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吧 关注:57,069贴子:602,653

【东方不败】(同人)古木葱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莲东。
重生。
文案:
悠悠岁月的剪影之下,我看见了我的那个东方。
那个浓妆艳抹花着脸的男人,整日捏着嗓子,轻轻唤我一声“莲弟...”
从未回头多看过他几眼,直到临死之前,透过他明澈的眼眸,才徐徐流泪。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原来对于那个屋檐下瘦骨嶙峋令人心疼的男人,自己究竟抱了多少喜爱,早已纠缠不清。
上苍让我重来一世,重新看看这个人明澈的眼眸,是对我杨莲亭,最大的恩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8 12:21
    2020-02-26 06:04 广告
    格式错误。
    原来那个号不用了。
    搬于此处。
    麻烦大家跑来跑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8 12:21
      番外〔一〕
      “杨总管!教主在……”杨莲亭已经听不见身后侍女想要阻拦的话语,双目都微红了,推开那扇半掩的门。
      旁边站着不敢阻拦的一众侍卫们清晰的看见,平日里面上还有几分风度的杨总管,一双手都在颤抖着,手臂青筋暴出,惊得身后追上来的侍女收回了阻拦的手。
      杨莲亭迷迷糊糊的闯进东方不败的小院里,他只觉得东方不败与自己脑浆迸裂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东方不败为自己跪在任我行身前的样子还不停在脑海回放,惹得他头疼的想要炸裂。
      东方不败前一刻的呢喃似乎还在眼前,他就那样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莲弟,别怕……”
      “别怕……”
      他不怕啊,不怕一齐攻上黑木崖的众人,不怕任盈盈割去手指之痛,也不怕童百熊当场的血溅三尺。
      可是他看见任我行的刀生生的插进了东方不败后心,那件红色的衣服像是被水浸过一般渐渐湿透了,可是杨莲亭知道,那是东方不败的血啊……
      他看见那人跪在任我行面前哀求他放自己下黑木崖……
      这个人啊,没了他东方不败,他真当杨莲亭薄情寡义到能苟活这一生吗。
      一起死也挺好的,同年同月同**,但求下了地狱,还能一起走这黄泉路。
      “莲弟?”正在用膳的东方不败挑了挑眉,远远的就听见院里有些嘈杂了,只是不想平日里甚忙的杨莲亭竟有时间过来。
      抬头看了看身后的小厮,示意他去加副碗筷来,东方不败才注意到杨莲亭似乎有些不对劲,停在空种让众人退下的手顿了顿。
      “东方……”身后的门已经被退下的侍卫识趣的掩上,杨莲亭就站在离东方不败几步远的地方,注视着这个人的脸,和心中深藏着的爱恋的人一一重合。
      杨莲亭又上前几步,带着冷汗的手轻轻摸了上去,像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手腕都不住的在颤抖,停都停不下来,泄露着杨莲亭内心的慌张。
      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嗯?出了何事,如此紧张?”东方不败平日毫无波澜的眼眸里闪过几丝担忧来,想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说什么好,任由杨莲亭的手停在脸颊上,干干的询问出声。
      带有些安慰的将自己有些冰冷的手搭在杨莲亭的手上,杨莲亭的手还有渗出的冷汗来,两只冰冷的手贴合在一起,却让东方不败的心中猛然一悸,只觉得这个比平日都要亲密的动作惹得他心动。
      杨莲亭感受着东方不败的动作,感受着东方不败笨拙的安慰,心间微微镇定。
      他动了动唇,想说我真怕,真担心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担心你的伤,担心你会疼,担心下辈子找不到你,担心你因我平时对你的疏离二气恼,让我生生死死,再也进不了有你的轮回。
      千言万语都哽在一起,杨莲亭嘶哑着声音
      “东方,我想你了……”
      想起你没被我独自留在小院时的放声大笑,想念你没被我的疏离伤害时的偶尔调侃,想念你不那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想念你厚重脂粉下的清朗面容,想念你捏着嗓子说话前的清泉般令人心安的声音。
      “我想你了……”
      杨莲亭几乎要落下泪来。
      “……”
      东方不败征愣在原地,两人虽已早早表明的心意,可也不过比平时多几分亲密罢了,他仍做着高高在上的东方教主,杨莲亭仍做着带着疏离的大总管。
      除了偶尔的嘘寒问暖,两人已然这样时远时近的过了大半年了。
      东方不败知杨莲亭的无心,一开始可能还有些在意上心,后来觉得杨莲亭可能对于断袖之情的接受度就在这里了吧,想到自己难以启齿的地方,也只得自嘲的摇摇头,所以也从不去主动打扰杨莲亭。
      一个在南边的小院,一个在北边的小院,听起来倒像是天各一方的情人一样。
      东方不败想着,只要偶尔听听这人嘘寒问暖的声音,每日朝会之上静静伫立的身姿,时不时的一个亲密触碰,也是极好的了。
      从前常听话本里说,情爱之间,先爱先输,现在想想大概是这个道理吧,谁让他东方不败先喜欢上了这个人了。
      从院前的一个擦身而过,猝不及防被棱角分明的侧脸撩了心房后,那道浅浅的穿着小厮服的背影,便再难忘却过。
      是他调了杨莲亭在身边侍候,也是杨莲亭算计了自己的心,到表白心迹,其实东方不败也说不清,这到底算是谁的错。
      又或许,本来没有错,只是注定了杨莲亭不可能爱上自己,便又有了对错之说。
      此时,听到杨莲亭近似于表白的话语,东方不败的脸上也掩不住惊讶。
      这个摸着自己脸的男人……说他想自己了呢……
      是真是假又怎样呢,谁对谁错又如何呢,只是一句想你,便已然让东方不败沉溺,紧绷了许多年的脸都忍不住想要露出笑意来。
      “莲弟,可是喝酒了,本座让他们去煮碗解酒汤来,你且陪本座坐一会吧。”
      杨莲亭皱了下眉,却也点点头拉过一边的椅子坐下,看着东方不败放下手中筷子来便是要唤屋外候着的人。
      拉住东方不败的手,杨莲亭将东方不败的手握在手中。
      “东方,你该知道,我并非醉了。”
      “既然莲弟说没醉,便是了吧,用膳没有,陪我一起用膳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8 12:22
        番外〔二〕
        “既然莲弟说没醉,便是了吧,用膳没有,陪我一起用膳可好?”
        东方不败沉默了会,也不再为杨莲亭突然的热情找借口,他想问问这人是怎么了,却又怕这句想你只是些可有可无的心血来潮罢了。
        只想止住这话头,让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平静些。
        杨莲亭听了这话,看着东方不败一如既然的面无表情,他还是不懂东方不败,前生是这样,今生亦然。
        上辈子,他以为东方不败是喜欢自己的,可是日子一久,这人的冷漠又让他怀疑东方不败是不是只是将自己当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其实无心也无情。
        于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心知肚明的情人关系,其实真正相处的时日是不多的。
        他喜欢东方不败,就算一开始因为他身体上的缺陷有些惊讶愕然,却不曾真的有什么嫌隙,可每每看到东方不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又让杨莲亭止住要亲近怜惜的心来。
        他总觉得这个天下第一对自己的态度,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甚至于情事上,也不过履行情人关系罢了。
        所以他知道他涂脂抹粉,知道他绣花,也知道他捏着嗓子学女人的一切,让人心疼,一开始杨莲亭想过去怜惜这个人,可是无论什么事情,似乎都被东方不败冷漠生硬的表情一一挡回,久了,便也习惯彼此不管不问的态度了。
        可是任我行一行人攻上黑木崖时,东方不败的态度,东方不败抚摸自己头发为自己接腿骨的温柔,是做不得假的。
        他们那时已有大半年未见,东方不败整日呆在小院,杨莲亭也在教中搞得乌烟瘴气,像是发泄心中的怒气的哀怨。
        哀怨自己不过是东方不败的稻草。
        可是在后山的小院又见到东方不败时,杨莲亭才怀疑自己多年来的以为,是否都是错觉。
        直到东方不败为了自己苦苦哀求任我行,杨莲亭才恍然,这个人不是心里没有自己,只是天下第一做久了,孤身一人久了,便也习惯将一切掩埋在心中,面上却总是不露声色。
        今生的杨莲亭,突然之间还是疑惑了,他始终看不透这人,看不透他究竟对自己是什么个态度。
        东方不败感受着杨莲亭在自己脸上停留的目光,静静的等待了会,终还是叹口气,想拿过一旁的筷子给杨莲亭,却又突然想起自己的右手还在他手中紧握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8 12:22
          番外〔三〕
          耳尖微不可察的露出点粉红,又用空着的手拿过筷子,放在杨莲亭另一只手上。
          “陪本座用会膳吧,本座才刚刚拿起筷子来,莲弟便已闯了进来。”
          杨莲亭看着东方不败的动作,突然想通了什么。
          他大概知道这人并非无心无情,只是性子别扭罢了。
          因为这一生,他再不会质疑这人对自己的情爱。
          杨莲亭到是想透彻了,既然知道并非自己一人单相思,那便一步步走着吧,这一辈子,他再也不愿见到这人有半分难过伤心。
          “是属下的差错了,便一起吧,还望教主勿要怪罪便是。”
          杨莲亭又要脱口而出东方不败的名讳,又思及两人如今的关系还没有多亲近,怕周围的暗卫听了有失东方不败威严,又转口叫上了教主。
          心里却有些委屈,其实他还是更喜欢叫东方,叫出口的一刹那,温柔的杨莲亭心都快要化掉。
          杨莲亭露出些笑意来,他可是时刻记得,自己在外人面前是个男宠的身份啊,这个想法上辈子多少令杨莲亭有些嘲讽,可是这辈子,知道了东方不败的心意。
          他便是觉得,其实能做教主男宠也不错的…
          东方不败听到杨莲亭口中的教主属下几个字,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不动声色颔首应下,心间又有些失落。
          这两个词,总带给东方不败太多疏离之感,仿佛刚刚的亲昵,都是一场梦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28 12:22
            番外〔四〕
            这两个词,总带给东方不败太多疏离之感,仿佛刚刚的亲昵,都是一场梦罢。
            “莲弟多虑了,本座又怎会罚你,用膳吧。”
            “是属下多虑了,话说回来,教主这儿的厨子做的菜倒是挺好吃的。”
            东方不败听这话略微挑了挑眉,带着些试探的问道“是吗?若真的合口味,本座便将这边的厨子赏过去,可好?”
            “教主,怕是于理不合。”杨莲亭内心翻了个白眼,心想自家教主当真是不解风情的,难道这不是个让自己过来吃饭的好机会吗?
            东方不败垂了垂眼睑,蹙了蹙眉,他一向不将这些合理不合理的事情放在心里,可看着杨莲亭,又不能强硬的塞过去。
            “既然如此,莲弟便过来用膳可好,你我住处虽然远是远了点,只是下了朝会从大殿过来用午膳的话,也不算远。”
            “如此,属下便逾距了。”杨莲亭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便答应了。
            东方不败“……”
            他有种隐隐约约的错觉,总觉得莲弟像是设好了套等自己钻,可是低头看着杨莲亭认真用膳的模样,又更像是自己的错觉。
            罢了,莲弟能过来,自然是让东方不败极为高兴的。
            “总管,华苑的柳姑娘来请总管了,说是备下了午膳,请总管回去用膳。”
            门外小厮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用膳,正至两人用至尾声之际,东方不败放筷子的手紧了紧,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杨莲亭。
            杨莲亭呆了一会,在脑海里细细回忆起江来。
            印象中是自己从江南带回来的琴师,杨莲亭其实不懂琴,他也听不得那些凄凄怨怨,只是每每想到东方不败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时,又忍不住想要附庸风雅,其实内心也怕那人看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8 12:22
              番外〔五〕
              只是自从带了柳江上黑木崖以后,杨莲亭便发现,东方不败便不喜欢他下黑木崖了,每每提到下崖,都用尽各种借口驳回。
              杨莲亭知道了,东方不败认为他是贪图美色,他却觉得东方不败是对他不信任。
              也不是杨莲亭不解释,只是黑木崖人人都说,杨总管艳福不浅,带了个风姿绰绰的美人回来,夜夜笙歌,那时杨莲亭看着东方不败挂着阴沉的面目,要出口的解释咽了咽。
              是啊,能说什么呢?
              告诉东方不败那是自己带回来的琴师,只是为了附庸风雅,并无其他瓜葛吗?
              那时的杨莲亭不觉得东方不败对自己有情,只是站在脸色阴沉的东方不败面前静静地看着他,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行了个礼就转身离去了。
              他没有看见东方不败手心被指甲戳出的血印,东方不败也未曾察觉杨莲亭的欲言又止。
              那是两人的第一次冷战,互不搭理,杨莲亭心高气傲,不肯低头。
              最后还是东方不败先认输,派人送了把上好的古琴给柳江,妥暗卫带了句话来。
              他说了什么呢,东方不败说“既然杨总管喜欢琴,本座便赐把好琴,柳姑娘定要照顾好杨总管便是了。”
              杨莲亭听到柳江复述这话时,只觉心中邪火冒的厉害,暗道东方不败果真冷心冷情,一气之下生生的砸断了那把琴。
              后来杨莲亭才知道,那是东方不败用了好多年的琴,是把好琴,很是珍贵,东方不败一直视若珍宝,却为了挽回自己送给一个戏子。
              而自己做了什么?只顾自己发脾气,丝毫不曾试着了解这人的生硬与别扭,只将他的好意折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8 12:23
                番外〔六〕
                “莲弟既有事,便无需多礼了,去吧。”
                东方不败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子的声音静静回荡在屋内,注视着杨莲亭,似乎是想着再多看几眼,记在心里。
                “教主虽然如此说了,属下却是当不得真的。”
                杨莲亭对上东方不败的眼睛,在东方不败的诧异中露出个安慰的微笑,便转头朗声对着外面道
                “让她回去吧,便说我与教主有要事相商,让她们晚膳也不用准备了。”
                门外没有响起脚步声。似乎是等着教主的意见,杨莲亭只好也看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眯了眯狭长的凤眼,眼尾随着微微一挑,似笑非笑道“杨总管与本座有要事相商,本座如何不得知,是什么要事,杨总管不通知一下?”
                杨莲亭看着挑眉的东方不败,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的心情似乎没有刚刚那么糟糕,虽然脸上只是牵扯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但杨莲亭就是知道,这人心情似乎好了些。
                “自然是有要事相商的,教主凑过来一点,属下讲给你听”说着杨莲亭还对着东方不败勾了勾手。
                东方不败也倾身过去,边倒边说“如若杨总管说不出个必然来,本座可……唔……”
                东方不败猛然瞪大了双眼,只见杨莲亭要凑近他耳朵的唇一个转弯,已经擒住了自己的唇,带着淡淡的熏香,是杨莲亭的味道。
                等东方不败回过神来,杨莲亭已经离开,按了按东方不败红色的嘴唇,声音低沉道“不知教主眼中,这算不算要事呢?”
                东方不败一向洁白如玉的脸上竟肉眼可见的红了,捏拳抵住嘴清了清嗓子,才对着门外道“照杨总管的吩咐去吧,只是本座不希望,下次还有这种情况。”
                一众暗卫侍卫侍女顿时像炸开了锅,教主的意思是,以后杨总管的吩咐可以直接执行?
                院中个个面面相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8 12:23
                  “教主?怎么了?”
                  杨莲亭坐直了身子为东方不败挑了片清淡的菜到东方不败碗里,却见东方不败还有些茫然的呆着,脸上隐隐有些笑意,却还明知故问道。
                  “无事,一时被莲弟吓着罢了。”东方不败好不容易平了心境,又被杨莲亭关切的夹菜给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就算杨莲亭与自己确定关系时,也只是用另一双筷子布菜,用自己的筷子夹菜,是没有的,这样的亲密,像极了寻常百姓家的夫妻。
                  这样想着,东方不败心上一甜,却又夹杂淡淡苦涩。
                  两人就算做这些表面功夫又何用用,最后到底做不了寻常百姓般的夫妻。
                  甚至于莲弟能不能接受自己的残缺之身都不知道,东方不败满足于杨莲亭所有的关切与亲近,却又不甘心这一场情人便只能如梦般停止在表面的应付上。
                  他想要杨莲亭的真心,可杨莲亭爱的是娇弱的女儿郎。
                  最后付出真心一败涂地的,可能只有他东方不败罢了。
                  可是东方不败还是不愿意放弃,就算只留这些表面功夫,他也还是喜欢,心悸的快要流泪。
                  “教主喜欢吗?”
                  杨莲亭期待的看着东方不败吃下自己挑的菜,却发现低着头认真吃饭的人眼尾有些红了。
                  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好握住这人的另一只手,含笑望着他,胸腔的泛着心疼。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没发现这个人默不作声下的所有脆弱与心软。
                  这个人,会因为自己的一点亲密而脸红,会因为自己的一点关心而感动,常常是红透了耳根子,又或许眼眶都泛着红了,却还总是满不在乎的要端着教主的身份,作出一副冷心冷情的姿态,好像这世间无人能将他温暖。
                  上辈子,因为东方不败的强装,因为杨莲亭的死要面子,两人反反复复折磨了彼此十几年。
                  可这又算的上谁错呢?要怪,就怪他杨莲亭吧,没有倾尽自己所有的温柔认真,去好好看一下这个人,去看透他孩子气的脆弱。
                  怪他忘了,这人不是寻常百姓,这人也并非达官显贵,这人是东方不败。
                  前半生没有安宁,后半生没有幸福的东方不败。
                  这一辈子,都不会了,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会一直宠着这人,用尽来生的力气,看清楚他的每一次脸红,每一次眼角眉稍的温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8 12:23
                    番外〔七〕
                    “...”
                    东方不败不知道杨莲亭指的喜欢是那个吻还是那筷子菜,被弄的哽住了话。
                    杨莲亭一看东方不败低下头吃饭的沉默样子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歧义,却也不解释,虽然明知道这人不会回答,却还是忍不住带些期待看向东方不败。
                    杨莲亭等了许久,东方不败一顿饭也快要用完了,只好无奈的摇头专心吃自己的,却突然听见东方不败的声音,像一股清泉,在初夏的天气淌进心里。
                    “喜欢。”
                    当然是喜欢啊,不论是那个吻还是筷子菜,他怎么会不喜欢这个呢,如果不喜欢,为何还要为他耗尽心神也要让他欢心呢。
                    东方不败这两个字,微微有些颤抖,也小声的杨莲亭差点就要听不见了。
                    可是杨莲亭听清了,抬起头看着已经放下碗筷的东方不败,那人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没什么表情,可是杨莲亭却从声音中感受到了他的颤抖,也感受到他的认真。
                    声音很小,却有着东方不败平时不容置喙的果断。
                    反应过来时,东方不败已经放下碗筷起身离开,杨莲亭下意识想要问清楚这人回答的是哪个喜欢,伸手想要拽住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却有所感,一个轻巧步子躲开,已经步向门外,只是头也不回的对杨莲亭说道
                    “本座还有事要忙,就不包下莲弟的晚膳了,莲弟也快些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两人就算是表明心际,也未说过这般直白的话,东方不败只觉得房里的气氛热的快要燃烧起来,即便是喜欢,却也想缓缓。
                    杨莲亭看着东方不败离去的背影,大概懂得这人是不擅长应付这些肉麻的情意,让他说出一句喜欢,怕是因为自己这大半年来态度一直忽冷忽热的委屈,着实憋的狠了。
                    无奈的摇头,吩咐了下人收了碗筷,杨莲亭也起身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8 12:24
                      2020-02-26 06:04 广告
                      处理完教中冗杂的小事后,杨莲亭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已然是有些暗沉了,到了用晚膳的时辰了。
                      唤来门外侯着的小厮收拾了桌上有些凌乱的物件,才净了净写了一下午字有些酸涩的手出了门。
                      走向的是南边的院子,才抬起步子迈了几步又突然想起东方不败今中午说的话来,低低的轻笑了声,带着些无奈。
                      又转身走向北边的华院去,只是临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看南边那条青石板的尽头,被树荫笼罩着,看不到最里面。
                      杨莲亭想到自己院中的莺莺燕燕,又不由得有些头疼。
                      上辈子,他知道东方不败有时会在自己的屋顶上喝酒或察看自己在做什么,他便总要遂了东方不败的意。
                      收了好几个侍女暖床,也曾与他们缠绵卧榻,只想一次次逃避东方不败可能不爱自己的事实,一次次借此来让东方不败生死,难过,伤心。
                      最初东方不败被惹得狠了,还会收不住气势的将自己挥袖甩出门外,后来有一次伤的重了,杨莲亭心中也来了气,借着养病的名头足足半个月没去伺候。
                      最终还是东方不败放下了身段,趁着夜深震开了门闸进来,他就站在床前的阴影中,杨莲亭看不见他的表情。
                      只听得到他一向冷清的嗓音竟然带了些颤抖,他说
                      “杨莲亭,本座也不管你与那些女人是怎样往来了,识相的话,明日一早就给本座过来。”
                      听到这句话的杨莲亭只是呵呵一笑,带了些嘲讽,他想,他在东方不败心里,已经连吃醋的地位都没了么。
                      真是可笑,杨莲亭本欲顶了回去,大不了一死,只觉得死也没有此刻的心痛。
                      可是东方不败又说
                      “杨莲亭……本座已经为你做到这地步了……再下不去了……”
                      杨莲亭听着那人泄露着颤抖的尾音,一瞬间心有所感,起身要去抓那人,棉被掉落在地,阴影里的人已经离开。
                      杨莲亭呆愣在原地
                      “是……错觉吗?”
                      后来杨莲亭寻欢作乐,东方不败果然不再干涉,只是每每清晨过去,东方不败的眼神便是如冰般冻人,像是要将杨莲亭看个通透。
                      现在想来,那时的东方不败可能因此伤尽了心,因为他的眼神从最初的锐利寒冷,到后来只剩下对自己久未到来的高兴与惊喜。
                      夹杂着小心翼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8 12:25
                        前排带my love@碉堡rg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8 12:25
                          楼楼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8 13: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8 14:43
                              偏偏自己那时一心钻了牛角尖,认为东方不败只将自己当做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千方百计的躲避东方不败,连每月一次的情事都草草结束,太怕自己受伤,却忽略了东方不败掌心渗血的指甲印,与渐渐死去的眼睛。
                              两个人便是这样,互相误会了大半辈子,明明喜欢,却还是互相折磨。
                              说来这样的人生真是可笑。
                              杨莲亭将错处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是他太没有担当,是他太没有担当,一心只顾自己感受,却从看不见那人流血流泪。
                              回到院中,杨莲亭挥退了下人,看也不看几位暖床的婢女眉目传情的眼神,只是冷着脸独自进了屋子。
                              挑亮了盏灯,杨莲亭走到最里间的房里,从床下的暗板中搬出个箱子来。
                              拂去面上的灰尘,杨莲亭轻轻的打开箱子,箱子里是一个被白布包裹的东西,拆开一看,原来是东方不败送给杨莲亭的那把古琴。
                              杨莲亭心里有东方不败,却从来不表现,相反,杨莲亭院中的人都心照不宣的都认为华院的主子杨莲亭不喜男宠身份,也不喜欢东方不败。
                              所以大家都以为杨总管一怒之下既砸了东方教主的琴,为免教主一怒之下追究,自然是销毁在哪个地方了。
                              其实不然,杨莲亭在砸了之后就后悔了,虽然觉得东方不败既舍得拿把好琴给柳江,还吩咐柳江好好照顾自己这种话让自己火大的厉害,但还是将断成两半的琴好生的收捡了起来。
                              后来听说那把琴竟是东方不败用了多年的爱琴以后也有想过要修好送给东方不败,可那时的自己正被黑木崖上下唾骂以色事主,而东方不败赐琴给一个他以为是自己的侍妾的冷情行为,也让杨莲亭无比嘲讽自己。
                              一开始接近东方不败,可能的确是因为权势,可后来却是因为喜欢,他是真的喜欢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人。
                              在外人面前冷漠到不行,风轻云淡的好像没人能撼动,可偶尔却会对自己温柔一笑。
                              杨莲亭每每想到这份温柔只为了自己,就高兴无比,做梦都能笑醒过来。
                              可后来杨莲亭还是被东方不败整日冷着脸,偶尔因为一个误会也不听自己解释便先用内功震伤自己所打败。
                              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东方不败可能并不爱自己,他只是恰好需要这么一个男人,而自己恰好出现了。
                              可他忽略了东方不败因为自己在身边有所收敛的戾气,忽略了东方不败为了自己屡屡破例的行为,忽略了他眼底偶尔展现的温柔。
                              现在杨莲亭想来,那时自己的确多有不对,他不该在和东方不败已经表明心迹后,还和教中那些女子亲密往来。
                              杨莲亭没想太多,只是他这么多年习惯了偶尔调侃身边的女子们,学那些谦谦君子们对女子温柔有礼。
                              他忘了东方不败的内心有多强大就有多敏感,他忽略了东方不败每一次闻到他身边的脂粉味时的皱眉忍耐与欲言又止。
                              抚摸着断成两半的琴,杨莲亭心迹想到
                              “这次不会了,东方,我不会再忽略你每一次难过与开心。”
                              越是这样想着,杨莲亭便越是想到那个人皱眉忍耐的神情,一幕幕的回忆,最后定格在一个带着温柔的笑容上。
                              那是杨莲亭上辈子,记忆中最美的色彩。
                              不顾快要暗下来的天色,杨莲亭便将装琴的盒子盖上吩咐了几个小厮要下山。
                              他想快些修好这把琴,早点拿给东方不败,让他看到。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黑木崖,却没人知道躲在远处的暗卫离开的身形,向着东方不败的院子而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8 14:48
                                顶贴,撒花~楼主加油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7-28 14:51
                                  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28 15:49
                                    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8 20:02
                                      加油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28 21:4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8 22:54
                                          加油···


                                          回复
                                          22楼2017-07-28 23:17
                                            啊吓死我还好找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29 09:54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9 09:59
                                                已收藏,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9 16:50
                                                  今晚谁陪我连麦更新嘛,陪的越久更的越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9 19:27
                                                    我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29 20:25
                                                      顶贴,楼主加油,祝找到好基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29 21:2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9 22: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9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