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8贴子:45,001
  • 17回复贴,共1

【亚易】《常人不能理解的痛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微虐be短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9 14:20
    已完结。跳进坑里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9 14:21
      有那么一天吧,慎忽然来了。
      无声无息。
      “易,我要离开了。”
      卧在躺椅上的剑圣表情仍然淡淡的,端茶的手平稳有力,自然无比。
      “多久回来?”易轻抿了一口茶,抬头。
      “若是不出意外,百年后你也许能在打仗的时候,在什么地方看见一小堆土,那就是我。”
      嗯?
      “原来暮光之眼也会开玩笑。”
      易的脸上显出一丝笑意。
      “这不是重点,前辈。”
      慎盯着他,态度严肃。
      易却只是默默仰头,喝空了杯中的茶水。
      “说吧,什么事?毕竟前辈都叫出来了。”
      慎只是默默的看着他,良久:“刚才不是玩笑。”
      “我要离开艾欧尼亚,跟一个人一起。”
      “嗯”易闭着眼睛,瘫在椅子上。
      “所以?”
      这天真热啊。剑圣躺在椅子上闲散的晃来晃去。
      慎忽然有些说不下去,易不清楚他是口渴还是别的什么,当然,无论慎接下来说什么,都绝对不是自己想听的。
      一会,慎再次开口,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请以后,易大师独自驻守一方。”
      易歪了歪头,不去看他。
      “慎,你认真的?要离开艾欧尼亚?”
      剑圣忽然跳了一个话题,这让年轻的忍者有些懵,很久才反应过来,说,“是。”
      慎以为易会先不敢相信,会先愤怒让他自己驻守一方边境。
      “那均衡教派,不要了?”
      慎听不出易话里的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9 14:27
        修改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9 14:27
          “均衡,自有师兄处理。”
          闻言,易站了起来。
          轻轻瞥向不远处墙上的佩剑。现在正是夕阳,大片大片泛着暖意的夕阳自窗子洒下,映在那把通体翠绿的剑刃上的光芒反射到整个小屋里,
          蓬荜生辉。
          那把佩剑,离易很近。
          易睁开双眼,流水般清澈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慎,那一瞬间闪过的愤怒和悲伤浓重而压抑。
          “但是,师兄做事张扬,生性懒惰..”
          忍者忽然撒不下去谎。可想到索拉卡大人派的任务,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无奈之下,只得握紧双手,攥紧拳头。
          “所以....”
          他话尚未说完,另一道声音便响起。
          “所以,你希望我先助你一臂之力,不,是永远,毕竟我不会死。”
          易头一次,对小辈说话这么刻薄,头一次对别人说话这么刻薄。
          直白的,一分情面都不给。

          慎明显一顿,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只能干站着。
          说这句话的时候,易莫名想起了亚索。
          那次也是他自己驻守一方边境,
          打完仗,亚索就没有了。
          这次又要他自己驻守一方,那么,


          又要带走他身边最爱的谁?


          心,似乎碎掉。

          又好像是释然了。

          因为心里一片轻松。
          这次自己再驻守,不会有问题了,因为,因为……

          因为他已经没有重要的人了。
          怒火伴着释然一同汹涌。
          易看着慎,自嘲的笑了。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多么可怜啊,一代剑圣,支持他驻守一方边境的力量,除了守护艾欧尼亚,更多的居然是,了无牵挂。
          因为了无牵挂,所以可以去玩命拼杀,没人管他的。
          因为了无牵挂,所以可以不担心家人,也没有家人。
          因为那个爱他的人已经因为自己死了,所以,可以,
          了无牵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9 14:47
            只看到易一丝残影,与那翠绿眼睛,便被它的主人摁在地上。
            “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以放弃国土放弃同门?嗯?”
            易轻轻的问着,却一拳抡在了慎的脸上。
            慎只是注视着易,不做言语。
            “家国情怀被狗吃了?”
            怒火已经占领心房进行压倒性胜利。
            “该死。”
            夺目的红色忽然映入眼帘,随即到来的是沉稳有力攻击。
            李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脚
            “李青!”
            易的声音忽然悲伤起来。
             “不要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李青扶起慎,慢慢讲。“这还是你自己说的嘛。”
            一抹欠揍的笑脸重新挂在瞎子的脸上,不复刚才的深沉。
            “对。”
            影流的主人自黑暗而来,不知何时已经双手环胸站在了慎的旁边,低低吟笑着,接了李青的话茬。
            “为了小我舍弃大我,人之常情...”
            “没有多少人向大师您一样——为了国家能舍弃所有。”
            “劫!”慎呵斥道。
            劫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毕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嘛,
            谁都清楚,当年疾风剑豪是怎么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9 14:53
              只看到易一丝残影,与那翠绿眼睛,便被它的主人摁在地上。
              “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以放弃国土放弃同门?嗯?”
              易轻轻的问着,却一拳抡在了慎的脸上。
              慎只是注视着易,不做言语。
              “家国情怀被狗吃了?”
              怒火已经占领心房进行压倒性胜利。一阵恍惚之中,易抬手朝墙上的剑刃一伸,剑立马飞到他手中,易二话不说,直直往慎脑袋上刺去,慎却注意到,易的眼睛已是腥红。
              “该死。”
              慎绷紧全身,他感受到易的杀意。
              易快被逼疯了吗…

              夺目的红色忽然映入眼帘,随即到来的是盲僧沉稳有力的攻击,
              李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掌打歪了剑刃,剑身斜斜刺到地上
              。“李青……?”
              易清醒过来。
               “不要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李青扶起慎,拍拍手。“这还是你自己说的嘛。”
              欠揍的笑脸重新挂在瞎子的脸上,不复刚才的深沉。
              “不错。”
              影流的主人自黑暗而来,不知何时已经双手环胸站在了慎的旁边,低低吟笑着,接了李青的话茬。
              “为了小我舍弃大我,人之常情...”
              “没有多少人向大师您一样——为了国家能舍弃所有。”
              “劫!”慎呵斥道。
              劫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毕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嘛,
              在座几位谁都清楚,当年疾风剑豪是怎么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9 15:03
                楼主下面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7 15:32
                  你是魔鬼么?!(iДi)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1 23:26
                    “好了,”
                    慎闻声抬头。
                    易脸上已经重新挂上了往日的柔和笑意。
                    “就算是为了刚才揍你的那一拳,这个事我帮吧”
                    站在一边的剑圣忽然开口。那一刻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守护,凄苦,沧桑,绝望。
                    好像都化作了泡沫。
                    可其实,什么都发生了。
                    还勾起了易某些不好的回忆。
                    李青和慎同时皱眉。
                    “不要勉强自己。”
                    易的闲暇时光本来就很少,一年中几乎全部的时间是在各个地方奔走打仗。
                    毕竟自己独自守护着一个边境啊,天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今天能看见易,其实,很难得。
                    艾欧尼亚的平和,永远是留给那些百姓。
                    现在站在这里的三人,即使是劫,也都是参加战争的。
                    可那样人数还是不足。
                    “放心了,老瞎子。”
                    反正我已一无所有。
                    早在多年前便无所畏惧、
                    十几年前的那天夜晚烽火连天,漫漫火光照亮天空如同白昼。
                    那会瞎子说,“这光芒简直要把我的眼睛亮瞎了、”
                    易没接他的话茬。
                    不远处的士兵呼喊着易的名字,附近遭受战火洗礼的城镇已经破败不堪。
                    普通人哭泣着求救。
                    那会,很忽然的他忽然想起亚索。他狂妄又潇洒的爱人。
                    那个没脑子的家伙,会不会在火海中用御风剑术啊..
                    亚索有脑子的,战场老手的老情人这样想。
                    果然,一会传来的战报中,
                    亚索那只小分队被堵在一处城镇。
                    阴险的诺克萨斯人在周围燃起大火,身为主力的亚索完全无法施展拳脚,友军则因为大火无法支援。
                    即使隔得那么远,易似乎也能看到那火光冲天。
                    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好像亚索就死了。
                    士兵在呼喊他的名字。
                    只有一个选择。
                    易毫不犹豫的转头,朝刚才呼喊的士兵位置飞身而去,并砍掉了企图偷袭士兵的一位刺客的头颅。
                    手握剑刃那一刻光芒加身,耀眼的绿色光芒伴着杀戮,却如希望之光,照亮大家满是血污的脸,全是伤口的心。
                    唯有光芒之下的黑暗,落下了不知名的泪水。
                    后来,火,燃尽了周围的一切没有支持的燃料,便慢慢熄灭。
                    敌军带着略显惊恐的步伐,飞速撤离。
                    一切都静寂的过分。
                    啊。
                    对不起。
                    易回归时看见的只有一把疾风剑。
                    上一次看见它的时候,正被亚索拿在手里随意的砍刺着一棵大树上的树叶。
                    剑上的流云花纹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这次再看到这把剑,
                    剑身上的流云花纹被灰尘掩埋,再也看不出往日貌美。
                    剑圣抬起手,轻轻一抹。
                    疾风剑似乎又光芒四溢了,又似乎没有。
                    它的主人据说最后死相十分难看,被大火烧的嘎嘣脆,收拾战后残局的人员只单单一碰,就化为飞灰。
                    易抚摸剑身的手抖了抖。
                    他没敢去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2 21:04
                      天啊更新了啊啊啊
                      你是天使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2 21:08
                        “因为,你是无极剑道的继承者。”
                        “因为,必须有人抗下一切,让单纯的人更好的活。”
                        “因为,有力量,便不能逃避和力量相生的责任。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能避免的事情。”
                        比如我们,无极剑道的弟子,均衡教派的忍者,就是为此而生啊。
                        原来师父每天都会对自己重复一遍这些话。
                        如今,要自己开始重复了。
                        真是老了。

                        后来那些事谁也没有提起。
                        无极剑圣因此消极了很久,久到政府都以为这位剑圣也终于疲惫,打算归隐深山再不复出,而慌张的再次迎战时。
                        外貌年轻的剑圣披星戴月,跋涉山水手握剑刃再次站立高山。
                        拼杀时永远奔跑在最前方,耀眼的颜色宣誓着恒古不变的守护。
                        光彩四溢的剑,似乎有无上力量。
                        如同他浑身的荣耀一般,
                        谁都明白这个男人内里已经开始腐败。
                        可是没人会在意的。
                        政府不会
                        百姓不会
                        他的同伴也不会
                        政府只要剑圣庇护他们就好
                        百姓也是
                        同伴只会表面上关心罢了。
                        易的一生,似乎就是为了守护这片古老的国都。
                        穷极,一生。
                        “所以,说要走都是骗我的咯?”
                        易戴着护目镜,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的声音轻轻的。
                        “是,前辈。”
                        “哈哈,真好。”
                        暮光之眼可不能随便离开嘛,我可是犹记上一代暮光之眼的无量风光。
                        看着易和他们打着哈哈准备赶他们走。
                        一直站在屋外的一棵青竹上,瞭望远方的劫嗤笑了一声。
                        “原来传说艾欧尼亚的战神,是个胆小鬼。”
                        易的动作一顿。
                        “连喜欢的人的转世,都不敢去找。”
                        毕竟那么多年,亚索就是死了也早该转世了。
                        易只是苦笑了一声,
                        “你说的对,无极剑圣就是个胆小鬼。”
                        他是那么想念亚索。
                        却又不敢去找。
                        “无极剑圣啊,这个称号永远是个悲剧,跟他在一起的人永远没有好结果。”
                        溢满沧桑的话语。
                        成了那天四人短短的相见的结束语。
                        最后,谁也不知道易怎么样。
                        去没去找亚索、
                        只是每次开战,
                        男人永远自远方而来,
                        跋山涉水,披荆斩棘,
                        却又披星戴月而来。
                        永远永远的,为这片国都挥舞剑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2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