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华古风文学社吧 关注:68贴子:2,287
  • 4回复贴,共1

【君华八月半月练】除妖师——弱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安斯艾尔顺了顺怀特的尾羽,轻轻的将它脚上的信纸取下来,示意助手将怀特带去信鸽群居,斜倚在桌边读完了尼克勒斯的信,忽的笑出声,罢了单手提起西服外套,顺了顺挺直的白衬衫,走向会议室厚重的大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18 22:32
    窗外的知了吱呀吱呀的叫,房间内的灯泡用的时间有些长了,偏紫色的灯光洒满了不大的房间,尼克勒斯坐在那张老式扶手椅上,咬着笔绞尽脑汁的在给协会回信,边上那只白羽的鸽子咕咕咕的叫着,偏头略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请敬爱的主席及严肃工整的委员会相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我向佛祖保证以后不会有这样的意外出现了,恳请你们能够原谅我的过失,我生活贫困,中国又通货膨胀,我相信通情达理的你们可以不要克扣我那可怜的奖金,万分感谢。
    ——尼克勒斯•斯沃敬上”
    尼克勒斯右手拇指轻轻顺着怀特的头顶的羽毛薅了两下,左手在长袍的大口袋里捞了几下,摸出几粒已经有些受潮发软的坚果,放在怀特面前,将信纸系在它的脚上,单手捞起怀特凑近它的头,“最近我已经穷到揭不了锅了,你就凑合凑合,到那头让安斯艾尔给你吃好的。”
    怀特扑扇了两下翅膀,嫌弃式的啄掉面前的坚果,从那扇关不严且蒙满了灰尘的玻璃窗的缝隙中挤了出去,尼克勒斯目送着那个雪白的身影没入黑暗之中,撩起长袍擦了擦额角的汗,夏天的上海见了鬼的热,窗外的柏树叶子水分已经被蒸干,干巴巴的缩成一团,热的连一丝风都没有,尼克勒斯想着,打开淘宝开始搜索USB电风扇。
    “格啦格啦——”老房子玻璃窗的玻璃有些松动,风一吹就响,尼克勒斯没理它继续刷着淘宝。
    等会,起风了?
    尼克勒斯猛地推开椅子站起来,那张旧椅子吱呀一声长叹,他小心的扯着那扇窗子不锈钢的边框,把窗子拉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18 22:33
      风灌进房间,尼克勒斯张开手臂享受着这阵风,他深吸一口气,难得的蹩起了眉,这阵风里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借着风传进了房间里,这里可是市区,要是出什么事了可就又大麻烦了。
      尼克勒斯探头向外张望了一眼,深吸一口气翻出了窗子,抓着水管向下滑,在二楼时猛地停住了,他脚尖轻踩着二楼的窗台,贴着墙看着楼下那个穿着浅绿睡裙的背影,像是哪个要去便利店买夜宵的姑娘,他想等着那姑娘走开再跳下来,没想到那姑娘却慢慢的转过了身,长发披肩,尖脸柳眉,高鼻小嘴,嘴角一颗美人痣更是称得人更有几分妩媚——如果忽略那双没有瞳仁的眼睛的话。
      尼克勒斯从长袍的口袋里摸出一捆束妖索,将一端系在水管上,然后直接从二楼跃身而下,一个前滚翻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那只女鬼擦着地冲过来,尼克勒斯向右前方接着一滚,侧移到她身后,将束妖索一扔围住她,然后快速咬破左手拇指,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蜡黄的符纸,用极快的速度画了一张符啪的一下贴在已经转过身的女鬼的脑门。
      那女鬼发出一声极其尖锐的叫声,尼克勒斯迅速后退,定身符在贴上去的一瞬间生效,加上束妖索的效果使得那女鬼难以行动,她尖叫一声,贴地便刮起一阵猛烈的风,风卷起定身符,那张黄色的符咒在瞬间化为粉末,那女鬼开始撕扯起束妖索,尼克勒斯在口袋里摸索着,最终拿出了一颗北美巨蜥的利齿,他在侧面半蹲着等待,那女鬼还颇有一番本事,没有多久就扯断了那束妖索,尼克勒斯扑上去,灵活的避开她的利爪,反手将利齿刺入那女鬼的眉心,奇怪的是并没有刺入骨肉的声音,扑的一声响,尖锐的尖叫声消失了,尼克勒斯低头,见到地上有一团蓝紫的火焰,一灭一明的闪烁着,他掏出一个羊皮的袋子,扣在火焰上,再拿起时,火焰已经熄灭。
      他站起身收拾好地上的束妖索放在口袋里,扑扑身上的泥土,若无其事的想绕回房间,已经很晚了,一楼有一间房间的灯仍然亮着,尼克勒斯从窗子往里面撇了一眼,里面有个姑娘,吊死在一根横杆上,穿着一件浅绿的水群,长发披肩,尖脸柳眉,高鼻小嘴,嘴角一颗美人痣更是称得人更有几分妩媚,双眼紧闭,面对窗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18 22:33
        哇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感觉有点虚,感觉写崩了,求大大指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18 22:34
          1.文笔不错
          2.故事情节没交代清楚,有些头重脚轻了
          3.发现一个错别字最后那里:水裙
          4.风格我很喜欢
          这里墟隅(๑•ั็ω•็ั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03 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