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817贴子:168,796

回复:【原创】业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加油楼主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7-08-02 07:59
    顶一个,文采很好哦,很喜欢这种题材的


    收起回复
    107楼2017-08-02 14:30
      很好看,还要还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8-02 19:03
        楼主今天要去看电影,所以……嗯……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8-03 1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7-08-04 12:59
            第十二章
            “齐叔叔,还要骑大马,骑大马!”小阿四糯糯的喊着,圆滚滚的小身躯挂在齐铁嘴的脖子上不肯下来。齐铁嘴哭笑不得的向含笑坐在一边的二月红求救:“二爷啊,快把你这小徒弟拿下去吧,齐某人这条命都快被折腾没了。”二月红笑着叫了阿四几声,可小阿四竟耍上了赖,拼命抱在齐铁嘴身上,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齐铁嘴正无计可施,却有一双稳健有力的手将阿四抱了下来,阿四回头一看,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张叔叔!” “今天是初二,外面的小摊应该都摆上了,张叔叔带你去看看好不好?”小阿四一听登时雀跃了起来:“好啊好啊。”张启山微微一笑对二月红说道:“要一起吗?”二月红还未答话,阿四突然喊了起来:“不要不要,师父会不让小阿四买糖糕糖葫芦,糖煎饼……”阿四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二月红见状不由失笑。
            因是过年,二月红不想太拘着阿四,便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在家给你们准备饭菜,别回来太晚了。阿四不许贪嘴吃太多甜食啊。”阿四把小脑袋点的如同捣蒜,张启山轻笑了一声道:“也好,那我先带他出去了。”二月红眼神温柔的看着抱着阿四走远的张启山,这乱世即将开始的时刻里,他竟感到一种久违的岁月静好,或许,是源于那人笔挺的身姿,或许源于阿四软糯的童音,或许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日头微偏,天空又下起细雪,已微微过了午饭的时辰,二月红不由等的有些心焦。齐铁嘴见状在一旁劝道:“二爷不必担心,想来市集上人多,佛爷或许被绊住了脚,过会就该回来了。”二月红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却还是望向门外。“师父!”门外,小阿四捧着一堆东西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的向二月红跑来,身后是一样拎着满手东西的张启山,他那一身黑衣的冷峻模样偏偏拿着些花花绿绿的袋子,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二月红抱住迎面扑来的阿四,对张启山说道:“怎么逛了这么久?” “阿四兴致高,便领着他多逛了会儿。”二月红点了点阿四的额头道:“就知道是你贪玩,快去洗手吃饭。”阿四笑眯眯的应声,便跑去洗手了。四人围在桌前吃饭,阿四不停的讲着集市上的见闻,兴奋的连眼睛都发亮。“对了,师父,张叔叔还救了一个漂亮姐姐呢!”二月红闻言一愣道:“什么漂亮姐姐。”
            这回未等阿四说话,张启山便答道:“或许是某个富贵人家的小姐,策马出游,结果马惊了,我帮忙拉了一下罢了。”二月红低着头吃饭,并未答话,阿四感到气氛莫名的变化,也不再说话,齐铁嘴却是想笑却不敢笑,憋的很是辛苦。桌上局面正僵持着,张府的管家突然走了进来道:“佛爷,外头来了一位薛先生,是两湖商会的会长,带了重礼,说来向佛爷谢恩。”
            张启山微微蹙眉并未作声,齐铁嘴却道:“长沙城里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该知道张府年节里素不见客的规矩,那这位薛先生所言谢恩,怕是真要谢恩,并非借故上门结交。”张启山放下碗筷道:“那便请到前厅吧,我这就过去。”老管家俯首道是,便走了出去。二月红问道:“佛爷最近同商会有什么来往吗?”张启山摇摇头道:“并无,但总归没什么大事,你们先吃,我一会便回来。”
            说罢便走了出去,二月红轻叹一口气,想起阿四先前所言,突然隐隐明白了什么。“八爷,这薛先生可有妻女?”齐铁嘴愣了一下道:“有啊,据说有一个年方二八的女儿,是他四十岁上才得的,平时是捧在手心里娇养着的,端的是花容月貌……”齐铁嘴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不对,向吃的满嘴流油的阿四问道:“小阿四啊,你张叔叔救的那位姐姐姓什么啊?”阿四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知道啊,张叔叔救完人就拉着我走了,那位姐姐连道谢都未来得及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7-08-04 13:00
              佛爷的桃花来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7-08-04 13:11
                日常修仙潜水看文的来顶一顶⊙▽⊙楼楼下的很好呀,剧情很连贯而且感情变化有明显的递进,不会觉得突兀(个人观点)楼楼加油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8-05 04:03
                  日常自顶╮(╯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8-05 17:5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7-08-05 18:09
                      楼主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7-08-05 20:50
                        接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7-08-06 00:20
                          顶,已收藏了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7-08-06 04: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7-08-07 20:27
                              第十三章
                              齐铁嘴心念一动,招了招手让下人将阿四带了下去。“二爷啊,要不我们去前厅听听佛爷他们都说些什么吧。”“这怎么行,佛爷同人谈话我们怎好擅自偷听。”“哎呦,二爷,这怎么能叫偷听,您想想,那薛先生是两湖商会的会长,那可是狡诈着呢,佛爷虽然治军严明,可这玩弄心术可怎么比得过这些奸商啊,这要万一被那姓薛的给摆了一道可怎么办啊。”“这……”“二爷快别这了,赶紧跟我走吧。”齐铁嘴说着拉起了二月红,连拖带拽好算是把人带到了前厅。

                              雕花的门大敞着,门口有两名仆从把守。张府的仆从向来训练有素,若见有人窥视主子讲话定然是反应迅捷。是以这两人在见到窥视的人是齐铁嘴与二月红时,立刻垂下头去,眼观鼻鼻观心,装瞎装聋装的是无比称职。齐铁嘴得意一笑,二月红见此局面却是愈发觉得问心有愧,想要离开,但未等二月红做出反应,屋内的声音先一步传了出来。“若大帅不嫌弃,薛某愿将小女许给大帅,让她端茶倒水,尽心侍奉大帅。”二月红闻言一愣,顿时停住了动作。

                              “多谢薛先生好意,张某心领了,令嫒蕙质兰心,日后定有良配。”那个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冷峻,毫无阻滞的传进二月红的耳内,二月红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新年瑞雪,岁月静好的很。“大帅,您对小女有救命之恩,小女倾慕大帅,且薛某也认为,没有比大帅更好的良配。”二月红听着,心慢慢的沉了下去。薛泽掌控着两省经济,这样的时刻,这样的人,张启山身为一方军阀是必须要拉拢的。薛泽嫁女之心如此坚定,薛家女又是百家求,这样一举多得的事情,张启山会拒绝吗?

                              “薛先生,您的女儿今年十六岁,张某如今已三十二岁,这样的年龄差距怕会委屈薛小姐。且张某少年时曾承蒙齐家老太爷算过命盘,张某是命定无妻无子之人。何况如今适逢乱世,张某身为军人,不敢图谋久寿,更不愿误了薛小姐。”薛泽闻言面有动摇之色,却依然试探性的问道:“大帅是否心有所属,若是如此,大帅可不必介意,小女并非善妒之人……”“薛先生!”张启山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薛先生怕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吧。”薛泽起身拱手道:“大帅恕罪,但难道大帅没有听到那些风言风语吗,大帅一世英名莫要毁在一个戏子手里啊!”

                              这句话一出,二月红的脸色骤然苍白,却听屋内“嘭”的一声,张启山坚定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来。“二爷是端方君子,纵然有些什么,那也是我张启山痴恋于他,薛先生请慎言!管家,送客!”薛泽铁青着脸从屋内走出,齐铁嘴偷瞄了一眼,不由感叹连连,“这佛爷虽说平日里冷淡了些,无趣了些,可这大发雷霆的时候还真是少见,二爷你看薛泽那脸色,活像锅底啊。”二月红并未答话,只是径自走进了屋内。

                              “诶,二爷,您干什么去啊。”齐铁嘴见状忙喊着跟了上去,却在走到门口时被张府训练有素的仆从拦了下来。“八爷,佛爷同二爷有事要商量,您还是请回吧。”齐铁嘴立时反应了过来,“说的是,说的是,那我就不打扰了啊。”二月红缓步走进,看着主位上那个人余怒未消的面容,绕过地上碎裂的茶盏。二月红想,这个人啊,他盛怒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眉头深蹙,却偏偏眼神平静,握拳握到指节泛白,却偏偏藏在桌下,一如既往的深沉似海,但对他来说却并不难以琢磨。

                              “佛爷消消气。”他开口,像十六岁那年,梨园里有人闹事,他拔出枪对准那个纨绔的头时,他说:“承钧,你消消气。”张启山的神色一瞬间平和下来。“薛泽的话你听到了?”“嗯。”“市井小人愚昧之言,不必在意。”“嗯。”他拿起一个干净的杯子,倒满了茶水。茶汤青碧,他说:“喝口茶吧。”“好。”市井污秽,流言满天,那又如何呢,这里,依旧清静,岁月,也依然静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7-08-07 20:28
                                其实我原本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的关系有一个这么融洽的阶段的,但是写着写着就出来了,大概是我终于良心发现心疼了佛爷一小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7-08-07 20:29
                                  挺好的啊,少年相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7-08-07 20:46
                                    你们的楼主最近书荒的厉害,有没有什么好书推荐推荐,嗯……前提是不要纯言情,不要小白文,无脑文,不要文笔差的,情节差的,什么惊悚悬疑,权谋江湖的都可以
                                    (看书看的这么挑也是活该我书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7-08-07 20:49
                                      我一般都在晋江看,编辑推荐,有合口味的就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7-08-08 06:41
                                        努力催更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7-08-08 10:22
                                          日常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7-08-08 13:09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7-08-08 13:50
                                              写的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7-08-08 13:51
                                                发现一个**的bug,我把小鸾搞成小鸢了,反正都差不多,将就着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7-08-08 16:39
                                                  我的读者里有四川和新疆的小伙伴吗,有的话愿你们平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7-08-09 19:35
                                                    哈尔滨的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7-08-10 08: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7-08-10 16:52
                                                        第十四章
                                                        “今日军部有些事情,我中午回不来了,你同阿四一起吃吧,不用等我了。”张启山穿上军装大衣,转过头对二月红说道。“好,对了,我有个事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 “梨园荒废了有段日子了,那是红家历代的家业,我总不能让它就这样衰败下去。” “你要重新登台?” “嗯。”张启山的眉梢染上喜色,重新登台,代表着二月红已经看开了,丫头的离去虽令他悲痛,但终于不至于让他颓废了。
                                                        “具体什么时候,我让人先去打点。” “三日后是丫头祭辰,我带阿四去祭拜,次日便登台。” “好。” “那你快去军部吧,晚上早些回来。” “嗯。”张启山说着推门走了出去,晨光正好,他的心情已多年未曾如此明快过。可此刻的军部却是一片阴云密布,东瀛的使馆连日来动作不断,年初东北大雪,东北境内几乎所有铁路瘫痪,东北军军饷告罄,正四处酬粮。可东瀛却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从中作梗阻碍四大军阀之间的交通,在长沙境内更是制造各种麻烦,似乎还有更大的目的。
                                                        再加上洋人趁虚而入,与彭镇和陈炳昌的军队已有几次小幅交手,军部已灯火通明了三日,大小会议不断。张启山连日守在会议室里,终于在这一日傍晚感到周身经络传来熟悉的灼痛感,连带着肺腑里阵阵的隐痛,他清楚,他体内的毒马上就要发作了。他握紧了手中的笔,声音平稳道:“今日的会议就到此结束,一切按计划实行,都散了吧。”各部将领命退下,张启山以手撑额道:“回府,派人请寒芷姑娘过来。”张副官闻言忙忧心上前扶起张启山。
                                                        待回到张府时却见府内灯火通明,下人交替忙乱,张启山正疑惑时突然见小鸾跑了出来。“佛爷,您可回来了,阿四小少爷快不行了。” “什么?怎么回事?” “说是中毒,找了十几个郎中了,没有一个能治的。”张启山闻言立刻向府内走去,却突然一阵眩晕,周身经络陡然开始剧痛,张副官见状忙上前扶住了张启山。“佛爷。” “寒芷姑娘来了让他先去看阿四。” “佛爷,不可啊!” “这是军令。”张副官眼眶发红,却只得无奈称是。
                                                        二月红守在阿四床前,看着小小的人浑身烧的火烫,他几乎心如刀绞。今日在丫头墓前祭扫时,他屏退了张家的护卫,祭扫完毕时,突然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同他攀扯,他们口音奇怪,他疑心是东瀛人,所以分外警惕,却不料依旧没能护住阿四。二月红握着阿四的小手,想起那个男人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不由遍体生寒。“红二爷真是好勇气,因着张大佛爷已经赔了个夫人进去,竟还敢留在他身边,在下此番不过给二爷提个醒,也是好心。”
                                                        二月红痛苦低头,都是他的错,是他痴妄,竟还同那人纠缠,他已没了丫头,如今若再失去阿四,他该怎么活。二月红正绝望时,却听着纷乱的屋内一下静了下来,张家的下人纷纷俯首道:“寒芷姑娘。”二月红抬起头,见一个白衣女子走了进来。他从床边站起身来,未等他询问,那女子开口道:“我是张家族医,奉佛爷之命,来看看这位少爷。”二月红闻言急忙让开,张寒芷在床边坐下,把了一会脉后打开药箱开始施针,半个时辰后,阿四的烧逐渐退下,脸色也慢慢见好。
                                                        二月红冲着张寒芷一揖到底,“多谢寒芷姑娘。”张寒芷摆手道:“二爷不必谢我,这孩子的毒只是暂被压制,我能保他七天平安,但七日之后若无解药,我也救不了他。” “还请寒芷姑娘指点,如何能得解药。” “我听闻这毒是日本人下的?” “虽不能确定,但也八九不离十。” “他们给这孩子下毒无非是仗着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毒,想要借此拿捏住你,进而牵制佛爷……”二月红闻言立刻要向门外走去。“你去干什么?” “去请佛爷想办法。” “我还没说完,这虽是奇毒,却并非不能解,只是需要一味药材。” “什么药材?” “存放千年以上的麒麟竭,一般只存在于宋代以前王侯将相的墓穴中。”
                                                        张副官突然道:“前些日子解九爷他们在长沙城郊发现了一座古墓,据说应该是汉代某个王爷的墓,似乎存有麒麟竭。” “那我去找九爷。” “二爷且慢,九爷他们没能把麒麟竭带出来,那是一所大凶之墓,墓里不只机关重重,而且邪门的厉害,九爷他们折损了不少人最后只是无功而返。” “那我就亲自走一趟。”张副官闻言立刻拦住了二月红。“张副官这是何意?” “佛爷命我在此保护二爷,属下不能眼见二爷涉险。” “让开!”张副官垂首,却依旧纹丝不动。“好,好,我不去下墓,你让开,我去找张启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7-08-10 16:53
                                                          没有人╮(╯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7-08-10 17:59
                                                            楼主好棒呀~楼主要继续加油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5楼2017-08-10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