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872贴子:168,828

回复:【原创】业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刚进贴吧今看见亲更文了,太棒了,好幸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7-08-10 22:04
    有,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7-08-10 22:24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7-08-10 22:59
        我我我我我在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7-08-11 01: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7-08-11 09:57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7-08-12 01:43
              日常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7-08-12 10:47
                难得的一篇主虐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3楼2017-08-12 15:30
                  又来刷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7-08-13 00:14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7-08-13 0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7-08-13 18:43
                        第十五章
                        二月红顺着张府的回廊一路走向张启山的房间,夜晚的天际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转瞬间倾盆而下,二月红疾走着,心里怀着一股愤懑。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愤怒些什么,是愤怒自己不够坚决不能脱离张启山以至于让亲人频频陷于险境?还是愤怒张启山在阿四命悬一线而他焦灼绝望的时候,他都不曾露过一面?又或许,两者都有。
                        二月红来到张启山的房门前,紧闭的门,无一丝灯火的内室,像是屋内的人已早早睡下。二月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抬手掀开床前的帷幔,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他已被压倒在了床上。一把匕首在黑暗中闪着寒光,擦过他的脖颈,在刀入血肉的前一瞬,生生偏离一寸插进了一旁的床板里。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张副官曾说,他经常遭遇刺杀,如今看来这睡梦中摸起枕边的匕首杀死潜入卧房的不速之客这等事他做的真是格外娴熟。
                        “是你?”他推开他,从床上坐起,冷冷道:“佛爷好身手。”张启山倚在床边,他此时浑身已被冷汗浸透,持续的剧痛带来的晕眩里,他已经难以保持意识的清醒。刚才出击的那一下根本是他多年高度警觉养出的本能,此刻他昏沉着,隐约听到二月红在说些什么。他勉强向前挪了挪,问道:“有什么事吗?”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一声冷笑,之后是他飘渺的声音:“自然没什么事要劳动佛爷,只是请佛爷撤去监管我的人,阿四命在旦夕,我需要去城郊的汉墓里为他寻找解药。”
                        “我听解九说过那座墓,凶险至极……” “佛爷不必再说了,为了阿四,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闯一闯。”二月红说罢站起身来,张启山忙伸手去拉他,可手伸至一半却只能无力滑落,只堪堪碰到他的衣角。“等等……”饶是二月红再迟钝,此刻也听得出这两个字简直说的是气若游丝,二月红低头,试探着看向张启山。“你……怎么了?”张启山尽全力撑起自己,二月红不由伸手扶了一下,却感到满手湿冷。
                        “你听我说……”张启山勉力开口,此时,屋外突现一道闪电,雷声轰隆,屋内顿时亮如白昼,张启山布满冷汗的脸在电光之下惨白的吓人。“佛爷……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听我说,从张府到城郊……需要半日的时间,此时出发,晨光大亮时正好抵达……下斗的规矩你我都清楚……届时依旧要等到夜晚才能进去……”张启山扶着床沿剧烈的咳了一阵,复又接着说:“不如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晚,阿四有下人照顾……我让人立刻去准备下斗的东西,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
                        二月红听着他这强自平静却依旧气息不稳的一段话,心下有些酸楚。他知道,张启山说的都很对,合情合理,让人无从反驳,只是难为他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要勉力安抚住此时冲动的他。二月红点了点头道:“好,只是你的情况似乎也不太好,明日我自己去就好。” “我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寒,明天就没事了,那个墓太过凶险,你自己去怕是难以应付,明早我们一起去。”二月红闻言还要辩驳些什么,却听他说:“快回去吧。”
                        这四个字极简单,他却说的费力之极,二月红担忧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推门走了出去。张启山终于支撑不住伏在床上剧烈的咳了起来,冷雨淅沥里,门又被吱呀一声推开,张启山忙费力止住咳嗽,却听得一声悠长的叹息。“他已走远了,你不必再这样强撑了。”张启山闻言仰躺在床上道:“我记得有一年……我毒发时正赶上战时,你用了一种方法一夜之间便压制住了毒性……” “那种方法有多伤身体你是知道的,而且以你如今的情形,这种方法的效用也不比从前了。” “暂且一试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7-08-13 18:44
                          很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楼2017-08-13 20:53
                            楼楼我爱你!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9楼2017-08-13 23:18
                              顶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7-08-14 20: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7-08-14 20:51
                                  每日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7-08-14 23:1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7-08-15 01:54
                                      已收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4楼2017-08-15 01:54
                                        又来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5楼2017-08-15 21:17
                                          每日一顶,话说楼主透露一下下次啥时候更新啊


                                          收起回复
                                          156楼2017-08-16 14:54
                                            楼主好文采,我一口气全看完了,继续努力更啊!我相信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喜欢你的文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7-08-16 18:30
                                              楼楼快更,写的好好,心疼佛爷,佛爷会死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7-08-17 09:43
                                                中午来刷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7-08-17 12:08
                                                  要下斗了,于是我卡住了,下斗的情节怎么写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要安排这个情节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楼2017-08-17 12:40
                                                    第十六章
                                                    二月红在一夜雷雨中忧思万千,恍恍惚惚间在近天明的时候竟睡了过去,再睁眼已是天光大亮。狂风暴雨终于息止,庭院里木叶堆积,场景萧瑟。二月红拉开房门,满园的萧瑟里那个人挺拔的背影闯入他的眼帘。他脱下了军装,一身黑色的大衣,依旧庄严而沉重,他修长的两指夹着一根尚未燃尽的香烟,脚边是一堆散乱的烟蒂。二月红记得,张启山从不抽烟,这个男人,冷静自持到极点,没有癖好,也没有依赖。
                                                    唯有一次,在一列载着他们去西北倒斗的火车上,他见过他抽烟,也是这样,他身前的烟灰盒里堆满了烟蒂,一根接着一根,他周身都被烟雾缭绕着。那一次他悄悄的问了副官缘由,副官踌躇再三还是告诉他,他前日刚受了枪伤,此时疼得紧了,只能靠抽烟压着。而如今,又是为何呢?二月红想着,眼前的人却已转过身来。“醒了?”二月红点点头,向他走去。他的身姿逆着晨光,宽厚的肩脊投下一片阴影。
                                                    二月红走到他近前,抬头仔细端详着他。入目处,是他苍白到极点的脸色,毫无血色的薄唇,眼下有明显的乌青,十足十的憔悴之色。“怎么了?”张启山微微后退,不动声色的问道。“佛爷当真没事吗?” “自然。”二月红不语,似乎每次这么问,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张启山这个人,平素里一身的气势太过威严,竟足以令人忽略他的气色,如今细细观察之下方知,他竟已憔悴到如同病入膏肓。
                                                    “我记得,佛爷从不抽烟。” “近年来若是忙的时候,也会抽烟提提神。”二月红看着他面不改色的扯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张启山打断。“红儿,阿四此刻危在旦夕,不相干的事暂且放在一边吧。”二月红张张口,却发现无法反驳,心下也是牵挂着阿四,便匆匆启程了。汽车一路颠簸,张启山坐在副驾的位置而他坐在后座,他不时向前张望,却只见他端正的靠在椅背上,十指交叠,闭目养神,看不出分毫端倪。二月红微叹一口气,脑海中突然出现那日丫头墓前那个东瀛人的话,登时心里泛上丝丝后怕的凉意,他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他。
                                                    城郊已至,这座汉墓已被解九等人探过,是以盗洞完整,通道也十分明了,夜幕时分,张启山和二月红便带着几个张家和红家的亲卫下了斗。斗里尽管已通风多时,却依旧难以点烛,四处阴暗,邪门的很。几人走了一程,在不远处便发现了解家人的尸体,张启山拿着手电墩身查看,发现尸体上伤痕众多,姿态诡异,而且表面附着着一层粘液,似是有腐蚀性,尸体的面容难以辨认。九门的规矩里,自家人若是死在斗里,幸存的同伴应尽力将尸身带出,可此人却暴尸于此,显然是他尸身上的粘液有极强的毒性,无法触碰,加之解九等人撤出的匆忙,也就只能将他留置于此了。
                                                    张启山沉默起身,不由感到一阵阵眩晕,二月红伸手扶了他一下,并关切的问了一句:“佛爷,没事吗?”张启山摇摇头,说道:“这墓里凶险非常,前一阵子我只听解九提了一句,却因军部事务繁忙没来得及细问,如今我们仓促而来,准备不周,情况更是不容乐观。”他说道这里,顿了顿,抬头环视了一下周边的几人,接着道:“各位都是九门里的精锐,下斗的老手了,本不用我过多嘱咐,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一定注意,不要分散,不确定的东西,不可随便试探。”几人俯首称是,张启山点了点头,示意继续前行。
                                                    二月红见状便继续向前走去,张启山却拉住了他,他疑惑回头,便见眼前人突然低下头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不要离开我身边半步。”不知怎么,二月红突然觉得他说话间的气息从他的耳鬓直吹进了四肢百骸里,那低沉喑哑的声音,在心尖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直晕得两抹彤云烧上了脸颊。他这一刻,竟格外庆幸这墓室里的阴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1楼2017-08-17 17:38
                                                      因为楼主很懒,所以从这章起我就不再发微博的链接了,反正估计要关注我的人,这么久了也应该都关注了,我也就不再自我推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3楼2017-08-17 17:41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4楼2017-08-17 20:00
                                                          等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5楼2017-08-17 20: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楼2017-08-18 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