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小说吧 关注:116贴子:1,247
  • 5回复贴,共1

结局是什么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05 21:48
    吾为青帝(大结局)
    “哈哈哈哈!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帝俊死了,周青现在也死了,盘古幡在我的手中,这天帝的一切都是我的!从今以后这三道六界都是我魔帝蚩尤的!”兴奋的吼声在天界阵营之中一个人的口中传了出来。蚩尤在爆炸结束后的第一个瞬间冲到了人群的中央,帝俊一死,本就该是属于他的盘古幡立刻回到了他的手中,跟在帝俊身边的这些日子,蚩尤的实力早也不是往日那般不堪,彻底掌握了准圣之力的蚩尤可以自如的运用盘古幡!

    “是吗?你这么厉害,你问过我了没有?”

    如同死神一样的声音在爆炸的最中央处传来,我有些狼狈的身子从中走了出来,不过身上狼狈的样子大多只是衣服被爆炸的余波给波及到了,不得不说帝俊这最后的自爆还真是厉害啊。在我全力防御的情况下,竟然还让我变的如此狼狈,不过一就仅此而已罢了。

    蚩尤看着我就像是看到了死而复生的人一样,不相信的后退看着我说道,“怎么可能,周青,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微笑的看着他说。“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么?因为我很强,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是的,我的气息却是消散了,这一点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感觉错,其实在一开始我是准备硬抗的,因为对自己获得的新的力量的自信,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帝俊这最后的自爆威力比我想的还要厉害数倍,所以在最后的时刻我选择逃进了空间之中,空间裂缝的乱流虽然强横,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和挠痒痒没有任何的区别。而在此回来的,却是没有想到看到了蚩尤的这副模样。

    蚩尤还想要说什么,面前突然光芒一闪,然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结束了,这一切。

    “蚩尤,你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至始至终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上一次在失落之城与虚无之海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次竟然还是长记性,也难怪你会输了。”

    “周青哥哥?!”人群之中脸色苍白的叶儿总算是露出了头来。

    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维持着众人传送到我体内的真气,叶儿显然也是力竭了。

    我将自己的真气渡过去维系着叶儿的生命气息,但是叶儿还是昏迷了过去,看样子一时半活是醒不过来了,我咬了咬牙然后不再说什么,这个时候着急也没有什么,转过身看向天界那边的阵营淡淡的说,“降者不杀!”

    屠杀,战争总是少不了生命的消散,但是这些都与我们没有关系了,我带着珞珈他们搬进了新天宫后就不再出门,那些事情交给龙渊的琅琊与黑尾他们已经足够处理了。不过就算如此也是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彻底将天界安定了下来,黑尾的消息传过来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这一转眼帝俊的落败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了啊。

    “周青?黑尾那边有消息了?”门外珞珈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说,“恩,结束了,所有明面上的帝俊余党都已经死光了,而那些隐藏着都觉得帝俊还会再回来的人迟早也会被时间磨灭信心的,帝俊的人品人尽皆知。”

    珞珈点了点头然后说,“对了,黄冠那边叫我来问你你该自己取个什么帝号好点?”

    黄冠在我重新回到天界之后就复活了他,飘渺和王一剑那样燃烧了自己魂魄的我救不回来,但是只要魂魄还在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复活他,黄冠,是我在天界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复活了的,这期间我几乎走遍了天界的每一寸土地。

    我想了想说,“就叫青帝好了。”

    “为什么?”珞珈不解的问道。

    我看着珞珈摸了摸她的脸说,“因为我是周青啊。”

    珞珈开口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你呀还真是省麻烦,不过也好,青帝,简单,而且总给人一种能够源远流长的感觉。”

    我翘了翘嘴巴伸了个懒腰说,“无所谓了,这个位置如果可以的话,我还要别人来做呢,如果不是现在走不开的话。对了,叶儿她现在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珞珈的神色黯淡了下来说,“还在昏迷之中,已经一年了,就算知道他有准圣的体魄不会有任何的事情,我心里也是担心的紧。”

    我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安慰一下珞珈,但是嘴巴就像是僵住了一样怎么都笑不出来,叶儿在一年前昏迷之后就再也没有苏醒的迹象,作为情丝舍利与我之间的中间人,她所承受的痛苦是别人根本想都想不到的,每一次想到这里我就是心疼的,无论叶儿现在变的怎么成熟,在我的心底还是那个小妹妹啊,一个害怕的喜欢躲在我身后的小妹妹。

    最后只能说道,“相信我,我一定会让她醒过来的。”

    “爹爹,那我娘亲呢?她也会回来吗?”小豆子的声音突然出现。

    我伸手一抓,在房顶上偷听的小豆子被我直接拉了下来,我看着小豆子正视的说,“我会努力的。”

    小豆子神色黯淡了下来,多少有些不安,然后直接冲了门外,珞珈看着这一幕说,“小豆子也有脾气了呢。”

    我惨笑了一下说,“是我,欠他们太多了,他如准圣之后现在心智也是全开了,不过还好性子和以前一样率真,现在这种情况,你们没有一个人敢怪我,有他对我声闷气,我心里反倒是舒服一些。”

    珞珈恩了一声沉默了下去,然后开始变得有些扭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一直说不与出口的样子,我难得看到珞珈这个样子,问道。“怎么了?有事你就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13 19:30
      珞珈抬起头看着我说,“婆婆她,问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啊!?这个啊?”我听到这个问题有些头疼,我倒不是想拖延,只是之前想要等到叶儿醒来后一起的,我妈也是复活之后现在好歹也是还虚的人,还有几百年活头呢,老想着这种事情,不过现在叶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我也知道自己老是拖着也不好,想了想说,“一个月后吧,我要给你们一个最大的婚礼。”

      珞珈点了点头说,“恩,那我们也要送你一份大礼!”

      我笑了笑倒是对她们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之后的一个月,我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天宫之中,知道婚礼的最后一天还不见踪影,看着大家都弄的差不多了,我妈皱着眉头说,“这个小子,说什么今天,人影都不见,是跑去哪里浪了?!”

      “婆婆,你管他呢,他说会来就一定回来的。”珞珈在一边微笑着说道,今天的珞珈穿着一件红色纱衣,虽然说是成亲,但是他们在婚纱上还是很按照自己喜好来的额,并没有太过的形式化,我妈也不是古板的人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还没有出现珞珈等人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担心的,她们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这种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就在距离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的时候,一朵彩云飘来,我总算是冒头了。

      “青帝到!顶礼膜拜!”

      黄冠沉沉的声音响起,数万人的婚礼现场全都跪了下来,我轻轻拂手一股力量立刻将所有人都扶了起来,然后说,“都不比拘束,今天大家同乐。”

      说完然后我看向珞珈等人道,“你猜猜,我的礼物是什么?”

      众女统一的摇了摇头,我一个响指,一堆人立刻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珞珈和青羽看着我身后的两个人立刻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同时开口道。

      “母亲!”

      “婆婆!”

      是的,白秦和养鬼婆婆,这两个对于青羽和珞珈都很重要的人,一个是几乎万世困在了昆仑秘境之中,另一个则是早已死了很长的时间,而这一个月的时间我总算是都弄了回来,看着珞珈和青羽高兴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走到了烟雨尘的身边,烟雨尘看了我一眼说,“果然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像我这种被吃干抹净的女人是一点价值都没有咯。”

      我看着烟雨尘这吃着小醋的样子说,“哪能少了你,你这不是有我吗?”

      烟雨尘不满的看了我一眼说,“她们就没有?”

      我笑了笑不说话然后在空中一划,一个画面出现在烟雨尘的面前,这是下届的一片海域,一片烟雨尘无比熟悉的海域。

      烟雨尘看着这一幕,吃惊的张开了嘴道,“天,天水,你还记着呢?”

      低下头在烟雨尘额头上一吻说,“当然记得,这毕竟是你生活了三百年的地方。”

      烟雨尘看着我也不顾及周围其他人的看法,搂住了我直接吻了上来,感觉到哪熟悉的温柔我心里多少有些甜蜜,只是心里总算少了点什么。

      这时候三女在一起看着我说,“好了,你的礼物,我们收到了,现在是我们礼物的时候了。”余吗投技。

      我笑了笑,这个时候心中还不是很在意,这几个女人能够送出什么样的礼物,他们合力施法将身后一个封印着的门打开,我其实是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门的,如果我想也可以知道里面有什么,不过知道是这几个人准备我也没有做这种扫兴的事情,而大门被打开的瞬间,我脸色瞬间僵住了,这是……

      大门缓缓的打开,一个身影从中缓缓的走出了,穿着白色金边的婚纱带着那张熟悉而又温柔的笑容看着我一步步走来,”周青哥哥,我回来了。”

      ----------全书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13 19:31
        后记
        “主人,主人,主人......”不知道从哪跑过来的黑尾激动的对着我说,“您拜托我们做的事已经完成了!”说着他把装有王一剑和飘渺所有灵魂的瓮递向了我。我先是一惊,然后从黑尾手中结果瓮,挥了挥手,“好了,辛苦了,下去吧。”黑尾欲言又止,默默的退下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盖子,用着白秦交给我的方法,给他们塑造肉身。说起白秦,他等了弑天道十万年却哪知道句忙也为此等了她十万年呢,不过最近他们好像在一起了,白秦是青羽的妈妈,这么说来句芒不是成了我的老丈人......再等着他们灵肉合一的时候我不禁思绪万千。

        “扑哧”’一声响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目光缓缓移向了那熟悉的两个身影,一个还是那稳重执着,一生只为那一剑;另一个则依旧是那样飘渺胜仙,一生也只为那一人。

        “师......师兄,仙......不,飘......飘渺。”看着这两位的身影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是激动,是内疚,亦或是......

        “师弟,”一旁的王一剑首先对我说道,语气中有着一丝激动又夹杂着一缕感激,“我王一剑这一生,很高兴有你这个兄弟,你不是东皇我也不是青华,我就是我而你就是周青,感谢掌教师尊的安排,给了我们这精彩的人生。”我似乎还有些话想说,王一剑却开口问道“曾你经凡间的那些朋友,还有龙师兄,龙师兄怎么样了,他还好么?”

        “红毛哥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上次我们一同去西域碰到的朋友,南晴和白景奇也结为夫妻,凡间大部分都由黑宗曜的尊主左十三打理着,我相信他的为人。至于龙师兄,他归隐了和水凝冰在一起--终南山后,仰天崖旁,天妒英才,绝代佳人,绝迹江湖......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王一剑,没有像龙师兄一样过人的天赋,也没有向师弟你一样天赐的传承和那么多红颜知己,我有的,也是唯一有的,更是一生执着的就是这一剑而已。”

        “无劫剑还有无锋不说都不存在了么,要我帮你再锻造一把么?”

        “谢谢你的好意,不需要了,只要剑意在心,一草一木皆为我剑必要的时候甚至包括自己和对手,师兄,千年之后我们兄弟几个不妨再比试几场切磋切磋。”

        剑意在心么?一草一木皆为我剑?我喃喃的重复着这几句话,不禁感慨,王一剑的剑意还是如此至高么......“好的,我等着那一天,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王一剑对着我和一旁的飘渺点了点头,渐渐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

        大殿之上,只剩下我还有飘渺,这个一直到她为我赴死才知道她爱谁的女人,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是亏欠的太多无脸相对还是正因欠的太多不知从何说起呢.....

        “周青,果然,我的命运还是只能由你决定呢,”飘渺银铃般的话语在我的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好听,“曾经,我们没有什么难忘的回往,你现在身边的红颜知己又有那么多,也不少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激动的打断了飘渺的话,“我不需要什么难忘的回往,只需要一面就行,一见钟情......还记得么,我们在苗疆的第一次相遇,我第一次遇见你,盯了你好久好久,灵魂早早的就被吸引了,但是我却不敢想,你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姐姐,只能出现在我梦中的人......所以我只能选择把这一份遐想悄悄的放在内心深处,这和你是多么的相似啊却又如此的不同,因为我身边还有珞珈,有叶儿,有烟雨辰还有青羽而你却不同,爱的如此之深却又无言相说......还记得那次的天问,明明能简简单单把我给收拾了,你却没有苦苦相逼,把选择的路留给了我--待到周青成熟时,她在丛中笑,这或许就是你一生的写照吧。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我边说边走向了飘渺,一把把她揽入怀中,望着那如画一般精致的脸庞默默的吻了过去,久违了的两舌相绕,久违了的佳人相依,久违了的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这一刻仿佛似在梦境却又胜似梦境,真希望这场梦能一直持续下久久不要醒来。去可就在这时,一个的声音想起来了“各位阿姨,各位阿姨快来快来看看,我娘亲活了过来。”小豆子天真无邪的声音打断了这美好的沉寂,我顿时一惊,草率的分开了双唇,心中暗骂:这个小豆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搅个屎么,你自己来就好了,干嘛还要带阿姨来啊!这时那五个人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小豆子激动想飘渺奔去,“娘亲,娘亲,小豆子可想死你啦!”飘渺默默的摸了摸小豆子的脑袋,欲言又止,也许此时无声胜有声吧。一旁的珞珈还有烟雨辰早就明白了什么,只是笑了笑,叶儿小声的说道“飘渺姐姐......”倒是一旁的青羽看不下去了,一手拧住了我的耳朵强行装着生气的样子说,“周青啊,你喜新厌旧了是吧,你要是敢负了我们一个人,就算我轮回三界六道不会放过你的!”青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我当然知道,飘渺能活过来她们都是跟高兴的。“堂堂大青帝也有搞不定的人物啊!!”大殿中不知谁说了一句,所有人都笑了,笑的是如此的灿烂......

        仙府,天玄山--一向冷清的天玄宗今天一下子都热闹了起来,“今天是我们大师姐大喜的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13 19:32
          欢迎各位来宾。”一位天玄宗的弟子对着八方的客有说点。

          “哼,什么大喜,师姐真是的怎么会看上周青那个小子,师姐天生丽质,天赋异禀,周青那小子有什么,断了只手还不说,他身后还不知道有几个老婆!”

          “紫韵!”,一旁的绫罗仙子听到之后赶忙劝住了,“你懂什么,小孩子别乱说!”

          “本来就是嘛!”

          “你还说,我可要生气了!”绫罗仙子大声吼道,紫韵吐了吐舌头,乖乖的默不作声了。绫罗看了看紫韵不再说话,祠堂内大师姐的灵魂宗火早就重新燃烧了起来,看着这些,绫罗本该是高兴的才是,但是却又掠过了一丝伤感和寂寥,“或许这一切就是命中注定吧,能救出师姐的人只有你,能给她幸福的人也只有你了,祝你们幸福......”绫罗不再想什么,她和曾经的飘渺一样,把那份爱,藏到了内心深处,是啊能看着自己爱的人得到了幸福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入洞房。”黄冠戏谑而又调侃的声音想起,我挽着飘渺的手一步步走去,后有诗曰: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唯见佳人情深处,飘飘天玄影......

          洞房花烛夜--我一步一步走向飘渺,从墨玉戒指中取出了东皇送给九月的发簪,对着飘渺说道,“神仙姐姐,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你是爱着东皇才牵挂着我的,上次来你闺房,看到这发簪,说实话,我当时还真的有些吃醋呢!”说着我默默的把发簪交给了飘渺,飘渺似乎还想说什么,我没给她机会再一次吻了过去软软柔柔的感觉再次滑过舌尖直达我心,今生今世,只为这春宵......良久,我又从墨玉戒指中拿出了那把梳子,第一次为她梳头的梳子,虽然断了一只手,但是丝毫没有影响我,梳子在那完美的秀发中滑过,我俩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样,“你不是九月不是那曾经的神仙姐姐,而我也不是东皇,而是一个愿意一辈子为你疏发的周青,直至永远。”飘渺听完后,双眼夹杂这泪花,脸上竟然也出现了淡淡的红晕,时间似乎定格住了,那万年难遇的画面,曾经东皇和九月开始的结束,现象我和飘渺结束的开始......

          “自从爹爹有了娘亲还那几个阿姨,根本就把小豆子给忘了,小黑也是,看到爹爹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自己也去寻找那份真爱了,就没人陪我玩了!”不知在哪的小豆子自言自语的到。

          “来啊,来陪我玩呀!”黑暗中一句话语传来。

          “眉姐姐,眉姐姐,是你么?”小豆子激动叫到,朝着那声源处奔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13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