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吧 关注:748,454贴子:14,362,109

【原创】假如赫敏在拉文克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又名《哈利•波特的n种死法》

在下的灵魂画作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26 20:11
    灵感来源于大概是一年前在吧里看到的一篇文。那篇文里二年级时全灭,看完后我突然想到要是没有赫敏的话一年里就有无数个dead end了……哈利你长点心吧你能活这么久多亏了赫敏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26 20:15
      真· 灵魂画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26 20:16
        这篇文是有不同路线的(虽然只能决定哈利的死法2333因为一年级里有无数个dead end嘛)啊当然如果狗屎运的话哈利也是可以不死的233不过不管哈利死不死应该都只会更到第一本的剧情完结,我驾驭不了太长的文章(写作文都要凑字数的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7-26 20:20
          本文剧情从开往霍格沃茨的列车启动开始,一些与结局关联不大的内容会尽可能简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26 20:22
            期待~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6 20:22
              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 破特与魔法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7-26 20:27
                第一节点 开往霍格沃茨的列车、初遇

                开往霍格沃茨的列车启动了,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坐到了同一间包厢。

                两个男孩迅速熟络起来,罗恩对被冠以“大难不死的男孩”之称的哈利十分感兴趣,而哈利也很高兴能有一位来自巫师家庭的朋友向自己普及一下这十一年来都不曾了解过的魔法界的知识。两位好友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谈天侃地,一直聊到日上中天才暂时作罢。

                过了一会儿,一位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女人推开包厢门问:“亲爱的,要不要买点什么吃的?”刚刚结束了在德思礼家的困苦生活、获得了父母的一小笔遗产的哈利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大堆东西倒在桌子上,并大方地把馅饼和蛋糕推到正直勾勾地盯着它们的罗恩面前,同这位新交的朋友一起胡吃海塞。

                饥饿暂时得到了缓解之后,两人的吃相也变得相对文雅。哈利捏起一只巧克力蛙,凑到眼前仔细端详着,巧克力蛙扭动着身躯想要挣脱哈利的魔爪。

                罗恩注意到了哈利考究的目光,一抹嘴巴解释道:“这些是巧克力蛙,每一包里面都附有画片的。很多人都愿意收集这东西,我就缺阿格丽芭和波托勒米了。嗯,我想你也可以收集看看,我可以先送你几张。”

                “哦,”哈利自言自语道,“画片……可能是拆包的时候不小心掉到地上去了……”哈利弯下腰,慢慢的在地上摸索着,巧克力蛙趁机窜出了哈利的掌心。

                “啊,找到了!是邓布利多!”哈利终于摸到了那张画片,捏着它慢慢直起腰来。

                “嘿!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邓布利多!”罗恩说,“顺便我能不能再拿几只巧克力蛙?说不定我能拿到阿格丽芭呢——谢啦——”

                “啊,你自己拿吧。”哈利答道,看着画片上邓布利多的脸,他戴一副半月形眼镜,长着一个歪扭的长鼻子,银发和胡须披垂着。他把画片翻过来,读着背面的文字:

                阿不思•邓布利多,现任霍格沃茨校长,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邓布利多广为人知的贡献包括:
                一九七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
                发现火龙血的十二种用途,
                与合作伙伴尼可•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
                邓布利多教授爱好室内乐及十柱滚木球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26 20:30
                  “尼可•勒梅……”哈利重复了一遍这个陌生的名字,问道,“尼可•勒梅是谁?”

                  “啊?”罗恩茫然地抬起头来,他正忙着在那堆画片里找阿格丽芭呢。“尼可•勒梅啊……”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最终摇摇头道,“唔,我没听说过这个人。或许是个不出名的小人物,沾了邓布利多的光才出现在巧克力蛙画片上呢……”

                  “不出名的小人物?”一句尖锐的反问响起,随即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探了进来,把罗恩吓了一跳。他有点恼怒地看了哈利一眼——哈利买完东西后忘了把包厢门关上。两人面面相觑地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

                  “把尼可•勒梅称作‘不知名的小人物’,你们是真的对他一无所知吗?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听到这里罗恩不悦地眯起了眼睛)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伟大的炼金术士,他的事迹可是被很多书记录在案的。我也只是稍微看了几本。书上说尼可•勒梅一生成就斐然,最大的成就就是发明了魔法石!你们知道魔法石是什么吗?它可以点石成金,还能让人长生不死!对了,还没说我自己的名字呢,我叫赫敏•格兰杰。”女孩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完,说罢便得意洋洋地露出她的大板牙。

                  哈利觉得这个女孩有点自高自大、目中无人,而且他敢肯定罗恩对她的印象更糟。罗恩的脸都被憋的通红,衬得他的雀斑更亮。看样子他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几句能把这个格兰杰赶跑的话。

                  “哎呀,我们真是蠢得要命,连尼可•勒梅都不知道,”罗恩刻意模仿格兰杰那尖刻的语调,“可我们至少比某些躲在别人包厢外偷听别人讲话的人强。”

                  格兰杰的脸涨得通红,看样子就算是她也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罗恩得意地扬起嘴角。

                  “就像谁愿意专门偷听你们讲话似的。你们开着门,说话声音又这么大,别人听不见才怪。”格兰杰不屑地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帮纳威找蟾蜍的。”

                  哈利这下想起来了,确实有个叫纳威•隆巴顿的圆脸男孩到他们这里来找过蟾蜍,不过那时他和罗恩正在大吃大喝,所以没太留意。

                  “那你可以走了,”罗恩说道,“那个叫隆巴顿的已经来过了。还有,以后也最好不要再来了。”

                  格兰杰愤愤地瞪了他一眼,随即扭头就走,可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罗恩刚落地的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只是提醒你一下,你鼻子上有块脏东西。”格兰杰冷冷地道。罗恩又恼怒又尴尬地擦掉了那块脏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26 20: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6 21:02
                      “天哪,她可千万别和我们分到同一个学院,不然我非要吐血不可。”等到格兰杰走远后,罗恩道。

                      “我们能不能分到一个学院都不一定呢,”提到分院的话题,哈利显得有点怏怏不乐,“我猜你是要去格兰芬多吧?不过你可别对我抱太大希望,我想我一定会被分到赫奇帕奇的。”
                      “怎么可能呢哈利,你肯定会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我的意思是,你可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啊,没什么好担心的!”罗恩给哈利鼓劲道。

                      吃饱喝足以及一段不太愉快的小插曲后,两人又愉快地聊起天来(这回他们没有忘记关门)。罗恩拿出了他的宠物老鼠斑斑,并拿出魔杖尝试着给它施一个咒语,结果失败了。

                      “哎,”罗恩把魔杖扔回行李箱里,“这个咒语是乔治告诉我的,我早该知道他的话不可信。”

                      他的话音刚落,包厢门就被拉开了。罗恩恼怒地扭过头去。“不会又是那个格兰杰……”

                      不过这回进来的并不是格兰杰,而是三个男孩。哈利一眼认出中间的那个正是他在对角巷见过的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孩,说实在的,他对这个男孩的印象并不好。

                      面色苍白的男孩自我介绍道:“我叫德拉科•马尔福。这两个是克拉布和高尔。”他指了指旁边的两个跟班一样的男孩,他们俩都长得很粗壮,而且长相特别难看。

                      罗恩轻咳了一声,但马尔福装作没听见。

                      “你就是哈利•波特吧?整列火车上都传开了。或许你对巫师世界还不太了解——毕竟你是麻瓜带大的。不过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很多。如果你和我做朋友的话,我能提供的帮助比你旁边的这位——多得多。”马尔福轻蔑地瞥了罗恩一眼,伸出手要和哈利握手。

                      哈利:
                      我选择——
                      A.是可忍孰不可忍!怼他!
                      B. 再这样得罪人你就要变成全校公敌了,应付一下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7-26 21:40
                        第一个选项出现辣!嗯,就我个人而言我倾向于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7-26 21:47
                          还有这种操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6 23:20
                            当然A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7-26 23:59
                              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7 10:01
                                B德哈德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27 10:42
                                  a


                                  回复
                                  19楼2017-07-27 10:58
                                    居然还有选项这种操作quq


                                    回复
                                    20楼2017-07-27 11:10
                                      还有这种操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7 14:33
                                        4A3B 果断怼!好吧,在这篇文里德哈是没什么可能的
                                        这两个选项的区别大概就在于:马尔福是一个特别爱找茬的**还是一个不那么爱找茬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7-27 14:37
                                          哈利冷冷地回道:“如果你说的帮助就是站在一旁耍嘴皮子以及侮辱他人,这样的帮助你还是施舍给别人吧。”

                                          马尔福苍白的脸泛起一层红晕,他慢吞吞地拖着长腔说:“波特,我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只会耍嘴皮子’的,小伙子们,要不要真刀实枪地试一下?”

                                          “和谁试?你吗?还是你的两个跟屁虫?”哈利冷笑道,但他内心并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勇敢。毕竟真干起架来,他和罗恩还是处于劣势。

                                          “不用管和谁试,要打的话,就上啊。”马尔福冷笑道。高尔伸手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却并没有起到预料中的威慑效果——因为下一秒钟他就惨叫起来:

                                          老鼠斑斑吊在他的手指上,尖利的小牙深深的咬进了高尔的肉里——高尔一边大叫,一边不停地挥手想把斑斑甩掉;克拉布和马尔福直往后退。最后斑斑终于被甩掉了,撞到车窗上;他们三人也立刻趁乱逃跑了。或许他们以为糖果里还藏着更多的老鼠,或许他们已经听到了极速逼近的脚步声……因为他们前脚刚走,格兰杰就出现在门外,她已经换上了霍格沃茨的校袍。

                                          罗恩正在气头上,见到格兰杰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难道还需要我再说一遍?请、你、以后、不要、再、过来了、好吗?”

                                          “只是有一些闹事的家伙碍着我看书了而已。不,不只是碍着我看书,他们差点把整列火车都掀翻!”格兰杰咄咄逼人地道,“还没到学校就搞出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到了学校以后岂不是要把城堡给拆了!”

                                          “我觉得现在风平浪静,”罗恩冷冷地道,“或许你可以回去接着看你的书了。”

                                          “还看什么书!托、你、们、的、福,现在火车已经快进站了!”格兰杰嚷道。

                                          “托、你、的、福,我们现在还没换衣服呢。请你出去一下好吗?”罗恩原话奉还。

                                          格兰杰瞥了他一眼,一甩头发,“蹬蹬蹬”地大步走开。

                                          这时,伴随着“呜 呜”的汽笛声,火车的速度渐渐减缓。“真的快要到站了,”罗恩叹道,“我们还是赶快把衣服换上吧。真烦心,都是被格兰杰和马尔福搅和的——”

                                          哈利和罗恩手忙脚乱地脱下外衣,换上黑色长袍。(哈利注意到罗恩的长袍短了一点儿)两人换好衣服,又把剩下的糖果都装进口袋,不久列车就停了下来。

                                          他们混在人群之中被推搡着向前,下了车,来到一个又小又黑的站台上。此时天已经黑了,一盏灯在学生们头顶上晃动着,海格在指引着一年级新生,哈利冲他笑了笑。

                                          新生们跟着他磕磕绊绊地向前走,沿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下山坡,到了一片湖泊旁。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里的火光透过窗户呈现出明亮的橙色。

                                          海格指引着大家登上泊在岸边的一队小船。在一片黑暗之中,哈利、罗恩和格兰杰登上了同一条船。罗恩尴尬地别过头去,哈利讪讪地打了个招呼,但格兰杰没有理会。几人就这样在尴尬的氛围中抵达了霍格沃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7-27 14:43
                                            不错不错,我也想过这个脑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7 18:09
                                              因缺斯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7-27 19:03
                                                音吹死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8 11:38
                                                  第二节点 分院仪式、相错

                                                  众人下了船,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爬上山坡,来到城堡大门前。

                                                  海格伸出一只硕大的拳头往城堡大门上敲了三下,大门立刻洞开。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高个儿黑发女巫站在门口,神情严肃。

                                                  从两人简短的对话中哈利得知这位女巫是麦格教授。新生们便跟随这位麦格教授鱼贯进入大门,穿过富丽堂皇的礼堂,挤进大厅另一头的一间小空屋里。

                                                  麦格教授向大家解释说接下来要举行分院仪式,并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四所学院。“希望你们无论身处哪个学院都要努力为学院争光。”她严肃地说道。

                                                  “分院仪式待会儿就要开始了,你们最好整理一下仪表(哈利拼命地想要把头发抚平,纳威•隆巴顿在麦格教授的注视下把系在左耳朵上的斗篷带扯了下来),过会儿会有人来接你们。”她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房间。

                                                  余下一群一年级新生惴惴不安地议论分院仪式该如何进行。期间还有一群幽灵突然窜了进来,把新生们吓了一跳。不过它们一会儿就叽叽喳喳地穿过对面的墙壁离开了。

                                                  在漫长的焦虑与不安之中,麦格教授回来了。新生们在她的引领下排成一排跟在她的后面,进入礼堂。

                                                  学校其他年级的学生已经按学院围坐在四张长桌旁,礼台上首的台子上则是主宾席。一年级新生被带到礼堂中央,面对高年级学生站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

                                                  麦格教授往一年级新生面前轻轻放了一个四角凳,又往凳子上放了一顶脏兮兮的尖顶巫师帽。帽子裂开了一道缝,唱起歌来——

                                                  (歌词略)

                                                  帽子唱完歌后,全场掌声雷动。这时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开始念上面的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人一个个走出队列,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听候分院。

                                                  随着一个个名字被念到,哈利的紧张感越来越重。他甚至开始胡思乱想——要是自己根本没有魔法潜质,被赶回去可怎么办?

                                                  这时赫敏•格兰杰的名字被点到了。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奔到凳子跟前,急急忙忙把帽子扣在头上。帽子在她的头上停留了一会儿,宣布道——

                                                  “拉文克劳!”罗恩看起来松了口气。

                                                  又有几个名字被点到,丢了蟾蜍的纳威•隆巴顿被分到了格兰芬多,马尔福则被分进了斯莱特林。最后,总算轮到——

                                                  “哈利•波特!”

                                                  哈利向前走去时,人们指指点点,低声议论起来,还有人引领而望,想要看清他的模样。哈利在众人瞩目中把帽子扣到头上,接着就是帽子里的黑暗世界与等待。

                                                  “嗯,”他听到耳边一个细微的声音说,“难。非常难。看得出很有勇气。心地也不坏。有天分,哦,我的天哪,不错——你有急于证明自己的强烈愿望,那么,很有意思……我该把你分到哪里去呢?”

                                                  哈利暗暗想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优点。

                                                  “啊,孩子,可不要妄自菲薄。我有预感,你会成大器的。既然难以抉择的话——不如听听你的意见如何?”那个细微的声音又说道。

                                                  “嗯?”哈利实在是没想到帽子会听取他的意见,沉吟了一会儿道,“呃……最好别去斯莱特林,我听海格说斯莱特林里有很多坏巫师,包括神秘人……不是吗?”

                                                  帽子沉默了一会儿,叹道:“是啊,他分院的那天仿佛还在昨天……我对他说,‘斯莱特林会助你走向辉煌……’当然,现在我也要对你这样说。”

                                                  哈利撇了撇嘴,想道:如果斯莱特林给我这样的辉煌,我还不如去赫奇帕奇呢。

                                                  他感觉到头上的帽子扭动了几下,或许是“摇了摇头”吧。

                                                  “斯莱特林只是‘帮助’而已,走哪条路,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自己的选择啊……”帽子里的声音感慨道,“不过,我也算是听过你的想法了。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那就最好去格兰芬多吧!”

                                                  哈利听见帽子向整个礼堂喊出了最后那个名字。他摘下帽子,两腿微微颤抖着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狂热地欢呼喝彩,级长珀西站起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韦斯莱孪生兄弟高喊:“我们有波特了!我们有波特了!”哈利在欢呼声中坐了下来,紧张感终于褪去,他可以好好看看接下来的分院情况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28 20:21
                                                    剩下的人已经不多,接下来就轮到了罗恩。他颤巍巍地走上前去,脸色发青。哈利把双手手指交叉,放在桌下,在心底为他祈祷。

                                                    不过这祈祷似乎没有太大必要,因为一眨眼工夫帽子就高喊道:“格兰芬多!”

                                                    罗恩似乎是强撑着走过来的,接着就一下子瘫倒在哈利旁边的桌子上。哈利跟着其余的人拼命鼓掌。

                                                    “很好,罗恩,太好了!”珀西越过哈利,用夸张的口吻说。这时最后一名新生被分到了斯莱特林。麦格教授卷起羊皮纸,拿起分院帽离去了。

                                                    然后学校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发表了讲话。哈利曾在巧克力蛙画片上见过他的画像,但他本人给人的感觉与画像上并不一样,甚至与哈利从前学校的校长也不一样。哈利想用“幽默”来形容他,可他总感觉用“疯疯癫癫”这个词更合适一点。

                                                    正当哈利思考邓布利多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时,他面前的餐桌上突然摆满了食物。哈利不由得目瞪口呆,饥饿感也随之涌了上来。他看着面前种类丰富的食物,每样都往餐盘里拿了一点儿,开始大嚼起来。样样都很好吃。

                                                    吃饭过程中,哈利他们还和格兰芬多塔楼的常驻幽灵,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通常被称作“差点没头的尼克”)聊了一会儿天,这时甜品已经上来了。

                                                    话题也随之变化。哈利没有参与,而是抬头去看主宾席。头上裹着可笑的围巾的奇洛教授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随即便移开目光。哈利的伤疤一阵刺痛,但痛感很快就消失了。哈利也并没有太在意。

                                                    吃饱喝足后,邓布利多教授提出了几点注意事项。一是禁止任何学生进入禁林,二是魁地奇球员的审核工作即将开始,最后一点是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不要靠近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说到最后一点时哈利哈哈大笑,但更多的人似乎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

                                                    最后,邓布利多一挥魔杖,校歌的歌词浮现在空气中。众人按照自己喜欢的曲调七零八落地唱完了校歌。(大家唱完之后,韦斯莱孪生兄弟还在随着《葬礼进行曲》徐缓的旋律继续歌唱)随后邓布利多宣布大家可以回宿舍就寝了。

                                                    格兰芬多的新生跟着珀西穿过嘈杂的人群,走出礼堂,登上大理石楼梯。一路上不停地有画像对他们指指点点,但早已哈欠连天的哈利对此并没有太过惊讶。他们两眼朦胧,拖着沉重的脚步爬了不知道多少楼梯,这时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哈利探出头去看,只见一捆手杖诡异地飘在半空中。

                                                    “不要慌!”珀西沉声道,他向前迈了一步,那些手杖纷纷朝他飞来。“这家伙是皮皮鬼,一个专门喜欢搞恶作剧的幽灵。”珀西提高了嗓门道,“皮皮鬼,出来吧。”

                                                    随着一阵刺耳的气球漏气一般的“噗噗”响声,一个小矮人突然冒了出来。一双邪恶的黑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嘴巴大大地咧开,盘腿在空中飘荡着,手里抓着那捆手杖。

                                                    看到新生们,他咯咯地奸笑起来,朝着他们扑了过去,大家惊讶得甚至无法动弹。

                                                    “皮皮鬼!你再敢捣乱的话我就叫血人巴罗过来!我可是说真的!”珀西低吼道。

                                                    皮皮鬼做了个鬼脸,“噗”地一下不见了。手杖正砸在纳威头上。

                                                    “皮皮鬼只对血人巴罗有所忌惮,就连我们这些级长的话他都听不进去。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招惹他,碰到以后躲着点儿走。不过有时候就算你躲着他他也要粘上来,那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珀西无奈地道。

                                                    众人走到走廊尽头。珀西对走廊尽头的画像说出了开门口令(“一定要记住开门口令,否则画像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口令会时常更改,大家要留意通知。”珀西提醒大家道。),画像摇摇晃晃地向前移去,露出墙上的一个圆形洞口。众人从墙洞里爬了过去,之后就来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这是一个舒适的圆形房间,里面摆满了软绵绵的扶手椅。有两道楼梯通向男女寝室。姑娘们走向其中一道,男生们走向另外一道。登上螺旋形的楼梯,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铺位——五张带四根帷柱的床,垂挂着深红的天鹅绒帷帐。他们的行李已经送了上来。几人已精疲力竭,不待洗漱就换上睡衣倒头便睡。罗恩对哈利说了几句话,可哈利太累了,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睡着了。

                                                    哈利就这样度过了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夜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8-01 11:13
                                                      第三节点 新生活、发现

                                                      哈利在霍格沃茨的新生活就此拉开了帷幕。固然愉快,却也夹杂着苦恼。

                                                      每天早上,从迈出寝室开始,就有人紧追着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走廊都被那些想要一睹哈利庐山真面目的人堵得水泄不通。更有甚者总是直勾勾地盯着哈利看,恨不得自己的眼神能透过哈利的额发瞅见他的伤疤。哈利真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因为他要集中注意力找教室的路。

                                                      城堡的地形错综复杂,光是楼梯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它们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有的每逢周五就会通到不同的地方;有的走到半截,一个台阶会突然消失,要是你忘了跳过去,就会一脚踏空。另外,这里还有许多门。有的门脾气古怪,若是你不客客气气地请它们打开,或者确切地捅对地方,它们是不会为你开门的。还有些门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门,只是一堵看起来像门的坚硬的墙壁。

                                                      更糟糕的是,幽灵也会阻拦你上课的道路。差点没头的尼克自然是很好说话的,只是你也要提防着他点,以免他不知何时就会窜出来吓你一跳。但喜欢恶作剧的皮皮鬼可就没有这么通融了。他会把废纸篓扣到你的头上,朝你扔粉笔头及各种各样的东西,还会朝你大声尖叫:“上课要迟到咯!”

                                                      如果这个时候管理员费尔奇突然出现,你可不要以为他是来给你解围的。皮皮鬼和不守规矩的学生,都是费尔奇恨之入骨的。如果被他撞到你有一点儿不守规矩的迹象,他说不定会威胁着要把你关进地牢,用尽一切残酷的刑罚来惩罚你。刚开学没几天,哈利和罗恩就被费尔奇盯上了,若不是奇洛教授替他们解了围,恐怕费尔奇真的要把他们锁进地牢。

                                                      费尔奇养的猫——洛丽丝夫人,差不多跟他本人一样可恶。这只骨瘦如柴、毛色暗灰的猫长着像费尔奇那样灯泡似的鼓眼睛。如果你在走廊里碰到它正在巡逻,那你可千万要当心——如果当着它的面违规,哪怕出线的只有一个脚趾头,它也会飞快地跑去把费尔奇找来。不出两分钟,费尔奇就会冷不丁地出现在你面前。不要妄想在费尔奇的眼皮子底下逃脱,因为费尔奇可是除了韦斯莱孪生兄弟以外最熟悉城堡中的密道的人了。

                                                      一旦你摆脱了重重危险抵达教室,面对的就是课程本身了。天文学和草药学还算稀松平常,但魔法史绝对是最令人厌烦的课程。教授这门课程的宾斯教授是唯一一个幽灵讲师,死了之后还要讲课,可见他的敬业精神之崇高。然而他的敬业精神并没有使这门课有趣哪怕一点点。哈利一直很好奇宾斯教授究竟有种怎样的魔力,能让全班都昏昏欲睡。

                                                      教授魔咒课的是一位身材小得出奇的男巫弗立维教授,上课时不得不站在一摞书上才能够得着讲台。一个没站稳,人就倒在地上不见了。

                                                      麦格教授则是变形术的教授。哈利从见她第一眼起就预感这是一个严格认真的老师。果不其然,第一节课她就给大家来了一个下马威:“任何人如果敢在我的课上捣乱,我就请他出去,永远不准他再进来。我可是警告过你们了。”而变形术也是一门复杂高深的魔法,第一节课哈利他们就记下了一大堆晦涩艰深的笔记,然后麦格教授发给他们每人一根火柴,让他们试着把火柴变成一根针。结果一直到下课,每个人的火柴都还是老样子,这让大家不得不正视变形术的复杂程度。麦格教授给全班展示火柴是如何变成一根银亮亮的针的,并板着脸督促他们课下加紧练习。

                                                      最令人期待的无疑是黑魔法防御术,但奇洛教授的课几乎成了一场笑话。他上课的教室里总是充满了一股大蒜味,同学们还为此编了许多可笑的故事。他头上的古怪围巾也经常成为同学们借题发挥的材料。

                                                      上了几天的课后,哈利发现大家的魔法水平其实都是半斤八两,就算是罗恩这样巫师世家出身的人也不见得领先多少,这使他的心情逐渐转好。再加上海格来信约他周五下午去喝茶,哈利觉得自己的生活正在逐渐走上正轨。

                                                      但他的好心情到了周五上午便无影无踪。周五的魔药课对于哈利简直是一场灾难。魔药课教授斯内普看哈利很不顺眼,第一节课就接二连三地找哈利的茬,格兰芬多因此被扣掉两分。虽然罗恩安慰哈利说斯内普对谁都是这个样,但哈利总觉得斯内普对其他人的敌视和对自己的敌视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斯内普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不过好在有和海格一起去喝茶作为盼头,哈利总算是熬过了这两节魔药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8-01 19:42
                                                        顶顶


                                                        收起回复
                                                        31楼2017-08-01 21:56
                                                          下午三点,哈利和罗恩(“我能跟你一起去见海格吗?”在罗恩的请求下,哈利就带着他一起去了)离开城堡,穿过场地,向海格的住处走去。海格住在禁林边缘的一间小木屋里,应该是他自己搭起来的。

                                                          哈利敲了敲门,屋里传来一阵挣扎声和几声低沉的犬吠。随后海格把门打开,侧身让哈利和罗恩进去,一边拼命抓住一只庞大的黑色猎狗的项圈。“别过来,牙牙,往后退。”他对猎狗说道。

                                                          小木屋里只有一个房间,屋里的设施也比较简陋。天花板上挂着火腿,火盆里用铜壶烧着水。屋子中间有一张小桌子,桌子上面放着餐盘和水壶,旁边有几个小凳子。墙角放着一张大床,铺着用碎布拼接起来的被褥。靠墙的一溜儿摆放着一些简易的厨具,看来海格偶尔也会在这里下厨。

                                                          哈利和罗恩有点局促地坐在了凳子上。“哎呀,不要客气。”海格说道,把牙牙放走了。牙牙立刻纵身朝罗恩扑过去舔他的耳朵。和海格一样,牙牙显然也并不像它的外表那样凶猛。

                                                          海格给哈利和罗恩倒了点水,又把自制的岩皮饼端出来放到桌子上。哈利拿起一块尝了尝,结果牙齿差点被硌下来。他和罗恩对视一眼,一瞬间彼此的痛苦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但他们感受到了海格那满怀期待的眼神,所以只好装出一副很爱吃的样子。

                                                          哈利和海格谈起这一周来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听到海格管费尔奇叫“那个老饭桶”,两人不由得暗暗高兴。但当哈利谈起斯内普对他的憎恨时,海格却刻意回避着哈利的目光,随即便匆匆转移了话题,开始热情洋溢地和罗恩讨论有关火龙的事情。

                                                          哈利漫不经心地听着,视线在屋内四处流转。他发现茶壶暖罩下压着一张小纸片,是从《预言家日报》上剪下来的一段报道。

                                                          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报道
                                                          有关七月三十一日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进行。普遍认为这是不知姓名的黑巫师所为。
                                                          古灵阁的妖精们今日再度强调未被盗走任何东西。被闯入者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上已于当日早些时候提取一空。
                                                          一位古灵阁妖精发言人今日午后表示:金库中究竟存放何物,无可奉告,请与干预此事为好。

                                                          七月三十一日……哈利盯着这个日期看了一会儿。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海格带着他去了对角巷,也进了古灵阁,从713号地下金库中拿走了一个用棕色纸包着的脏兮兮的小包——也是那个金库里唯一的东西。这样说来,海格确实算是把713号金库提取一空了。713号地下金库难道就是报道中的被提取一空的金库吗?也就是说——那个小包难道就是闯入者要找的东西么?

                                                          之后哈利和罗恩又和海格聊了一会,一直到太阳下山才与海格告别。海格塞给他们一大堆岩皮饼,出于礼貌,他们不好意思拒绝。在回城堡吃晚饭的路上,哈利默默地思考着新增出来的几个问题:海格把小包放到了什么地方?小包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闯入者要得到它?海格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斯内普的事情,却又不肯告诉他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8-02 18:3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