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1回复贴,共1

【存戏】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也是去年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3 04:04
    嫔-姜淮云
    (素衫矮髻,银筷挑了挑灯花。乌轮转过全局,信手捻起一枚黑子,不着上下一句)襄嫔头七已过。(珠玑相碰,一子落定,沉静的目里透出丝笑意)你输了。
    -
    嫔-柳意折
    一壁捏着白子轻敲玉盘,一壁往窗外梨枝儿望,撑着下颚出了神,动了动蜜唇 “是输了。” 侧着眼风扫了她一眼 “襄嫔生前最爱梨花,连头七梨花都开得这样盛,陛下连人也葬去了梨花地里,人没了却被记挂着。” 轻飘飘地落下一句 “我也没输?”
    -
    嫔-姜淮云
    哦?(饶有兴趣地停了指间子,春风过耳,柔和又料峭。)身后哀荣,黄土一抔。故人恩宠,青苔满冢。(音调清缈,和着《朝露》的调子,唇边还挂着未竟的愉悦)这漫天的梨花,不仅醉人佳酿,亦可迷人慧眼?
    -
    嫔-柳意折
    掷下了白子,手掌覆上玉盘乱抹了一圈儿,朔风穿堂,笑如银铃 “醉了佳酿,却迷不得慧眼。” 曲指撑着下颚 “你那才是慧眼。” 盈然起身,裙裾委地迤逦,半倚窗前,伸手接了朵梨,如绽手心 “我怕是被这满天的梨花迷了心窍。”
    -
    嫔-姜淮云
    纵容地轻笑,叹一声,“你啊……”索性将指尖子置回玉盒,一颗颗黑子慢慢拈起,俱归了斯处,“纵迷了慧眼,毋乱了慧心。”秋波流转人前,语气轻柔,“你向来得宜,这滩浑水,又缘何要趟呢?”
    -
    嫔-柳意折
    挥了梨瓣儿,嘴角蕴开丝笑 “趟也趟了,后悔也来不及。” 俯身撑在案沿 “如今,如何收场?”
    -
    嫔-姜淮云
    (一手倒转玉盒,迭声琳琅击玉,黑白无章,不见明局。秋水迎人,眉眼和婉)覆水难收。
    -
    嫔-柳意折
    撩了撩耳旁散发,风骨难掩,十指按住玉盒 “你总是会有法子。” 一双眸子秋波泛开,明眸流盼,轻轻询她 “是么?”
    -
    嫔-姜淮云
    (摇了摇头)你已不需要我啦。(从容地拈一枚碎子,看着葱指相掩,仍是很纵容地叹了口气。吩咐侍女再呈一盒,面无改色地置入,复是一颗颗置回,垂眸自哂)若知如此,何必当初?(终将玉盒盖起,立锥不动,纤纤掩于广袖)赠你。
    -
    嫔-柳意折
    也不接,径直坐下,眼风轻轻扫过她,沉声叹息 “终究是不同往昔了。” 艰难地唤了声 “淮云。” 半垂着眸子不再看她 “再下最后一局吧,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3 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