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伯贤小说吧 关注:96,608贴子:1,364,788
  • 11回复贴,共1

*BaekStory【原创】点点星光入你眸(刑侦/甜宠)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林九九第一次见边伯贤是在街头,准确来说,是在犯罪现场的街头,这么说有些过于严重,其实也就是边伯贤从街对面速度飞快地跑过来一把抓住她前面神色诡异的男人,一闪而过的瞬间,她只看见了他的一双眼。
  
  像是揉碎了星光,全部撒进去汇聚成星海,他眼里过于璀璨,只那么一眼,林九九就移不开脚步。
  
  他把男人按在地上,从身上掏出一把锁铐,然后把人按进了停在路边的警车上,整个动作帅气利落。
  
  他扭头去看后面赶过来的同事时,林九九才看到他脸上戴着的白色口罩,抱着一大堆文件呆呆地看着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这个男人光是露出一双眼,就让人挪不开视线,口罩再往下移几分,怕是美如冠玉,勾魂夺魄!
 
  他钻进警车里,离开了她的视线。
  
  她却记住了那双眸。
  
  在本子上用铅笔勾画,根根分明的睫毛、大大的眼睛,以及眼睛里的星光。
  
  林九九撑着头,歪着脑袋看画本上的那双眼,在旁边写上了四个字。
  
  星光入眸。
  
  再后来,边伯贤问她。
  
  “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林九九看着那双星眸,手指一寸寸的移到他眼睛下方,停在眼尾。
  
  “你眼里有星光点点,而我,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
  
  此文又名《和警察小哥哥当卧底的日子》以及《待君归》
  
  可能写的没有那么专业,如有不对之处,还望指出。
  
  绝对的1V1,无情敌不狗血,不虐心只走肾,欢迎入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17 23:13
    2L审核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17 23:13
        《点点星光入你眸》说明
        
        作者懒癌入骨,不喜艾特,麻烦收藏,爱看评论,多评多更。
        
        未完结之前不予任何授权,未经本人同意任何形式的转载、搬运都将追责。
        
        欢迎各位指正文中不对的部分。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不喜别喷,心态易崩,经不起批评(/ω\)
        
        平时比较贪玩,所以不加文社。
        
        新浪微博:星辰是个少女
        
        最后。
        
        你们去过重庆的小寨天坑吗?那是我留下来的坑(/ω\)
        
        感谢猫九的封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17 23:14
        C1 满天星光不及你


          桌上放了碗冰糖雪梨汤,切的小小块的雪梨贴着碗底,颜色晶莹剔透。她舀起一勺放入口中,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入口清甜爽口。
          
          林九九拿出手机拍下这碗汤,发到微博上,配文:天气干燥,一碗冰糖雪梨给大家润润喉。
          
          她是微博上有名的漫画家,笔下画出了一本本撩动少女心的作品,最出名的就是那本星光入眸。
          
          星光入眸中,男主是名警察,一直戴着口罩不露出真面目,而那双眸却画的极为撩人。男主和女主相遇在街头,在男主抓小偷时相识,从而发生了一系列爱情故事。
          
          林九九关掉微博,把喝的干干净净的碗洗干净后,窝在沙发上看自己更新的星光入眸。
          
          评论区的小读者都叫苦连连。
          
          “大大,都三十多章了,能不能让男主露个脸啊。”
          
          “已经有很多章都是只露出男主眼睛和背影了,大大求男主正脸啊!”
          
          林九九蹙眉,她也想让男主露脸,可关键是,她实在无法想象他长什么样子。
          
          这本漫画是有现实依据的。
         
          源于一个月以前。
          
          抱着资料夹漫步街头找灵感的林九九逛到了商业区,这个点正是最炎热的时候,街上没多少人,走在她前面的男人身形佝偻,看上去十分奇怪。
          
          还没来得及细看,从马路那一头忽然蹿出来一个人影。
          
          动作实在是太快,林九九还没反应过来,前方的男人就被人按倒在地。按住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衣,给他铐上手铐后,他扭头去看匆忙赶过来的警察。
          
          也正是这么一抬头,林九九一眼就撞进了他的眸中。
          
          
          像是揉碎了星光,全部撒进去汇聚成星海,他眼里过于璀璨,只那么一眼,林九九就移不开脚步。
          
          他扭头去看后面赶过来的同事时,林九九才看到他脸上戴着的白色口罩,抱着一大堆文件呆呆地看着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这个男人光是露出一双眼,就让人挪不开视线,口罩再往下移几分,怕是勾心夺魄。
         
          他钻进警车里,离开了她的视线。
          
          她却记住了那双眸。
          
          在本子上用铅笔勾画,根根分明的睫毛、大大的眼睛,以及眼睛里的星光。
          
          林九九撑着头,歪着脑袋看画本上的那双眼,在旁边写上了四个字。
          
          星光入眸。
          
          还沉陷在回忆中的林九九忽然被门铃声拉回了现实,打开门的瞬间,一个毛茸茸的物体喘着粗气扑了上来,楚玉提着外卖轻车熟路的摸进了客厅,放在餐桌上。
          
          “还在画你的警察哥哥啊?”
          
          林九九抱起地上围着她绕圈的柴犬小可,几天没见,这个小家伙又重了不少,吐着舌头要舔她的脸,连忙把它抱到沙发上坐下,小可乖乖的窝在她的腿上,用舌头讨好的舔她露出的大腿。
          
          “这本漫画正在连载,可我实在想象不出口罩后面的脸,你说我该怎么办?”
          
          好友楚玉盛了碗冰糖雪梨。
          
          “找到他,然后发展成你画的那种故事呗。”
          
          这话说的轻巧,要是能那么容易找到,林九九也不会苦恼成这样。
          
          “今晚同学聚会,去不去?”
          
          “在哪儿?”
          
          “不拟酒吧。”
          
          林九九去的晚,等进了不拟才看到位置显眼的一桌人,楚玉站起来冲她招手。“九九,这里。”
          
          桌上的人都是老同学,当年林九九在学校也是轰动一时的人物,而轰动的原因说来说去也是她那张勾人的脸,眼尾微微上挑,下方一点朱砂红。
          
          那一点红,引了多少男生折腰。
          
          却被林美女冷淡的眼神拒绝,那时的她骄傲的眼里装不下任何人。
          
          “林大美女,三年没见,你还是那么好看,来,喝一杯!”说话的人是班长,当年也追过她,如今穿着一身西服,递酒的瞬间,林九九看见他手腕刻意露出价值百万的表。
          
          林九九坐在楚玉身旁,粗略的扫了一眼当年的同学。
          
          正在班长说话的时候,坐在班长身旁的一个女人皱眉,默不作声的端起酒杯,眼里满是挑衅。
          
          “九九,好久不见,我先干为敬。”
          
          林九九虽没有经历过感情,可少女漫画画多了,多少也明白这个女人肯定是冲着班长来的,这下,是把她当作假想敌了,嫣红色嘴唇轻蔑的勾勒出一抹浅笑的弧度,她神色不善的盯着林九九看。林九九哪里受过这种气,这两人一敬酒,所有人都盯着三人看。
          
          拿起酒杯,干脆利落的一饮而尽。
          
          “敬过去。”
          
          喝了第一杯酒,气氛就陡然点燃,一些犹犹豫豫拿着酒杯不知该不该劝酒的男人都开始肆无忌惮的劝她喝酒,班长旁边坐着的女人无声的笑,搂着自家男人的手,一副宣誓主权的样子看向林九九。
          
          楚玉掐了林九九一下,小声地说。“你要是都喝了,今天得爬着出去。”
          
          林九九没出社会,不懂应酬,也不善拒绝,更不懂在酒桌上一旦喝了第一杯,就再也难拒绝后面的酒。
          
          不一会儿已经喝的醉醺醺的。
          
          “我去上个厕所。”
          
          “你能行么?要不要陪你去?”
          
          林九九摇摇手。“不用。”
          
          晃晃悠悠的走着八字,路过吧台的时候,被男人伸出的长腿给绊倒,整个身体失去重心前倾,即将磕到桌子的时候,腰间多了一双温暖的手,身体被人一转,就入了他的怀。
          
          林九九有些懵,感觉天旋地转,男人把她抱的很紧,脑袋被他按在自己怀里,根本没法动弹。
          
          “贤哥,酒来了......欸,你怀里这是?”
          
          男人一手温柔的抚摸她的发,一手死死的把她扣在怀里,声音暗哑动听,像是往你心里撒了一把春药,让人整个人都痒痒的。
          
          “我女人,听说我来喝酒不开心,这不是来查勤了。”他说那三个字的时候格外撩人,嘴唇就贴在她的发上,林九九感觉整个头皮都发麻。
          
          “哦,原来是嫂子!”拿着一瓶酒的男人笑的猥琐,眉毛上方一条刀疤蔓延到鬓发处。“那贤哥你这是要回去陪嫂子?”
          
          边伯贤低头,眼里满是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没办法,管得紧。今天你们就先喝着,我改天再约你们。”
          
          “欸,好好好。”
          
          于是,迷迷糊糊的林九九就被边伯贤半搂着按进了副驾驶,抓紧安全带,林九九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
          
          驾驶座上的男人眉眼温柔,眼睛专注的看着路,嘴角是诱人的桃花色。
          
          “你你你,我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边伯贤扫了眼醉醺醺的林九九,喉咙里酒意上蹿,他今晚喝的有点多,好在酒量好,不至于像她一样醉到意识不到危险。
          
          “我胆子可大了!”林九九头歪倒在车窗上,想找个地方靠靠,却错误估计路程,发出砰的声响,脑袋重重的直接砸在玻璃上,顿时整个人都疼清醒了。
          
          边伯贤戏谑的看了眼她,目光却被后视镜吸引了去。
          
          后面有车在跟。
          
          意识到这个,边伯贤急转弯,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把副驾驶座上的人搂了过来,手落在她的腰间,没有丝毫犹豫的吻了下去。
          
          两唇相贴的瞬间,他听见林九九喊了声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8-17 23:15
          C2 脚踏鲜血,手握人命


            冰凉的唇瓣相贴,林九九惊谔的瞪大眼睛,却陷入了一双星眸中,这双眼太过于熟悉,分明是一个月前看到的那双眼!
            
            她在熟悉不过了,多少个日夜,凭借脑海中对那双眼睛的印象,在画卷上画了一遍又一遍。
            
            绝对是他!肯定没错!
            
            边伯贤压住她,手钳住她的手腕按压在椅子上,唇贴紧她的嘴唇,身下那人呼吸陡然急促,却不再挣扎,她眼里水汪汪的,饱含着晶莹的泪珠,边伯贤手指划过她的发,动作轻柔却惹的身下人不停的颤栗,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块,气氛迷乱,林九九感受到压着自己的唇柔软温热。
            
            后视镜里后方那辆黑色的车打了个急转弯,驶出他的视线。
            
            “冒犯了。”
            
            他轻咳了两声,神色也有些不自然,脸上可疑的泛起红晕。
            
            林九九捂着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男人唇红齿白,面如傅粉。
            
            林九九曾经看过一本书,讲的是以皮相勾魂夺魄的妖怪,她想,她怕是遇到了这样的妖怪。
            
            “送你去哪儿?”边伯贤扯了扯领口,刚才的一番行动无端的生出了一身冷汗,空调的凉气一吹,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极端的冰冷中。
            
            “海棠居。”林九九闷闷的捂着唇小声说话,她还没搞明白是怎么上的他的车,又被强吻了,两件事夹杂在一起,感觉脑子容量明显不够用。
            
            “你是谁?”
            
            这是林九九的第一个问题。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收起你的问题。”边伯贤把车稳稳的停在路边。“你到了。”
            
            林九九怯声怯气的随口应了一声,手指重重的捏住胸前的安全带,湿热的舌头碰到被空调吹的冰凉的嘴唇时,脸又红了,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犯罪现场。
            
            边伯贤蹙眉。
            
            家里安静地只剩下时钟滴答滴答的在走,林九九把包放在桌子上,整个人陷入沙发里,捂着脸,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幕。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边伯贤这个人并不简单,明明前一秒还格外疏离,后一秒却无比火热的吻了过来,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说到那个吻。
            
            林九九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珍藏20年的初吻给丢了,如走马观灯般把今天的种种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拿出手机,发了条新微博。
            
            星光入眸男主终于有脸了(/ω\)
             ———九九品酒
            
            不是没想过随便给漫画中的男主角安张脸,每每动笔的时候,大脑却一片空白,总觉得无论给这双眸安上怎样的皮相,都是辜负。
            
            钟声敲响,已经是夜里十二点。
            
            楚玉曾经为了不让她熬夜处心积虑的每天给她发熬夜猝死的新闻,也亏得楚玉这般用心良苦,将林九九扭曲的睡眠时间从凌晨三四点纠正成十二点到十二点半之间。
            
            生物钟一旦形成,无论乏不乏,都想去床上躺着。
            
            而这个时间,A市郊区荒芜的旧工地上正在上演惊险的枪战,边伯贤一身黑装、脸上戴了个大大的黑色口罩遮掩住他皮相中的温润俊雅,整个人看上去阴暗狠厉,他双手握枪,靠在爬满青苔的石柱背后。
            
            砰砰砰。三声枪响。
            
            三枚子弹从不同方位打在地面摆放的破旧铁皮上,弹壳嗙的一声在铁皮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后,立马反弹打在石柱上,子弹深深的嵌入湿软的青苔里。
            
            边伯贤没有动作。
            
            脚步声越来越近,鞋底摩擦地面细碎的石子发出刺耳的沙沙声,人越来越近。
            
            边伯贤弯腰,动作灵巧的飞快藏匿在另一块石柱后,三个壮汉拿着枪脚步急促的四处寻找。
            
            三人正苦寻找,身后却不知不觉多了一个人,砰砰砰,连发三枪,三个壮汉不敢置信的瞪圆眼睛,眼里满是血色!
            
            这三枪竟然弹无虚发,直中心脏!
            
            男人轻蔑的笑,仿若修罗转世,踩踏着鲜血,鞋尖堪堪抵在为首那人的腹部,手指把玩着枪,手腕一转,枪重新插入裤袋里。
            
            “跟我玩命,还嫩了些。”
            
            夜晚重归宁静,天空露出月牙白。
            
            而工厂里却一片血色,仿若人间地狱,地上倒的三人面目狰狞,眼珠狠厉的瞪着边伯贤离开的方向,不知何时席卷来的大风呼啸,灰尘自四面八方袭来,轻轻的落在亡人的脸上。
            
            石柱上不知为何留下一抹血色,嫣红色的鲜血一路流到青苔上,将青色掩盖下去,留下触目惊心的红。
            
            空气中枪火味久久消散不去。
            
            次日醒来的时候,林九九手机上的消息提示已经多的快要爆炸。
            
            1000+的评论,900+的转发。
            
            粉丝恨不得点鞭炮庆祝自家大大终于把男主给难产出来了,一副普天同庆的样子,让刚睡醒的林九九咧嘴笑。
            
            她家小粉丝最可爱了。
            
            林九九对待作品的态度十分执拗,她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排镜子,时常为了研究一个细微的表情对着镜子呲牙咧嘴许久。
            
            画板上男人的脸已经画了一半。
            
            头发丝丝卷翘,乌黑浓密,额上的碎发细软,卷起一个小波浪弧度。
            
            嘴唇紧抿,眼神狠厉。
            
            画完最后一笔,画卷上的人好像忽然有了生命,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吓得林九九手指一软,画笔重重的在画板上落下一道黑色的印记。
            
            也正在此时,门被人敲响。
            
            “有人吗?快递。”
            
            林九九起身,门打开的时候快递员正蹲着身子就着纸箱的硬度在快递单上填写信息,见她开门,把推车上的五个箱子逐一递给她。
            
            大大的帽子几乎遮住他的整张脸。
            
            把快递放进屋子里,准备关门时,一双手忽然抓住门把,力道大的惊人。
            
            林九九看向他,有些疑惑。
            
            “还有事吗?”
            
            “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快递单上写一定要您当着我们的面验收,确认没有损坏才行。”
            
            说话轻吞慢吐,口音听着也不像本地人。
            
            林九九只当是快递员的正常工作,在柜子上拿了剪刀,一一划开纸箱上的透明胶,粗略的看了眼纸箱里完好无损的物件。
            
            “没问题的。”
            
            “那就好。”
            
            关上门,废了老大的劲才把五个纸箱子里的东西摆放好,全是些粉丝送的小东西,有室内装饰物、小零食,还有一些化妆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8-17 23:33
              我跟你们讲哦,我存稿发完了(>﹏<)我有点方。
              
              每更2000+,看在我如此用心码字的份上,留个言吧。
              
              此文夜里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度娘吞了我那么多楼,心痛2017(涙)
              
              大家晚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8-17 23:59
              C3 针孔摄像头



                五个箱子全部清空后,林九九把垃圾都清理进空纸箱里,抱着五个大箱子出门扔垃圾,垃圾房不远,就在出门右转的楼梯间,有些费力的空出一只手打开门,用腿把门踢开,把五个叠在一起的箱子摞在垃圾桶旁边,拍拍手,林九九松了口气。
                
                每次清理完垃圾都觉得房间焕然一新,这是典型的懒人思维,不想去打扫卫生,只做出一点点清理动作,都会十分心安理得。
                
                转身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门口多了一个人。
                
                男人靠在墙上,长腿微屈,手指夹着一根烟,细细长长的烟在那纤细文弱的指间燃烧,他吸了口烟,直勾勾的看着一身家居服的林九九。
                
                “又见面了。”说话的时候,烟雾缭绕,狭小的空间里满是烟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九九捂着鼻子,她不喜欢烟味,从小身体不好,也受不了烟熏。她明明只记得跟她说了家住在海棠居,可没说过住在哪一栋几号楼啊,他是怎么找来的?一时间停在原地,狐疑的盯着他看。
                
                边伯贤又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掐灭。眼前这女人喝醉的时候唯唯诺诺,酒醒了以后性子倒也变了。不过,她还是喝醉的时候比较可爱。
                
                “给我倒杯茶。”男人自顾自的走进她的家,空间不大,是很典型的单身女性独居的公寓格局,厨房和客厅被半堵白墙隔断,墙上贴着粉色的墙纸,几处凹凸不平,看来是自己亲手贴上的。边伯贤在她目光睽睽下,坐在她的沙发上,那双黑眸微眯打量她的私有空间。
                
                “你你你,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早上是不是有人送过快递?”边伯贤问她,目光却落在电视机下方放着的公仔上,柜面上有层薄薄的灰尘物,公仔周围却很干净,没待她回答,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对啊,你怎么知道?不对,你先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把今天早上收到的东西都拿过来。”
                
                边伯贤语气过于认真,唬的林九九一愣一愣的,把早上刚摆好的物件都拿到他面前摆着,一时间面前铺满了女生的小玩意儿,奇奇怪怪的粉色公仔、各式各样的面膜、化妆品、手链、耳环。
                
                边伯贤起身,拉上窗帘、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眯起眼检查一遍,不行,还是有光,他径直走向卧室,在林九九惊讶的阻止声中拿起她的被子递给她。“挡在窗户那儿。”
                
                “啊?”
                
                “快!”边伯贤有些不耐烦的睨了她一眼。
                
                林九九站在凳子上把被子摊开挡在窗户上,还好窗户小,不然这一床被子怕是也遮不住。
                
                房间里一下子光线阴暗,边伯贤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粉色公仔背后的缝线处闪烁着诡异的红光。
                
                “啊!这是什么?”林九九看见他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诡异的红光,瞪圆了眼睛,看着边伯贤把公仔拿起来,手指捻住那个红色的小东西,然后毫不犹豫的扔在地上,鞋底踩着它反复碾转,再抬脚的时候,红点已经熄灭,一股电子产品烧糊掉的味道让林九九捂住鼻子。
                
                重新坐回沙发上的边伯贤紧蹙着眉,心里在思考着什么,站在他对面的林九九屏息不敢说话。
                
                她心里有太多疑惑,为什么她家里会有针孔摄像头,为什么他会知道她家里有摄像头,他又是怎么找到她家的。
                
                “听着,这些话我只说一遍。”
                
                边伯贤双手交叠,眼里明明灭灭的光。
                
                “我是警察,同时也是一名卧底。”
                
                林九九捂着嘴巴,十分不敢置信,这这这,这不是和她画的漫画剧情一样吗!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可又是真真切切的看到刚才诡异的一幕,她只是一个小人物,怎么会有人用心良苦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她家里?
                
                “所以......”心里一丝不详的预感,直觉今天以后她的人生将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所以,你被盯上了。”边伯贤看着她,目光如炬,简短的五个字让对面的女生瞠目结舌,眼里满是惊恐,完全说不出话。
                
                被人盯上了,意味着什么?林九九越想越害怕,他是卧底啊,待在最危险的地方和一群危险的人打交道,那盯上她的人想必也不是善类,她明明只想好好画漫画啊!她的星光入眸还没完结呢!
                
                看着专心吃饭一点都不担心的边伯贤,她有些讨好的扯扯他的袖口,动作不大,眼前的人却表情一愣,眼里有着隐忍的痛苦。
                
                边伯贤把外套脱下来,露出鲜血干涸掉模糊在一起十分恐怖的左手,手肘上长长一条擦伤,令她毛骨悚然。
                
                “有药吗?”
                
                林九九吓得呆滞,把一肚子的话重新吞回肚子里,手忙脚乱的从抽屉里翻出医药箱。
                
                战战兢兢的用棉签蘸上碘伏液,动作轻柔的给他擦拭伤口,男人却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仍然在大口吃饭,林九九小心翼翼的用红色的棉签头点在伤口上,喘气都不敢,眼里满是他手上的伤口。
                
                “你是怎么受伤的啊?”
                
                “真想知道?”吃饱喝足的边伯贤低头,看见伤口被她用纱布小心翼翼的包扎好。
                
                “还是算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林九九吸了口气,把沾满血的棉签和纸巾扔在垃圾桶里,血色刺激的她心里胆战心惊,会不会下一个受伤的人就会是她?“我只想知道,以后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边伯贤早在知道有人盯上她了以后,就想好了对策,不过,此刻吃饱喝足后,边伯贤就想逗逗面前紧张的呼吸都急促的姑娘。
                
                “你以后要活的小心点,知道么?”边伯贤神色凝重。
                
                吓得林九九眼里满是水光,急的连忙抓住他的手,温热柔软的手覆盖在他冰凉的手心上,边伯贤看着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女生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在暖黄色灯光下,映得她肌肤胜雪、眉目如画。
                
                心下一动,边伯贤挑眉。“怎么?打算献身?”
                
                “警察哥哥,你一定要保障我的安全啊。”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尾音发颤,像是在撒娇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5楼2017-08-18 18:56
                今天不更明天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9楼2017-08-19 19:05
                  第四章被吞了,我再一次,重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5楼2017-08-25 11:54
                    -
                    欢迎加入夜阑卧听风吹雨,群号码:175981168
                    -
                    分享一个q群,不更文的日子可以一起唠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2楼2017-08-26 20:22
                        C5 浮出水面
                      -
                      -
                      -
                      -


                        这个地方一丁点光都没有,脚下浑浊的水不知从何而来淹没到小腿脖子的位置,湿乎乎黏腻腻的感觉,男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管道上老鼠簌簌的攀爬,黑溜溜的小眼睛盯着误入歧途的男人。
                        
                        
                        
                        前方漆黑一片,越往前越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摸索着找路,男人脸上不停地冒着冷汗,手握成拳,嘴唇苍白,他害怕,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这里是哪里,是谁把他送到这里来了,他狠狠的咬了一口嘴唇,吃痛感让他心坠入谷底。
                        
                        
                        这不是梦。
                        
                        
                        却忽然碰触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很像是骨头,他哆嗦着唇,手在水里摸索,然后抓起了一大块骨头,这长度...很像是人的胳膊...男人彻底绝望,内心的恐惧将他淹没,他怕死,更怕死在这个脏污的地方。
                        
                        
                        正在此时,男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声音虚幻到失真。
                        
                        
                        “王富泽,害怕了么?”
                        
                        
                        王富泽疯狂的点头,话不成句。“求你,求你带我出去!”
                        
                        
                        水声滴答滴答,隐秘的空间里身体的全部感官都被放大,老鼠从他脚背上匆匆而过,毛茸茸的触感让他不寒而栗。
                        
                        
                        “那你告诉我,边伯贤到底是什么身份?”
                        
                        
                        男人不紧不慢的开口,王富泽甚至看不到他在哪里,也不知道声音从何而来,他几欲崩溃。“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救我出去!”
                        
                        
                        
                        “呵,你好好想想,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嗯?”
                        
                        
                        “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
                        
                        
                        男人的声音倏而狠厉。
                        
                        
                        “不知道你就永远待在这里,直到你被水淹死,你的尸体被老鼠分食溃烂!”
                        
                        
                        身体一软,王富泽恳切的央求男人给他一条出路,水越来越多,汇集在他脚下,寒意让他打了个哆嗦。
                        
                        
                        “我说!我说!我只看见边伯贤每逢周四清晨四五点的样子都会和一个男人一起来我家饭店的包厢吃饭,至于说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可不可以放了我,求求你。”一个一米八高的胖男人哭的泣不成声,他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他害怕,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他的儿子还没满周岁。
                        
                        
                        他害怕死亡。
                        
                        
                        男人的声音再也没响起,黑暗的空间重归寂静。
                        
                        
                        
                        边伯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八点的样子了,卧室外面林九九不知在忙活什么,不停地走动,拖鞋在地上啪嗒啪嗒的响。
                        
                        
                        他揉了揉眼,这还是他第一次起那么晚。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还算丰盛,馒头、粥、南瓜饼。
                        
                        
                        林九九围着围裙手上戴着手套,捧着一锅粥放在桌子正中央的隔热垫上。
                        
                        
                        “吃早餐吧。”
                        
                        
                        这是她难得的下厨,自从独居以来,能叫外卖她就不会亲自动手,一来是懒,二来是实在是麻烦。可自从闹出针孔摄像头那一出,她是再也不敢让陌生人来他们家了。
                        
                        
                        一大清早的就下厨犒劳眼前这位救命恩人。
                        
                        
                        边伯贤坐在她对面,挑眉看着女人从微波炉里端了杯牛奶放在他面前。“你受伤了,要补补的。”
                        
                        
                        牛奶这种玩意儿,他从来不喝。
                        
                        
                        
                        不过,看着对面林九九澄澈的黑眸,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无声的叹口气,端起小猪图案的杯子,放在嘴边抿了一口,醇香浓郁的奶味席卷味蕾,是他极其不喜欢的味道。
                        
                        
                        
                        “长高才需要喝牛奶。”边伯贤眸子微眯,嘴唇上乳白色的奶沫格外惹眼,像极了闹脾气的小孩子。“我不需要。”


                      回复
                      125楼2017-08-27 22:52
                        呜呜呜呜别催了 坑了呀各位 不如来红袖追我的新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6楼2020-01-28 2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