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1回复贴,共1

【呼延珠】铁马冰河入梦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0 23:48
    呼延珠
    [北地春归迟,寻不见漠沙滚滚,袖下空无刀剑长枪,恍若惶然一梦。华衣如榴火炽炽,金钗流苏煜煜生辉。长眉如剑,绣履踏过的一步一步,尤觉闷住了鼻息。自始毫无避讳地紧盯着他,一眼一眼的打量]呼延珠,拜见大汉陛下。[以额触地,声也掷地有声]愿大汉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
    姜淮
    几步下阶“素闻匈奴明珠,得珠而得天下。”近人,展袖抬臂予人手掌“珠落大汉。抬头瞧瞧朕,朕之男子呼延珠可满意?”
    -
    呼延珠
    [抬头时先入眼的是琉璃金瓦,檐角走兽,宛若囚笼。转眼向他,从足尖一眼一眼瞧到眉梢,最后望着那只手]若陛下要娶的,是得珠而得天下的明珠,而非呼延。[终是将手伸入掌心,顺势而起,淡然对上他双眼]那呼延嫁的,也是大汉之主,而非姜淮。
    -
    姜淮
    掌上着力带人贴身,微低首鼻息相近,声低字字缓出“明珠与呼延氏朕都要。”霎那松开人,反握了人腕,牵其上殿,边走边言“朕但愿,这未央宫的日日夜夜不会磨灭明珠辉光。”转身看去人粉面,一指摩挲画过眉眼“可知唤大汉天子名讳,何罪?”
    -
    呼延珠
    [高指漏下天光,两道长翳相叠]您当明白,亲点呼延珠入汉,拿这一身华服锁我一生,就已磨灭了明珠辉光。[挑了半边眉梢,闷闷笑了两声]呼延浴血而生,能取首级,堪称大军将帅,与你的香玉美人们,不同。
    [伫步停下,反手也握住他腕间,是握长枪的力道。眉似一弯悬挂的新月,眸子里常年的冷意隐隐拨动,抬面去看他]是何罪?剥这一身华衣?遣送回国?或者——千刀万剐,呼延亦是不惧。
    -
    姜淮
    宣室
    并不接前话。眯了眯眼,玩味之态却又添了三分喜色“花庭百种,唯缺株刺梅。而今世出,自当添在天家,却不是朕无情。”擒其柔荑,反抽腕揽细腰,将人横抱起,而臂上之力添了五分固紧“来日方长。剥华服必是在龙榻上,又怎为罚罪?”低了低,凑娇耳“将朕伺候好,免罪。”
    -
    呼延珠
    [日光在浮云遮蔽下渐渐黯淡,默了许久,单单一句“是么”。常年提枪征战的力道并不足以被他轻易擒住,此刻却松了力。满目愠怒]呼延只懂兵法,刀枪剑戟,不懂伺候。
    [躲开目光如炬,以掌推胸膛,臻首一偏]您还是降罪吧。
    -
    姜淮
    宣室
    剑眉拧结,嗯一声“朕差点忘了…”放人下来。顾自负手登阶,斜张辅“送呼延夫人去茝若殿习些侍奉之道和未央规矩。”停步“晋郑夫人八子位,以授教习。”再看人一眼,往殿里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0 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