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太宰吧 关注:9,200贴子:15,207
  • 11回复贴,共1

all太宰【原創】無誌之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既然都是歐了,那出現什麼就當作是驚喜吧。

(圖源自伊莉,#2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14 19:02
    零、端书
    曾经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与一个人的第一面是开启一本小说的开卷语,之后的相遇都是反覆的撕去前面的章节。读到结尾时,前面的故事也就什么也不剩了。
    我记不得那个人的第一面,因为我当时饿得什么也看不清。馆长还在一如既往的向经过的看客扯着嗓门,吸引他们将自己同情的目光留给我们这些不正常的怪胎。
    馆长粗糙的声线传到我耳中已经变成一团杂乱的棉絮,双眼饿的发昏,像是隔着废弃的宅邸里沾满灰尘的色玻璃看着外头的万事万物。
    馆长怒骂着要我们展示自己的伤口、异变的皮肤或是多出来的肢体。
    我早已丧失了数日子的概念,我只知道我的这一头白发如果今天能给馆长带来足够的铜板,日落之后说不定就能讨到些残汤剩饭。
    我开始计算日子也是从我加入大家的那天开始的。那天,一团黑色的火焰席卷了这个破败的怪奇展览馆。肃杀的烈焰卷过之后,我如同灰烬下的野草,星碎的余火就足够抹杀这条廉价的生命。
    然后,黑色的火出现了。
    向往着毁灭的死亡之火,在我身侧响起了清脆悦耳清脆悦耳的铃声。
    它说,跟我来吧,少年。
    明明是死亡的黑炎,却散发着生命的温暖。
    在那天被那个人救起之后,我每天都会暗自算着日子。因为我觉得能够遇到戏团的大家如同梦境一样,即使发生了那场灾难,我还是持之以恒的计算着每一天。
    即使被戏弄,被他用惯用的轻浮语气嘲笑,说自己像个每天写日记的小学生,我还是每天记着日子。
    或许,我只是想向那个人证明些什么吧。
    纪录这个将被撕碎的故事集结在一起的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14 19:10
      图是官方的,这篇文也大概是这样的故事,架空马戏团的太宰中心。
      基本上想什么写什么,如果有小伙伴留言要加国太或芥太什马的cp,会在不影响剧情发展的前提下码下章。


      为了根治懒癌,也为了感谢文库出了文野的彩封(但是钱包君就因此杯具惹),又捡起自己的烂文笔了(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8-14 19:25
        第一手记、
        “我想到了一个招数,那就是扮演滑稽的角色来逗笑众人。”





        在我还没正式成为戏团的一员时,我和一个穿着很像黑色之火的家伙打了一架。


        他对于我把他误认成黑色之火感到恼羞成怒,冷嘲热讽的说着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刚在地狱边缘走ㄧ遭的我也没多想,直接跟对方扭打成一团。





        在医务室又险些过一回奈何桥之后,我才从与谢医生那边听说了那个模仿黑色之火的家伙叫做芥川龙之介。



        跟我一样,是被黑色之火从彼岸带回来的人。





        芥川似乎很景仰黑色之火,不仅擅长的刀术是拜师于他之下,也曾经想踏着他走过的路跟他共同演出。只可惜一腔热血打在棉花上,被对方忽悠过去了。而芥川那该死的自尊心以及对黑色之火的崇拜两相作用下,也不好意思再去向他旧事重提。


        除了在某种意义上属于非自愿接触的芥川跟与谢医生以外,副团长国木田独步也是我刚接触戏团时认识的人之一。



        他是一个一板一眼的人,不仅自己做事一丝不苟,戏团表演时的时程表跟相关的琐碎细节都是国木田先生负责打理的。


        国木田先生随身携带一本手帐,封面用端正的楷书写着他所奉行的准则,活在自己所命定的“理想”之路上。他待人处事的态度像时钟的秒针一样,分毫不差。


        也正因为这样,国木田先生其实被戏团的大家信赖着,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都会下意识的想到他。


        他是个强大的人,我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特别是看到他居然治得了那个麻烦的芥川。


        但是国木田先生最让我敬佩的不只是他治得了芥川这点。





        他是黑色之火的搭档。


        是助长野火的风。



        我来到戏团的时候没来的及看两人合作的演出,但是据说,只要两人合演的场次,那天的票往往一早就倾售一空,表演时更是一位难求。




        再之后,更是没机会悠闲的看两人表演。




        *




        要加入剧团的新人,首先必须将戏团全部的工作都熟悉一遍,不仅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也方便熟悉自己在戏团里的专长。


        与谢野晶子医生那边我实在是敬谢不敏,但是因为每种工作都要做过一轮,我只好折衷一下,帮忙搬运医疗器具。虽然还是经常受到死亡治疗的邀约。


        江户川乱步先生是戏团名义上的杂耍演员。虽然听说是整个戏团除了团长之外年纪最大的,但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平时不是坐在旁边吃点心就是在打瞌睡,大家也都由着他去。


        被乱步先生以碍事的名义赶出去之后,我就去找了魔术师宫泽贤治。他是整个戏团里最小的成员,虽然一开始想要成为驯兽师,但是在他险些把戏团里的动物弄得半死之后就被国木田先生强制要求转职。


        看到贤治是怎么对付没有乖乖从帽子出来的兔子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会刻意不让他接触到戏团的其他动物。




        至于芥川,当我进到他的休息室看到散落一地的黑色之火的肖像画时,我们难得的达成了协议。



        谷崎润一郎前辈算是戏团中,心境跟我比较相仿的人了。我没办法像谷崎前辈跟他的妹妹一样联合演出,不过我也不介意一直在戏团帮忙打杂。





        我只要,活下去就好了。




        *



        在正式加入戏团之前,我没有再见到那个人。


        贤治说他是个好人。


        谷崎前辈说他是个一言难尽的人,不过总归是可以信任的同伴。


        乱步先生说他是个讨厌的人。


        国木田先生一提到他就口沫横飞的数落他的不是。


        芥川的衣着则是已经把自己的痴迷表显于外了。




        然而,除了大家转述的形容跟从芥川那边顺来的画像(不得不说这小子真的画的不错),他于我形同一个飘渺的传说。


        国木田先生说他跟另外一个团员去拜访别的戏团了,这几天都不在。含糊的借口从一本正经的国木田先生口中说出来总有种特别强烈的幽默性。




        *



        我不时会把那帧画像拿出来一看再看。



        那是ㄧ帧黑色之火的半身肖像画,纸是粗糙的便宜草纸,大小也就比几毛钱的文库本再大上一些。然而其上的人物栩栩如生,细节跟光影变化把握的十分合宜,连容易折损的边角都保存的很完善,可以感觉到绘者的用心以及痴情。




        “⋯那是一种颇为巧妙的微笑,总与常人的笑容大相径庭,缺乏那种可以称之为血肉之躯的凝重或是生命的涩滞一般的充实感。”



        他穿着深色调的衬衫,镶着蓝宝石的领带随意的系在脖子上,身上披了件漆黑的风衣。与芥川那身行头最大的不同在于,他这身行头衬着他这个人,显得完全没有一个人该有的生气。


        与其说是生者,把他形容成墓地里徘徊不去的幽灵反倒实际些。




        “那笑容不像鸟,却又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他就那么笑着,如同一张白纸,让人觉得那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人工制品。”




        他纤细得彷佛ㄧ折就断的脖颈上缠着层层绷带,衬着黑色、略长的头发与端正而柔和的五官,彷佛真的是从彼岸而来,夺人性命的鬼差。


        而这样的漆黑的鬼差,却挂着一张可以称之奇异的笑容。





        “把它斥之为“装腔作势”、责其“轻薄”,甚至是嫌弃这样的笑容“女孩子气”都嫌不够。仔细打量的话,也会从这个人身上找到某种近似于怪诞的可怕东西。”




        当时我想,或许自己真的已经死了也说不定。不然我又怎么会被这么一个高贵的死者所拯救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8-20 03:13
          会尽量维持周更的节奏,能更尽量更,会多不会少(希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8-20 03:17
            第二手记、「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






            我被黑色之火救起,来到戏团的第29天,我第一次见到团长福泽谕吉先生。



            我还是一次也没见到黑色之火。


            当时团长会找我过去,也是因为黑色之火的问题,团长希望我能接手黑色之火曾经经手的表演。芥川给的解释是因为那个人跟矮子前辈现在行踪不明,戏团要派几个人去找他们,间接导致人手不足,万不得已才找上我这个菜鸟的。




            还好团长没有让芥川跟我解释表演的内容,不然就算是黑色之火的请求也无法阻止我暴打这混帐一顿。



            后来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芥川会这么不爽了。




            据说黑色之火在刚入团的时候,表演的小镇上有食人虎作乱,吓得人心惶惶。当时黑色之火刚好出门去帮乱步先生买限定版的棒棒糖,回来时手上没拿什么糖,倒是拎了一只小白虎。



            虽然黑色之火不遗余力的照顾它,但是它除了黑色之火之外谁也不亲近,进到它地盘的大家不是满头鲜血不然就是满身牙痕。本来以为黑色之火把它养大是要当作训兽表演的对象,结果他本人在尝试了一次之后就表示完全没兴趣,之后虽然有些团员尝试要培养白虎一起表演,却没有人成功过。



            在黑色之火开始跟其他前辈搭档表演之后,白虎也渐渐交给其他人照料,但是这里毕竟是戏团,不是放着好看的动物园。


            虽然国木田先生试着要给白虎安排表演,但是往往最后都演变成不得不让黑色之火出来收拾残局的情况。


            戏团里的大家便把白虎当作剧团里的七大不可思议之一,据说只要能成功跟白虎合作表演一次,就能拿到奖金或是能跟黑色之火同台表演一次。


            而且因为一直没有人能成功,奖金已经飙升到近五千英镑, 这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笔天文数字,我脑子也没过一下就一口气答应下来,完全没想过跟一只大型肉食动物待在同一个空间代表着什么。



            直到进到关着白虎的笼子里,我才发现我把训兽的软棍错拿成平常常用的扫把。



            那时,我只隐约记得三个画面,体积比我大好几倍的白虎朝我扑过来、灰色的笼子带了点污渍的屋顶、国木田先生难看的脸色跟跑来看热闹的死芥川那张该死的笑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9-04 12:18
              *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了,虽然与谢野医生夸奖我说我是除了黑色之火之外,第一个进到白虎的笼子里却毫发无伤的人,但是我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国木田先生说,他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团长会突然交派难度这么高的工作给我,毕竟当时他在安插白虎在戏团里的位置时也吃了不少苦头。


              其实,能驯养白虎原本应该是只有黑色之火能做到的事。当时他也曾就白虎的问题劝过对方,但是他却说,比起世界上唯一的一朵玫瑰花,他更想做玫瑰园那千万朵玫瑰中的一朵。




              既空虚,也不会被任何人牵挂的玫瑰花。





              国木田先生离开之前,告诉我白虎的问题不用担心,他会负责处理,让我可以继续在戏团里打杂。





              差点被与谢野医生抓去测试新药之前我赶紧逃出医务室的势力范围。


              一路上,我不停地想着戏团的大家。


              不小心把戏团的道具弄坏时,虽然会被国木田先生数落,但是国木田先生还是会亲自帮忙处理;乱步先生成天在戏团中乱晃,也没见他上台表演过,但是他总是能在适当的时机给出绝佳的建议。贤治令人头疼的怪力,同时也是最可靠的助力。芥川不予置评,谷崎前辈是戏团里最有亲和力的人,但是一遇到跟妹妹奈绪美有关的事顿时又会是最恐怖的修罗。





              还有黑色之火。




              让自己脱离阴暗潮湿的地穴,看清外头世界的玄色烈日。





              温暖了自己长久处在地面之下的空寒心灵,同时又灼伤了久未见光的双眼。





              啊,自己终究还是没能达到那个人的目标。





              在医务室醒来时,虽然满怀对团长和国木田先生的愧疚、对自己深深的失望与厌恶,但是却感到一丝轻松。






              自己终究是无法达到太阳的高度。




              最适合自己的,果然还是阴暗的地穴。


              正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才不会受伤。





              「胆小鬼甚至会惧怕幸福。棉花也能让人受伤。」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9-07 01:39
                *


                老是造口业的芥川这回倒是说中了一件事。




                这几天是戏团修整的时间,趁着这个时候,戏团往往会一边调整状态,一边到下个城镇打探情报。




                国木田先生说了一个十分带有幽默性的解释,甚至连当时的自己也能轻易看破。


                从前几天那只造型诡异的信鸽飞回来时,国木田先生的脸色就像是看到了谁把他的「理想」扔到垃圾堆里一样,还是不可回收类的。





                三人带上一些行囊后就出发了,在这期间戏团的事务暂时交给乱步先生负责。但是国木田先生他们前脚刚走,乱步先生就开溜了,只留下一张写着「我要去找隔壁镇限定版的棒棒糖」的字条和底下一个不知火的标志。





                留守的我们根本担当不起成为了三不管地带的戏团,**芥川的乌鸦嘴此刻成了该死的预言,我的工作量成了平时的三倍。



                再加上马上就要搬到下一个城镇表演了,马戏团里全部的东西从上到下包含所有生物都要做好搬迁的准备。






                当临时来帮忙的与谢野医生告诉我贤治已经快把戏团里所有的动物弄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我只好连贤治的份也一并处理。






                这是我第二次接触白虎。





                我在驯服白虎失败之后,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白虎待着的区域,结果这下又绕回了原点,简直像是什么因果轮回一样。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在国木田先生他们不在的这几天让白虎饿死在笼子里。于是思前顾后、万般思索下,我得出的最佳处理方式,就是先找个替死鬼帮我吸引白虎的注意力。






                看着在白虎面前瑟瑟发抖的花猫,我做足了准备打这场闪击战。不料换饲料的途中碰倒了一旁的水瓶,随着水平戏剧性地滚落到角落、撞上墙壁的脆响,低沉的呼气声紧贴着我的动脉,我吓得全身发冷,动弹不得。






                我不知道在白虎眼中我是一顿饕餮、还是不足入眼的丑角,它沉稳地缓步绕到我面前,然而那股慑人的压迫感反而消散了不少。





                或许它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吧。抱着侥幸的想法,我悄悄地抬眼,想找一条逃跑的捷径,却对上了它琥珀般的双眼。刹那间,我仿佛置身于一片清澈的麦田。





                我眼目所及一片灿烂的麦金色,风吹过麦田的飒飒声充斥着我的双耳。那个人背对着我,一身玄色依旧,他的身姿埋没在高及腰侧的麦穗之中。



                尽管芥川的素写有一定程度的逼真,我却始终无法看见那个人真正的面貌。





                我拼了命的伸长了手,好像只需要再一下子的功夫、我就能看清那个人的面孔。




                风起了,吹起了金色的海浪、以及一丝银白色的蜘蛛丝。我看见了从那人身上剥离的线,突然像是置身地狱的烈焰之中,而那根在风中荡漾的丝线是我脱离这深渊的唯一的希望。


                我不晓得我当时极力想抓住的是什么,或许是拿着一颗细葱的天使,又或许是那纯净如玉的白莲……明明这些意象都跟黑色之火这个人八竿子打不着。





                眼前的景象刹那间扭曲成一团,转眼间,龇牙裂嘴的白虎朝我扑来,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吓得僵在原地,只余细数白虎嘴里有几颗牙的气力。




                紧接着我感受到有什么人抱着要把我勒毙的决心,提着我的后领一把将我摔得老远。



                「啊拉拉,你差点就要走进山猫轩里了呢。」



                贤治一派轻松的看着刚从死里逃生但是又险些走进鬼门关的我,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看着贤治毫无心机的笑容,我顿时哑然。



                金色的麦田仿佛还历历在目,更重要的是,自己似乎就要抓住了什么极其关键的东西,但是现实中,自己可能就这样入了白虎腹中。




                难道只是自己在作梦?我忍不住悲伤的想,自己只是试图抓住镜花水月的、令人悲伤的诗人罢了。




                或许是以为我是为了无法驯服白虎的事而消沉,贤治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着我。


                「偶尔也会发生这种小事的,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有的时候都会闹点脾气。不过只要诚心诚意地跟对方交流,就一定会得到回应的!」


                贤治伸手想要拉起跌坐在地上的我,然后才奇怪的看着我,「你手腕受伤了吗?怎么缠着绷带?」




                「咦?」




                我愣愣地看着挂在自己的手腕上,如丝带一样的绷带,仿佛又听见了风吹动麦田的声音。






                「只有用心灵,一个人才能看得很清楚。真正的东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9-12 01:0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4-24 04: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4-24 04:18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4-24 04:19
                        ----------------------------
                        后记、
                        这算是插在国木田他们出门寻宰的路途前的一段事情,之后会再说明时间线的安排(总之想搞个事
                        这段其实拖了很久,除了各种世俗事务之外,有一部份的原因是自己脑洞脑得很开心,结果在收到原作小说的第四卷时,发现里面很多观点论证几乎跟自己推出来的差不多,为此还满打击的。
                        啊不愧是把自己叫做卡夫卡的人,就是有胆子在小说里面写化学式出来。
                        不过也发现文野里出现一些奇怪的套路了,比方说我的芥川原来这么痴汉、一切都是太宰的计画通(咦)、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假)太宰在后(真)

                        官方里的太宰好忙啊,一下子凭空出现在这边一下子无缝接轨就出现在在那边,我都觉得他要忙到过劳不然就是精分了(好像剧透了什么

                        Ps、即便是剧场版的文野真的也不好期待剧情,但是太宰糖大爆发!中太一本满足!!冲着糖冲首刷文野苹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04-24 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