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819贴子:168,799

回复:【原创】业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求楼主的其他文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17-07-24 18:27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7-07-26 23:55
      文风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7-28 11:2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7-28 11:57
          乃们心力交瘁的楼主正在努力码文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7-28 1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7-28 14:06
              第九章
              寒风凛冽,木叶堆积,长沙城业已入冬,街头巷尾的摊贩减了不少,喧嚣与繁华渐渐安宁下来。军部的书房里,张寒芷纤细的两指搭在张启山的脉搏上,秀丽的眉目宁静冷淡。“你身体的修复能力又减弱了,上次受的伤没有三五个月是好不了的。”张启山闻言微微点头道:“我知道。”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毒性发作会很不规律,如今事务已没有那么多,你不要再住在军部了,回府静养吧。”
              张启山静默了一会,还是回答道:“过些时日再说吧。”张寒芷闻言毫不意外,便没有再行劝说,只是走之前在桌上又留下一包药。“这些药要按时吃,否则这一次毒性发作很可能会赶上年节。”张寒芷走到门口终究是不忍心的回头叮嘱道。“知道了,多谢寒芷姑娘。”张寒芷刚刚出门就遇上了匆匆而来的齐铁嘴,齐铁嘴忙略施一礼,张寒芷冲着齐铁嘴询问的目光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佛爷,您伤势如何了?”齐铁嘴进门便冲着张启山问到。“已经两月过去了,又不是什么重伤,早已无碍。”齐铁嘴闻言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这么急匆匆的赶来可是出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解九他们近日下了个挺棘手的墓,情形不容乐观,他一时忙不过来,让我过来告诉您一声,说您交代他办的事可能需要暂缓了,让我跟您道声抱歉。”
              张启山点了点头道:“让他不必太过着急,这件事在明年冬日之前办完即可。”齐铁嘴闻言不免好奇了起来,“佛爷,是什么事啊,能不能透露透露啊?” “这事,说起来同你也是相关,告诉你也无妨。”齐铁嘴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凑上前去。“我正让九爷收服临安的商会和江湖势力。” “这是为何?临安的名明器行当里原本就有九门的势力,为何要再行收服?”张启山摇了摇头道:“不只明器,我是要将临安完全收服成自己手下的势力。”
              齐铁嘴闻言更加不解,“将临安完全收服?临安本是辖区,何必完全收服?” “明年年底,战事大概就会打响,届时我会让你和二爷转移到临安,这场仗我并无太大把握,一旦战局失控,长沙会是个大靶子。九门里的其他人自保不成问题,唯有你势力稍弱,又与我交情颇深,届时恐怕会很吃力。而二爷,我不愿让他涉险。”齐铁嘴闻言久久沉默,半晌终于俯身道:“佛爷苦心。”
              齐铁嘴又在书房留了一会,跟张启山闲话了几句,张启山话不多,只是听着他讲了许久,才说了一句:“今年年节你还是去张府,你同二爷一起过年,我便不回去了。”齐铁嘴应了声是便不再多话,告辞离开了。忽然间,他想起那日同解九下棋时的闲聊,解九说,佛爷同二爷许是段孽缘,到头来也难得完满,他当时还笑解九太过多心,如今见他二人如此光景,却是不得不信。
              张府的庭院里二月红教着阿四读书写字,稚嫩的孩子一笔一划写的极为认真,二月红望着这一幕心底一片宁静。长沙的这个冬日来的格外寒冷,记得以前冬日,丫头总是会将家里的炉火生好,每次他从梨园回来,进入房间都暖的如同春天一样。那时的红府温馨又安宁,不像张府这样,肃穆又沉静,即使仆从依旧是红家的仆从,也不能给这深沉庭院增添一点生气。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二月红竟习惯了张家的氛围。这种氛围同那个人身上的感觉一样,沉稳端严,冷峻坚毅,让人莫名的信任,莫名的依赖,甚至莫名的想念。是的,二月红已无法再欺骗自己,他思念张启山,思念那个如山的脊背,思念那个二十年如一日守护自己的人,思念那个沉声对自己说,待河清海晏那一日将命还他的那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7-07-28 14:06
                老是感觉这章写的不尽如人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7-07-28 14:08
                  沙发
                  感觉佛爷和二爷之间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心疼我佛爷的身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7-28 17:50
                    而二爷,我不愿让他涉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7-28 20:10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7-07-29 02: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07-29 10:29
                          写得很好啊 加油 千万别弃了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5楼2017-07-29 12:33
                            这文是BE吗,好心疼佛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7-07-29 21:07
                              深夜码文的下场就是晚上睡不着,早上醒的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7-30 08: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07-30 10:16
                                  第十章
                                  这一年的年节终于在漫天飘扬的飞雪里到来,张府上下张灯结彩,难得的竟有了几分喜气。阿四和小鸢上上下下的折腾,两个人都是活泼性子,幼稚起来竟不相上下。二月红又素来温和,只是含笑看着他们折腾,他今日穿了身妃色底色红色纹绣的长衫,这是丫头过世后他第一次穿的这样喜庆,连带着面上的郁郁之色都减了几分,绝色的容颜更加的温润柔和。
                                  齐铁嘴早早来到了张府,一边帮着张罗年夜饭,一边同二月红闲聊几句,倒是一片和乐。忙着忙着便已入了夜,二月红陪着阿四在庭院里放烟火,缤纷绚烂的烟火映的庭内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待烟火放完了,二月红领着阿四回到屋内,小鸢同阿四玩闹起来,二月红和齐铁嘴在一旁看着,也开始闲话了起来。玩了一会小阿四便扑到二月红的怀中问道:“师父,什么时候吃饭啊,阿四饿了。”二月红笑着抚了抚阿四的头,答道:“快了。”
                                  阿四得到了回答便转身要继续去玩,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回过身来问:“师父,张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啊,阿四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二月红微微一愣,齐铁嘴却在此时答道:“你张叔叔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不能陪小阿四过年了,齐叔叔陪你好不好啊。”阿四听到齐铁嘴回答忙又扑进齐铁嘴的怀抱,仰着头问道:“可是这里是张叔叔的家啊,师父从前说过再忙的人过年也要回家的啊,大家都回家,只有张叔叔不能回家,他会不会很难过啊?”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阿四童言无忌,可听在二月红和齐铁嘴耳中便是另外一番滋味了。齐铁嘴瞄了一眼二月红,见他微微低头,似乎若有所思,便对阿四说道:“如果是阿四,阿四会难过吗?”阿四闻言重重点头道:“当然会,阿四会很难过,阿四会哭的。”齐铁嘴笑着摸了摸阿四的头说道:“张叔叔也会难过啊,但是张叔叔是大将军,所以张叔叔不能哭啊。”阿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苦恼的说道:“那张叔叔好可怜啊。”齐铁嘴没有回答,只是唤了小鸢过来,将小阿四带了下去。
                                  屋内一时间一片寂静,齐铁嘴轻叹一声说道:“承蒙佛爷不弃,我这个光棍往年年节都在张府同佛爷一起过。佛爷自小无父无母,又少有亲近之人,平日里沉默寡言,也就这时候,能借着几杯酒和他谈笑几句。如今想来,这偶有的几句谈笑真是让人怀念啊。”二月红并未接话,齐铁嘴便也等着,俩人手边的茶盏悠悠冒着热气,一室静谧。
                                  二月红面上平静,却早已出了神。他五岁时便与张启山相识,那时红家人丁兴旺,他父母俱全,每逢佳节,家中必是喜气洋洋,合家团聚。而张启山幼年失怙,又是张家显脉的继承人,是以自小便是沉稳缜密的性子,自然从不会在他面前提起过年之类的事情,更不曾抱怨过孤苦,他竟也理所当然的一直忽视。及至他娶妻,张启山已南征北战多年,素日里见的便少了些,他有贤妻相伴,又有阿四承欢膝下,每逢年节府内热闹依旧,更不曾想张启山的年节能有几盏淡酒几句谈笑便已是难得。
                                  “二爷?”齐铁嘴见二月红神游的久了,不禁有些担心的唤他。二月红回过神来对齐铁嘴道:“阿四这般想他,不如我带阿四去看看他吧。” “二爷看外边这大雪,又正当夜里,阿四年纪这样小,怕是不便外出。”二月红闻言看向窗外,半晌未曾言语,齐铁嘴趁机道:“不若二爷去军部将佛爷叫回来,佛爷素来重视二爷,又疼爱阿四,若二爷说阿四想要见他,佛爷手头纵有再重要的事想必也是会回来的。”
                                  二月红看着窗外的纷扬大雪,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道:“也好。”说罢便披上大氅,拿上了伞,向外走去。齐铁嘴望着二月红走入雪地的身影,不禁长舒一口气,嘴角露出一点舒心的笑容。这世间虽难得完满,但能多得一点,便也多得一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7-30 10:17
                                    八爷是个好助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7-30 10:18
                                      日常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7-07-30 17:21
                                        楼楼,明天就要去学校补课了不能看文了,没有我督促你,你也要加油更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07-30 21:29
                                          活在大家口中的佛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5楼2017-07-31 19:1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07-31 19:48
                                              写的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7-31 21:46
                                                喜欢楼楼的文,加油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7-07-31 23:20
                                                  楼楼我在,不能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8-01 15: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08-01 16:54
                                                      第十一章
                                                      这场新雪下的极为缠绵,自清晨及至深夜也未见停歇之势。二月红撑伞走在这冬夜的大雪里,不由得从心底生出一种寥廓无依之感,苍莽莽的天地,深夜中的灯火,街巷里的寂静,无一不昭示着孤独二字。二月红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快步行走了一段,便见军部的大门已近在眼前。大门前也应景的挂了红灯笼,那一抹红虽只给这庄重沉肃的军部添上了一点敷衍的喜气,却总归聊胜于无。

                                                      二月红自大门走入,穿过层层岗哨却并未受阻,想来是上次他来过之后张启山便令手下以后不必拦他,他才能这样一路畅行。二月红走进内院时突然生出几分犹豫,前行的脚步顿时滞留下来,可下一刻,张启山的身影已闯入他的眼帘。那个人就站在那儿,一如既往的身姿笔挺,微微抬头看着天上的烟火,神情冷寂。

                                                      二月红在来的路上脑中一直盘桓着阿四的那句“张叔叔好可怜。”,于他的认知里,可怜二字用来形容张启山实在太过荒唐,但一细想却又不由生出几分无奈的认同。可此刻,他看着张启山就在眼前,却无法将可怜二字同他联系起来。这个人,同世间孤独的景色实在太过于相配,以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怜惜。他身前是绚烂之极的烟火,身后是黯淡无光的寂静,他就在那两者的交界之处,却恰到好处的让人无从多想。

                                                      二月红微微侧头,他想不通,眼前的这个人守护着江山如画万里繁华,却为何偏偏被繁华放逐,沾不上半分烟火气。良久良久的静默里,张启山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向他的方向看来。二月红此刻的注意力全在张启山的身上,是以他清楚的看到了张启山看到他的那一刻眼底闪过的惊讶。他重新迈动步子走了过去,见他只专注的盯着他,便有些不自在的问了一句:“我看前院的将士们在联欢,你怎么不去同他们一起呢?”

                                                      张启山收回视线淡淡道:“讲过话就回来了,我若在场他们会不自在,好不容易新年了,该让他们热闹热闹。” “那怎么副官也不在这?” “他也在前院,他年岁不大,原本也爱玩乐,平日跟着我也是憋闷坏了,让他放松放松。”二月红闻言倒是沉默了下来,张启山却又将视线移到了他身上,问道:“你怎么不在府中过年,跑到这来了?” “阿四念着你,想让我来找你,我看你这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如回府去吧,八爷也在,大家一起过个年。” “好。”

                                                      雪夜长街里空寂的很,张启山同二月红并排走着,虽是沉默,倒也和睦。走了一段路二月红才发现两人只有一把伞,而这把伞依旧是他撑着,张启山却并未走在伞内。一时间二月红竟有些进退两难,他见张启山身上依旧是一身军装,看着厚实,却恐怕并不如大氅御寒,便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替他撑伞。张启山似是看出了他的犹豫,出言道:“不必顾念我,我素来没有在下雪时打伞的习惯。”二月红没有作声,却不知为何,听了这句话心里竟有些闷闷的。

                                                      两人一路无话,渐渐已能看到张府门前的灯火,张启山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府门,有些出神。二月红的声音却突然从身侧传来:“回府上住吧,军部……毕竟不是能久住的地方……”二月红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张启山却没有细听,只是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看着身边的人道了一句“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8-01 16:55
                                                        追过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8-01 19:37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8-01 21:27
                                                            理你理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8-01 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