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7贴子:168,585

(原创)莫使风月闲(启红/微副八/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主启红,微副八,有甜有虐,结局HE,不定时更新。
第一次发贴,各种渣不解释,不喜勿喷,欢迎提意见。小女子在此,见过各位看官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8-22 20: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2 21:51
      接上。
      车上,张启山闭眼小憩,副官似是要说什么,不断往他那儿瞟。
      “想问什么就问。”张启山眼皮都没抬一下。
      “佛爷,这二月红可是八门之首啊。恐怕……没那么好对付 ”副官有些不安。
      “正因为他是八门之首,我才要拜访他 他若答应,剩下那几门,不答应也得答应。” 张启山有自己的理由。
      车子停在红府前,副官上前叩了叩门。
      管家打开门,副官说明来意后,管家摇了摇头:“二爷没在红府,两位请回吧。”
      “敢问二爷去了哪里?何时回来?”副官有些沉不住气。
      “二爷去了解九爷府上,不知何时归来。”管家有些奇怪,心道我还没着急,你急什么?
      副官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整好以暇:“那,打扰了。改日再来拜访,告辞。”
      回到车上,副官问:“佛爷,要去解府吗?”
      “不必了,解九爷是个精明人,去了反而打草惊蛇。”张启山继续闭眼小憩。
      “那……”就这么放弃了?
      “明天二爷不是在梨园有一场戏么?”张启山一语点醒梦中人。
      副官恍然大悟,感叹还是佛爷想的周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8-22 23:08
        因是在闹市,车便开得慢了些,车外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
        “佛爷,你看那人是不是齐铁嘴?”一直盯着窗外的副官突然发问。
        张启山顺着副官的目光一看,街头一人,算命先生打扮,戴眼镜,坐在一算命小摊前与人谈笑风生,外表虽玩世不恭,但眼中不经意间露出的睿智让人不敢小看。
        “八成是。”张启山回答。
        “我下去会会他!”话音未落,人已冲下车,张启山想阻止却来不及了。
        副官走到算命小摊前,试探道:“你这儿算命准吗?”
        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水平,齐八爷当时就不乐意了。
        “我好歹也是八门提督里的齐八爷,你爱算不算!”
        一听这话,副官心中窃笑,可算找对人了!面上却换上了心服口服的表情,让齐铁嘴给自己算一卦。
        算完后,齐铁嘴神色一凛!
        “想创立九门?没那么容易!”他怒斥。
        副官一惊,忙拂袖而去。
        待副官走远了,齐铁嘴决定事不宜迟,撇下算命摊子就去找九爷。为了走近路,齐铁嘴选择从一片无人而静谧的林子穿过。
        行至半路,齐铁嘴感觉有一方绣帕捂住自己的口鼻,他想屏息,为时已晚……
        齐铁嘴醒来时,他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窗外透露出些许暖暖的夕阳光。
        “这是哪儿啊?”他坐起来,打量房间。
        整洁,简约得冷冰冰的,就像某个人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8-23 00:04
          我就这么默默地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8-23 00:10
            接上。
            “看来药量还不够啊。”一道声音传来。
            齐铁嘴回头一看,副官正站在门口。
            “这位仁兄,咱们也就见过一面而已,你绑架我干什么?”齐铁嘴气不打一处来。
            “八爷,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副官解释,却没有任何愧疚感。
            “我什么时候能出去?”齐铁嘴问。
            “这我也做不了主,得看佛爷的意思。”副官面无表情。
            齐铁嘴见出去无望,便也不徒劳挣扎,转头道:“再不吃饭八爷我就饿死在这儿了。”
            “佛爷还没吃,任何人不得先吃。”副官说完,齐铁嘴一脸生无可恋。
            “那佛爷什么时候吃啊?”
            “不知道,有时公务繁忙,不吃也有可能。”副官答道。
            瞬间齐铁嘴觉得死亦无可恋:“你们这是虐待!”
            副官脸一黑:“你占了我的房间,还好意思说虐待?那你今晚睡沙发吧。”
            齐铁嘴一听,往床上一躺挺尸。
            副官无奈,走到桌前办公了。
            齐铁嘴偷偷睁开一只眼看着,虽说这家伙绷着个面瘫脸话也少,但还是挺帅的。夕阳映着他的侧颜,倒多了几分柔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8-23 12:09
              度娘抽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8-23 12:11
                二爷快出场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8-23 12:11
                  宝宝刚更的文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吞楼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08-23 12:22
                    貌似没人看哎,好桑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8-23 12:23
                      第二章
                      次日,梨园。
                      张启山坐在二楼上,目光盯着一楼前排的三名男子。一名轻抚怀中的狗,一名倚刀歇息,一名不知在想什么。
                      戏将开场,一名美人袅袅婷婷走来,坐到带狗男子身边:“哟,今儿个老八怎的没来?往常他定是要凑个热闹的。”
                      张启山耳朵尖,这话听的一清二楚,心想这应该也是八门中人。
                      解九爷:“谁知道呢?那家伙又不是没玩过失踪。”
                      戏已开场,嘈杂的声音掩住了几人的交谈声。
                      张启山和副官一向不喜听戏,觉得那咿咿呀呀的声调太过吵闹,加之前几场戏又没什么意思,把两人听的昏昏欲睡。
                      不知谁喊了一声“红二爷登场了!”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张启山推醒迷迷糊糊的副官,他倒要看看这二月红是何方神圣。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清亮婉转的声音响彻大堂。台上之人化了浓妆,却不见半分俗艳,倒是有几分妩媚风情。浓浓幽睫下的那双明眸似秋水剪影,干净透澈,竟无一丝杂质,可湮灭红尘,看破轮回。
                      极其细小的银针破空之声将张启山从沉沦中拉出来,那针,从斜后方发出,直奔他太阳穴而来!
                      张启山还未有所动作,台上之人水袖一甩,他听到又一声细小银针破空之声。
                      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银针更是肉眼看不见。副官都没反应,他本以为只有自己听见了,却不料,前排四人竟齐刷刷看向他这边!
                      张启山轻叹,这长沙,能人不少。
                      这时,副官不怕死地凑过来要说什么,如此一来,二月红发出的那枚银针直冲副官的致命之处!
                      张启山心下一紧,用力将副官推开!
                      可终究晚了一步,那银针划破了副官左脸颊,鲜血流出。
                      银针并未因此失去威力,与偷袭者的银针在离张启山太阳穴一寸远时,不偏不倚地撞上,“叮”一声,两两落地。
                      副官擦去鲜血,惊魂未定。
                      无人知晓,在电光火石间,险些出人命。
                      戏,依然在唱着。那虞姬与楚霸王的故事,一代代缠绵悱恻地唱了下来。只不知戏中人自己的故事,由谁来唱……
                      落花有情水有意,乱世难相守。聚散匆匆离人愁,子规传语问远客,今安否?
                      醉卧梨园情不枉,别姬无人唱。战火纷飞恨无常,天涯望穿叹鸳鸯,不思量。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7-08-23 14:17
                        唉,楼楼知道自己文笔渣,但看见这么冷清,还是好桑心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8-23 14:23
                          楼楼你还有我


                          收起回复
                          20楼2017-08-23 15:13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3 17:03
                              新人只能冒个泡,坐等楼主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3 18:30
                                接上。
                                回到张启山的府邸,已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副官想起昨晚齐铁嘴嚷嚷着饿,今早又没吃饭,便上楼去找他。却见齐铁嘴屋门紧闭,就问下人怎么回事。
                                “今儿个您和佛爷刚走,八爷就说他身体不适,要好生修养,吩咐我们不许打扰。”管家恭敬回答。
                                副官眉头一皱,没听说过这八爷身子弱啊。想着,又敲了敲门。
                                “齐铁嘴,出来吃饭!”
                                “你真想饿死吗?”
                                “齐铁嘴!开门!”
                                喊了几声后,见屋里还没有反应,副官有些急了,用力踹了几下门,踹不开,便拿了一根铁丝撬门。
                                副官从小就跟着佛爷,自然也没少练过这些功夫,三下五除二撬开了门。
                                进了房间,就见齐铁嘴整个人都钻在被窝里,捂得严严实实。
                                副官一把掀开被子,不由得一惊---这哪里是八爷,分明……分明是个稻草人!
                                副官忙将这事报告给了佛爷。
                                张启山只淡然点头:“他若是那么容易被关住,也就不配当这齐八爷了。”
                                副官也只感叹一句人不可相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8-23 23:02
                                  接上。
                                  谁知在下午,便传来了齐八爷被日本人绑架的消息。
                                  听到此事,张启山先是一愣,旋即对副官说:“收买人心的时候到了。”
                                  副官脸上难得哭丧着脸:“佛爷,为什么又是我啊?”
                                  张启山一笑:“要不我去,你来办公?”
                                  副官看了一眼那些摞起来估计比他都高的文件,立刻摇了摇头:“佛爷,这事就不劳您费心了,属下这就去。”
                                  看着副官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身影,张启山轻勾唇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8-23 23:2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4 10:2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4 10:30
                                        楼主你加油啊,我潜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4 11:02
                                          接上。
                                          一路打听询问,副官才得知齐铁嘴被绑去了哪里。
                                          副官走进那个阴暗的屋子里,正看见齐铁嘴被双手反绑吊在屋顶中央。
                                          齐铁嘴满身鞭痕,眼镜早不知被打到哪里去了,嘴也被堵上了,此刻正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日本人见副官进来,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杀。副官以一敌百,丝毫不落下风。
                                          日本人见在副官那里讨不到好处,就把目光转移到好对付的齐铁嘴身上。
                                          “先生,如果您还不投降,我们就割断吊着这位先生的绳子。”不知是谁,用蹩脚的中文说道。
                                          齐铁嘴低头一看,啧啧,这高度,要是割断绳子,他不是摔死就是吓死。
                                          见副官似乎有些动摇,齐铁嘴说不出话,只得拼命摇头。日本人那般虐待他都不曾服软,副官可千万别答应啊。
                                          不屈服,是每个中国人应有的骨气!
                                          副官没说话,反手解决了一个想偷袭的日本士兵。
                                          那日本人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割断了绳子。
                                          齐铁嘴两眼一闭,等死。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他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副官将齐铁嘴放下:“八爷,得罪了。”
                                          齐铁嘴一摆手:“没事,不得罪不得罪。”
                                          副官虽厉害,但架不住敌方人多,自己体力有限,又要护着八爷,不一会儿,副官身上就挨了好几剑。
                                          齐铁嘴想帮忙却插不上手,只能干着急。
                                          所幸日本人也倒下的差不多了,只剩十几个人与副官厮杀。
                                          枪早已没了子弹,副官只用一把从日本人手里抢来的剑做武器。
                                          剑起处,血飞溅。
                                          齐铁嘴原以为这副官是个只会摆面瘫脸的白面小生,谁知动起武来,也是毫不含糊。一招一式力道十足,一柄长剑神出鬼没,让对手防不胜防。看来以后和他能动口就别动手,齐铁嘴心中暗暗把副官划入了危险名单。
                                          “八爷,解决了。”
                                          一道声音将齐铁嘴拉回现实。抬头一看,副官一身血污,只一双眼眸如鹰犀利。
                                          副官看齐铁嘴愣神,有些好笑。
                                          “走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7-08-24 12:30
                                            沙发


                                            回复
                                            31楼2017-08-24 13:0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24 17:31
                                                第三章
                                                副官带着齐铁嘴回府不提。
                                                却说张启山见天色擦黑,副官还不回来,便也不干等着,起身去了红府。
                                                二月红正坐在院子里,身前的桌上放着一本半摊开的书,手拿一杯清茶,浅绿剔透的茶水映着纤白的手指,说不出的美感。
                                                “张大佛爷既然来了,何不坐下说话?”二月红头也不回,道。
                                                张启山也不恼,只轻笑一声,坐到他对面。这时,张启山才真真正正体会到了“惊为天人”是什么感觉。
                                                世人都道梨园戏子二月红容貌绝色倾城,可媲美女子,可在张启山看来,却是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二月红一身素白长衫,眉眼似泼墨般浓淡适宜,鼻梁高挺,纤薄的唇瓣,白皙的面容,明明生在烟火人间,却没沾染上一丝烟火气,似谪仙般一尘不染。
                                                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无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7-08-24 18:11
                                                  接上。
                                                  “佛爷来此,不会就是为了发呆吧?”
                                                  二月红见张启山愣着不动,打趣道。
                                                  张启山才反应过来,该死,一向自制力强的自己居然在别人面前失态了!
                                                  “二爷说笑了,上次二爷救了张某一命,张某特来感谢,来的匆忙,没带什么谢礼,改日定当厚礼奉上。”张启山一抱拳。
                                                  “红某人就算不出手,想必那针也伤不到佛爷分毫吧。”二月红莞尔,绝美了一庭晚霞,竟看痴了张启山。
                                                  “天色不早了,张某先回府了。”张启山唯恐自己再失态,慌忙告辞。
                                                  “不送。”二月红依旧是温润和煦的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7-08-24 20:47
                                                    短小的几段,楼楼真的不会写啊,呵呵比较渣,多多见谅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7-08-24 20:51
                                                      接上。
                                                      乱云飞渡,悠悠天地,谁不是这红尘过客?这浮生,又容谁一世清闲长安?
                                                      说书人说着下回,那一次次的悲欢离合,又有谁能懂?
                                                      北风吹雪,如玉碎。
                                                      张启山在一年不到的日子里合并八门,成立老九门之事,在长沙,可谓是一段佳话。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更多的,还是他和二月红的关系。
                                                      两人自九门成立,就一直饱受争议。
                                                      本来两人情同兄弟,没什么好八卦的。但有多事的人煽风点火,怀疑两人对彼此都关心太过,不太正常,更兼二月红是个戏子,从少不了被人指指点点,而张启山新官上任,就创立九门,整顿长沙,也难免有些流言蜚语。此番抓住了话柄,自是添油加醋,搬弄是非,传的沸沸扬扬。
                                                      对这些话,二月红一笑置之,清者自清,何必解释什么。可张启山的反应,就不太对劲儿了。
                                                      在副官第九九八十一次向张启山汇报长沙的流言时,说完便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
                                                      果然不出意料,张启山第九九八十一次发火了。
                                                      “谁说的?居然……”居然敢诋毁我家红儿,想见阎王了是吗?!
                                                      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他就被自己吓到了。我家……红儿?自己怎么会这么想?
                                                      副官看着佛爷堪称变化多端的脸色,心也悬了起来。自家佛爷很少会将情绪表现在脸上,怎么一遇上二月红,就这么……小孩子气呢?难不成……真对那戏子有意思?不行,哪天有空,他得找那个齐铁嘴算算佛爷的姻缘。欸不对,为什么要找齐铁嘴啊?最近怎么总是想到那个家伙呢?
                                                      “想什么呢?”副官的思绪被硬生生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副官编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所幸张启山有心事,也未追究。
                                                      “走吧,备车去红府。”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7楼2017-08-25 18:58
                                                        呜呜呜,为什么楼楼明明更了度娘却不显示呢?还有,小可爱们是不是觉得剧情进展太快了?不喜欢的话千万要告诉楼楼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9楼2017-08-25 20:0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8-25 21:46
                                                            夜里给你们来一波“福利”,不要太感谢我哟~
                                                            以下为正文:
                                                            张启山不爱戏,却爱听二月红唱戏。
                                                            他时常一袭红衣,不施粉黛,在月光下为他清唱一曲。
                                                            那时的他真是极美,美到天地失色,皎月无光。
                                                            所以,心急的他总是等不到他唱完,便将他一把抱进屋里共度云雨,帐暖春宵。
                                                            他问他,为什么一定要穿红衣?
                                                            他邪魅一笑,附在他耳边,说,因为像嫁衣啊。
                                                            他们都爱着对方,尽管谁也没说过,但他们知道,深爱,勿言。
                                                            后来呢?
                                                            后来啊……
                                                            四方战乱,他作为将军,不得不上战场。
                                                            他说,我陪你。
                                                            于是,他驰骋前线,他做了一名后勤工作人员。
                                                            他对他说,你等我,等到家国安定,海晏河清,我带着你,寻一处世外桃源,远离红尘喧嚣,闲来无事,你就给我唱唱戏,陪我下下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大抵就是……
                                                            “岁月静好。”
                                                            而他笑着说,好,我等你。
                                                            美好,戛然而止,未及细细品味,早已挫骨扬灰,在记忆中,在梦境中,只有片刻温存,留下终生伤痕。
                                                            那一次仗,打得漂亮。他仅带着一个连,消灭了敌军一个旅团。
                                                            然而,就是那场仗,他身负重伤,回来时已奄奄一息。
                                                            军医拼了命才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只是要休养好些日子。
                                                            他自告奋勇,要去守一座城。曾经,那城一直是他在守,现在,他需要养伤,就交给他吧。
                                                            于是,他从一个后勤,变成了将军。
                                                            这城是一座孤城,方圆几十里没有援城。
                                                            城很小,只有百余人,东临水,其余三面皆是丛林。
                                                            这里很重要,是红军传递消息最常用的地方,万不能失守。
                                                            后来,他以两千将士,多次将数万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甚至全军覆没。
                                                            日本人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他已经有些难于应付了。
                                                            一日,总部发来电报,说秘密接头地点已改变,让他赶紧撤退。
                                                            饮下一口烈酒,冷笑,撤退?他怎么撤退?往哪儿撤退?日本人已将小城团团围住,他,无路可走。
                                                            “百姓都安全送走了吗?”他问警卫员。
                                                            “嗯,都送走了。”
                                                            他点点头,自从来了以后,他就一直把百姓偷着送离小城。
                                                            只因那个人说过,不论如何,百姓是无辜的。
                                                            “还剩下几人?”
                                                            “只,只剩十三人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当夜,风露沾衣。
                                                            “今夜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
                                                            二月红正与众将士饮酒。
                                                            酒很烈,他却越喝越清醒。
                                                            又想起了那人走的前一天晚上,他给他唱戏。
                                                            戏正唱到一半,他抱起他来,往军营走去。
                                                            他说明天你就要上战场,凶多吉少,何不听我唱完这最后一出戏?
                                                            一语成谶。
                                                            将士们都酩酊大醉,只有他,丝毫没有醉意。
                                                            在这时,愈发孤寂,愈发……相思。
                                                            “张启山,我想你了。”
                                                            呵……真傻,明知残月带不去思念,却偏偏要对月长叹,真是爱你爱到发傻了……
                                                            ……
                                                            次日,敌军攻城。
                                                            二月红下令,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日本人闯入城内,但见将士一字儿排开,个个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最左边的,正是他。
                                                            日本人冷笑,从右到左,一个接一个,杀掉那些将士。
                                                            他转过头,不忍再看。
                                                            欣慰的是,无一人哭泣求饶,无一人贪生怕死。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终于,轮到他了。
                                                            他握紧了怀里的炸弹,这炸弹威力十足,完全可以炸掉一座城。
                                                            日本人,渐渐走近了……
                                                            没时间犹豫了!
                                                            拉开启动装置,等待着血肉分离的痛苦。
                                                            一声巨响,血雨挥洒。
                                                            他,以生命祭奠,换来与敌人的同归于尽,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好疼啊……
                                                            张启山……
                                                            你在哪里……
                                                            “张启山……你……欠我……一个……岁……月……静……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1楼2017-08-25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