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7贴子:168,585

【启红原创】二月花开二月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写文诶,文风没有,文笔没有(哈哈哈哈)可能会有肉,大概是he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8-03 02:21
    发不上去是我人品原因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8-03 02:26
      心塞塞的,***了,粘贴不了也发不了图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8-03 02:27
        算了我先睡一觉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8-03 02:33
          楼楼,你也太随便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3 14:53
            要不你们去lofter瞅瞅,我在那上面发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8-03 15:10

              “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
              台上的人徐徐开口,动作妩媚至极,只是熟悉的唱词却不及记忆中人唱功的千分之一。
              张启山自嘲的笑了笑,低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 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清亮的嗓音依旧充斥着整个大厅。

              “妈的,唱的什么玩意…”

              张启山将空的酒杯倒过来,看着杯底的的残酒顺着内壁滑落,停滞到边缘。
              二月红,你骗我……
              张启山感到手上轻微的凉意。
              酒液最终顺着重力落下,砸在骨节分明的手上。
              你竟然敢骗我……
              大概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张启山觉得那黄亮的戏服似乎变得模糊了,又好像越来越近。

              二月红……
              呵,你算个什么东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3 20:51

                大雨倾盆而下,毫不留情的落在阶下人的身上。
                “二月红恳请佛爷赐药!”
                一字一句,重重敲在门后人的心上。

                “二爷,不要了。”
                怀里的人近乎哀求,死死的抓住二月红的衣领。
                “不,”二月红摇头,爱怜的亲吻怀中人的额头“没事的…没事的……”
                “佛爷…二月红请佛爷赐药!”
                雨水依旧毫不留情的落下,将本就单薄的身影衬的更加瘦弱。
                似乎是听到人的唔咽,二月红将怀中人抱的更紧。
                “相信我…会好的……”

                大门无声的开启,张启山一低头,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感人肺腑的场景。
                “呵……真是对苦命的鸳鸯。”
                二月红抬头,对上张启山冰冷的双眼。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嗯?”
                “张启山,你当真如此狠心…”
                张启山并不接话,只是瞥了瞥二月红怀里娇小的人。
                “我劝你,如果你不想她死在雨里,你大可以抱着她继续跪着。”

                “来人,将红夫人送回红府。”
                二月红顿了顿,并不挣扎,随侍从接过怀里的人。
                “张启山,你到底想要什么……”
                张启山轻笑,蹲下身,伸出手指,挑起人的下巴。
                “呵,二爷,我想要什么,你怕是再清楚不过了。”
                “张启山,你不要欺人太甚。”
                二月红眼中的怒火几乎涌出。他二月红是谁,是梨园的皇帝,让他跪下低声下四的求人便就已经是极限了,更别说是做出像张启山口中的事来。
                “不要紧张,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
                张启山冷笑道“我不过想请二爷为我唱首曲罢了。”

                二月红一愣,却发现突然被人打横抱起。
                “冒犯了二爷,我只是不想到时候这动人的好嗓子被风寒给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3 20:52

                  张启山没有骗他,二月红确实是好好的被他养在张府里,并没有动他一根手指。
                  甚至照顾的非常好,就像……张夫人一样。

                  “红儿,听话,张嘴,吃药。”
                  张启山小心的将一勺药送到二月红嘴边。
                  “张启山…够了,我不是小孩子…”
                  二月红将头一扭,汤勺不知是第几次又送了个空,滚烫的药水再一次泼在了张启山手上。

                  “乖,红儿,你受了风寒,这药必须要吃。”张启山像哄孩子一样,依旧不依不饶的将药送到二月红口边。
                  “张启山…我只求你救丫头一命……”
                  “听话,吃药…”
                  “张启山,算我求你…”
                  “快点吃药…”
                  “大不了我红某人这条命陪给你…”
                  “老子叫你吃药听见了没有!”
                  “张启山…”

                  “啪!”张启山抬手,狠狠甩了面前人一个耳光。
                  “妈的…”
                  “二月红,我警告你,别不识好歹,”张启山狠狠的掰过二月红的脸,逼他直视自己的眼睛“你骗我,找了那个女人就算了,***你现在居然要和她结婚?呵,你甚至为了她,放弃了你红家唱戏的祖业!”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高贵的红二爷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底线,嗯?”

                  提起丫头,二月红的心就一阵阵的抽痛,那个人,那个曾经美好又温柔的女子,现在恐怕正虚弱的躺在红府的床上,等着鹿活草的救治,盼着他回来……

                  张启山觉得自己现在快要气炸了。
                  当他看到二月红居然为了别的女人跪在他面前时,他的心就一阵阵的疼。那个往日在他面前不可一世的梨园皇帝,居然肯为了别的人在他面前低声下气!不仅如此,还万般抗拒他的接触,不过是想给他喂个药罢了……
                  妈的,就不能骗骗他么……
                  居然还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他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二月红,你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你不过是个戏子,和那些娼馆里让人取乐的倌妓有什么区别,嗯?”
                  张启山起身,将药碗狠狠撂在桌上。
                  “二爷,如果你不想死在你那病殃殃的夫人之前,这药你最好吃了。”
                  “还有,你以后要是再敢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你红府上下那么多口人,全都会因你而死,,”
                  语毕,便撂下身后的那人离开了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3 20:52
                    四(回忆篇)
                    初次遇见他的时候,张启山便懂了惊艳二字的含义。

                    那年张启山受邀来到红府,本被视为贵客的他却并未发现主人的踪迹。
                    斟酌再三,他并未向其他人一样安分的呆在客室,而是找了借口私自离开,独自去寻那红府主人的踪影。

                    他张启山一介粗人,并不喜欢戏曲,但对这二月红的名声,他早有耳闻。
                    圈内人人都夸赞那二爷温文尔雅,却无人料到,这文雅的二爷,确实个不懂事的,会冷落客人的主人。
                    他张启山怎么也是个将军,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怠慢?
                    不过一个戏子而已。
                    张启山越想越气,最后决定找那所谓的二爷质问清楚。

                    张启山在红府里左拐右拐,也不知怎么的,要不是只找到训练的弟子在那里舞姿吊嗓,就是只看到一些整齐秀雅的花草。哪有什么所谓二爷的影子?
                    张启山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就这么找下去,死在这偌大的红府也不是不可能。
                    必须要做点什么。

                    “你,过来。”
                    张启山随手一点,指了个正在吊嗓子的学徒。
                    “军爷,您找我可有何事?”
                    那人看到了张启山身上的军装,心下难免有些害怕。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这红府主人现在身在何处?”
                    张启山抬眼打量了眼前回话的少年,发现是个清秀的主。
                    “军爷…这,我们师傅现在在练习,不待客…”
                    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师傅所在的地方。
                    “不待客?那为何还要请我们来到府上!”
                    “军爷…还请您稍等片刻…”
                    张启山本来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听到这话,干脆拎起人的衣领逼问,
                    “说,你师傅他现在在哪!不说的话,我就把你卖到醉春楼里去,啧,看上去倒是个值钱货…”
                    “不要…军爷,我说,我带您去…”
                    那少年一听,吓的脸都白了,连忙答应了下来,

                    “呐,军爷,师傅在那。”
                    那少年带张启山穿过一处隐蔽的拱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梅树,交代了地点,便飞也似的逃离了。

                    张启山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向前走去,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在树下。

                    那人身着素衣,披一黄袍,只淡淡勾了眉眼。
                    尽管如此,却还是将那人影衬的极美。
                    此时正值初冬,梅花只结了寥寥几个花苞,那人却好似那梅花中走出来的仙子,浑身带着美丽却不容亵玩的气质。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莫名的,张启山脑子里出现了这首诗。

                    “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
                    婉转动人的嗓音一下子将张启山拉回现实。
                    “ 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
                    如果不是知道二月红是男子,单凭着这比女人还要柔美的嗓音,怕是任何人都会错认。
                    “ 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
                    张启山本来想过去叫二月红,打个照面。但转念一想,又怕惊动了那仙子般的人,便找了个空地坐下,静静的欣赏。

                    二月红…吗?
                    若是娶了这般美好的人,该有多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3 20:55
                      楼主文笔太渣,小可爱们凑合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3 20:56
                        没有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3 21:07
                          果然这种要啥没啥的文不受欢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3 21:08
                            自己不要脸的顶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3 21: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3 21:09
                                这让我很尴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3 21:24
                                  没人我干脆删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3 21:25
                                    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8-03 21:3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04 12:43
                                        五(依旧是回忆篇)
                                        二月红正在树下练习,突然的,余光瞥到一个身着军装的身影。
                                        二月红的心中自然是有些恼怒,明明是交代好他练戏时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现在居然来了个穿军装旁观的,他红府的人莫非尽是些吃干饭的吗?

                                        二月红恼着,他对戏的尊重却让他分不下心来,身下依然忙着练习。
                                        到最后一幕,以自刎结束,本该扑向地面的二月红,却意外的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触感。

                                        张启山心下一惊,只感觉到怀里抱着二月红,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会做出这种无礼的事。对方毕竟是这红府之主,并不是那街边的小娼小倌,可以由他随便侮辱。

                                        只是不想这般美好的人被泥土污了罢了。

                                        “放手。”
                                        冷冷的,完全听不出刚刚唱戏时的妩媚。

                                        “…冒犯了。”
                                        张启山突然发现自己还将别人抱在怀里,连忙放手
                                        明明是在战场上独自面对着千万军马都会镇定自若的将军,在一个小小的戏子面前却慌了神。
                                        军人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在那一颦一笑中轻易的瓦解。
                                        张启山简直想狠扇自己一个巴掌,好让自己清醒。

                                        “在下张启山,阁下便是长沙城赫赫有名的梨园红二爷吧。”
                                        张启山终于定了定神,开口道。

                                        “是,原来你便是张启山,”二月红眯了眯眼,打量了眼前之人,“久闻大名,特邀将军来府上做客。”
                                        “红某本以为将军是心系天下之勇士,却万万没料到,您竟是个轻薄好色之徒。”
                                        “堂堂七尺男儿,与那地痞流氓毫无差别!”
                                        二月红有些生气,不过气的并不是张启山的动作。大家都是男人,搂搂抱抱也无伤大雅。他气的只是被人当成女子。
                                        明明是热血的男儿郎,却因为容貌常常被误认为女娇娥。二月红自然是对这方面格外敏感。

                                        “二爷,这只是我的无心之举罢了,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倒是二爷,同为男子,却抗拒张某人与肌肤相亲,想必定是有难言之癖,在此向红二爷陪个不是。”
                                        张启山被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骂的有些恼火,豪不客气的回话,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呵,张启山,早就听说你有天大的本领,如此,你若是真的心有愧疚,便搬一尊大佛来向我赔罪吧。”
                                        二月红冷笑道。

                                        “好。”
                                        张启山答应的干脆。
                                        “若是我真的搬来了一尊大佛,你二爷便为我唱一出戏来证明你的原谅。”

                                        “一言为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4 12:47
                                          楼主知道自己写的特别不好,如果有什么建议或者看的特别不舒服的地方欢迎指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4 12:48
                                            写得好,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4 16:09
                                              很棒~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4 23:45

                                                二月红一觉醒来,觉得身体好了很多。

                                                他已经在张府待了三天了。

                                                虽然心底并不想承认,但是这几天,的确是亏了张启山的照料。
                                                只是,丫头她……

                                                二月红不敢多想。
                                                他对丫头有了太多的亏欠。那个女孩子,那么美好,温柔,善良的人,却因为他卧床不起,重病缠身。
                                                明明可以救她的。
                                                但是因为他,张启山不可能救她。

                                                张启山……
                                                二月红脑中尽是他的名字。
                                                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连累无辜的人……
                                                只是因为他吗?
                                                可是,可是……
                                                他们早已经不是从前了!

                                                二月红下意识抓紧了床单,骨节因为用力而泛白。

                                                “你醒了?”
                                                张启山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二月红坐在床沿,低头沉思的样子。

                                                “嗯。”

                                                “看上去似乎好些了。”
                                                张启山伸手抚向二月红的额头。
                                                “不烫了,应该是好了。”
                                                张启山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爱人,自心底露出笑来。

                                                当张启山的手探向他的头时,二月红下意识的想躲开。
                                                但是一想到第一天时张启山发的火,又想到丫头,二月红就没办法挪开身体。

                                                张启山的手有些凉而且并不柔软,一个一个的老茧磨在皮肤上甚至有些疼痛。
                                                不过,让人别样安心。

                                                “红儿,”
                                                张启山轻轻的握住面前人的手,
                                                “我们从新开始吧。”

                                                眼前的这个人只穿了一件素白的单衣,头发有些长,一低头,就微微的遮住眉眼。腰很细,好像脆弱的一只手就可以捏断。即使在病中,仍然好看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这么一个如仙子般的人,好像不伸手握住就会飞走一样。
                                                张启山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来留住他。

                                                “答应我,好吗……”

                                                看着张启山真诚的双眼,二月红说不出拒绝的话。

                                                可是丫头…丫头还在等他回家……

                                                丫头……

                                                “……”

                                                “好,”
                                                “重新开始。”

                                                二月红话刚出口,就感觉到张启山突然到来的触感。

                                                张启山在吻他!

                                                “唔……”
                                                他的舌头轻易的探入二月红口中,疯了一样,掠夺着他嘴里的氧气。

                                                不能呼吸……

                                                二月红下意识的想推开那个正压迫着他的人,却被对方控制住了手腕,顺势压倒在床上。

                                                可恶,没有力气……

                                                “张启山…不要……”
                                                二月红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吻逼的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却感觉到一双不安分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张启山抵着二月红下身的某个部位开始慢慢变硬。
                                                “红儿,我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求你了…我不想…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6 13:07
                                                  卡肉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6 13:08
                                                    没有小可爱暖贴就不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6 13:08
                                                      我的良心当然不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06 13: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06 13:35
                                                          大大,更文


                                                          收起回复
                                                          31楼2017-08-06 17:07
                                                            dd,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07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