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8贴子:45,002

【中篇】钟石之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为长篇《独奏,和弦,交响》的番外篇,所有设定自原文而来)
理想中的艾欧尼亚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18 10:42
    说明。
    1.本文名字参考动漫《命运石之门》(科科)
    2.cp亚易(废话)然后不出意外的话,没有H。(科科)
    3.五万字以内完结(大概吧)(主要是看我想到什么写什么)
    4.最后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支持(以及对我拖稿的宽容)(土下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18 10:46
      <一>
      [提尔迈的影子]
      瓦罗兰历726年,恕瑞玛沙漠。
      “呼……”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从沙丘另一边挪上来,这几天摄入的水分少到难以支持他继续活动,缺水以及长途跋涉造成的乏力感让这个训练有素的军官也有些吃不消。
      他抬起有些颤抖的手,摸出那张破烂不堪的羊皮,上面星星点点的光芒比起前几天已经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亮度。
      “是这里了……”一种奇异的喜悦盖住了他语气中的疲惫,“终于……你想让我找的就是这个……是吗……”
      他扑腾着爬上沙丘的顶部,一个巨大的城市展现在他面前。
      “钟城……”他几乎是滚到了城门的前面,黑色的风衣兜帽落下来,露出了他火焰一样红的头发,“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了。”他像是呓语一般嘟哝着,“不管怎么说——我得活下去。”
      他努力站起来,走进了城内。
      城市非常大,而且宏伟,成群的人在傲慢的建筑之间行走,商人售卖着奇异的道具和沙漠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新鲜水果,但城中的每一栋建筑的外墙上,都有一个巨大的钟最奇怪的一点是,所有人都对这个怪异的来客表示极度欢迎。
      “天哪,你一定累坏了。”一个面相和善的妇女首先发现了这位憔悴的将军,“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外来人了——请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然而他摇了摇头,没有管这位好心的妇女,径直向城市的中心走去。
      他走了没几步,就又有人跟了上来,劝说他在城里休息,至少喝点水。
      他一概忽略,只是不断地自言自语。
      “你要向我保证……我完成了这件事,你会放过我,还有我的家人。”
      又有一个孩子走在他的身边:“我想你一定是知道这里秘密的人。”
      他没有回话,但却偏过头看了这个皮肤黝黑的孩子一眼。
      “你不能这么做。”那孩子说道,“你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孩童稚嫩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一把锋利的匕首悄无声息地抵上了他的咽喉,甚至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掏出那把匕首的。尽管他的要害正暴露在另一个人的刀下,但他眼中却没有正常人应有的恐惧,只是有恃无恐的平静。
      “我不知道。但是我得这么做。我有我的理由——或许它不够充分……”他停了停,好让自己喘上一口气,“但对我来说足够了。所以,别多管闲事,小孩。”
      孩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个在钟城里生活了六百多年的孩子,静静地看着这个军人一步一步地向钟城的中心,那座巨大的钟塔走去。
      — — — — — — — — — — —
      “哦老天……”随着一阵闷响,一个少年从巨大的立钟内部滚出来,扬起一片浮尘。
      黑皮肤的少年完全没在意刚才摔的那一跤,拍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一手把桌上乱七八糟的钟表零件拨到一边,坐在了桌子上。“嘿,老头,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沙漏看了一会,转头对身后的老人说道。
      “提尔迈的选择,一个受过良好训练的,重视家人的军人……确实是个很好的人选。”老人拨弄着手上的怀表,“现在能够确定的,没有受到——或者说,摆脱了时间溯流的人有——包括我们在内的——四个。”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老人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拉长了声调。
      “我们会成为这一切的关键?”少年从桌子上跳下来,厚厚的鞋底踩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与巨大立钟发出的的第一声报时一起回荡在因为放了太多钟表而显得拥挤的房间内。
      “我猜是的。”老人看着自己手上逆时针转动的怀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终将回到他们应该呆的地方。”
      — — — — — — — — — — —
      剑客在一棵树下醒来。
      他已经逃难将近三个月,几乎把艾欧尼亚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杀害长老的凶手,甚至连更加有效的信息都没有。
      他伸了伸酸痛的胳膊,抬手唤出自己的剑,冷眼看向另一边树荫下的几个人,而对方也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他拔剑。
      躲在树上的弓手先手射出一箭,附有魔法的羽矢狠狠扎进了剑客的肩甲,可惜的是不仅没能造成伤害还暴露了自己的方位。
      剑客携着劲风冲上前,精准的利刃划过刀客颈部的护甲,将上等的皮革划开一个狭长的口子,鲜血自内部溢出,而刀客甚至没能再喊出声来。
      剑客落地稳住身形,却突然皱起了眉。
      剑客矮身避过另一人抡起的斧子,不悦地眯起眼,踏地前斩,剑锋将战士的腹部划出一个裂口,在他倒下之前肠子和内脏却先一步流了出来,与他的尸体一起散了一地。队友身后的法师没能抢在剑客杀到之前完成吟唱,眼前白光一现,胸口就多出了一个淌血的窟窿,她甚至没有看清剑客是怎么出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18 10:46
        弓手没有过多的慌乱,又是一支箭自一个刁钻的角度射出,直取剑客后心。他有自信能射中他的要害,然后用巨额赏金的一部分为自己的同伴办一个葬礼。
        然而那支出自一位精灵好友之手的,淬了毒的银箭却没能如愿刺进剑客的血肉,而是在他背后一滞,随后落到了地上。
        剑客格开另外一人的长枪,随后狠狠一脚踹向他的腹部,那人就哀嚎一声歪倒在地,显然这一脚的伤害不小。剑客完全没有向身后看,拧身一旋,一股旋风就冲向了他身后的树,弓手躲避不及被带到了空中,随后视野中出现了剑客居高临下的身影。
        尘埃落定之后,弓手的尸体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倒在树旁,身下的地面被风划出了螺旋的痕迹。
        剑客从树后缓缓走出,右手手拔掉插在自己肩甲上的羽矢,用脚勾起了之前被自己弹开的长枪,看了地上捂着肚子一脸惊恐的战士一眼,面无表情地用他自己的武器把他钉在了地上。
        五个人的赏金猎人的队伍宣告团灭,而剑客的心情却越来越差。
        我为什么在这里。
        空气中染上了淡淡的血腥味,剑客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唤起自己的记忆。
        昨天——我在家里——
        我有个家?
        在山上……有很多樱花树。没到季节都没开花。山上——有个屋子?里面有个人?是我吗——不是我。那是谁?
        谁来着——跟我一起的——一直跟我在一起,看我长大,我也看他长大,曾经一起在没有天空和风的地方住了很久,他教我练剑,吃饭的时候喝颜色奇怪的酒然后从下巴漏出来……
        带我一起旅行,战斗,从德玛西亚到诺克萨斯再到艾欧尼亚——我……去过那么多国家?
        然后他在永恩死的时候来接我了——永恩死的时候,没人来接我啊。
        我哥——是个恶魔?
        然后我吻了他。
        易。
        亚索突然痛苦地半跪下去,捂着胸口大口喘气,混乱的记忆从四面八方涌进他的大脑,他的经历突然像是虚幻一般没有了丝毫可信度。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明明应该躺在床上醒来,听着易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或者被他用暴力手段从床上拖下来才对——为什么我会在野外,拖着疲惫的身体醒来,然后如同习惯了一样进行了一场根本就不属于我的战斗?
        亚索花了点时间平静下来,整个人缓缓后仰坐在地上,捏住了自己的额头。
        首先总结一下现在的状况。
        我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荒郊野外,然后带着一段不属于我的记忆——问题在于,这段记忆并不像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每一个细节都如此鲜活,与我真正的经一样。这段记忆中,我从小在剑道场学习,并且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剑客,然后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犯下错误,同时被陷害,然后开始逃亡。并且在跟我哥战斗过之后——妈#的怎么还是这个结局——知道了陷害我的人的一部分特征。逻辑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与此同时,我过去那将近一百年的记忆同样鲜活可信。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哪个是真实,哪个是梦境。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两个不同的记忆之间是有联系的。我走过了长短不同,但是经历非常相似的两段人生,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这一段比较短的,只有三十多年的记忆中,我从来,没有碰到过易。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也许试着去找到易会有些线索。
        亚索静静坐了一会,动手开始翻找身上的东西。
        如果这段记忆没错的话——那颗原本应该由易交给我的枫树种子,现在应该是在我救下被强盗打劫的肯威船长之后,放在我的口袋里。
        如果这两个世界之间真的有联系的话,我之后的经历应该与那一段类似。
        也就是说,我还没有遇到小麻雀,没有把枫树种子交给她。
        那就从这里开始吧。遇到点之前碰见过的人,总会有点帮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18 10:47
          五鸟君这是准备搞事情啊,,,,


          收起回复
          5楼2017-08-18 22:28
            <二>
            [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的中间]
            这种感觉很奇怪——与许多情况下的穿越不同,他清楚地记得在这一个世界里,之前的每一件事情,就像是同时拥有了两段人生一样。
            或许我只是疯了。被无止境的追杀和逃难逼疯了。亚索有些沮丧的想着,随后用手敲自己脑门赶走这样糟糕的想法。
            就算是为了易我也得找出这一切的原因。对他的爱可不是什么幻想。
            亚索按照自己的想法,为了先找到塔利亚,动身向北方前行。
            他难以确认现在的日期——毕竟他在这之前逃难了好久,也没怎么刻意去计算时间,他现在只能确定现在是四月中旬——或者是下旬?很难说清楚。
            但不管怎样,时间上与自己之前遇到塔利亚差不多,北方的雪还没化。那里相对漫长的冬天可没那么容易结束。
            找到塔利亚,是他弄清这一切的第一步。
            赶路时的日子总是显得格外短。他需要时不时地警惕身后可能跟上来的赏金猎人和无处不在的卫兵——然而令他稍微松了口气的是圣光教会似乎不在追捕他的行列之内。追兵的数量和强度让他不禁感叹自己被通缉的级别之高——也许整个艾欧尼亚只有一个赏金如此之高的逃犯。与之前被圣光教会追捕不同,那时的人完全只是想让他死,没有一点同情和怜悯——而这些人似乎更希望能把他带回去——这反而减轻了他逃跑的难度。
            大约五天之后,北方山峰的盖着白雪的顶似乎就在他头顶上了。越是往北方,赏金猎人就越少,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办法在北部寒冷的天气中跑来跑去的。他循着记忆找到了当初发生雪崩的那座山,然后惊讶地发现原本只剩两堵半的墙的小屋变成了一个有些破旧的不知道属于哪个神明的神庙。
            就像我之前想的——很多事物都有所变化。他叹了口气,但是这些变化总跟之前相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是一件坏事。
            剑客缓步走到神庙旁,先是走了进去,确认了一下内部构造,然后才走出来,靠在墙边坐下。
            如果事情的发展与之前相似——既然这片地区还没有发现雪崩的痕迹,那么我应该会在这里碰到塔利亚。不能确定她在这之前走过什么地方,不然我也可以直接去找她。但是现在为了防止不小心错过——那样我的一条线索就断了,而且我可不想她被雪崩或是雪狮杀死——还是在这里等会比较稳妥。
            他就这么等了几天,除了一小队精英组成的赏金猎人之外连个鬼影都没有。那一个小队当然是已经躺在艾欧尼亚的雪地之下了,尽管亚索主观上不太想乱杀人,但放走他们只会导致自己的位置被暴露,那样他就不得不继续移动,也就无法再等小麻雀了。
            终于,在他蹲守这里的第九天,一个小小的黑影出现在了山脚的方向,就像亚索记忆中一样,颤抖着挥动手臂,嘴里用难以听清的声音嘟哝着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三分钟之后这里会发生雪崩。亚索用余光注意着她的动作,在她掏出投石索准备攻击野兔的时候站了起来。
            至少我可以不用再被雪崩埋一次。
            他快速并且安静地移动到与塔利亚水平的位置,借着树木的遮挡观察着山顶的动静。
            在那个熟悉的喷嚏过后,山顶的雪就有了垮塌之势。等塔利亚注意到那道明显的雪线的时候,雪崩几乎就要盖在她头顶上了。
            亚索从暗处冲出,一把捞起塔利亚的后领,把惊慌的岩雀从地上提了起来,随后带着她跳到了最近的一棵大树上,雪浪气势磅礴地从他们脚下经过,卷走了几棵年龄不太大的树木,随后慢慢的恢复平静。
            为什么这次她没有在雪崩到来之前反应过来。亚索皱了皱眉,他记得之前塔利亚在雪崩冲倒屋子之前就筑起了一道石墙——他还撞在上面过——但这次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意识到雪崩的到来。
            细微的差距?这差点要了她的命。
            “天哪……”塔利亚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真……真是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无妨。”亚索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虽然我很想继续感谢你但是……”塔利亚抬头看了看天空,“风暴可能要来了,要是没有躲藏的地方,它会比雪崩更加致命的……”她停了停,扭头看着四周,随后抬手指向他们的左边,“那个方向,似乎有个山洞。”她说,“不介意的话,我们去那边躲躲吧。”
            亚索没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想我可能又遇到一个圣人。塔利亚一边小心翼翼地在雪地里走,担心不小心陷进雪里,一边开心地想着。艾欧尼亚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来到这里只碰到两个人,但他们都是圣人。
            之后发生的事情,亚索甚至很难找出它与他之前记忆的区别,塔利亚依旧在与他交谈过后有些不愉快地离开洞穴,然后被雪狮袭击之后进阶传奇,然后在短短两个星期之内快速成长着。唯一的疑点就是塔利亚在雪崩到来时的反应速度。亚索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也很难判断这到底是偶然,还是什么人有意而为之——如果篡改记忆这件事有人能做到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3 23:09
              现在亚索所面对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是个疯子,之前的那上百年只不过是他的幻想。这种情况可能性微乎其微。且不说他要怎么幻想一百年出来,就他这个精神状态,就不可能会有什么疯狂的幻想。
              而另一种,就是有什么人或者什么神祇,又或者是什么力量——这不重要——造成了这一切。或许是针对他,又或许不是,他没有任何证据或者线索能证明这一切,只能猜测。
              而且从现况来看,不止他一个人,所有人的记忆都出了问题。塔利亚丝毫不记得他,赏金猎人们也只是把他当个罪人。
              也就是说,易也可能不记得他。
              坐在那家小酒馆里的时候,亚索这样想着,完全无视旁边商人的废话。
              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圣光教会的人——或许吧,会走进来。
              他这么想着,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然而走进来的只是艾欧尼亚的精英卫兵队之一,并不是当初的圣光教会。
              果然……这部分也有一点变化。亚索轻车熟路地拔剑,脑子里依旧想着。
              总感觉这像是已经通关过一遍的那些什么电子游戏在玩第二遍一样。亚索虽然心不在焉,手中的剑却精准地划过他们的要害,随后还被自己的想法戳到了笑点,上扬的嘴角成功吓到了看着一地尸体和血有点害怕的塔利亚。
              “我们得走了。”他没有回头,从窗户跳了出去。
              当他收下她递过来的羊毛,打算与塔利亚分别的时候,本应该同样的戏码却产生了变化。
              “亚索师父。”塔利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知道您有什么打算,但我想你至少可以有个去处。”
              “什么去处。”亚索从没听她说过这种话,以为还是打算劝说自己跟她一同去沙漠,心里已经想好了怎么拒绝。
              “我在诺克萨斯的时候听人们说过——在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的中间有一个地方。”塔利亚道。
              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的中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有一些小的国家和城邦,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才对。
              “那里可以接纳任何有能力的人,成为那里的英雄,提供庇护所还有一些——我不知道——他们称为机会的东西。”她努力组织着语言,“我想……如果您去了那里,至少不用再应对追杀您的人。”
              “他们把那里称为——”她看着亚索的眼睛,而后者心中只有无限的疑惑,“战争学院。”
              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不管是我之前的记忆还是现在的。这地方是凭空出现的吗?
              尽管心中难以平静,他还是尽量冷静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去那里看看的。”
              “嗯。”塔利亚的语气稍稍欢快了些,“那么,就此别过,亚索师父。”
              等到塔利亚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依旧想着塔利亚说的那番话。
              如果之前就有这么一个地方,那么这个记忆中的自己就没理由不知道有战争学院的存在,也就是说这地方只能是在自己被追杀的这几个月中出现的,而塔利亚逃脱的时间也被延后了——或者说是自己被通缉的时间被提前了。不管怎么说,一个地区无端出现,一定不是什么“小范围内的偏差”,跟我碰到的这些细节上的!变化不同。也就是说这个战争学院的出现,很可能与这一切有关。建立这个学院的人,可能就是造成我,还有其他人记忆的变化的始作俑者。
              去那里看看是有必要的。亚索在心中下了结论,随后向着最近的码头走去。
              如果我能够离开艾欧尼亚,被追杀的频率就会大大减少,能够出现在城镇之中,就意味着有情报来源——至少这个世界的小妖报社依旧是风生水起。而战争学院,就是我下一个目标地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3 23:11
                我错了。
                我才发现不写大纲码字有多难_(:x)∠)_
                之前是大纲在脑子里现在完全就是凭空捏造_(:x)∠)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3 23:1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6 21:35
                    昨天实在太困了没打完orz……下午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30 10:41
                      <三>
                      [曾经的圣光]
                      与塔利亚分别之后,亚索简单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和食物,随后决定去打打猎换些钱。他很少有缺钱的时候,之前的记忆中他觉得金钱是旅途中最没有用的东西——毕竟不是任何地方都有商店,但任何地方都有森林和动物。
                      可惜的是,亚索并不能在没有钱的情况下穿越海峡。且不说他有没有船坐——到了对岸可是在城市中,要是不想露宿街头就至少得有点房费——或者在什么小酒馆中赖一晚上的资本。
                      好在换钱对亚索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尽管他现在的知名度让他不得不随时小心行事,但要找个偏僻的地方把猎物卖给当地商贩难度还是很小的。毕竟普通的民众很少去特别关注通缉令,顶多凑热闹地看上几眼,更别说这种特别小的村庄连通缉令都未必有。
                      没到中午,他就捕获了一只受重伤的雪狮——没错就是袭击塔利亚然后从山崖上掉下去的那一头,它十分幸运地没有摔死——然后卖给了村里的黑商贩。商贩故意把价格压得很低,理由是“雪狮的肉并不比猪肉更加昂贵,而不完整的皮毛也不那么值钱”,然后就被亚索用剑抵在墙上威胁……毕竟他可不是什么捡了个便宜的傻子,就算不够完整,雪狮的皮毛值多少他很清楚。最终亚索换到了二十个金币,足够他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以及支付黑船贵的离谱的船票。随后他便动身前往最近的港口——然后中途绕了个路,来到了南山上。
                      南山的样子与他记忆中无异,四月份的樱花已经开的烂漫,目力所及之处一片粉白。他循着记忆,回到了家。
                      然而家里没人。
                      亚索在屋子周围转了转,房屋比他记忆中更加破败,窗沿上积了一层薄灰,像是有段时间没人住了一样,院子里更是一片萧条。
                      这个世界里,易很长时间没回来了吗。
                      他会在哪呢。
                      就在亚索站着发呆的时候,身后的树林中传出了极其细微的,花瓣被踩踏的声音。弓弦被拉开的轻响引起了剑客的注意,几乎就在破空声起的同时,剑客的身影消失在了弓手的视线中,随后队伍中刺客的惨叫打乱了整个队伍的节奏。
                      战斗没能持续多久,当弓手将手伸向身后的箭袋却摸了个空的时候,剑客的剑刃已经刺穿了队伍中最后一个战士的胸膛。亚索闭了闭眼,赶走心头仅存的怜悯,转身对上了瑟瑟发抖的弓手的眼睛。
                      可怜的青年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血气方刚的几个好友一起商计着要拿下一票大的,结果现在统统沦为了目标的剑下亡魂。
                      “告诉我。”亚索开口的同时弓手吓得一个激灵,“无极剑圣什么时候走的?”
                      弓手花了点时间找回自己的舌头:“大……大概两个月之前?我我我不清楚,那个时候在码头聚集了很多人,索拉卡大人也在……所以我想……”
                      “他们去哪了。”亚索继续追问。
                      “我……我听说是去一个叫做战争学院的地方……求你……”可怜的年轻人恐惧得已经快要哭出来,“别杀我……”
                      “哼……”亚索挑眉,看着这个没骨气的青年,“我可以不杀你。”他没有漏掉年轻的弓手脸上的表情变化,“但是我已经杀了你的同伴。而你……我不能保证你不会去说什么。”
                      “我不会说的,我保证!”年轻人脑子里只想着怎样活下去,“你问我的这些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向其他人提起!”
                      “如果……有人问呢?”亚索猛地拔出剑轻抵在青年的咽喉处,进一步威胁。
                      “我……我会告诉他们我们是在这座山上见到的你,你正在无极剑圣的旧居里休息……”弓手的声音依旧颤抖,但比起刚才带上了一丝希望,“他们不会知道你要去哪的……就像我也不知道一样!”
                      “哼……”剑客发出一声鼻音,随后收剑回鞘,“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长话短说……当天傍晚,亚索就通过特殊手段乘上了去往诺克萨斯西港的船。直到这时候,他总算意识到原巫妖惯用的威胁加贿赂的手法有多好用。且不说他一整天都在用暴力威胁别人,光看这些成效,就足以让他一直这么做下去——当然了,只在有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比较有道德心的人,只不过这世道让人无法随时做个好人。
                      诺克萨斯的街道比起艾欧尼亚更显混乱,但也更加井井有条——对于建筑物来说,毕竟这里法律对于城市的规定更加严格,不像艾欧尼亚一样,只要不破坏自然,屋子几乎可以随意建。
                      船上的条件依旧很差,所以乘船的这两天亚索的睡眠质量极其不理想,于是剑客下船的第一时间就找了一家小旅馆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易大师多年培养并没有让他养成良好的作息。
                      总之……补够了觉的亚索带着仍未消退的黑眼圈,踏进了小妖报社。
                      与之前一样的,一进门就有一只小妖极其热情地迎上来放嘴炮,随后被无情打断去拿报纸。亚索挑了个角落坐下,在报社里的吧台上点了杯酒,撑着腮帮子观察周围的人。
                      “您的报纸,谢谢惠顾。”小妖两只手提着报纸飞过来,然后又快速飞回去把找回的钱也拎了过来,然后才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亚索摊开报纸,熟悉的字体展现在他眼前,而震惊却笼罩了他的大脑。
                      “探险家工会的重大发现!风暴平原之下的无尽宝藏!”
                      地下。
                      本应该已经发展出许多国家的地下,却直到现在才被探险家们发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30 14:48
                        这算什么。另外一个巨大的差异吗。到底是因为什么……
                        亚索握着酒杯,皱紧了眉头。
                        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有些过于扑朔迷离。但他只是有一种预感,有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要发生了。
                        独自坐了一会,他便站起身,喝完杯子里的酒,随后踏出了报社。
                        世界上有两件事情是绝对的浪费时间,一是争执,二是犹豫。
                        坐在这里是没用的,必须尽快找到之前认识的人——无论是谁,总比自己现在这样好。
                        这么想着,亚索便回到旅店,决定明天早上动身前往战争学院。
                        — — — — — — — — — — —
                        “嘿老头,这里有些变化。”少年一从传送阵里出来,就急急忙忙地拦住一边的老者,“你看沙漏……它似乎显示又有一个未受影响的人在接近这里了。”
                        “嗯……确实是的。”老人仔细看了一会,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但是这不在我们的预期范围内。”少年说道,“除了你我,我们已经确认了那个约德尔人的女巫,还有杜克卡奥家的二小姐——她们是我们的同伴,已经足有四个人了。”
                        “也许是我们不知道的变数。”老人说道,“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神奇。”
                        “希望是。”少年有些沮丧,“我只想这个家伙不是提尔迈派来的什么奇怪的家伙。”
                        — — — — — — — — — — —
                        第二天中午,亚索便找到了前往战争学院的商队——实际上,他并没有刻意去寻找,在诺克萨斯北部的城外就有很多去那儿的队伍,看得出现在的战争学院与各个大国的来往都十分密切。在诺克萨斯,知道他名号的人明显少了许多,至少光看脸就能认出来他的人是一个都没碰到。这也给他提供了许多便利——至少他可以被当做一个普通的旅客来看待。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第二天上午,商队就到达了战争学院的外部。
                        虽然战争学院被叫做“学院”,但从外面看起来和一座小型城市没什么差别。学院靠山而建,山上隐约能看见一些龙类的身影。
                        亚索跟着商队到了城内,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如果非要形容的话,这里就像是一个地上版的萨罗王城,街道上行走的不光有人类,还有金发的精灵族,矮矮的约德尔人,捧着自己脑袋的亡灵,以及各个种类的兽人。
                        这里似乎不算太糟。亚索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溜达,观察四周有没有什么与英雄联盟有关的东西——到目前为止,他只发现街道上有一些穿着紫色长袍的人,看起来像是法师但衣着又整齐得有些可疑。
                        “请问……您是亚索大人吗?疾风剑豪亚索大人?”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叫住一个人问问的时候,一个耳熟的女声却把他叫停了。
                        “啊真的是!”身后同样穿着紫色长袍的女生有些激动地说道,“您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真是太荣幸了!”她轻轻鞠了个躬,声音因为激动与紧张而略微颤抖,“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名声,对于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我很抱歉。但您今天来到这里,是不是有意加入英雄联盟呢?”
                        亚索惊讶地看着她兜帽下露出的脸。
                        “……莫妮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30 14:49
                          <四>
                          [变形的过往]
                          “您……认识我吗?”莫妮卡微微一怔,随后轻轻开口,“那,那还真是荣幸……”
                          “但是……我们确实没有见过面——”
                          亚索一只手捏住了她的肩膀,脸上的表情让年轻的召唤师感到了莫名的恐惧:“你……你不应该是圣光教会的……”
                          “圣光教……啊,我以前确实是圣光教的信徒……”莫妮卡有些紧张地回道,“但是我几年前就退出教团了……然后加入了战争学院,成为了一名召唤师。”她抿了抿嘴,“战争学院花了很长时间才建成……我算是最早加入的成员之一了——也许,您是在之前的圣光教会的一些活动中见到过我吧?”
                          原本圣光教会的教皇,现在成了一名召唤师。我依旧是一名剑客,但莫妮卡——召唤师又是什么职业,与外面那些召唤各种各样元素的家伙一样吗。
                          亚索毕竟对于法师类职业的了解不深,对召唤师职业的认知也只停留在各种元素生物上,但不管怎么说,这又从另一个方面打破了他之前“基本相同”的判断,自己的推断从各个方面被否定,让本来就弄不清楚状况的剑客愈发烦躁。
                          “抱歉……我有些失态了。”亚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开了捏着少女肩膀的手。
                          “呃……没,没关系的。”莫妮卡见亚索一直绷着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鼓起勇气问道,“虽然有些失礼——您是否有意加入英雄联盟呢?”
                          “……我姑且先问一句。”虽然亚索已经决定加入,但他还是没有放过收集信息的机会,“英雄联盟是做什么的?”
                          “嗯,很多人会问这个问题。”莫妮卡突然之间像是换了个人,语气重新自信了起来,“英雄联盟,主要是借用各位英雄的力量,在召唤师峡谷中进行战斗。这种不会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亡的战斗,被我们成为比赛(game)。各个国家之间不是用战争,而是通过比赛的方式解决一些纷争。而且,这种比赛还有别的意义……”她顿了顿,“您知道虚空入侵事件吗?”
                          亚索点头,在这段记忆中,曾经有过艾卡西亚地区出现虚空生物的报道,但那时亚索并没有去关注,所以并不了解。
                          虚空,指在瓦罗兰宇宙的晶壁系之外的空间中存在的生物。它们不属于这里,但之前的一个意外却让它们的一部分居民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瓦罗兰的一大隐患。虚空中的生物相较于瓦罗兰的种族更加具有侵略性——毕竟虚空中的生存条件,就算是条件极苛刻的下位面,与之相比都算是天堂。
                          “虚空生物,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邪恶恐怖……他们有着自己的生存规则和进化方式——而战争学院,能够把他们的能力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避免真正的入侵爆发。”她解释道,“战争学院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平。国家之间的,还有世界之外的。”
                          “通过战争学院中特有的系统,我们的英雄可以不通过修炼,慢慢增加力量——当然,这个速度相对来说十分缓慢,毕竟没有什么能比过亲身体验以后得到的成长。而这种系统,也能保证比赛的公平。”莫妮卡一谈起战争学院的事就来了精神,眼中都有光芒闪烁。
                          “我之前就听说了您的事情——如果您肯加入英雄联盟,那么就不用再担心被追杀——英雄联盟欢迎所有有能力的人,不过自然要遵守联盟的规则,毕竟我们为和平而生。那么……”她停住,直勾勾地看着亚索,眼中充满了期待。
                          “……可以。”亚索整理了一下信息,“我加入。”
                          “真的?”莫妮卡脸上的表情迅速欢快起来,似乎是亚索的果断让她有些难以置信,“那真是太好了——英雄联盟欢迎你,亚索大人。”她将右手放在心口深鞠一躬,表达自己的敬意,“既然您加入了……那么就请跟我来吧。我带您去英雄们的集体住所——一般英雄们没什么事的时候就住在那里,然后还要做能力测试和灵魂投影——”
                          “能力测试?”亚索出声打断道,“为什么还要做测试,灵魂投影又是什么?”
                          “这个……”莫妮卡笑了笑,“就请一边走一边听我解释吧。”说罢,她抬手指了个方向,随后就先走在了前面。
                          亚索不动声色地跟上,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原本在724年之后当上了圣光教会教皇的莫妮卡牧师,现在是一名召唤师。虽然不清楚英雄联盟的召唤师职业究竟怎么界定,但毫无疑问是严重偏离了原本的路线的。与我,和塔利亚都不同,我们虽然记忆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但基本的路线是相同的——但这位牧师,不仅是职业,就连性格都与原本有不少差距。原来的莫妮卡性格坚强,信仰坚定,自主意识强,而且固执。但她现在唯唯诺诺,见到个人就一口一个“大人”……虽然可能这样不会被反对或者讨厌,但……这不是原本的她。
                          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或者只是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完全想不清楚啊……
                          “关于我所提到的能力测试的问题——”走在前方的莫妮卡侧过头,“这是为了测试英雄的基本能力和极限能力,从而确定召唤师系统对每个英雄的限制强度。”她解释道,“举例来说,无极剑圣易大师,比联盟中的许多英雄都强出了不止一个档次,所以对他的限制就相对多一些——与他类似的还有暗黑元首辛德拉,邪恶小法师维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05 22:30
                            “辛德拉?”亚索猛地顿住,“她也在联盟里?”
                            “呃……”莫妮卡似乎被吓了一跳,“是的,她是最近才加入的……”
                            “……没什么,你继续。”亚索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挥挥手示意她继续前行。
                            “嗯……再比如说,来自皮尔特沃夫的英雄们,有许多英雄依靠着海克斯科技,对于他们的限制就相对较少。而为了确定这个限制的程度,所以我们才要进行测试,以维护比赛的公平。”
                            她拐过一个转角,继续说道:“而灵魂投影——是战争学院比赛的核心。”
                            “比赛是五对五的,在召唤师峡谷中进行的对战,而比赛并不全是由您们自己来进行的,大多数是由召唤师代替英雄决定行动。”
                            “由……召唤师?”亚索接道。
                            “是的,毕竟比赛的数量远不是一天一场或者两场那么简单的,有时候会有数十场比赛同时进行,更别说在非征召制度下,场上可能会有两个同样的英雄——”
                            “你们把这比赛做的像是真的游戏(game)一样。”亚索接道,语气不悦。
                            “确实……有些像。”莫妮卡尴尬地笑笑,“但这种比赛确实对和平以及提防虚空都有正面的帮助——而且还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虚空生物。而且——一些比较重要的比赛——大国与大国之间的那些,英雄们也是可以参与其中的。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哼……”亚索决定不予置评,“还是跟我讲讲,英雄联盟中现在都有谁吧。”
                            — — — — — — — — — — —
                            “嘿老头,他进入观察范围了。”少年拨弄着手中巨大时针一样的武器上的环扣,瞥了一眼旁边的沙漏,随后对一边的老者说道。
                            “他是谁?能看清楚吗?”老者放下手中像是炸弹一样的钟表——又或者是像钟表一样的炸弹——问道。
                            “能,但是不认识。”少年回道,“蓝色的披风,扎很张扬的头发。”少年顿了顿,“程度跟我差不多。”
                            “呵……”老者听罢轻笑一声,“居然是他么……真是巧合啊。”
                            “你认得。你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少年语气十分不满。
                            “这……可不能说我什么都认得。”老人回道,“这位剑豪……在你出生之前,可是参与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他的胡子随着每一个音节抖动着,“原瓦罗兰历724年,你应该知道。”
                            “你是说——”少年瞪大了眼,“他参与了位面战争?”
                            “而且可以说是战争中第三大的功臣,第一个第二分别是死神和无极剑圣。”
                            老者合上眼,听着身边钟表发出的细微声响。
                            “如果他站在我们这边,那么胜算就……不。”他重新睁眼,眼中透出一抹少有的坚定,“世界线一定能被恢复原状。”
                            — — — — — — — — — — —
                            “……属于刺客的英雄除了剑圣大人还有很多,比如影流的创始者劫大人,而且诺克萨斯就有最有名的两位刺客,第一是刀锋之影泰隆大人,第二是杜克卡奥家现任家主卡特琳娜小姐——啊,到了。”
                            说着,召唤师的脚步就停了下来,矗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用宏伟来形容都有些不够的建筑,建筑外墙呈清澈的紫黑色,像是色泽不同的黑曜石,复杂而精巧的魔法纹路布满整个外墙,无数流淌着魔力的凹槽汇聚至正门两侧的两根立柱顶端,两块形状规整的锥形水晶悬浮在立柱顶端,为整栋建筑供能。
                            “欢迎来到——”莫妮卡转过身,两手打开在身体两侧,“战争学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05 22:32
                              来来发个通知哈==
                              我明天晚上飞去南京,然后就开学了,开学惯例军训==
                              十五天好像是。
                              所以呢,九月十到二十五的更新频率可能会非常非常慢……
                              等我被折腾回来了好好打字==


                              回复
                              17楼2017-09-07 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