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意吧 关注:60贴子:1,282
  • 1回复贴,共1

新司机开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梗一
贵人 刘茵
【时间面上通红,额间也蒙了密密一层细汗,索性解下肚兜,由人扔了去,力道大的让人吃不消,此刻已经瘫软在床,发出低沉的闷哼,又间或伴两声喘,手不是很安分的在他胸前游走,仍不愿意抽离,若即若离的,声音也很娇】您…您慢点,啊……阿茵吃不消的。【露出酥软,又动了一动】茵茵想要个宝贝了,您给不给?

皇帝-沈煜
【低头埋人后颈的发里闷笑】都吃不消了,还要宝贝,【将人翻去,一掌打上娇臀】啊?【从后骑兔,欲游广寒。不为寻嫦娥,但拨弄兔耳与坠。恰是不错的宝石,倒不舍下手了】你乖乖的,朕让人打一副嵌在这里。【掌揉蜜滑雪脯,搓着幼珠】

贵人-刘茵
【面上生起三分嗔怒之意,动作却没停,娇小的身子,在人的拨弄下,做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得理不饶人。一阵酥麻过后,恰此时在人耳畔吐着热气,却仍是不愿离开的。下身花丛又动了动,直挺挺的去迎合他,面上也换上娇娇怯怯的笑意】茵茵乖,茵茵一向乖巧的。【又念及那尚平坦的腹,此刻倒更加来劲儿了些,圈紧了他】她们都说,有了宝贝,才能算作真做了一回女人。【低声,却不沉闷】茵茵贪,贪您怀中温存,也贪娃娃奶香,想要一个好字,也想要一个圆满。

皇帝-沈煜
【力是更甚了些,又将人翻过来。大掌按在人胸与腹接连平坦处,像在试一块玉】贪?朕看你,十足有精力可以抢了朕的赏赐,还要什么应允。【一把握腰,花丛馨香流连,又掰过玉腿按至一边。心里愈发恶起,狠意上身,顶弄之中又催风雨】你这样可没有为人母的样子。【锁腕衔唇】不过朕就喜欢看你犯错,这样才好罚你。【抚人腹,声色沉入耳中】一儿名瑕,一儿名瑜。【适才扬声】即日赐你一号,“璞”。【饶有兴致地以掌腻汗,抹人肩上】都说养着玉,玉能认主。朕养茵茵,为平阴晴圆缺之憾。

贵人-刘茵
【当下即将脸埋在人怀里,在她胸前蹭了蹭,下体却不受掌控的由人玩弄着,这会子是真的没了力气,疲软的身子稍稍挪了挪,嘟起小嘴,因面颊绯红而渡到唇上的热,在一瞬倾泻在人掌间,吻落掌心,沾染些湿气,在他掌心化开,落一‘珍’字,颇带哄的意味】茵茵代瑕瑜先谢过他们父皇,予他们这样好的字眼,视他们为世间珍宝,是陛下和茵茵的骨血,阿茵的心头肉。【来日方长,一时出神,眼前竟是年轻妇人,殿内还有琴棋书画,诗书酒茶,回神恍觉是幻。身子缩成一团,人仍是在她怀中的,指尖是不大安分的,在人胸前画着圈儿,语气和缓】要‘珍’字好不好?您珍藏的一块璞玉,心间的珍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4 01:44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皇帝-沈煜
    【湿润的掌心覆人头】这是打算长大了,嗯?【掰过蜂腰,由侧出再入】珍贵人今夜侍奉不周。以五夜为期,上下左右之身法,皆要你尝过厉害。【低笑不减,而后临起兴致又再多宿二日,令换被褥床帐。皆不曾结实,一扯就要动】取副珍珠耳坠来,朕说要她戴胸前,不是说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5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