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63,839贴子:22,857,856

〖晒戏〗俺老孙来偷桃儿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其实是一个少年天子同人群。


回复
1楼2017-08-06 23:59
    二楼带一下所有群员
    皇后娘娘@顾画棠 珍贵人@泪痕遗留下 昭妃娘娘@三寸九州 成贵人@潋娇娥
    好了,没了。


    收起回复
    2楼2017-08-07 00:03
      建群的初衷其实就是因为我觉得少年天子里面的邓超特别帅,我特别想把他戏出来,然后就随便在空间里面发了说说,随便戳了戳列表,竟然凑齐了五个人。
      当然,人少自然都是精华,个个都是拖戏大手,所以这个帖子实时更新,谁不回戏就曝尸贴吧,id都标好了。


      回复
      3楼2017-08-07 00:06
        现在剧情目前就两条线,大概总结为董鄂俩爸爸争权线和张氏打胎线。目前新开了一场皇后家里的线,不知道往后会怎么发展。
        皇帝和张氏是我披的,拖戏直播吃翔。


        回复
        4楼2017-08-07 00:10
          先介绍一下董鄂爸爸争权线里面牵扯到的主要人物。
          昭妃是董鄂正统嫡传的闺女,官方设定大清国第一女神,比着少年天子里面的董鄂妃捏的皮。长的好看,又多才多艺啥都会,就是心气比较高,自尊心比较强。
          珍贵人先前是昭妃的侍女,其实她爸爸是董鄂氏的一个小偏支,活的甚至不如包衣,就这样她爸爸还生了私生女,也就是珍贵人本人。因为他爸爸特别穷,所以就把她送到嫡系长房里面当侍女,后来就跟着进宫了。后来皇帝想要平定蒙古,珍爸爸别的没有,要命一条,非常能打,现在也是一方将领。
          当时昭妃怀孕,珍爸爸初露锋芒,珍贵人也苦于没有受圣恩的机会。有个人看昭妃不爽很久了,就是蒙古那边先称臣和亲嫁进来的庶妃,也就是成贵人。于是成贵人就安排珍贵人爬了龙床,因为皇帝知道珍贵人就是珍爸爸的女儿,所以就就坡下驴封了她贵人。但是昭妃心重,本身胎相就不太稳,又因为要强没有放弃协理宫务,所以就滑胎了。所以成贵人就降成了成贵人,当然对外宣称什么有失妇徳。
          后来,珍爸爸越打越厉害,慢慢就威胁到了昭爸爸的地位。


          回复
          5楼2017-08-07 00:22
            第一场
            皇帝
            【向后一躺】既然来了,且给朕按一按再走。【手里拿着新上的线报,朗声】董鄂傅哲新克北疆,三日后拟战准葛尔部落大营。【一扔】你说,朕赏你什么好。

            珍贵人
            [将手里提着的檀木雕花食盒递给旁边的小太监,自个儿到他身后,一双手按在人头上,是一贯的力度,不轻不重。轻轻笑道]万岁爷急甚么,等来日傅哲大人将准噶尔拿下了,喜上加喜,才是真真儿要赏呢!

            皇帝
            【哈哈一笑,坐起身,在折上大笔一挥,写一个“准”字】倒不枉朕对他的栽培,【转面】你——【眼神横过,将她上下打量,倒笑了】也当得上一句恩宠。【又躺回去,将折子递出去让奴才接下,状似无意】昭妃的身子还是如前?

            珍贵人
            [手上仍旧揉着,前话听来时心中十分受用,眼角都蕴着笑,至于后话,初听时手上稍微顿了一下,之后又如往常般了]今儿个早上去给昭妃娘娘请安,眼瞧着娘娘精神头不错,与妾多说了好些会子的话呢,可见是照料的太医们上了心。[手上一停,语气柔和]更何况妾日日都在长春宫,但凡娘娘有一丁点儿不是,也头一个告诉万岁,好不好?

            皇帝
            昭妃与你说了好一会的话。【不禁失笑,拍了拍她的手】你既然往朕这里说,朕就信珍姐儿了。【闭眼任她揉了一会,脑子里是两位董鄂大人的一桩事,那一位现在还在战马上,这一位可并非。有些困劲儿上来,一声低语】朕倒不曾把昭妃往这一处想了。【坐起身】手酸了没,且歇歇。今儿带了什么过来,拿给朕瞧一瞧。

            珍贵人
            [“哎”了一声,回身接过从小丫头手里的白瓷碗,里面盛着的是银耳雪梨汤,拿着勺柄搅了搅,到人身边儿奉上来]您尝尝罢,夏日里喝来最是清新爽口。[狡黠一笑]妾在里面还添了一味东西,不晓得您尝不尝得出来?

            皇帝
            【入口清凉,自然比往日多十分爽口,心里赞一句心灵手巧,偏说】朕若是说,吃着不好呢。

            珍贵人
            [先是有一些不可置信,怕是这回做的不好,于是示意小丫头也给自个儿盛上一碗,用了一口并未觉得有何不妥,更是疑惑,眉心攒着。抬头看他的神情,这才反应过来,面上潮红,一跺脚]万岁爷这是存心的,教妾,[把脸埋到手掌里]没脸见人了,呜。

            皇帝
            【朗声一笑,拉开她的手,瞧着脸蛋一笑,一把拥入怀中】便不要走了,留下用晩膳吧。【话是如此,与珍相谈甚欢,当夜留寝,自然有十分温存】


            回复
            6楼2017-08-07 00:23
              第二场是珍贵人第二天起来之后跟张氏的一段
              张氏是一个宫女出身的,长得跟昭妃并称大清第一美,目前是官女子在御前当差。她有了大概三个月的身孕,因为她一直在皇帝身边,知道皇帝对各方的态度,孩子她肯定不能自己养,所以权衡之下,想给孩子挑个合适的妈妈,所以一直没有上报。


              回复
              7楼2017-08-07 00:27
                第二场
                珍贵人
                [侧着身子,往床里滚了一下,发觉身边已经空了。此时才睁开眼,背对着外面,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微微露出手来捏着被边儿,清了清嗓子]什么时辰了?

                官女子张氏
                【打位上到人跟前行礼】回贵人,如今爷走了有半个时辰,正是寅时初刻的日头。爷走前说了,让贵人放开去睡,不必找皇后定省。【笑问】贵人是要歇着,还是奴婢服侍您起来用早膳?

                珍贵人
                [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转,拉长了声音]恩——[伸出手去,端的是肤如凝脂]更衣罢。[坐起身来,胸前还捂着被子,微斜着脸,笑着]张姐姐在万岁爷身边多久了?

                官女子张氏
                【将左右屏退,先把里衣套上袖子,听了话不由一怔】贵人笑话了,奴婢哪当得起。【娇娇一笑】年初调进的乾清宫,如今不过半载。【将里衣的口子系好,又把亵裤挽好了,蹲着待她伸脚进去】贵人您新贵得宠,咱们万岁爷这一朝,还没见过哪位主子在乾清宫这样过夜的。

                珍贵人
                [将脚伸进去以后,动了动脚,觉得舒服了扶着张氏站起来。站好了以后,移步到红木宝座式镜台前,转过身去背朝张氏,坐到小凳上,一头黑发如瀑,曜如星石。从台子上拿了一把象牙小梳递给张氏,瞧着铜镜里映出来的两人面庞]原来才这么些光景,我瞧着张姐姐这伺候人的功夫,[点点头]好啊。

                官女子张氏
                【稍稍垂眼,入目俱是黑发】贵人说笑,比不上……【心思往腹中一带,略微一笑】比不上的陛下身边积年的老人了。【往后却也无话,侍奉人穿好了旗装,恭送着便结了】

                珍贵人
                [只淡淡笑了,期间也不跟她说话了。及要走的时候,回身握了握张氏的手,后来又撒开,笑着]姐姐的手可要好好儿保养才是,回头我给姐姐送几罐膏子,保准儿又白又嫩。

                这块留了一个伏笔,两个人在言语之中并不愉快,张氏嫉妒跟她同样宫女出身的珍贵人,珍贵人也不太看得起张氏。然后珍贵人赏了个膏子下去。


                收起回复
                8楼2017-08-07 00:29
                  第三场
                  皇帝
                  【午膳同昭妃一起用,夏日宫里常备着绿豆汤,因嫌它煮的太热,虽然是去暑发汗的东西,却并不爱用,只推在一旁,笑一笑】朕有日没见昭姐儿了,算一算日子,总快半月了。

                  昭妃
                  [日头还没上来就醒了,昨夜没睡个稳觉,模糊时候总觉得,有个孩子在轻轻细细地啼哭。直至对镜时候,荇菜一壁顺些头发丝儿梳下来,一壁问说]您见着昨夜没睡好……眼边儿,那一周红红的[荇菜再没说什么了,也知道她应也想起了可怜孩子,心里一时有些不好过,拍拍她手便也没说。直至午膳见人来了,难受的心思才少了很多。叫丫头端碗紫苏熟水上来去闷,一边说]愈到夏季,人也愈疲乏了,一边想出去消暑,一边又是懒怠动弹。改明我叫荇菜丫头,天天拿着冰镇的水馋您来。[温温和和地笑了笑,拿着扇往面上扇一道儿风]我也很久没见着陛下了,该是您总有珍妹妹陪着,便忘了昭姐儿

                  皇帝
                  【掌不住乐了】你既知道朕贪凉,怎么还上了这个。【索性叫人把绿豆汤赏下去,很不以为意】拈的倒是很酸。前儿珍贵人来见朕,说与你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朕听了发笑,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嗯?你们两个同宗同源,自然有许多体己话是朕不知道的。

                  昭妃
                  [因荇菜靠对边站着,便同她对望了一眼,许多话便咽了下去。面庞仍带着笑]前两天日里都说是有好消息要来的了,猜测什么的都有,在这种时候是该有许多小话要讲的,都是些小女儿的话么

                  皇帝
                  好消息,打哪儿来的好消息?【因着底下上了莲子冰粥,往日是十分喜欢,便就着小菜吃了许多,边与她笑谈】这下我大清版图更往北进,准葛尔一破,那些小部落不成气候,整个蒙古便是囊中之物了。傅航有功,有大功,朕——【有意一提珍,又想一层身份之过,倒闭口不提,指了指桌上菜肴】吃菜。朕总想着,赏你些什么好。

                  昭妃
                  [这事倒没想着,先是吃了一惊,再才点点头]是这么回事呀,荇菜前两个跟我讲是,但凡宫里的,近日里都是面上瞧着很光彩,问什么呢,他们又讲说不清楚,只说看万岁这两日心情好,便是要有好事来了。[提起袖尾一些,夹了一筷头的菜给人,一笑]您瞧瞧,瞧瞧,可真是帮眼儿尖的奴才们。[眼见他筷头底下夹的都是爽口利食的,便又吩咐荇菜去添壶小酒,两只小碗碗,一碟冰镇下的瓜果。禁不住一笑出声]国运昌盛,万岁欢颜,看我好事一来,光往桌上添酒加菜了。您可得赏我这个薄面,莫叫我剩了太多不好看。至于赏赐么……您是知道的,衣食用度您一向疼惜妾,也从不叫妾打了手。倒是珍妹妹那头,若两边不均了,怕还叫她不乐意,衣食、玩意儿总能哄一哄她。

                  皇帝
                  【眼风稍稍环视,大手一挥,朗声】各赏三个月的月银。【自个不用,先往昭妃口里送了菜,笑的十分开怀,用膳也十分尽兴】也没有先偏了珍姐儿的道理,朕要有心赏她,百般相让不足为奇,哪有你也反过来哄她的。你父亲在家中,也这样让着傅航吗?【并无斥责之意,此番便揭过不提,膳食虽比往日多用一些,但宫中排场,何曾能用完过,便如常赏给下人,又提起前话,是另一样意思】朕是一向知道你脾气好,懂规矩,只不过你如今身在妃位,又掌管后宫事宜,有些娘娘威风,也是应该的。【伸手要她近前】朕既封了你,便不会疑你。

                  昭妃
                  [话都一应都好好听着,在提说傅航、父亲那头,忍不住心里一阵的不舒服,却没显露出来,往前一落座,一贯对人的温和]咱们爷是怎样的人物?您说的话自叫昭姐儿听进了十分。您在阵前忙,一应大事有得操心的,我怎么舍得爷再因后宫的事分神?分一丝都舍不得。我帮您看顾着后宫诸多事,自然要做就往十全十美的来,哪家妃子要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心生不满,可不是又让您不省心了?[便伸手替他拂落身上的头发丝,轻柔地掠去]我心疼您忙来忙去,您呀,趁心情大好,不若再在这xx宫里再放松放松,我身边有老嬷嬷,也是得力的,平常能帮上我一二。

                  皇帝
                  【按住了她拂去发丝的手】朕便知道,她们一个个都等着朕去疼,只有昭姐儿懂得疼朕了。【不在意的笑一笑,叫人撤下宴席,午后一同她习了笔墨,有挑了几个时兴的戏折子一起看了,连日多召的是董鄂两人】


                  这场戏的是七月二十开的,八月四号戏完的。昭妃娘娘是我们偷桃儿第一拖戏大佬了。
                  反正我戏到最后都戏的放飞了。管他呢,反正我们瞎戏的。


                  回复
                  9楼2017-08-07 00:34
                    太丢脸了,看得我忍不住一。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7 00:36
                      @三寸九州 @潋娇娥 羡慕你们这些没开学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7 00:40
                        复制一段刚刚发生的对话
                        昭妃娘娘
                        我靠太丢脸了

                        皇后娘娘
                        公开处刑


                        我当时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我怎么这么聪明啊

                        昭妃娘娘
                        我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坑害你们!!


                        早怎么没想到
                        嗨呀

                        皇后娘娘
                        猪脑我告诉你 我不怕你

                        昭妃娘娘
                        你快闭嘴!!

                        皇后娘娘
                        我坑戏 众人皆知

                        昭妃娘娘
                        我坑戏 众人皆知+1


                        回复
                        12楼2017-08-07 00:42
                          昭妃娘娘在抗议,我继续更。
                          其实我们现在就戏了五场,不过我们觉得这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大群了。我再说这个第四场。
                          第四场
                          官女子张氏
                          【午膳服侍皇帝用过后,午后又替人研磨消遣,因着这两日用着珍贵人送的膏子好,特意卷起袖子露出盈盈细腕。折子批过后,皇帝睡下小憩,才将将走出宫门,迎面见她,先是一笑】成主子大安。敢问您可是来寻陛下的?若是如此,爷如今刚睡下,倒是不赶巧了。您有什么话,倒可留给奴才。

                          成贵人
                          [冷淡地点了点头,及至一席话听完,才从头到尾拿眼细细打量过张的衣着形貌,至那细腕时不自禁停了一停,心里叫个好,哦一声]那真是不赶巧,其实也并没什么事,只是——[微笑着转了口风]来送你们些小零嘴,辛苦你侍奉操劳了[碧珠这便将小食盒微微提高,预备转手了。因午后并没有什么事要操劳,此时甚至有一二分同人闲话的心思,便问道]可轮休了吗?

                          官女子张氏
                          【听过之后,笑的更甚】成主儿真是……体恤奴才们,奴才谢过成主儿。【拿着食盒送进去,只嘱咐了皇帝醒来呈上,方才出来,也乐意与她闲话】是,万岁爷睡下后,就是几位御前公公在跟前侍奉。【知道她看过腕子上的皮肤,遮掩也不及了,索性由着腕子露着跟她叙话】这两日万岁爷心情难得甚好,有时候也留珍主儿服侍,奴才们这几日,倒比往日空闲了些。

                          成贵人
                          [两颊发烫,矜持着神态目送张氏进去,待再出来时,已是在荫凉处等她,小荷在一旁打风了。张氏与成贵人说话时,贵人身体微侧,张氏自然也可感受到阵阵微风了,说话间,成贵人也不时点头]这样热的天,虽说是份内之事,也实在是辛苦你们了。不过万岁心情好,咱们就一切都值当了,是不是?[提到珍贵人时嘴角不经意很快撇了撇]珍贵人福气不同寻常呢,你们服侍过她,肯定也能得些什么呢。[随口一提]早注意到了,你这手生得可真好,真像是德德玛赐福呀

                          官女子张氏
                          这是主子体贴万岁爷的心意了。【同她闲话时,自然愿意多说些好听话】难为您一颗玲珑七窍心,前儿珍主子赏奴才了几罐手膏子,奴才就放在那水缸子边上,往日沾了水,便往手上抹一块,一是不污了各位贵主儿的眼,二是也谢过成主子赞了。

                          成贵人
                          [自然乐得受这些话,笑得也更为可亲]真是可心,怪道前几日聚在一处闲话时,珍妹妹还跟我们提过你一嘴呢。[这样互吹了几句,又拉了几句家常,便说她辛苦,带着走了几步便归去了。]

                          官女子张氏
                          【目送她离去,晚膳后刻意避着皇帝,再没去当值,心里盘算着日子也约有三月,皇后性子乖张,成贵人不得圣意,珍贵人正是要怀的好日头,八成也只有指给昭妃了


                          这个戏是这样的。我在前边说了我在控戏:当时我问成贵人,张氏怀孩子了,要不要搞一下。然后就有了这场戏。


                          回复
                          13楼2017-08-07 00:56
                            我有点不想更第五场,我竟然跟顾画棠谈了恋爱。
                            打麻将肯定是对对胡。


                            回复
                            14楼2017-08-07 00:58
                              楼主怕是要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7 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