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意吧 关注:60贴子:1,282
  • 5回复贴,共1

好演绎小组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003】宝林。沈意
【046】采女。孟长枝
剧情:百花园偶遇,长枝正在摘花,想拿去入药,被深意看见啦。两个人就上次过敏事件进行小小交流,深意在华宫里过的并不好,又因为被训斥而晕倒,后迁入容妃宫中,帝心难测,深意紧张,欲寻长枝帮忙暗中保胎。
——————————————

采女。孟长枝
[从箱底翻出一沓旧书,轻吸口气,吹去上头蒙尘,再捏着块方巾仔仔细细地擦拭,方拂开扉页。保存尚好,里头朱色的注脚还分明,只书页已经泛上陈色,有些褶皱。扯着书角,抚平卷处,凭着记忆向后头翻了几页,正是绘“胜春”的花样子,且还批上“活血调经,消肿解毒”。指着此处糯声]百花园里头开的正是这个?[容雯点头应是,则命备好一竹篮,一支小剪子去了。]
[满园的绿意溢目,点缀着叶子的树却孤零零立着,笔直不偏,既不为旁花挡晖,也不落叶入泥生肥,倒是雅。萦纡过几处,才至花侧,伸手撷花,断了花枝却连花绿皮,将断不断的。将手往后一伸,并未抬颔看人]剪子。[一面续话]胜春…入药极好,旁人叫它月季,可阿姐叫她胜春,虽然不大明白,可这个更别致些吧。[语至末,竟生了几分凄切的意味。]

宝林。沈意
[ 晨间贪睡三分,竹息悄声入内启了窗牗,因着若有若无的声儿,立时惊起,瞳色带有惊恐,秀眉也蹙成一团,低呼了句。 ]谁?[ 略呆滞的目光扫向那人背影时,才长舒口气,拍一拍心口处,嗔怪这丫头骇人。又慵懒倚回枕上,扫向窗外天色之时,才知已是日上三竿了,唤了竹息侍奉盥洗。面色是苍白的,连日心中总有惴惴不安的意味,自华婕妤处至容妃处,一如往昔,不过都是寄人篱下的日子罢了。从胸中吐出一口浊气,竹息此时已近前侍奉盥洗,道是该多笑一笑,于腹中胎儿总是有益的,便说要穿些明艳衣裳,好生打扮一番,也算应这春景了。双手下意识按上小腹,此时眸间多了慈爱之色,未有拒绝人的意思,顺遂着她去往百花园中。园中百花齐放,煞是喜人,处处透着万物欣欣向荣的意味,赏花心思不多,一路走来,又有莺啼鸟鸣,入耳也不觉是丽音。只款款迈着小步子,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只不愿让旁人瞧去了心中的那份惧。待目光扫向几株月季之时,才添些笑意,上前唤一声。]长枝,许久未见你了。[ 诚心感谢的话,见人时脸色也明朗许多,笑也真切。]还要谢你的银丹草,效果甚好,我该称你一声‘名医’呢。


采女。孟长枝
[入手一阵重,才反手拿回剪子,将花从连处断去。整齐地去叶,将花瓣摘下平放,不取花蕊,并不大在意花的大小一类,总归都是同类,没得入药好坏之分。]
[倏尔妙音出,微侧目是一身着明艳的姝影。拿着剪子行礼]妾…妾孟氏请沈宝林安。[礼毕,觉手握剪失仪,惟恐来人怪罪,额上也是泌出香汗。急急将剪往容雯手挎着的竹筐一放,摆摆手]思虑不全。宝林莫要怪罪
[心里忖度着阿姐在如此情况下的作为,也定下神,垂着头,盯着自己的绣鞋尖儿]听你得孕,孟氏本想去贺一贺,可又怕扰您清净。[尝试性抬头对人,因着人总带笑,自个儿心里的弦也略略松些]名医谈不上,只要不曾为您添麻烦,孟氏已很是感激。

宝林。沈意
[ 忙止了人的礼,看她急切神色,忙唤竹息递给人一方净帕,是让她静手的意思,话是嗔怪,笑意也尽没了去 。]仅只不过几日未见,你便要同我如此生分了?[ 多道是孕中多思,此刻果真不假,尚存了对她的猜忌,又不知那明华二人是否是沆瀣一气,而人心之叵测,谁人能知?以腕撑腰,一手搁在腹前,显出着孕态来,目光直盯着腹,是一问。]这是拿来入药的?[ 日头正盛,斜穿去那一朵月季之上,花影摇曳,盯着那一株许久,再同她说话时已是如常面色。]这些日子忙着迁宫,这身孕也闹的的我不安,晨间总是要犯呕的,就连平素用膳时,也不教我安生。[ 做出很愁的样子。]我总担心是有什么不好,今日碰上你。[ 很自然的牵过人手去往凉亭。]今日碰上你,我该放心大半了呢。

采女。孟长枝
[顺从接过方巾,在手上揉搓,净了花茎的汁水,仍然觉得黏糊,柔荑成拳揉捏几下,才又放开。]是呢,胜春对于活血通络处很有奇效。您的病症缓些了?现下有孕,那是万万沾不得了。孕吐在初实为常态,约莫熬过五月,就好多了。
[掺着人往凉亭里走,尔后着容雯再撷几朵,一并罥至院中高处通风晾干,却不可曝于光下。]若是着实闹腾,就一日多餐,不必拘谨于三餐,五六餐也使得,一次就少用些,大抵可以缓许多。借着新茶,果脯一类泛泛酸液。
[亲自垫好青色撒花垫,扶人入座,恭谨地立于一侧]您有什么,可尽管来寻孟氏,[此时的日光并不很烈,只是模模糊糊地晃人眼睛,眯了眸子也看不真切容雯的举止,反倒是容雯遮挡住的花儿,跃过她朝我扑来了。]

宝林。沈意
[ 听了那药理,也觉甚是繁杂,同她闲话的不过是些常听的 ]活血通络?那孕妇应是用不得的了。[ 又一一道来些禁忌药物。]我从前只知麝香,红花是大忌,今日又多了一样。[ 一路缓行,听她耐心言语,心下阴霾扫去不少,也更安心些。]往日听说孕中是要戒茶了的,便没再饮了。只连日还是嗜酸,容主子细心,遣人送来了果脯,我也好解一解馋。[ 有试探的意思,笑意更甚,拉人坐下时目光仍不离人。]明主子待你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7 00:48
    dzzw002、大筒木亚连、须佐能乎uchiha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8 01:34
      楼九
      【明理依照惯例将需要的书名报上,写得自然是四书五经。这日晨起闭目静诵尚书,先着尧典忆起。静言庸违,象恭滔天....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等等。眼前已换了副景象,是父亲在身旁逐一教导,庶姐为之研墨。白梅就探进小窗来。】
      【书由储秀宫人送来,随手翻来便见‘王氏夫妻二人无一男半女,原是襄阳人氏’等话,因未曾见过不免一愣,暗自沉住气匆匆略过。脸色阴沉的似要滴水,丝毫没有平日里温厚的模样。将书面捉来看只见“莲女成佛记”几个大字,重重摔回案上。将头一偏极为嫌弃,声轻轻问】这种东西也上的了台面?
      【明理只得再次收起,等宫人来寻】


      沈意
      【此刻正歪身塌上,手执一本《连营寨》,间或打着节拍,跟着唱两嗓,便当是打发晨间时光的乐子了。惯是喜欢那些写了情爱的话本,什么西厢记了,莺莺传了;又或是唱些打打杀杀的连营寨,淮河营,早是熟捻于心。此时竹息道是内务府递来了早前报上的话本,便从塌上一跃,话也说的轻快】这样快可就送来了?是我早前看上的那本《莲女成佛记》么?【竹息只略识得几个字,并未答话,只将书册递了上来,翻过一遭之后,竟颇觉扫兴,只将那书册搁在一旁,什么四书五经一类,孔孟大道,百姓黎民,兄友弟恭,孝悌谨信,左不过是寻常贵女看的书册,无甚新奇之处,只待主儿来寻。不肖一刻,念那话本心切,在屋内踱两步后,便使竹息去问何拿错了话本,竹息匆匆回来,道话本是在那楼氏处,哂】想来也应是她,大族贵女,自是离不了这样的书的。【后自去轻叩了她的门,只轻唤了一句】楼姐姐。


      楼九
      【早些因储秀拿这不堪入眼的物什来羞辱自个。便止不住生了气,早膳没用便已是饱了,此时屋里静悄悄的,旁的宫人因这缘故自请去了外屋。只余明理一旁侍墨。】
      【一改往日笔锋,正楷换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字字或从一而终或率性而行,脸色未晴,气已消大半。闻扣门,运笔终。明理轻开门,自案前出立于厅堂里,恰时人由明理引入,两人见过了礼,已明来意】沈妹妹可是来寻书的?
      【默声,明理奉书与人】如此想来应当是送书的宫人粗心马虎才将你我混错,既然沈妹妹已经寻来,我也好物归原主。


      沈意
      【示意竹息上前接过书册,正是那一话本。这便又将那四书五经物归原主,语气也颇为明快】本就是底下丫头粗心大意,这不是怕哪位姐姐着急来看,便上赶着送来了。【眼风扫过案上文房四宝,知晓早前猜测果真不错。看人也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只想人定是如家中嫡姐,是好生教养的姑娘,礼节性的同人再闲话几句,多是夸赞之辞】看楼姐姐看这四书五经,又习大家名帖,当时腹有诗书气自华,也难怪姐姐这样标志了。


      楼九
      【两人换过书,本仰慕武女丰采却因本'莲女成佛记’扰了心思。只正眼量人一眼,却又看见那送书的宫人,不免对人说话】现如今你办错了差事,沈妹妹尚可容得下你,可宫中条条框框的规矩却容不下你,做错了就是做错了,错了事就该守着规矩来办【从未说过重话所以声还是柔柔的】晚些时候我会将此事上报给李姑姑,届时还要看姑姑如何处理此事。你好自为之。
      【告诉她这事也打发了那宫人,便对错书的事有了个了结。偏头不再见她,明理逐一盘点了书数,见无误便奉入了内室。与人在桌前团坐,先是回了人的赞,自然是极为客气的句子,闲话三两句对人未改观,本着善心想要提她两句。】沈妹妹这书儿...还是少看为好,书当以涵养人中正之气,看多了怕是要移了性情。


      沈意
      【当下接过那册书时,眉间欣喜不掩,后又瞪了那小丫头一眼,话中多是不悦之辞,敲打意味尽显】楼姐儿此言差矣,意向来为人不偏不倚,对待下人,自是应该赏罚分明的,且法家有言‘爱臣太亲,必威其身;人臣太贵,必易其主。’【此刻才正视她】以是无论何人,都不宜偏私。【同丫头说话时不复前话之温吞,多是冷冽】且按楼主儿所言,自去领罚罢。【因着终得了那册‘莲女成佛记’便将杂事都抛之脑后了,孔孟之书多是圣贤,见人谈吐亦是闺秀模样,自是见不得这些书册,亦回一个笑,并不多做解释,只略敷衍似回一句】相比四书五经之沉闷,拿来偶尔乐一乐,未尝不可。


      楼九
      【不动声色的听人这番人君之言,眼珠儿一转,在心里撺了一遍,安然不动。嘴角浮出了笑】既然是这样那便是我想错了妹妹,在这先给沈妹妹赔个不是【话是这样盖了过去】爱臣太亲,人臣太贵?这些我却是不大懂的,我便只知道朝廷之上有英武的陛下和诸位大臣。爱臣疏臣一说,又怎么会让你我等女流之辈来操心呢,如今是个奴婢犯了错事,由姑姑去处置,此事也就罢了。妹妹这治世之言又要从何说起?
      【话从此一顿,笑消了大半】你我女子如何管得了那么多,这等道理如何暂且不谈,最怕便是那有心之人借此做了文章。
      【不屑再提及那话本的事,就此默了,脸上又笑了起来】


      沈意
      【听后话时似是认真,思绪早已飞飞,却又不得不做出一副笑面,继续同她扯这些有的没的】这些句子本就是往日从书中看到的,许是解的未有姐姐通透,爱臣疏臣,自是不应由你**心。这一句话,不过说的是些驭下的道理,想来姐姐通晓古今,定是懂得意的言下之意。【拉过人手,亲昵意味居多,想来同为大家贵女,往后自免不得多多走动了,笑容恰到好处】是了,你我女子,合该绣花煮茶,熟读女则女戒。【眼睛一转,恰阳光从窗牗入,直晃人眼,约是正午十分了】今日与姐姐相谈甚欢,意很是欢喜呢,若姐姐不嫌,膳后便一同去xx(学规矩的地方),我还有许多地方要向姐姐讨教呢。


      楼九
      【这般道理如何不懂,只是不喜她这一番说法罢了,由她再辩解两句,倒是没搭话,不过在思量着人性情如何,左被莲女成佛记所恼,右又是被爱臣亲臣说教。看人疏离,由她持了手去】你的意思我如何不懂?就此不说了也罢。
      【见人有些亲昵的示好,面上不显,反倒笑笑。用近来走的近些的寇氏推了她的邀,无非是早些与寇有约,要与她商量拿个花样来绣,无法再与人同往】
      【两人全礼数后,便由明理将她送出】


      沈意
      【顺遂了人话,也有笑人清高的意味】左不过是古人的道理,你我自然不必为了这些争辩。【后话不提,自回房用膳】


      回复
      3楼2018-02-19 04:03
        华婕妤持腊八宴,美人沈氏欲求博彩。


        美人·沈意
        [晨间启窗牖,一时天色沉沉,待至正午十分,才有几分云雾消散之势,寒意更甚,敲一敲炭火,火星子乍起,身子登时向后躲了躲,秀丫头见状即刻上前询一句是否安好,便同人温温一笑,回一句无碍,此刻便换了汤婆子来暖]炭火虽暖,却不及这汤婆子来的安稳。[身子向后一倚,由着玩闹的声儿向外探去,空中已飘起片片白雪,也难怪丫头们这样高兴了,这才将手中的折子收了起来,饮下一口丫头端来的热茶,其间又扫过一眼折子,心里是不大安的,总又来来回回细细检查过一遍,待至梳妆时,尽用了提气的颜色,珠玉点缀,无人察觉的忐忑,手心浸了密密一层细汗,面上仍是端庄的,铜镜中人微微添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才稍稍定下心神,出门之时天色初霁,几点白色,为这深宫增添了一丝纯净,后恭敬的递帖]


        婕妤·鹿惊年
        [还记得从前玄午烈日最朗,金乌霸了大半个苍穹,将压抑与闷热都自天际一股脑地倾泻下来,毫无人情可言。而今一样的午后,却是霜气凛冽,苍漠阗阔。虽彼时雪意初停,光风霁月,却难免旧感不褪,昔情扰心]
        [从奁中取出一柄香丝嵌蝉,拣配款彤色抹额相饰。丽裳加身时,恰有人禀]沈氏?哪个沈氏。[微颦月眉,似隐薄愠。终究还是道]传进来罢,本嫔在正殿等她。


        美人·沈意
        [ 手中执的折子紧一紧,当下又理一番衣装,正过发间珠钗,扫去袍角因匆匆而过带来的尘埃,这才同蕙菊问低询一声可还好,待人笑答过后,才踏着稳步随着嬷嬷入殿,面上一直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目光直直向前,虽心中有惊叹宫室华美一类,亦不逾越半分,待至正殿之时,屈膝做全礼数,同人唱 ]美人沈氏婕妤娘娘大安。[ 这才将折子举过头顶,低眉顺目,适时开口来说,将那提前说过几遍的话又道了一遍 ]妾沈氏近闻腊八家宴由娘娘主持,妾不才,特绘图一幅,妾有拳拳赤诚之心,不知您是否给妾效劳的机会?


        婕妤·鹿惊年
        [堂步越槛,绕垂帘尺屏,经十里朱毯,伸臂半撩茉莉色浅纱,入主正位]与沈美人奉上茗果,挪张席子来坐。[两瞳邃月,平量人态度持谨,不意一笑]本嫔尚仅位及嫔主,之上尚有容昭仪身为九嫔之首,校管御妻。本嫔,怕是担不起美人这一声娘娘。
        [笑意不褪,纤指葱嫩将鬓后珠花嵌入,派人将沈氏手中书折接过,上递梨牍。合折自览,促狭道]诚心向不表于言笑晏晏,这个道理美人应当明白,本嫔一向不喜欢这些虚辞,故而有否赤诚,也只在你张口闭口之间,算不得正经数的。[挑眉]图?画的甚么。腊者,逐疫迎春,向有冬祭,亦是金佛成道之日,单凭一幅图作,想来美人必是备了新意。本嫔倒奇了。


        美人·沈意
        [ 大约早将应对之言在心中数了个遍,亦并未对其问有所新奇,恭敬之意在,话中有讨巧之意 ]妾私以为,诚有多种,恭敬是诚,坦诚相待,亦可谓诚,妾是的诚虔诚,且讲君子一言九鼎,妾虽为小女子,也当固守君子之道,言必出,行必果。[ 当下说话间,不曾带一丝吞吐,当听提及图时,这方又指着图回话 ] 沈氏不才,图作是关于宴会室内排布的一些主意,其命名曰 ‘冬去春来’[ 将主意一一陈来,期间虽有停顿,大体总是流畅的 ]以前为冬色,有腊梅,松柏傲雪寒霜,迎风而立,后以迎春为底,作版画,已示春来之意,景色由浅入深,妾以为,所关菜色,亦可以四季为题,春者野芳发而幽香,夏者佳木秀而繁荫,秋者风霜高洁,冬者水落石出,菜色可添新意,亦可与‘冬去春来’之题相得益彰,腊八本意即在祈福庆贺之意,民以食为天,自然离不开四时交替,以四时为题,可与腊八主题相和。[ 垂首默念,因跪着说了许多的话,此刻小腿已麻,一呼一息间,还觉室内太静,心下不觉生了几分不安,却极力扯出来笑,仍是躬身待人再言 ]


        婕妤·鹿惊年
        [恣身倚后,蛾峰持娴。听人将道理剖得清楚,拈起一笑]恩,言必出,行必果。本嫔替你记下了,也愿你能将这话揣在心里,莫违今儿堂然与本嫔郑重许下的诺。
        [余下所言,谓是愈听愈不明白了。本就不喜弯绕文绉,其人谈吐更令思及明妃一副附庸风雅之象,何况拙劣。略一颦眉]美人这是在诓本嫔玩儿呢,若真依你这“冬去春来”置宴,怕是要贻笑大方了。
        况且,起宴本是本嫔主张,你却事事越过了本嫔去思量,本嫔是否还要谢你一句酌虑周全?[自彩碟中拣来甜橘,蔻甲剥皮,掐出果丝]倘说得好便也罢了。只是…本嫔还真瞧不出这四时,与腊八有甚么关系。至于你说民以食为天,勉强倒还可取。
        美人有仔细考究过么,恩?[说着,蜜汁溢了一手。嫌恶的以帕作拭]


        美人·沈意
        [ 对其话连连称是,此时竟叫她那一番说辞噎的哑口无言,早前儿想来,应是无差,如今只道一句思虑不周,恐是太假,挺直了身子,此时未将道理说的那般僵硬,话是关切 ]自入冬来,妾有耳闻,华主子您为x哥忧心,妾拙见,想为您分忧……如今看来,只在您面前丢脸是小,若再去哪位严厉的主儿面前讨要恩典,恐真要贻笑大方了。[ 对明华二人身世早有耳闻,眼前之人,一时间对其竟也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很乖顺的待人擦完,又 ]妾的话,不过是略提一提的拙劣点了,入不了您的眼,是它们没有福气,只妾敬华主子的气度,信您定不会为了这样的小事为难妾。[ 定下心神,此时腿已完全没有直觉,脸上僵着笑,将这苦楚一并吞下去,到底上头的主子们是看轻这些低等的美人的,无奈占了多数,再叩首时,面上一瞬闪过一丝不忿,再抬起头时,脸上便尽是笑了]民以食为天,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渴望丰收,期盼风调雨顺,故妾以为最简单,最淳朴的,也许就是最好的。[ 觑一眼人的面色,后又添句 ]妾一心景仰华主子非凡舞技,不知是否有机会得您指点?


        婕妤·鹿惊年
        [允人入内为腊八家宴一事已是心大,岂料其人非聪。冗长不提,征引亦存大错,来时单刀直入,诸此种种,皆看在眼里。鼻尖一嗤]你太聒噪了。
        [闲弄绢丝,翻覆柔荑上下,只在轻盈与曼妙之间,光影流珠]你的心意,本嫔何尝不知道。但知道又能怎样?一半一半尔尔,求取荣华是真,奉承尊贵,照拂三皇子,艳羡舞技是假,难为你从始至终笑靥如花,姿态恭谨,何必与本嫔,来明妃那一套呢。你也说了,是讨要恩典了,不是?
        [绢帕无用,索性弃了]虚与委蛇的本嫔也并无太多心思瞧你照搬戏文。
        可你有心求恩,却无力担得起这份恩典,原以你知本嫔说的什么,却将一句“民以食为天”生生歪成了春耕务农之说。信誓坦坦来说腊八,可惜没能想通此间关节。
        [掌上舞乃自己之最擅,亦是自己逆犯之处,将她后话置若罔闻,腹诽蠢笨。到底见人始终恭顺,终还是言]本嫔持宴事繁,而今听你一股脑地亦乏了。今日匆匆而来,看似有备,却是十分摁不住那点儿气性。[放帘]东西留下,送客。


        美人·沈意
        [自是面上尴尬,无可言说,自知卖弄过多,反倒惹人嫌了去,自知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道理。心下虽有不忿,眉宇稍稍成川字,是再恭敬道一句]妾今日叨扰,所言亦有差错,幸得主子宽厚,得主子句句提点,亦有所获。[再拜]谢过华主子了。[而后艰难起身,殿内强忍不适,步履轻盈,待出宫门之时,丫头来扶,才是忍不住的步履蹒跚。此时竟觉周围天色都是沉沉,偌大宫廷,竟也未有一丝人情味。夜间又闻耳畔母亲喃呢,直坐起,方觉是梦,而后便是辗转未眠了。]


        婕妤·鹿惊年
        [望人背影渐长,身窕缓然难辨,竟生了些想法,颇是无奈]她的态度很好,是你们学不来的,也更是本嫔十分吃堑之处。好在人还年轻,一应耐磨,不比李氏是老妖精,什么花样都玩的出来,面色不改的,实在恶心。[啧啧着,连同案牍上精致的瓜果入目也起不来半点的兴致,教人挪走]只是,长篇大论未能将腊八解得透彻,反倒忌讳了,何况是如此直接的?
        本嫔肯教,已是大福,旁的人……溯锦,往后再放人进来替本嫔把好了样子再传,这起子人惯是眼高于顶的,没什么涵蕴,惹眼得很。
        [迟吟须臾,兀停道]不过方才走的沈氏,替本嫔盯着,她若有心自当扶,倘仅因此些都听不进去——[旋袖起身,扶身入内室]便由得人自生自灭罢。
        本嫔乏了,落帐。


        结戏


        回复
        4楼2018-02-19 04:04
          美人·沈意
          [晨间启窗牖,一时天色沉沉,待至正午十分,才有几分云雾消散之势,寒意更甚,敲一敲炭火,火星子乍起,身子登时向后躲了躲,秀丫头见状即刻上前询一句是否安好,便同人温温一笑,回一句无碍,此刻便换了汤婆子来暖]炭火虽暖,却不及这汤婆子来的安稳。[身子向后一倚,由着玩闹的声儿向外探去,空中已飘起片片白雪,也难怪丫头们这样高兴了,这才将手中的折子收了起来,饮下一口丫头端来的热茶,其间又扫过一眼折子,心里是不大安的,总又来来回回细细检查过一遍,待至梳妆时,尽用了提气的颜色,珠玉点缀,无人察觉的忐忑,手心浸了密密一层细汗,面上仍是端庄,出门之时天色初霁,几点白色,为这深宫增添了一丝纯净,后恭敬的请传]


          婕妤·鹿惊年
          [还记得从前玄午烈日最朗,金乌霸了大半个苍穹,将压抑与闷热都自天际一股脑地倾泻下来,毫无人情可言。而今一样的午后,却是霜气凛冽,苍漠阗阔。虽彼时雪意初停,光风霁月,却难免旧感不褪,昔情扰心]
          [从奁中取出一柄香丝嵌蝉,拣配款彤色抹额相饰。丽裳加身时,恰有人禀]沈氏?哪个沈氏。[微颦月眉,似隐薄愠。终究还是道]传进来罢,本嫔在正殿等她。


          美人·沈意
          [ 手中执的折子紧一紧,当下又理一番衣装,正过发间珠钗,扫去袍角因匆匆而过带来的尘埃,这才同蕙菊问低询一声可还好,待人笑答过后,才踏着稳步随着嬷嬷入殿,面上一直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目光直直向前,虽心中有惊叹宫室华美一类,亦不逾越半分,待至正殿之时,屈膝做全礼数,同人唱 ]美人沈氏婕妤娘娘大安。[ 这才将折子举过头顶,低眉顺目,适时开口来说,将那提前说过几遍的话又道了一遍 ]妾沈氏近闻腊八家宴由娘娘主持,妾不才,特绘图一幅,妾有拳拳赤诚之心,不知您是否给妾效劳的机会?


          婕妤·鹿惊年
          [笑意不褪,纤指葱嫩将鬓后珠花嵌入,派人将沈氏手中书折接过,上递梨牍。合折自览,促狭道]诚心向不表于言笑晏晏,这个道理美人应当明白,本嫔一向不喜欢这些虚辞,故而有否赤诚,也只在你张口闭口之间,算不得正经数的。[挑眉]图?画的甚么。腊者,逐疫迎春,向有冬祭,亦是金佛成道之日,单凭一幅图作,想来美人必是备了新意。本嫔倒奇了。


          美人·沈意
          [ 大约早将应对之言在心中数了个遍,亦并未对其问有所新奇,恭敬之意在,话中有讨巧之意 ]妾私以为,诚有多种,恭敬是诚,坦诚相待,亦可谓诚,妾是的诚虔诚,且讲君子一言九鼎,妾虽为小女子,也当固守君子之道,言必出,行必果。[ 当下说话间,不曾带一丝吞吐,当听提及图时,这方又指着图回话 ] 沈氏不才,图作是关于宴会室内排布的一些主意,其命名曰 ‘冬去春来’[ 将主意一一陈来,期间虽有停顿,大体总是流畅的 ]以前为冬色,有腊梅,松柏傲雪寒霜,迎风而立,后以迎春为底,作版画,已示春来之意,景色由浅入深,妾以为,所关菜色,亦可以四季为题,春者野芳发而幽香,夏者佳木秀而繁荫,秋者风霜高洁,冬者水落石出,菜色可添新意,亦可与‘冬去春来’之题相得益彰,腊八本意即在祈福庆贺之意,民以食为天,自然离不开四时交替,以四时为题,可与腊八主题相和。[ 垂首默念,因跪着说了许多的话,此刻小腿已麻,一呼一息间,还觉室内太静,心下不觉生了几分不安,却极力扯出来笑,仍是躬身待人再言 ]


          婕妤·鹿惊年
          [恣身倚后,蛾峰持娴。听人将道理剖得清楚,拈起一笑]恩,言必出,行必果。本嫔替你记下了,也愿你能将这话揣在心里,莫违今儿堂然与本嫔郑重许下的诺。
          [余下所言,谓是愈听愈不明白了。本就不喜弯绕文绉,其人谈吐更令思及明妃一副附庸风雅之象,何况拙劣。略一颦眉]美人这是在诓本嫔玩儿呢,若真依你这“冬去春来”置宴,怕是要贻笑大方了。况且,起宴本是本嫔主张,你却事事越过了本嫔去思量,本嫔是否还要谢你一句酌虑周全?[自彩碟中拣来甜橘,蔻甲剥皮,掐出果丝]倘说得好便也罢了。只是…本嫔还真瞧不出这四时,与腊八有甚么关系。至于你说民以食为天,勉强倒还可取。
          美人有仔细考究过么,恩?[说着,蜜汁溢了一手。嫌恶的以帕作拭]


          美人·沈意
          [ 对其话连连称是,此时竟叫她那一番说辞噎的哑口无言,早前儿想来,应是无差,如今只道一句思虑不周,恐是太假,挺直了身子,此时未将道理说的那般僵硬,话是关切 ]自入冬来,妾有耳闻,华主子您为x哥忧心,妾拙见,想为您分忧……如今看来,只在您面前丢脸是小,若再去哪位严厉的主儿面前讨要恩典,恐真要贻笑大方了。[ 对明华二人身世早有耳闻,眼前之人,一时间对其竟也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很乖顺的待人擦完,又 ]妾的话,不过是略提一提的拙劣点了,入不了您的眼,是它们没有福气,只妾敬华主子的气度,信您定不会为了这样的小事为难妾。[ 定下心神,此时腿已完全没有直觉,脸上僵着笑,将这苦楚一并吞下去,到底上头的主子们是看轻这些低等的美人的,无奈占了多数,再叩首时,面上一瞬闪过一丝不忿,再抬起头时,脸上便尽是笑了]民以食为天,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渴望丰收,期盼风调雨顺,故妾以为最简单,最淳朴的,也许就是最好的。[ 觑一眼人的面色,后又添句 ]妾一心景仰华主子非凡舞技,不知是否有机会得您指点?


          回复
          5楼2018-02-19 04:07
            沈意
            【昨日有上头主子赏下茶点,因本就不喜甜食,只夹下一箸,后便令竹息私下拿去吃了,饮完那一盏茉莉香茗后,多是赞誉】这茶解方才那什么酥的腻,当真是极好的。【竹息此刻是净完了手回来,面上颇是担忧之色,话也说的很焦急。看她眼眶中憋了泪,面也通红,颇觉疑惑,拉过她手,宽慰的拍了一拍,问一句为何,她方吞吐答道】小姐……奴婢方才尝过了,上头主子赏下的是杏仁酥,您是万万碰不得这个的呀,都怪奴婢粗心……【听话心下一紧,却也没有怪人的意思,只拉了她坐下,递过一方帕让人仔细拭了泪,宽慰人说是只食了一箸,定是无碍的。却不觉紧了紧袖口。待至夜间将寝之时,惊觉臂上起了点点红疹,一夜眠的不踏实,待至晨时,红疹已转至背上,所幸的是,面上并未起红疹。知晓若请太医来看,自会是风波连连,念及隔壁孟是好似出身医者之家,便去叩了人的门,面上多是急切神色,叩门之声也不觉急促了些。】

            孟长枝
            [转眼辞春入夏,渐渐的连夏意也是深了,柳色青青至暗葱茏,寒蝉凄切至入土眠,孤鸿早已从滇南归来,在京都也安了家。可我还守在毓秀里头,大抵是没得“入土”的时机,也缺了可安的蓬屋。]
            [月明星稀,蝉鸣廖无,赏月倒是别一份的兴致。架了支木,不曾燃灯,半坐于前,手肘撑在窗珩上,因着头放在手上添了力,肘被棱边刻出了印子,头一点一点的,已然有了睡意。许是觉察了痛意,撑着的手一搭下来,与窗珩平,头稳稳枕着,像是睡去了的模样。]
            [恍惚间是有人披衣,才从梦里惊醒,额上泌出细汗,被吓得不清。定定神,瞧要熹微的天色,神色晦暗不清]怎么了?[闻人禀明,询清病状,备上一应物品,随手搭上件薄衫,随人去往。]
            [入内,窥得人面部红疹,只去按住她手]现下有何不适?呼吸可顺,疹处瘙痒?除却这出的红疹,身上其他地方还有?[一串串话不停地往外出,觉急促逼人了些,忙忙放开她手,两颊通红]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需了明病状,才好下药的。况且,我也是半路出师,惟恐出了差错。

            沈意
            【被人拉过了手,便任由她摸脉了。因着惊惧和不适,早将疑虑尽数收起。在摸脉之时,将此女量过一遭,见她憋红了的表情,暗暗赞叹其医者仁心,当下又同人一一道来】除却颈部,还有手臂,背部……都生了红疹。【顺势露出了光洁的皓腕,只是沾染上了点点血红,细看的确骇人,后又扯出一个笑】你莫要着急,我看你这样子,定是将医书熟捻于心的。昨日主子赏下茶点,我向来是杏仁过敏的,只是不知……上头赏下的竟是杏仁酥。【眼睛直直盯着脚上绣鞋,话中有懊恼的意味,也伴有担忧】这样的事,定是不敢去瞧太医的……【覆上人手,此刻抬头迎上人目光】一大早来找你,没扰到你吧?

            孟长枝
            [天色未完全明了,点点的星却是被斑白的裂成单独的块,再也连不成片了。知晓再待片刻,人声便会嘈杂,人员来往,这事难免泄出,何人该当罪责?]
            [抿紧双唇,很是严谨听她道来]怎么如此不小心![蹙紧眉瞧她,暗觉着是个大意不走心的,按捺性子,柔声细语]红疹是起成片状,本是无大碍的,只恐你痒了去挠,破皮毁了相就不值当了。
            [从她床榻前起身,嘱咐容雯回去端上东南方小几下的一盆银丹草过来。捻着一方锦帕,向额头上抹抹]扰什么,本是在窗边靠了大半夜,不是你把我叫醒,怕是要染风寒了。
            [顺势移回她边上,扯开薄被]别捂着,出汗了躁得慌。[不大好意思吩咐她的婢女,迟疑片刻,即对人]你随便吩咐个人去找些盐来兑温水,大约…[比划了一下铜盆的大小,食指拇指约隔一两寸的为水深]按着两勺盐,一瓢水的例兑这么多。

            沈意
            【东方渐明,月将隐去,余日光冉冉升起,是生之伊始。也知时间不等人的道理,便全听了她的话,靠在枕上,看宫人来去匆匆,心里是着急的,面上却很从容】此番是我粗心,打小只尝过一回杏仁,因着知晓了这样的毛病,便再没碰过杏仁,昨日下了一箸,若不是身旁的丫鬟提及……【止了话,听她耐心嘱咐,一瞬出神,好似又飘来阿母叮咛,感激占全,秋波再对向她时,清澈见底】此番全要谢你帮忙了,也算你我有缘,日后自是可以姐妹相称的。【捉人手,很真诚的】不必拘谨。

            孟长枝
            [目送人去了,才安下几分心思,呼吸由急促渐转向平和,手偷偷捂了下胸口,心还是“嘭嘭”跳的极快,垂头趁着人不注意,长呼了好几口气。]本是自个儿避讳的东西,就该时时警醒,半点也沾不得,[说着转头朝门处扬扬下巴]何况呆的什么地方呐!
            [扬起的下巴还没放下,门就被一股子力气推开,以为是旁的什么人,赶紧地转了头向里头墙壁一侧,用力得阖了下眸子。尔后听见人音,方晓容雯,轻咳几声,佯做无碍地接过那盆银丹草,放到榻侧的木棱边。]
            [恰时她人也端着盐水进来,面上掺着几分尴尬地起身,亲自接过水,拧了块帕子,替她擦拭起红处,手被捉住确是不适应可,愣了半晌]嗯嗯!你不嫌弃我已是很好的事情了,你我哪个大些?
            [续放帕入水,拧干擦拭至全身毕。]这样做是可算作去毒的,唔——[怕是人不明,再补句解释的]就像受了伤割刀口的时候,要把刀就酒火烧一遍,这两件儿,是同一个理。

            沈意
            【当时盐水浸身,登时抽回了手。待完全适应了那水的涩与辣,才又试探似的伸出了手,讪讪笑道】哎,你别见怪,自知免不了受这些苦头,却还要缩一缩手。【触及私密之处,当下屋内四人,多少还是有些羞的,染红了颊,却是答的前话】我是八月里生的,桂花飘香的时节。【再望一遍窗外,天色已是大亮,心也敞亮了许多】今日劳烦了你这样久,如今天色已明,待会儿还有早课,今日不便再留你说话了,只待来日大好。【充满感激】再亲自携了礼去谢你。

            孟长枝
            [人声开始嘈杂了,洒扫宫女拿着笤帚与青石地磨的“沙沙”作响,掌事姑姑叩了几间的门,着人去研习规矩。捧起银丹草,掐了极嫩的绿芯,汁水浸进了指缝,冲到她面前摆摆]这个,碾碎了包在疹处,清凉可解痒。吃食亦要注意,辛辣不沾,多吃清热泻火之物,记着了?[微张檀口,眨巴了几下眼睛]疼痛是自然的,若不惧,才是怪事呢!我是梅雪里来的,所以,从不惧寒。称你声姐姐,便不虚那些客套。
            [安抚性地拍拍她手,带着哄小儿的语音。嗓子一阵酥痒,努力咽了几口津液,企图止住,却还是咳了出来。自觉羞涩,一面拿上东西,一面向外走,没仔细瞧路,门槛一绊,重心一失,差点头朝地去,幸而手拉住了门,才稳住了身形。]
            [待归,手执墨笔,写上一纸药方送去。]


            回复
            6楼2018-07-30 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