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0回复贴,共1

【存戏】出了椒房便不再是孤的巧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大日头底下立了有半柱香的时日,面色有淡淡的潮红,鬓角沁出几丝儿汗珠子,抽出帕子拭了一拭,正是热得耐不住,心里头竟也惴惴不安的。绞了绞帕子,踱了两步,抬首往里头稍一张望,这头小丫鬟便出来了。连忙迎上去握住他一双手,拍了一拍,很恳切地说】好姑娘,劳您再通传一下...【说着便要往他手中塞银子】劳您再跟殿下说一说......披香周氏...椒房殿的巧儿来问您安......
·
皇后·梁秀
椒房殿
[支臂在案几边,红泪一滴一滴顺势滑落于烛台之上,映着重重紫绡罗帏,混着安神香淡淡的香气。纵使殿里的碎冰一刻不歇,仍觉得酷热得很,团扇一下一下扑在面前。把手里的册子放下,从毡帘一角往外头去看,光线刺眼看不真切。问拂玉“巧儿是否还在外头?”转了眼,坐正身子]让她进来吧,别倒在了椒房门前,让旁人以为孤如何苛待了她。
·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这厢正预备开口跟小丫鬟再说些什么,那头便响起脚步声,循声望去,却见拂玉来传娘娘有请。有一瞬间的愣神,眼神突然就明亮起来,极为感激地执起二人双手,连道了三声“好”,末了一句“多谢二位姑娘”好似真心实意吐出来,又各赏了些银子,再道一句】有劳二位姑娘了。【正预备提裙往内,忽然脚步一滞,抬眼望了望椒房殿的匾额,眼神就渐渐黯下来。一咬下唇,双手攥紧了衣裙,入殿,伏地叩首,恭恭敬敬】妾周氏请殿下的安。【咽了咽喉咙】奴婢巧儿请皇后殿下的安。
·
皇后·梁秀
椒房殿
[抬臂驾上软枕,一眼一眼从脚尖瞧到眉梢。看着鬓角的汗珠子和脸上的三分潮红,也没有同往昔一样要怜惜的意思,低头去看手里的册子,压了压书角,颇有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如今是做了主子的人了,出了椒房就不再是奴婢巧儿。[丫头奉上茶来,接过茶,闲人都退了出去。话至此,有些唏嘘的意味]你很有福气,阖宫上下再寻不出第二份的福气,往前……孤竟没瞧出,你还存着别样的心思。
·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静静听完人一番话,撑在地砖上的手慢慢握成拳,只一瞬便松了开,不动声色将双手掩入宽大的袖口,话里仍是恭谨】殿下同妾说笑。妾自知身份低微,不敢也不配妄称主子。妾能有今时今日这份福气,全还应该仰仗陛下与皇后殿下的恩泽,如若承蒙殿下不弃,妾必当竭尽全力侍奉好您与陛下,万万不敢有半分异心。【说着又一叩首】妾应当叩谢殿下。
·
皇后·梁秀
椒房殿
[拂玉会意去扶她起来,却是略一扶肩,并没有使力去扶她。眼风轻飘飘地在她身上停了片刻,似笑非笑的模样]谢孤做什么,福气是自己攥住的,机会也是你自己把握的。[掀开茶盏盖子,拨了拨浮绿,小啜一下才漫不经心地开口]外头人人称道,椒房养出白眼狼如周巧。你说说,是委屈你了么?孤好再为你做回主。
·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起身后,慢慢立到一旁,目光与人相及时露出一个笑】若非皇后殿下时时提点日日照拂,妾即便几辈子也未能修来如此福气,还是应多谢殿下。【这才抬手摁了摁鬓角】再者……【眼珠儿转了一圈,仍是笑】外头闲言碎语如何能入殿下的耳?妾跟随殿下多年,这颗真心是时时刻刻在这椒房殿,在皇后主子身上的,【眼角一垂,话一涩,好像还真有那么几分委屈】殿下同妾多年情分如何却教旁人三言两语挑拨开来?【朝人欠了欠身】妾今日此行正是为了当面叩谢殿下恩泽,若殿下执意不受,妾日后未免于心难安,也颇觉辜负殿下的赏识。
·
皇后·梁秀
椒房殿
[拿一根银簪去鎏金三顶铜炉里拨弄香料,垂着脑袋,只露着一截白玉似的颈子,一对平和的眉峰一动不动。话也温和了些]你和拂玉原是我最爱惜的,多年主仆情分孤以为比旁人都要亲厚。[扬了扬尾声]孤也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东西六宫也不差你一个。可孤这心里有惑,椒房会不会人人以你为首生了异心,还以为孤也很是欣慰。[瞥见星星点点的泪光,没有要慰问。将簪子递给她,是要她来点香的意思]是皇后受周才人的拜礼,而不是受巧儿叩拜。[双手浸入水里,拿帕子来拭手,过了约莫半柱香时间突然想起来似的]才人位算是破例了,哪个周姓?
·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双手接过银簪,应一声“是”后才跪去香炉旁。试了一试炉中火候,挽起袖口不使碰着了,才又执银簪拨了一拨】火伞高张,殿下应当心着身子,莫要中了暑气才是。【轻轻拈取安息香香丸,优雅舒缓地搁在云母片制成的隔火上,借着炭火微微熏烤,不多时便香风袅袅,低回悠长。侧身面对人,这时面色已很平静了】人心难测,殿下不怪罪妾,如此,便又是妾的福分了。【抬手试香,火势过旺,香味浓烈,取起隔火,加灰再焚】妾仍为您点的安息香。【听得最后一句时面色骤然不大好看,抬眼看了梁,又将眼光游移到拂玉身上。仿佛被香熏得晕乎了,强压下一口气,面上不由升起一片霞红,极为小声的一句】殿下晓得妾不是个识字的......【就跪了半柱香,脸上烫呼呼的,双手却仍是冰凉】陛下本欲赏妾御女的位分,后来见妾是跟着殿下身旁伺候的,全托殿下的福,才破例封妾为才人。【话一顿,静默了有大半晌,垂首对人】殿下,是披香阁周氏的周,周巧儿的周。
·
皇后·梁秀
椒房殿
[眼风落到香炉里,隔着袅袅轻烟也看不真切她的脸,略是嗅了嗅,笑道]现下的巧儿依旧是巧儿,往前孤最爱惜的。[颇有感概]是啊,人心难测,孤自问坐着椒房多年,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是你飞上枝头。[从窗口看一眼外头,碧檐挂了斜日愈发毒辣起来。搭在拂玉小臂上,绣履踏下座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看过一眼就往里走了]披香很好,周才人也很好。礼成了就回去吧,走出椒房的门便再不是孤的巧儿了。
·
才人·周巧儿
椒房殿
【平和地仰起头,一路目送人的背影,直到人将要踏入内殿前,才张了张干涩的唇】巧儿往前的路都是由殿下决定,往后,便要周氏自己走下去了。【磕了一个响头】椒房别后,巧儿不能随侍左右,还望殿下珍重凤体。【最后用手试了一试香,觉着香气宜人,一切都妥当了,才自己撑起身子往外走。一出椒房银蝶便迎上来,她正待说什么,仿若卸了力一般抬手打住】乏了,回吧。【看了她一眼,半句话不说,只掐着她纤细的腕子一步步往披香走。后来将近门口,抬首望去,只见夕阳沉了,再一合眼,只闻有一只雁在天边叫着,凄清的一两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8 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