便晃了神儿。小鸢端着午饭走进来,唤了好几声二爷他方才回过神来。二月红领着阿四走到饭桌前,犹豫片刻还是对小鸢说道:“去问问佛爷在哪家医院休养,饭后随我去探望一下吧。”
                                                    小鸢摆着碗筷说道:“佛爷在军部同三位大帅开会,二爷便是去了,怕也见不到他。”二月红心下一惊道:“他……不是受伤了吗,那样重的伤原该静养的啊。”小鸢低下头去,忍着泪水道:“佛爷哪里有空静养,别说是这样的伤,这些年佛爷受了再重的伤,只要是清醒过来了,就绝不肯耽误军务,佛爷那样的性子,二爷难道还不知道吗?”
                                                    小鸢哽咽着抬起头来说道:“二爷,佛爷原本是不肯让人说这些事的,可小鸢看佛爷实在太辛苦了,二爷,夫人的事佛爷也是没有办法,小鸢知道二爷是好人,求求二爷对佛爷好一点吧。”二月红在小鸢的哭诉里神思恍惚,张启山这个人,同他少年相识,他虽是知道他是个坚忍的性子,却未曾想过,他会如此的不易,没来由的,他心底竟抽痛了起来。
                                                    深秋萧瑟,木叶摇落,长沙城里也染上几分肃杀。纵使长沙的百姓再迟钝,四路军阀共聚的局面也让他们感到了战争将至。军部里的会议室彻夜通明,文书军报往来不歇,三军主帅在此盘桓数日,终于达成了战略共识。人声鼎沸了多日的军部终于稍显平静,张启山在众人撤出了会议室后坐在座位上迟迟没有起身,张副官忧心的走上前去,却被张启山止住了他将要搀扶的动作。
                                                    “稍缓片刻吧。”张启山十指交叠放在桌上,闭目坐着,脸色苍白,刀削斧刻般的轮廓比前些日子更加锋利,硬撑起来的精神在此刻终究是耗尽了。张副官沉默不语的立在一旁,心下酸涩。一名士兵此时走了进来。“报告。” “讲。” “二月红前来,说要见大帅。” “大帅,我去告诉二爷您忙着吧。”张副官俯身道。“让他进来吧。” “是。”那名士兵领命后便立刻退了下去。
                                                    “大帅,料二爷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的,您此时的状况又何必再强撑着见人呢。” “如今光景,他若非有紧急之事,如何会主动见我,你不必忧心,我还撑得住。” “大帅……” “你先下去吧。”张副官闻言无奈退下,便见二月红走了过来,他略一行礼便退到了一旁。二月红推门走入,见张启山坐在主位上,身姿笔挺,举动从容,有些昏暗的会议室内看不清他的脸色,若非那日他亲眼看见他伤成什么样子,恐怕真会以为他此刻安然无恙。
                                                    他尚在愣怔中,却听那人问到:“可是出了什么事?”他旋即回过神来道:“没事,只是想来看看你伤势如何了。”张启山闻言一愣,二月红趁着这空档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没事。” “当真?” “自然。”他答的干脆,竟令二月红一时无言以对,两人只坐着,沉默了下来。伤口疼得颇为剧烈,半点也不似他说的那样轻松,他甚至知道自己已经发烧了许久,此时已有些晕眩。
                                                    他看着二月红那温玉般的侧脸和如画的眉目,脑海中突然想起今日林烨城临走时的场景。那时众人散尽,唯独他留了下来,他说:“张启山,我虽同你相争多年,但在此存亡之秋,有些话我不能不讲。以你的谋略,那日之事你绝不需以自伤来平息,我说的对吗。” “不错。” “当日你看似干净利落的收服了众人的心,但其实你目的不在此,你最主要的是想以自伤为代价让我再无为难二月红的理由,是吧。” “林帅慧眼如炬。”
                                                    张启山波澜不惊的承认令林烨城一时无言,过了许久,林烨城长叹一声道:“张启山,你当清楚,如今情势,唯一能掌控大局的人便是你,所以最不能轻贱自身的人就是你。美人乡是英雄冢,江山在前,你该有衡量。”
                                                    林烨城所说的那些道理,他原都清楚,只一句美人乡是英雄冢让他听来觉得新奇。如今看着二月红近在眼前的面容,那秀丽容色突然让他明白了那句话。他似在叮嘱着什么,可他已不再能听清,他的体力已经告罄,只是执着着想要再继续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二爷,天色已晚,你先回去吧,我让副官送你。”二月红的话突然被他打断,他诧异望向他,却见他脸色苍白如纸,额角汗珠密集,大概是再也支撑不住了。“佛爷,你真的没事吗。” “二爷请吧。”这时副官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二月红依言起身,走至门口时再回头张望,却已看不清那人的面色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07-24 10:07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07-24 13:29
                                                        美人乡是英雄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7-07-24 13:56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7-24 16:01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7-07-24 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