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小名士吧 关注:217贴子:1,424
  • 5回复贴,共1

国学小名士17年最后一期录制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国学小名士17年最后一期录制结束。
录制现场。
总导演站在拆卸得体无完肤的巨型舞台前,沉默的看着节目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整理杂乱不堪的器材。
不必指挥什么,都是老员工了,像这种节目录制,录的时候逐期逐期凭着经验也出不了什么岔子,每天打卡上班下班,录完收拾收拾领工资回家。对于选手们来说这节目是个紧张兮兮的比赛,是认识五湖四海的同龄牛人的好机会。对于节目组来说,不过是镜头架起再放下,仅仅是个节目。对于一些老人,比如音响的老李,还有灯光的老陈,都录了几十年的节目了,可能他们都麻木了。
总导觉得自己也有一点麻木。
“这是您的相机吧?”
总导转身,看到一个中年发福严重的女人,她旁边是一个参赛的女选手。
应该是选手的家长吧。导演心想。
他看到女人手里捏着一部老式胶卷相机。眉头微皱,他往忙碌的人群里瞟了一眼,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里。
“……”导演看着女子,沉默了半晌,“是的,是我的。”
“还记得我吗?”女人化了不算淡的妆,但是笑起来鱼尾纹还是像沟壑一样显眼。
“记得。”导演也笑了,他的皱纹少些,很多人说他看起来年轻,“要不是你可怜我,我还要露宿街头好久,那天我第一次和别人说我的梦想,你是唯一的倾听者。”
“你真的当上导演了,恭喜啊。”女人把相机递了过来,导演注意到她的食指和中指有很深的皲裂留下的伤疤。
“现在是老师?”导演接过相机。
“嗯,在我那边一个中学,”女人收回手不自然的说,“这是我闺女。”说着拍了拍女孩的肩膀。
“很优秀啊,你可有福气啦,这么好的闺女。”导演和女人都笑了起来,礼貌的笑着,“还有,你没开酒吧啊?”
女人闻言愣了愣,“没有,家里怎么可能允许。”然后女人好像意识到什么,恢复了平静,“毕业就做了教师,当时谁能想到老师会变成这么好的职业啊,现在一想挺幸运的,没去开酒吧。而且……我也不会做生意嘛。”
“选对路子才重要。”导演轻声说。
“对啊,选对人也很重要,我先生也是老师,平常我们空闲不少。”女人看了看身旁的女孩,“所以对闺女这边比较上心。”
“怪不得这么优秀啊。”导演故作赞许的点头,“现在过得幸福就好。”
女人听到这句话面色一僵,而后迅速恢复了正常,但是眼角的鱼尾纹却在没有笑容的脸上深深地划了出来。
“我都不记得你的名字了!”女人忽然说,面带微笑,“这都二十多年不联系。”
“而且才一面之缘。”导演点点头,“你还记得还给我相机哦,真是感谢。”
“……”女人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她什么也不想说了,喉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往上推。
“不谢。”女人礼貌的点点头,拽着女儿的手转身突兀的离开了。
忽然之间,女人发觉,她还是没有记起他的名字。本以为见到人她就能记起逝去的回忆,可她还是小看了岁月的威力。
可我也没必要再回去问了。毕竟相机已经还给他了。女人抹了把眼睛,不想让女儿看到一贯强势的她露出反常的表情。
失去了相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释重负,还是心有不甘。
不过她知道自己确实是失去了。不一定只是相机。

1998年入冬,天刚黑透,女孩对街头的男孩说,我有在外面租屋子,去我那里。
男孩呲着牙说,不怕我是坏人?
女孩说,我看你好像条狗诶。
那一年《大话西游》火了,似乎每个年轻人都会背诵那些台词,会哼唱几句卢冠廷的《一生所爱》。“他好像条狗诶”是女孩最喜欢的台词。她像领流浪狗一样把男孩领回了家。
我知道你,多次违反校纪,这次被取消住宿资格了吧?女孩对抱着水瓶暖手的男孩说。
关键是穷,没钱。男孩翻着白眼说。而且我要做一个放荡不羁的人,校规校纪我不能放在心上。
哈,为什么要做放荡不羁的男人。女孩饶有兴趣的问。
你别告诉别人啊……我要做一个电视导演!电视的!电影我家那边怕是到我死都看不到,但是我如果能做电视节目,我那里很多人就会知道我了!
哦,这么厉害!女孩支棱着头惊叹。我就想开个酒吧。
那你也很厉害啊,可以认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男孩说。
是啊是啊。女孩点头。
我给你看个东西。男孩从怀里掏出一个……胶卷相机。
哇,这个好贵的吧。女孩双眼放光。可以给我拍一张吗??
哦……我买不起胶卷……男孩尴尬的挠头。我将来会有钱买很多胶卷,然后给你拍照片。我买这相机就是为了将来做准备,我要在咱们这个省最大的电视台做节目。你相信我的对吧?
嗯。女孩点头。
第二天,男孩消失了,只留下了他的胶卷相机,没有只言片语。
据说家里出了变故,辍学了。
女孩一直在等,把相机还给他。
等着等着,就有了伴侣,有了孩子,有了与自己原来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生活。
她变懒了,去电视台询问是一个年少美好的想法,现在她懒得出自己的小小县城。
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参加了这个比赛,她不会关注电视台的节目导演们的。
然后,她发现了所有的导演里,唯有自己女儿参加的这个节目的导演,和他最是相符。
忐忑的还了相机,却并没有如想象中释然的离开这里。
我到底是失去了。女人说。
她看过一部小说,一个男子遇到刚刚离婚的前女友,和妻子离婚,离开了家庭。最后也没有和前女友在一起。他喝得酩酊大醉,对别人说,我失去了我的前女友时,我就失去了爱情……我失去了我的妻子时,我失去了生活。
女人心想,果然是小说啊。果然只是小说啊。

导演捏着手里的相机,皱着眉头,转过身,对着角落里正在把短灯放进铝合金箱的老陈说:“这就是你说过好几次的那个身材非常棒的女孩儿?”
老陈身子一顿,扣上了箱盖。“是。以前是。”
导演走到老陈面前,把手里的胶卷相机递了出去,“物归原主。”
老陈用不算脏的手背擦了擦眼,接了过去,“谢谢啊。”
导演点点头,走开了。
老陈轻轻打开侧角的胶卷槽,里面有一卷新胶卷。老陈眨眨眼,才发觉是空空如也。
他抬起头,看到节目组的诸位都收拾完毕,静静地看着他。
“节目做完了!今天高兴,咱们有喝酒的吗,我请客!”
众人欢快的回应声里,老陈用手背擦了擦眼睛。

这只是个故事。
祝各位岁月静好,马克思主义乖巧。
来自:寒 岱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4 23:27
    自己编的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25 15: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26 08:09
        膜 你是jwh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8-29 13: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02 14:53