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意吧 关注:60贴子:1,282
  • 0回复贴,共1
小宫女
[很是顺从的由着姑姑引入了清思殿,一路上低眉顺目,却仍间或抬头,瞧一瞧这金碧辉煌的模样,心里暗暗有了比较,双手叠在小腹前,引至人跟前,全了大礼,低头不敢言语]

惠妃
[叫人坐下说话,问询]这边一切都习惯么?派去伺候的人使着如何?

小宫女
[坐下之时,仍很是拘谨的,从嗓子眼里挤出的低声]姊妹们都对奴婢照顾有加,是奴婢从不曾想过的。[怯怯的看了人一眼,极快便收回了目光]惠娘娘……奴婢有一件事要询您。[吞吞吐吐]是否应去拜见汪才人?

惠妃
[期间唤荇菜先去看一轮茶,这才转过头来对她]汪氏那边可以先搁一搁,头几个月,养胎是首要的,等安定了罢,安定再去也不急。这也是陛下的意思[对她笑了笑]你这么拘着是怎么呢?往后要跑我这里的日子估计还多着呢

小宫女
[这才将一时惴惴不安的心咽到肚里去,端了端身子,已近三月的小腹渐渐微妙,近来太医亦说是胎像稳固,展了一个温吞的笑]在惠娘娘跟前儿,奴不敢忘记本分,因着天恩,才有幸得孕,因着惠娘娘的恩,才不至落得……[不忍说下去,按上了小腹]这孩子,便是惠娘娘的孩子,您的大恩,奴是不敢忘的。

惠妃
[刚刚想提日后这一嘴,随即便缓缓地收了回去。宽慰似地说道]你有这份心当然是好的,只不过就现下而言,还是先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的好。[停了一停]这两日准备准备罢,我瞧瞧看陛下何时有空,约你二人见上一面如何?总该叫孩子熟络熟络父亲的

小宫女
[敛眉低目,称一声是,心下是极高兴的,盘算着应是穿那一件鹅黄,还是那一件山茶色的衣裳,转而又摸一摸腹上的那一块肉,该是显了身形,即便是穿再艳丽的衣裳,也应是笨拙的,接下话]奴不曾侍驾,一切还要仰仗娘娘提点了。

惠妃
[留人一道用午膳,都把荤腥的,油腻的,辣口忌口的给去了。席间劝说]往后不若就把“奴”字给改了,换名字也可。于人,听着好听些。于规矩,总归还是怀着皇嗣的

小宫女
[席间很合规矩的坐在下首,菜色均是上佳,先是为人布菜,后才是自己用,掩饰对菜色了垂涎欲滴,只小口小口吞咽,才应了一声]是,容玉晓得了。[后依礼告退,回房便倚在塌上小憩,腰间添一软垫,迷迷糊糊睡至下午时,又同人说是饿了,进了一盅奶粥,几碟小菜,才心满意足的抚了抚圆滚滚的腹,瘪一瘪嘴]好像又大了,该如何面圣呀……[随后便去捯饬着为数不多的几件衣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10 01:38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