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7贴子:45,001
  • 7回复贴,共1

【原创/短/完结】我能做的只有一碗泡面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亚易 我能做的只有一碗泡面
一篇很神奇的文,现代paro
小有名气的同人大大亚索,ASMR者易
注:ASMR详情百度,这里不是很好解释x
上午的发现了bug...所以重发一遍orz


回复
1楼2017-08-14 14:43
    零,去超市买泡面其实是种艰苦卓绝的工程,如果可以还请泡面君飞到家里吧。


    门铃声嘹亮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易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慢腾腾地起身下楼。
    不情愿地打开门,果然是那位嗓门和门铃一样嘹亮的房东大妈。
    “喂你,是叫易吧?住在楼上对吧?”大妈/叼着烟头,一星半点的唾沫星子从嘴中飞出。
    “啊,是的。”易把眼镜拿下来,用衣角擦了擦。“房租我是按年交的。”他好心提醒了一句。
    “啊啊啊这还用你说我当然清楚。”大妈满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喏,我是给你介绍一位邻居的。”
    “喂,那个谁,松果?来见见你的室友。”
    一个扎着马尾的青年侧着身从大妈和门框的间隙中挤了进来,蓬松过头的马尾在他脑袋后面炸开,看着就像是一个有点黑的松果一般。鼻梁上贴着一块创口贴,里面白色的体恤衫与外面的牛仔风格衬衫搭上牛仔裤。透露着一股都市青年的中二气息。
    怕不是个中二病吧。易绝望地想。
    “亚索。”松果,啊不,亚索开口说到。
    “易。”易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一旁的大妈大声答应着楼下凑四人的麻将局,把烟头扔在房间外的地上,踩上两脚,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便下楼了。
    易则眼疾手快地关了门。一面咳嗽,一面手在空中晃来晃去驱逐烟味。亚索则饶有兴趣地参观房间。
    “虽然知道是复式的房间,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大啊。”
    “咳咳咳,先说好,整个二楼是我的。同时,一楼归你。平时只有厨房公用,没什么事的话尽量不要到楼上找我。行了,也就这么多事。以及,欢迎你,亚索。”
    “谢谢,还请多指教了。”


    回复
    2楼2017-08-14 14:43
      波洛领结长这样x
      参考文豪野犬太宰治


      收起回复
      4楼2017-08-14 14:44
        贰,感冒是吃泡面没法治好的,当然,吃药喝热水其实也没什么用,真的想好请多做运动。
        “啊,天空是如此的灰暗。路上的一切都蒙上了灰一般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沉重感,太阳的光芒似乎也完全被夺去了,被疾风剑豪内心的那个名为绝望的黑洞......”
        键盘哒哒地响着,亚索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舞动着。偶尔声音突然停下,伴随一声沉吟,delete独自节奏缓慢地被敲打。之后便又是一阵键盘的交响。
        亚索,现主要职业:大学生。副业:某知名游戏公司某拳头出的某联盟游戏的知名同人大大。
        历经了一周没有更新的日子后,不愿透露姓名的亚索先生便被粉丝们联手追杀。
        比如被一些认出ID的大神粉丝追的满峡谷乱跑,比如贴吧粉丝私信催更不厌其烦,再比如qq空间刷个动态下面都是一排:“风风今天更新了么?没有。”这样整齐的队形。
        好吧,亚索终于扛不住粉丝们热情的压力,决定了今晚的更新。

        胯下生风:
        今晚更新。

        评论:
        落叶归根:很期待啊,毕竟这里是疾风剑豪情绪最压抑的一部分了,一定要写出那种绝望啊!
        小迷妹:还想起来更新啊,哼,有了XOL就忘记自己的坑和粉丝。哼。


        但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亚索先生也不是想要故意拖更的啊。
        只是因为,作为情绪集中爆发的雨幕中的一场戏中。亚索本人并没有体会过那种被水淹没不知...啊不,被雨淋到痛哭流涕的感觉。
        永恩是一个尽职的哥哥,所以亚索从来没有担心过会被淋雨的感觉。虽然多背一把伞在年幼的时候确实有些累。
        所以说啊...这个地方到底要怎样处理啊...
        莹白的屏幕散发出有些惨淡的白光,映在亚索的脸上。多日未仔细打理的面容有些憔悴,胡茬在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
        某种意义上的颓废大学生啊亚索。
        突然白光刺划进亚索的眼底,紧接着便是低沉有力的雷声。
        居然,下雨了啊。
        亚索拉开窗子,雨清脆的脚步声敲击着地面,奏着轻快的小调。
        这倒是让因为卡文而产生不悦的亚索稍微放松了心情。
        随意穿上一件尚能称得上干净的衣服,亚索决定亲自体会一下被雨所淋的滋味。
        抬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表。亚索暗暗揣测道。
        “九点了么,那易应该已经准备洗洗睡了。”
        于是他放轻了脚步,慢慢向着大门方向走去。
        “什么嘛...好像我是窃贼一样。”亚索在心中默默吐槽自己,于是故意伸展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不知道是和谁赌气一般地摔门而去。
        易从楼上探出了头。
        “青春期的孩子真难猜啊。”

        正是初秋,一场不是很大的秋雨适时款款而来,暧昧的秋雨不大,但也并不是像春雨一般细腻,褪去了夏季的狂躁,秋雨便如同暧昧缠绵悱恻而又有些内向的情人一般。
        雨点舔舐着亚索的衣服,从肩头缓缓地向下渗透着,一种莫名的忧郁从亚索心底里蔓延着。雨点亲吻着他,从额头,到鬓角,到脖颈,到灵敏的指尖。雨雾也慢慢散开。
        亚索被水所包围环绕着,绵和却暗含寒意的雨渗进百骸,似乎忧郁的种子在他的身体中生根发芽,他仍然站在雨中,被悲伤,绝望所困住了,他甚至不能动弹,肌体的完全放松暗示着就连站着也会异常的劳累。
        “这就是...那种绝望么...”
        很累,假使没有什么信念支撑,也许会想就这样随着雨,化成一滩,流进肮脏的下水道,然后再也没有谁会记得————
        “嘿!你在干嘛。淋雨?”
        有些耳熟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亚索僵硬地扭头看去,自己刚刚有些熟络的室友,一个比他大上好几岁的家伙 叫醒了他。
        “老子就是想淋雨怎样?”卡文了心好累。
        “淋淋雨取材!取材啊!懂不懂?”真是谢谢把我叫醒啊,要不明天会有流浪汉在雨中睡在街头的头条呢。
        “哦,取材啊。”易想了想,拉着亚索进了楼,一路上到天台,随意地靠在栏杆旁边。笑着看向亚索。
        “这里取材也可以吧,淋雨的感受么?”
        “是啊反正淋雨就行。但是我觉得这场雨不是我想要的那种。”
        “瓢泼大雨?夏季的那种?”
        “是啊是那种,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雨,恐怕人物在这场雨里就已经崩溃了啊...”
        “亚索。”
        “嗯?”
        “我们改变不了天气,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运行轨迹,所以那些架空的设定我们只能去猜。那些人物的背景我们无法经历,那些会有的场景我们无法去体验,所以我们只能在心中去体会。假想你是那个人物,你会怎样?”
        “...绝望,悲痛,愤怒,然后收拾心情,沉重地再次踏上追寻真相的路。”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吧。”
        “是啊,真是谢谢您的心灵鸡汤了。”
        “哎呀哎呀不用客气,年轻人就是稳不住啊。”
        于是这两个人就在天台上,在雨中愉快地聊起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话题。
        正如他们所愿,两个人一起重感冒。
        蜷在沙发里提前拿出了暖炉还拿出了棉被的两人,认真地听着天气预报,然后相视一笑。


        回复
        5楼2017-08-14 14:45
          叁,其实泡面是日常,就像这篇神奇的日常文一样,就像作者的拖更一样都是日常。
          早上睁开眼睛,细碎的阳光并不能刺痛眼睛,反而会轻声叫醒彻夜沉睡于黑暗的眼睛。易把半掩的窗帘拉开,伸了一个懒腰以开启这一天。
          易一向是个规律的人,虽然被亚索吐槽是老头子一样的作息,易在心底吐槽了一番后还是依旧坚持着自己多年来健康的作息规律。早上有时会去晨跑,也会兴趣使然地去公园舞剑。事实上他对无极剑法的相性极高,有人曾对他说过,是无极之道选择了你。
          晨练结束之后,易回家做早饭。他轻手轻脚地开门,在换了衣服进厨房后还悄悄带上了门,以确保更好的隔音效果(事实上根本不会有任何用处),以免打扰到他的小室友——在那天碰巧被亚索撞到出门晨练的时候,易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平日里见不到亚索——他们其实是有时间差的。所以易平日中在【正常时间】中的举动声音要小很多。
          一边这么毫无目的地瞎想着,易一边煎着鸡蛋,在边缘有些金黄的时候便把它盛了出来——他偏爱吃这样有些嫩的,想想看,华润的蛋白和温暖美味的蛋黄,咬下去的一口便会让香气四溢——回过神来,易这才发现盘子里是两个。
          啊,已经有了做两份的习惯了啊。
          易这么想着,叹了口气。自己并不能把很有可能刚睡觉的亚索叫起来,但也不能放任这双份的早饭就这么冷掉——天知道它会变得多难吃,食物的热量还是会有增味的作用的——所以,伪·颓废大叔·人妻·易陷入了世纪难题。
          手指无意识地叩响着桌面,易丝毫没有想到思考的时间其实也是在糟/践食物。
          “咔哒。”一位实力cos贞子的人物从亚索房间走出。
          “早啊。”
          真是早啊“但是我是不是应该说晚安。”
          “...对话和心理反了吧?”
          “其实这是夜宵吧。”哎呀抱歉,要一起吃早饭么。
          “算是吧...易你今天睡懵了?”
          “我可能习惯多做一份了。”
          呜哇这记直球!易抬起头,看到亚索眼中的阳光,屋子,那份“顺手”的早饭。
          还有自己。
          “额...我会努力起早一点的。”亚索别过头咳了几声,拉开凳子坐下。
          “我喜欢吃老一点的煎鸡蛋。”
          “年轻人给我有点朝气啊。”


          回复
          6楼2017-08-14 14:45
            肆,熬夜是一码事,它有一定可能让你感觉愉悦,但是失眠是另一码事,这之间的差别就像是你想吃泡面和不能吃泡面之间的差别。
            钟表哒哒地响着,亚索从莹莹的屏幕前抬起头。
            都凌晨两点多了啊...
            亚索低声嘀咕着,和易相处的时间越发地拉长,他也不由自主地慢慢与易那退休老人一般的生活作息贴近。虽然还不至于十点准时睡觉,五点准时起床,不过也很久没有通宵了,就连熬到三点之后都鲜有。
            把发圈一把抓下,亚索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蓬松的头发令他感到稍许的欢畅,拿起睡衣走向浴室,打算在睡觉前洗一洗。
            半个小时后,空调嗡嗡地响着,钟表的声音被无限放大,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叫嚣着疲劳与罢工的念想,松软的睡衣也令人感到舒适。
            换言之,亚索在这样舒适的外界条件下,在身体要求休眠的情况下,精神却越发高昂。
            简单的说,他失眠了。
            “哈?失眠?不是因为你刻意熬夜么?”
            易把盛着早饭的盘子放下,拉开凳子坐在亚索的侧面。
            亚索揉了揉眼睛,眼底的疲劳和有些发青的黑眼圈都忠实地表现了主人的休息不良。
            易挑了挑眉,随即专心消灭自己的早饭。
            “易,”亚索缓缓开口,沙哑的嗓音显出几分病态,“你有办法治一治失眠么。”
            “...不如试一试ASMR怎样,这个倒是很有效喔。”
            “唔...”亚索盯着自己的盘子,半晌,拿起了牛奶几口喝下,含糊不清地嘟囔说:“我会试试的。”

            在x站搜索ASMR,亚索差点被满屏的奇怪封面吓到。想了想,最终觉得易那种老古董不会是喜欢那种色/情视频的人,亚索强忍着翻了下去。
            突然,一隅水墨画冲进了他的视线。
            这是什么?
            怀着好奇,亚索点入。
            带上耳机,点击开始。
            电器运作的滋滋声传来。没过一会,一个温润的男声响起。
            愿你能享受一个安睡的夜晚。
            而后,男人轻声地吟着不知名的小诗,他的声线带着亚索进入了一片汪洋。
            亚索似乎是他的一名船客,随着男人声音的起伏缓慢地随着波涛起伏。
            那声音轻轻舔舐着他,从耳垂,再漫进脑中。
            温文尔雅的声音霸占了亚索所有能够思考的空间。
            真是好听啊。亚索这么想着。
            没准会溺亡在这温柔中呢。
            随着男人声音的轻抚,亚索终于陷入了沉睡。

            “早上好,昨天晚上睡得怎样?”
            亚索笑了笑,说道:“还不错啊。那个A...啊,AMSR还是有点效果的。”
            “那真是太好了。”易嘴角上扬,把早饭摆好。
            先喝上几口牛奶,亚索又将战场转移到面前的盘子里。
            只是总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亚索想了想,最后还是把这话跟着食物一口咽了下去。

            又是深夜,时针缓缓走向了X。
            亚索可以确定,这是他多年来最早睡的一次。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up主的其他音频。
            愿你能享受一个安睡的夜晚。
            男人沉稳地说着惯例的台词,展开了夜晚安魂的序幕。

            也许我上瘾了。亚索绝望地想。
            在持续听完了半个月后,那位up的空间几乎被亚索翻了个遍。
            亚索甚至把签名改为了“今天他更新了么?没有。”
            然而众粉丝表示拖更大王你也有今天。
            更有不少粉丝开始yy亚索和“他”的同人cp。
            哇,世道是真的险恶。亚索冷漠。
            总之在有些微妙的熟悉感中,亚索每天刷新绝对是必然的事情。
            同时亚索也会将一些听了部分就睡着的重新在清醒的时候再听一遍。
            “啊,在最后结束前顺便说一点自己的私事吧。今天很高兴。有了一位新的室友。不过看上去像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啊哈哈。终于也算是有了同伴。谢谢你听我的这些额外的碎碎念。那让我们在下一个夜晚再次相会吧。”
            等等?这个好像有点巧合?
            亚索返回界面,看了看发布时间。
            自己搬进来的第二天。
            不会吧。这么巧么。

            “易,你稍微压低一点声音?”亚索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在餐桌上提出了这个大胆的要求。
            “这样行么?”易压低了声线,悄声说道。
            “是你是你就是你!”亚索激动无比,瞪大眼睛。
            “我们的朋友,小哪咤?”
            “易,你是不是也录ASMR?”
            “啊,是啊。”
            “ID是无极大师?”
            “...啊哈哈哈不会起名啊。”
            易把手搭在后脑,企图以尴尬的笑声掩饰尴尬,随后却被身边灼热的视线紧盯不放。
            这是什么意思?
            马上他就知道了答案。
            “易啊原来是你啊我要拿手机把你声音录下来天天放!”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偶然收到一位小迷弟?
            易皱眉思索着。


            回复
            7楼2017-08-14 14:45
              伍,你知道怎样吃泡面最好吃么?用心做,用爱吃,身边还要有你。
              在易的不懈努力之下,亚索成功地被扭转了生活作息,永恩对此表示非常感谢和欣慰。
              至于ASMR亚索是不再去x站上听了,毕竟身边就是原作者,这也为他后来厚着脸皮闯进易的房间提供了条件。
              当然,易也一定程度地发生了因亚索而产生变化,比如做饭时会做两份,添置日常用品会添两份等等。刚开始易还会用“只是顺便而已,顺便。”这样的借口来告诉自己,不过后来就渐渐成了“就这样吧我习惯了管他呢话说这个天蓝色的很配亚索。”
              这种相处模式好像哪里不太对。
              尽管他们谁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
              “哐。”亚索把筷子摔向盘子,不顾盘子哀怨的抗议声说了一句“我吃饱了”就回屋去了。
              “青春期的孩子真是难懂啊。”易这么感慨着,开始收拾碗碟。
              牙白!亚索回到屋里,迅速转身靠上门,任由不知名的什么情感席卷自己,而后慢慢无力地顺着门坐下,把脸埋进自己的双膝。
              因为对方的声音就会兴奋异常,对对方的照料家务的行为感到了幸福,在看着对方时会感到莫名的慵懒,在肌体不经意碰撞时会格外激动。
              啊,这就是言情少女们所说的恋爱的感觉吧。
              不,亚索,你要镇定啊!那只是个颓废大叔!
              于是亚索站起身,在心底里为自己打了打气,拉开了一道门缝。
              他没有系围裙,在洗碗时只能额外注意自己的衣服不会被溅湿,因常年锻炼而苗条的腰肢随着动作颤动着。
              “啪。”亚索把门甩上了。
              冷静啊亚索!你要冷静!那个大叔只是身材比较好而已!
              亚索一边拿着卫生纸,一边如此安慰自己。
              “啊,亚索,等下我做个水果拼盘,过来吃。”
              啊啊啊啊冷静点亚索!!他,他只是声音比较好听!只不过是声线比较苏么!没关系的!我才不会就这样屈服的!!!
              亚索悲伤地发现卫生纸用完了。
              镇定啊亚索!你说的这些只是皮囊!看人要看他的内涵!不要这么肤浅!
              亚索拉开门,慢步走向餐桌,拉开凳子坐了下去。
              易已经把拼盘摆上了。
              他的衬衫拉开到第三个扣子,还有一两滴汗珠从脖颈处滑下,易撩了撩刘海,而后像是被亚索盯得有些不适,易微微皱眉,转身偏过头轻笑,“亚索,怎么了?”
              冷静?不存在的。
              迅速地站起身,亚索拉住易的领子向他贴近,两人的嘴唇一瞬间触碰,而后又紧贴在一起。
              “易...”亚索松开,有些歉意地向旁边挪了挪,“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亚索抬起头,直直地看向那双碧绿的眼睛。
              出乎意料地,亚索被一把拉了过去。
              唇碰撞在一起,亚索感到易的舌轻松撬开了自己的嘴唇,舌尖撩过亚索口腔中的每一个细节,最后与亚索的舌纠缠在一起。
              良久,易退出,两人之间拉开了一条暧昧的银线。
              温热的手搭上亚索的脸,他看着易的嘴一张一合。
              “啊哈哈,这种方式追女生可是不行啊,都强吻了怎么能不深入呢。”
              “追你够吗。”亚索晕乎乎地来了一句。
              然后他看到易嘴角愉快地扬起。
              “够了。”
              “因为我喜欢你。”
              我真的恋爱了。亚索如此愉快地想着。
              END


              回复
              8楼2017-08-14 14:46
                以上x
                PS如果能及时写完作业的话应该还会有一个小番外,,,


                回复
                9楼2017-08-14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